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弓旁邊還放着一支乳白色的箭,長大約也是一米多點,拇指粗細,奇怪的是它並不是筆直的,末端有一點點彎曲,後面也沒有箭羽,光禿禿的。

“這是……龍牙箭?”皮衣客吃了一驚。

“不會吧?”瓜哥也是臉色大變。

我心頭一跳,皮衣客不說我還不會往那方面去想,他一說我越加覺的,那支箭並不是箭,而是一枚牙齒,所以末端纔是自然的彎曲的,就像是放大版的蛇毒牙。

否則的話誰要造箭的時候把箭身給造彎了,要麼是手藝不行,要麼腦子有毛病!

最關鍵的是,三百年前將魔王射死在戰場上的,就是一隻龍牙箭,據陳久同說是清軍從關外新生的龍脈上弄下來,一共就兩根,而龍脈的存在完全影響是一個王朝的氣運,可謂是下了大血本了。

如果這支箭是龍牙箭,那就太嚇人了。

一個偌大的王朝也才兩根,痦子女人如何能拿的出來,一個世家再強大,也不可能抵得上半個王朝吧?

不自覺的我和皮衣客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苗苗,想尋求答案。

苗苗搖頭,道:“這確實是龍牙,只不過是雛龍牙,遠沒真正的龍牙那麼厲害。”

“雛龍牙!原來如此。”皮衣客點點頭。

我聽的莫名其妙,就問:“什麼是雛龍?”

“就是沒有真正成型的龍脈所誕生出來的龍牙;龍脈是有生命的,一段時期只能有一條龍脈成型,執掌天下氣運,剩餘的都會夭折,那些夭折的龍脈就是雛龍。嚴格來說每一座大山脈裏面都會有龍脈,只不過只有極少數能最終形成龍脈,絕大部分都是在萌芽的狀態就夭折了;雛龍牙雖然也罕見,但相比於真正的龍牙就算不得什麼了。”苗苗細心跟我解釋道。

瓜哥點點頭,也補充了一句:“龍牙是龍脈之精,就算是雛龍牙也是鎮邪誅魔的上上品!”

我明瞭,一根真正的龍牙箭就能重創不可一世的魔王,而現在魔王已然是油盡燈枯了,有這麼一根雛龍牙也該夠它喝一壺了。

……

我們這邊說着話,痦子女人那邊也沒停下,只見她張弓搭箭,瞄準了魔王所在的方向,全神貫注,一點點的將弓拉開。

這時候就見弓身上面的暗金銘文開始隱隱發光,隨着呼吸的節奏一亮一亮的,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痦子女人拉弓顯然有些吃力,弓身被一點點的拉開,她雖然全神貫注的盯着魔王那邊,但眉毛卻不由自主擰在了一塊。

我不知道這弓拉開到底需要多大的力氣,但看剛在盒子裏卻需要兩個人擡過來情況,鐵定小不了,弄不好光拿起這把弓就要不小的氣力。

此刻骨魔已經完全撐不住了,被魔王拆的一塊一塊的,最後只剩一聲怒喝,頭蓋骨轟的一下被魔王的魔爪給捏碎了。

勝負已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嗡!”

痦子女人毫不猶豫的鬆開弓弦,伴隨一聲沉悶的嗡鳴,雛龍牙近乎以光的速度一眨眼就接近的魔王,攜帶着無匹的氣勢。

那種氣勢看不見摸不着,但我卻能清晰的感覺到,就像是當初面對那隻贔屓一樣,雖然它對我沒有敵意,但那種氣勢只需要靠近一點點就能讓我渾身止不住癱軟打顫。

而眼前的雛龍牙的氣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鼠輩,敢……”

魔王不愧是魔王,在痦子女人放弓的一瞬間就覺察到了危險,一閃就到了旁邊,怒喝一聲。

щщщ⊙ttκǎ n⊙C〇

但它“爾”字還沒來得及出口,雛龍牙便生生拐了一個彎,狠狠的從魔王身上貫了過去,它的話戛然而止,黑色的魔氣中出現了一個透亮的通孔。

竟然穿了!

