此刻,骷髏戰士已經和毒箭鐵甲獸撞在了一處。他沒有武器,有的只是白骨捏在一起的拳頭,生生迎向的正是毒箭鐵甲獸那刀鋒一般的利爪。

然而,這轟隆一聲震顫之後,劉葉想象中那骷髏戰士被一擊打成骨粉的情況並沒有出現。恰好相反,穩穩站在原地的正是體型上明顯小了不止一號的骷髏戰士。

而毒箭鐵甲獸,竟然被骷髏戰士的一拳直接打飛!

咔嚓——轟——

毒箭鐵甲獸的身軀在空中翻滾著,光芒映照下,身上根根毒箭都黯淡下去。硬是撞斷了一顆直徑數米的大樹,然後狠狠的砸落在地。

塵土,枯枝,落葉,如爆炸般瞬間籠罩 麗紗一句話說不出來,劉葉同樣是差點驚掉了下巴,無言以對。

雖說他就是始作俑者,召喚出骷髏戰士的人,但卻怎麼也想不到骷髏戰士會擁有這樣的實力。硬拼之下毫髮無傷,還只是一拳就把防禦能力極強的毒箭鐵甲獸打飛出去。看那去勢,要是換個一般的魔獸在這,恐怕就已經被直接砸死了。

毒箭鐵甲獸在四階魔獸里不是一般的強,而現在被劉葉召喚而來的這個骷髏戰士就是更強,超強!

在硬碰硬的方式轟飛毒箭鐵甲獸后,骷髏戰士絲毫沒有收手的意思。兩個白骨膝蓋微微一彎,然後驟然綳直,它的身子就已經彈射出去。

這速度,比被轟飛的毒箭鐵甲獸更快,更疾,更猛!幾乎在毒箭鐵甲獸跌落在地的同時,骷髏戰士也已經衝進了灰塵煙霧之中。

轟——

如前一樣,開山裂石一般的巨響。煙霧都還沒有散盡,毒箭鐵甲獸已經再次飛了出來,而且比之前的去勢更快,帶著一聲凄厲的痛吼

緊隨其後的就是骷髏戰士,完全就是貼在毒箭鐵甲獸身上一般,那一雙海碗大小的白骨拳頭,一下接著一下的砸在毒箭鐵甲獸那堅硬的頭顱上。

砰砰聲響,慘嚎之聲,不絕於耳

嘎巴一下,劉葉扶正了差點脫臼的下顎骨。

我滴個神啊,這丫也太變態了

這種時候,別說本就沒有力氣跑,就算有劉葉也絕不會再有半點打算。原本的巨大威脅毒箭鐵甲獸,此刻面對骷髏戰士,分明就是個超級大沙包,哪還有之前那樣的威勢。

但劉葉也沒敢冒然的上前去做那通納落水狗的勾當,因為他還記得,毒箭鐵甲獸除了蠻力驚人防禦恐怖之外,最強的還是後背上那些劇毒利箭。

這東西一看就是能夠遠距離發射的,自己和麗紗可不是骷髏戰士,要是被刮上一點,那剛出現的驚喜立馬就得變成驚悚。

當然劉葉也能夠想到毒箭鐵甲獸並沒有射出毒箭的原因,這就像是他知道的蜜蜂還有豪豬,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使用這種也會對自己照成傷害的招術。

砰砰砰砰——

骷髏戰士的拳頭還在不停落下,不過這一次沒有再把毒箭鐵甲獸打飛,而是每一拳都在狠狠的把它砸向地下。

不好,別讓它落地,往天上打!

劉葉突然大喝一聲,向骷髏戰士發出命令。他還記得,毒箭鐵甲獸之前追殺他們的時候,就是突然從地下鑽出來的。再聯繫到毒箭鐵甲獸的習性,劉葉已經猜到它的老巢肯定不是建在黑色巨石的下方而不是什麼附近。

這樣的傢伙,一旦碰到地面就跟魚兒入水沒有什麼區別。

果然,幾乎是劉葉開口的同時。原本雙爪護頭的毒箭鐵甲獸突然狠狠的一扭腰部,黑色的鱗甲都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之聲,可見對方扭腰的力量有多大。

而毒箭鐵甲獸,就這樣奮力一扭再借著骷髏戰士的拳力,狠狠的沖向地下。

只是一瞬間,毒箭鐵甲獸的頭和身體就已經完全沒入地下,只剩下一小截尾巴好似急速揮舞的皮鞭,當空劃過。

兇悍的本性,讓它逃跑沒有忘記再攻擊骷髏戰士。

可是,真能逃得掉么?

毒箭鐵甲獸的動作快,骷髏戰士的動作比它還快。劉葉那邊的話音還沒有落下,毒箭鐵甲獸那即將沒入地下的尾巴卻忽然觸電一般綳直。

尾巴,已經被骷髏戰士的手牢牢握住,之後猛地向上一提,泥土翻飛

可憐的毒箭鐵甲獸,它的個頭實在是太大了。明明長的有些像巨大的壁虎,卻斷然沒有壁虎那種斷尾逃生的本事。

泥土,沙石,四散迸射,毒箭鐵甲獸就被骷髏戰士從地下硬生生的給拎了出來。

這還沒完,接受了劉葉新的命令后,骷髏戰士根本沒停,手臂一輪直接把毒箭鐵甲獸甩了起來,緊跟著就是一拳,砰的一聲直飛高空

嗷——又是一聲痛叫,帶著驚恐和憤怒。

半空中,正在落下的毒箭鐵甲獸終於豎起了背上的毒箭。逃無可逃,它終於是決定使用這種能夠殺敵卻也傷己的絕招了。

一旦動用,就是全無保留。數十根毒箭,刺破了空氣裹著狂暴的罡風,一股腦的射向了骷髏戰士,看得劉葉心裡一緊。

四階毒箭鐵甲獸全力放出的毒箭是什麼概念?絕對可以輕易的刺穿一位五階武士的盔甲再加上護身鬥氣。更何況其中最恐怖的還是上面的毒液,就算能夠勉強抵擋,不被毒箭刺穿而僅僅只是劃破,也會被這毒液瞬間滅殺。

看到毒箭鐵甲獸一口氣放出所有的毒箭,劉葉稍微感到放鬆,因為這代表他和麗紗不會再收到毒箭的威脅了。可是更多的還是擔心,擔心之前佔了絕對上風的骷髏戰士會被這一招殺死雖說它本來就是死的。

可沒有了骷髏戰士,他自己又完全沒有逃走的力氣,即便是面對已經重傷且沒有毒箭的四階魔獸,也還是十死無生。

撐下來啊!

毒箭完全籠罩了骷髏戰士,它也完全沒有逃開的意思,瞬間就被一多半的毒箭狠狠的擊中。

然而,就像是破鐵條打中了石頭,叮叮噹噹一陣脆響,劉葉的瞳孔瞬間睜大。

毒箭的暴雨之中,骷髏戰士那一身怪異的聖潔光芒都沒有被絲毫破壞。至於毒箭,射中他一身白骨卻根本連一點划痕都沒能留下。甚至那幾根正中天靈蓋的毒箭,直接就被骷髏戰士的腦殼給震斷了

神啊!

這一聲,是終於緩過氣來的小蘿莉叫出來的了。劉葉則目瞪口呆,話音結巴,帶著緊張更多的是興奮:我這是招了個什麼東西出來

最後的殺招沒有作用,當毒箭鐵甲獸落下來,迎接它的就是骷髏戰士那更加強力的拳頭。

砰砰砰——嗷嗷嗷——

砰砰砰——嗷嗷——

砰砰砰——嗷——

砰砰砰——

毒箭鐵甲獸的聲音從嚎叫變成了呻吟,再然後,沒聲了而骷髏戰士仍然一拳接著一拳的狠揍著,打向天空,落下來再打向天空

虐待!這就是虐待啊!

完全是骷髏戰士一個人的表演,毒箭鐵甲獸連喊疼都不會了,劉葉終於確定危險已經過去。沒有了危險,他竟感到很是興奮。這樣的場景,可實在是太刺激了,活了十幾年就算是看大片也沒有這樣的啊!

也到了這個時候,劉葉才發覺自己的全身都被汗水弄得濕漉漉的了,除了他身上僅有的兩塊布料——這玩意水火不侵。

又過了好一會兒,就連劉葉也覺得場面有點太殘忍的時候,骷髏戰士終於不再揮舞拳頭了,木訥的停在那裡,就好像在等待劉葉下一步的命令。

它死了么?

靠著劉葉的後背,麗紗瑟瑟的問道。

應該是吧。嗯我肯定它已經死了!

劉葉突然一擰眉毛,很肯定的回答。因為他忽然收到一個信息,竟然是來自骷髏戰士,很單純,就是告訴劉葉這隻毒箭鐵甲獸絕對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劉葉想起來,他之前給骷髏戰士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要讓它打死毒箭鐵甲獸。看來骷髏戰士是做到了,給他那個信息,這是在對他的懷疑進行抗議呢

呃,原來變態的不是它啊

麗紗聽不懂劉葉的自言自語,只有劉葉自己才知道,剛才骷髏戰士對毒箭鐵甲獸那慘絕人寰的舉動,分明就是他的命令造成的。

要是之前要求骷髏戰士制服毒箭鐵甲獸呢?劉葉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種大膽的想法。只怕沒有什麼智商的骷髏戰士會因此畏首畏腳,說不定最後遭殃的就會是他,還要害了小蘿莉麗紗。

劉葉一招手,命令骷髏戰士把毒箭鐵甲獸的屍體拖了過來。麗紗很相信劉葉的判斷,既然他說毒箭鐵甲獸已經死了,她就相信,好奇的打量著這穿著漆黑盔甲的魔獸。

應該不會被打碎了吧?