氣氛在這一刻彷彿凝滯了,魔氣轟的消散一大半,只剩餘一點點臉盆大小的氣團飄在那一動不動,那雙血眼綻放出來的眸光也緩緩熄滅了。

“成了!”瓜哥捏緊拳頭。

皮衣客也眸光一亮:“魔王已經瀕死了!”

шшш▲ тtκan▲ ¢○

“快上!”

痦子女人臉色一喜,直接對毛痣男招呼了一聲。

毛痣男接到命令,帶着手下拿着一個像玉網一樣的東西就往山下衝。接着痦子女人自己也跟上了上去。皮衣客、瓜哥,苗苗也是應聲而動,朝着山下飛奔,朝着魔王的剩餘的殘魂圍了過去。

“靠!”

ωwш ⊙TTκan ⊙c○

我一看左右都跑光了,於是也跟着往下面跑。但他們的速度太快了,幾下急把我給甩下了,就連痦子女人那些手下都比我敏捷比我快。

我吊在了最後面。

就在這時,我兜裏的手機突然嗡鳴了一下。

我一愣,便緩下腳步拿出手機一看,頓時瞪圓了眼睛。

幽靈號碼!!!

我直接懵掉了,這裏根本一點信號都沒有,它居然給我發短信了!!

活見鬼了!!

我強行鎮定心神,哆哆嗦嗦的點開短信,看了一下,愣了三四秒,然後立刻掉頭往山上狂奔。

短信內容是:回血池中央,拿龍牙箭!

……

(本章完) 幾分鐘之後,我又衝回到了倒塌的大殿,二話不說跳進了血池裏朝着正中間的位置用腳去踢,去探。

摸索了一會兒就感覺腳踢到了一個什麼東西,便彎下腰去撿,手一抓,感覺無比的溫潤,甚至有些熱熱的發燙。

我撿起來一看,發現是一把瑩白色長長的東西,大約一尺多點,兩旁有鋸齒狀的倒鉤,但兩端卻明顯斷裂了,尤其是尖端都鈍了。

“這難道就是龍牙箭?”

我心裏泛起了嘀咕,因爲它看起來比雛龍箭差了許多,無論是光澤還是造型,最關鍵還是殘缺的。

又看了一下我便將龍牙箭收好,出了血池就往山下跑,好在血池裏面其實不是水,倒也沒溼了衣服。

可等我再次跑出大殿往山下一看,頓時心頭一跳,只見魔王化成了那團魔氣竟然並沒束手就擒,而是從滾滾冥河中往對岸飄去,痦子女人正帶着人追。

皮衣客瓜哥他們緊隨其後,苗苗卻在往山上跑,估計是發現我不見了又回頭了。我一出現,她就焦急的朝我招手。

我往下狂奔,苗苗便一邊走一邊等,終於在橋頭的位置等到了我,上來就問:“阿春你去哪了,怎麼沒跟下來?”

我沒回答,因爲這件事事關幽靈號碼,就反問她:“魔王去哪了?人呢?”此刻奈何橋上已經沒有人了,連痦子女人的手下都走光了。

苗苗臉色一滯,急忙道:“魔王已經被傷了靈智,還剩最後一絲靈智在逃,她們正在追趕。”說完,她拉起我就朝橋那端狂奔。

我跟着她,很順利就過了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巡邏的鬼丁此刻一個都不見了,也不知道哪去了,而且好像是魔王甦醒之後就齊齊不見了,魔王和骨魔死戰的時候都沒看到。

我們沿着來時的路一路飛奔。

一邊跑,我心裏卻越來越不安,魔王一直沒停,該不會跑到地面去吧?它雖然已經瀕死,但終歸是魔王,對上毫無抵抗能力的村民,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我就問苗苗魔王是不是會跑出去!