劉葉咂著嘴,看向毒箭鐵甲獸的腦袋,那裡幾乎被骷髏戰士砸成了一團漿糊。

自己沒有力氣動彈,當然也沒有能力去搜取這魔獸滿身的寶貝,於是發出命令,讓骷髏戰士先把毒箭鐵甲獸的魔核取出來。

噗哧——

骷髏戰士的手乾淨利落的插進毒箭鐵甲獸的腦殼,再收回時,一顆晶瑩剔透的魔核已經出現在它的手心裡,然後遞向劉葉。

這隻毒箭鐵甲獸的魔核,足有一般人拳頭大小,閃著奇異的光。

嘿,不錯。終於有個可以拿出去換錢的東西了。

真漂亮!

兩個人的差異在這一刻明顯的顯露出來。劉葉之前愁的就是科而謹留下大量的財富卻暫時都無法動用,現在則因禍得福有了真正的本錢。他很開心,盤算的第一件事就是買套衣服

而麗紗,身為狐族的公主,從來都沒有金錢的概念,第一反應就是這魔核夠漂亮。不過她畢竟不是一般的公主,很快就從這種天然的美麗誘惑中清醒過來。

劉葉大哥,魔法師可以吸收魔核中的力量,你快用它恢復力氣吧。

劉葉的狀態,麗紗已經知道了。聽到麗紗這樣的話語,劉葉心中騰起一股暖意,但笑著搖了搖頭。

呵呵,我又沒有受傷,只是損失些精神力而已,休息一陣子就恢復了,沒事兒。更何況用它來恢復力量實在是有些浪費,這可都是黃澄澄的金幣啊

見麗紗再次無語,劉葉哈哈一笑。

安心吧,這次可說是因禍得福。至少我們的安全暫時可以保證了。

劉葉的信心不是沒有道理的,這一片區域是毒箭鐵甲獸的領地,除它之外就再沒有活的生物存在。就算是那些魔獸感覺到毒箭鐵甲獸死了而跑來佔地盤,也不會是短時間的事情。

所以,他和麗紗可以放心的在這休息,直到力氣恢復。

收起魔核,劉葉的目光依然炙熱。他相中了毒箭鐵甲獸身上的盔甲。

有骷髏戰士的一雙鐵手在,一塊塊形態各異鱗片骨甲很快就擺放在了兩個人面前。

看到劉葉拿起從毒箭鐵甲獸身上扒下來的盔甲,往自己身上來回比劃時,麗紗捂住了小嘴,詫異至極:劉葉大哥,你不會是要

哈哈,沒錯。我終於不用裸奔了! 繼奔跑的裸男之後,王者之森中再次出現一個奇景。

一具會發出聖潔光芒的白色骨架在前方開道,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健壯青年拉著一位嬌小可愛的小蘿莉緊隨其後。

這奇怪的組合似乎沒有任何顧忌,可以說是遇山開山遇水涉水,碰到什麼東西擋住去路,就見那一具骷髏衝上去嘩啦一聲撞得粉碎。

就連這裡真正的主人,那些佔地為王的魔獸也和破石頭一樣遭了殃。無論是剛成長起來的一階魔獸,還是噴口氣能燒掉一大片樹林的三階魔獸,這組合是來者不拒。長得丑的直接被殺掉取了魔核,有些賣相的則在那個盔甲青年伸了伸舌頭之後變成了燒烤。

至於更強大的四階魔獸?很遺憾,原本唯一的那一隻就在不久前突然失去了蹤跡,而它的氣味分明就在那個盔甲青年的身上

青年,正是劉葉。盔甲,也當然就是毒箭鐵甲獸身上的鱗甲。

在發現骷髏戰士擁有超強的實力之後,劉葉就不再像之前那樣畏首畏腳了。這裡已經是王者之森的外圍,魔獸雖多卻都是三階以下。能遇到這麼一隻四階的毒箭鐵甲獸,已經是天大的意外,乃至例外了。連毒箭鐵甲獸在骷髏戰士面前都只有受虐的命,其他的魔獸又怎麼會構成威脅?