苗苗臉色很不好看,但還是安慰我:“村裏有那個東西在,魔王不敢造次的。”

我一愣,經她提醒想起了那隻贔屓,不禁大鬆一口氣。

對,有贔屓在!沒有人敢在洪村造次,既然贔屓是洪家老祖留下來的後手,那對上魔王,它不可能袖手旁觀。

之前贔屓也許不是魔王的對手,但魔王遭到重創之後又重創,已經是油盡燈枯,對上痦子女人都得逃跑,對上贔屓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馬不停蹄的,我們出了青銅門之後直奔第三層,然後

出了第二層。路上的我們就發現有戰鬥的痕跡,明顯是痦子女人沒有制住魔王,讓它跑了。

最後我們在水門處才追上了瓜哥和皮衣客他們,一見面他們就說魔王跑出去了。

我心裏咯噔一聲,不知道爲什麼,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魔王知道逃跑,說明它還保持了最後一絲神智,那它會不知道村裏有贔屓嗎?

如果它知道,爲什麼還要往外面跑,難道不是回村,而是爲了去別的地方?

……

接着我們一行人又出了水門,坐船漂流而下,直接出了冷水洞。

外面的添已經黑了,我拿出手機一看,發現已經是九十點種了,午夜將至;半輪月亮斜掛在天上,灑下一片片銀白色的光影。

我們順流而下,到了南溪河邊,可剛一靠岸便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是痦子女人,她居然帶着人在繞着一棵樹跑,一邊不斷的跑,一邊不斷的催促手下快點。

我都驚呆了!她在幹嘛?

於此同時我還發現,河岸上面竟然起了一陣迷霧,很淡,以河岸爲界,岸上有,水上卻沒有,界限分明。

不光我,苗苗、皮衣客、瓜哥他們看到眼前這一幕,也齊齊色變,一時間都呆住了。

我心頭突突直跳,不好的預感越加強烈了!

事情不對勁!

痦子是什麼人?一隻手壓的陳久同和馬永德外加人面犼動彈不得的人,一箭幾乎將魔王射死,但她此刻卻帶着手下在饒樹打轉!

我不認爲一般的鬼打牆能將這個女人困住!

“那些霧氣不對勁!”皮衣客驚聲道。

我嚥了一口唾沫,就問:“是鬼打牆嗎?”

他們都沒說話,臉色驚疑不定,苗苗更是開口喊痦子女人虹姨,但喊了幾句她們都沒有反應,似乎沒聽見了。

“這不是鬼打牆!”頓了頓,瓜哥臉色凝重的回答我。

“下去看看,不要靠近霧氣!”皮衣客將船劃到旁邊的幹河灘,那裏還屬於河的範圍,沒有霧氣。

下了船之後,就見苗苗摸出一張小符,口中唸唸有詞,然後手一甩將符甩向霧中。但恐怖的事情發生了,符一接觸迷霧立刻化爲一團火焰,燒的乾乾淨淨。

苗苗臉色一變,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到底怎麼回事?”

我急的不行,洪村明顯出事了,這迷霧明顯將整個洪村罩住了,卻絲毫不影響外面,界限分明。

苗苗臉色慘白,看着我,嘴脣顫了一下,道:“是鬼封村!”

“什麼?”瓜哥皮衣客他們一聽,齊齊驚叫一聲。

“不對,魔王已經油盡燈枯,它不可能有能力施展出這麼厲害的東西!”瓜哥堅決搖頭。

皮衣客皺眉,道:“那就說明村裏還有別的東西!”

“洪村會有危險嗎?”我急忙抓着苗苗的肩膀問道。

“阿春,我也……”苗苗迎着我焦急的目光,小臉煞白煞白的。

“靠!”得到答案,我痛苦的抱住了頭。

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終究發生了,洪村有危險!

“阿春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成這樣……”苗苗哽咽了一句,手足無措。

“不行,我要回去!”我蹭的一下站起來,心急如焚,我爸媽還在村子,如果他們出了什麼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不要!”苗苗急忙拉住我,焦急道:“鬼封村了,你進不去,進去只會有危險!”

瓜哥和皮衣客也急忙勸我,說裏面情況不明,現在進去太危險了。

我眼睛都紅了,幾乎是吼道:“那我爸媽怎麼辦?洪村人怎麼辦?”

“阿春別去好不好,我們想想辦法,一定會有辦法的。”苗苗近乎是哀求道,眼眶裏有淚水在打轉。

我搖頭,看着苗苗冷道:“洪村是我的根,是我的家,你們可以無所謂,但我不能!”說完我猛的掙開苗苗,衝進了迷霧裏。

“回來!”身後,傳來苗苗的哭聲驚叫。

我心臟微微一疼,沒理會,認準一個方向就朝村裏狂奔。

跑了一陣我發現,村裏居然就近了,很快就衝回了村子裏。

竟然跑回來了!

我有點難以相信,之前只是隱隱覺的自己應該能回來,有幽靈號碼在問題應該不大。

但沒想到過程竟然如此順利!

想了一下,我二話不說立刻回家,然後猛敲我爸媽的房門。我沒事,並不代表其他的洪村人也沒事,外面的迷霧確實太詭異了。

讓我心裏一鬆的是,我爸應我了:“小春?”

“爸,你和媽沒事吧?”我急忙問道。

“你這孩子,我和你媽能有啥事啊?這麼晚了搞什麼咧?”我爸的話中帶着一絲起牀氣。

“噢,沒事了,你們睡吧。”我急忙說了一句,心裏猛的一鬆,暗道什麼情況這是?啥事沒有?

之後,估計是我爸把我媽也吵醒了,她也醒過來咕噥了幾句。我又說了幾句,便坐在家裏的沙發上,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我立刻給苗苗打電話。

電話幾乎秒接,對面傳來苗苗焦急的哭音:“阿春,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

(本章完) “我到家了,沒事,你別擔心!”我安慰了她一句,然後將回村順利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

苗苗明顯鬆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說:“阿春,村裏確實有古怪,虹姨她們剛走出來,說裏面一直被鬼打牆,方法用盡了還是進不去,一直在外圍轉圈。”

我嚥了一口唾沫,就說:“那我怎麼能進來呢?”

“你是洪村人,鬼封村的迷霧應該只針對外來人,肯定有什麼東西不想讓我們進村。”苗苗道。

我恍然,感覺她說的似乎有道理,難道這鬼封門,只是封住村子不讓外人進來?而且越想,我就越覺的事實應該是這樣的,只是問題是到底什麼東西把村子給封住了,會是魔王嗎?

可魔王已經油盡燈枯了,被痦子女人追得逃命不止,如何有能力佈置這麼大的迷陣?如果有,它不是早就該施展了嗎?

直覺告訴我,應該不是魔王。

而且眼下最關鍵的是,魔王去哪了?

“馬春?”這時候,苗苗的電話裏突然傳來痦子女人的聲音。

“呃……是我。”我心頭一顫,回了一句。

“魔王進村了,你注意點,有東西在庇護它!”痦子女人道。

“什麼?”我大吃一驚,有東西在庇護魔王,還就在村裏?

我都快瘋掉了!!

洪村難道還有別的什麼東西不成?贔屓死哪去了?怎麼沒阻止魔王進村?

“那我該怎麼辦?”我慌了,苗苗他們都進不來,就剩我一個了,魔王進村了,自己該怎麼處理。突然一下感覺自己身上沉甸甸的。

“你先按兵不動,注意觀察,特別是午夜的時候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痦子女人道,說完頓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你自己小心點。”

接着,她就把電話掛了。

我放下電話,焦急的在家裏走來走去,心神不寧。

事情太對勁了!

魔王抓着抓着它就跑到洪村來了,原本以爲那隻贔屓應該會出現阻止的,沒想到結果沒有,村子被封不說,魔王還不知道哪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