想到這些,在恢復力氣之後劉葉並沒有太在意自己一行前進的方向,只要是向著外面走就可以了。至於多耗費些時間?劉葉巴不得能多弄到些低階魔核,好拿出去換金幣。

再加上有了這副盔甲告別裸奔,劉葉心情大好。而當他心情特好時,甚至還命令骷髏戰士護住麗紗,他自己迎上去對付魔獸。

於是在劉葉的儲物戒指中,就有好幾個低階的魔核是由他親手摘出來的。他的魔法也使用的愈加純熟,與幾天前遇到毒箭鐵甲獸時相比,戰力的提升可是極大。

甚至劉葉都有種感覺,如果是現在他再遇到毒箭鐵甲獸,各種輔助魔法加上他新練會的骨牢骨矛等等,他完全能夠從毒箭鐵甲獸那裡順利逃走。

當然,也只是逃走,真要正面戰鬥,他這點斤兩還是不夠的。

也正是這種對比,讓劉葉對自己召喚出來的骷髏戰士更加好奇。科而謹的記憶中,並沒有召喚術發生這種異變的資料。而如果完全按照科而謹對死靈魔法的理解,死靈法師根本就無法召喚出這種實力遠強於自己的骷髏戰士。

這是因為召喚術並不是單純的靠魔力來召喚某些強力生物,而是要有一定的媒介或者說基礎。就好像這最基礎的骷髏召喚術,召喚來的就一定是死靈法師身邊一定範圍內已有的死屍骷髏。而且這骷髏還一定是要在生前飽含怨氣,死不瞑目那種。

正因為這樣,要是死靈法師的周圍並沒有符合條件的骷髏,甚至會發生魔法失效乃至反噬的事情來。只不過一片大陸上每天都有人降生,同樣也有人死亡,千萬年下來埋骨地下的不知凡幾。要真是一個地方恰巧沒有,而死靈法師又選擇了這裡進行召喚,那這個死靈法師的運氣也真是壞到極點了。

一般情況下,死靈法師都會特意的去某地尋找能夠用來召喚的骷髏戰士。比如戰場,比如某些遺迹,這樣的地方往往會有那種生前實力強大又死得憋屈的傢伙。一旦找到合適的了,死靈法師就會對其設下印記,然後送往一個只有死靈法師能夠溝通的奇妙世界——亡者的世界。事先設下的印記可以保證死靈法師隨時都能將這一具骷髏戰士召喚到身邊,而不會像重新召喚一樣出現些阿貓阿狗的倒霉事。

劉葉知道,自己是幸運的。雖然這骷髏戰士強大的似乎有些超出了幸運可以解釋的範疇。另外也不包括其他的無法解釋的事情,比如骷髏身上怎麼會有如此光明的氣息,比如他在召喚時怎麼會用去幾乎所有的精神力而差點因精神力枯竭掛掉,還有那道詭異的藍光。

雖然都無法解釋,劉葉卻也不在意,至少在現在看來——他撿到寶了。

劉葉大哥,我有些想家了

劉葉的思考被麗紗輕輕的聲音打斷,他臉上原本那興奮的笑立即就變成了尷尬。而尷尬之後的,是歉意。

是啊,這些天並沒有急著趕路而是到處亂逛去擊殺魔獸搜取魔核。對劉葉這個剛從囚籠中逃出的人好似困龍入海十分自在,可對麗紗呢?

她也是逃出囚籠,科而謹的囚籠,但她不是無牽無掛啊。一路上小蘿莉一直都沒有說什麼,跟著自己左跑右跑,可她心裡一定非常想念家人,一定非常的怕家人擔心,只是她不忍說

抱歉

劉葉開口,麗紗慌忙搖頭。劉葉一笑,然後轉身站了起來,望向遠方。

呵呵,我們搜集的魔核應該夠換不少金幣了。現在是該出去了。

那一天之後,劉葉沒有再多耽擱,仔細的辨認方向然後帶著麗紗一路走下去。小蘿莉也再沒表現出那種淡淡的憂愁,而是恢復了之前的快樂,她的笑聲也讓劉葉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只不過王者之森實在是太大了,劉葉也無法確定還要多久才能真正走出去,只能按照樹木的指引一步步的走下去。

忽然,劉葉命令骷髏戰士停了下來。而他則閉上了眼睛,沒有說話。

這場景麗紗非常熟悉,因為骷髏戰士並沒有真正自我的感知,一路上都是由劉葉的精神力來探路和警戒的。

麗紗看到劉葉的表情非常特殊,似乎很驚喜又有些緊張,於是也變得緊張起來。

直到劉葉睜開眼睛,麗紗趕忙詢問:怎麼了劉葉大哥,是有又魔獸了么?

劉葉的表情依然很怪,似乎猶豫了一下才說:不是魔獸,是人。

有人?

麗紗的表情也不好看了,顯得很緊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