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司徒諳已經收到了周子雅派人送來的信以及那件信物紫色玉佩,拿著紫色玉佩,司徒諳看了好一會,才放到桌子上,把信拆開之後,才慢慢的看了起來。其實信裡面的內容非常簡單,只是表達一個意思,希望司徒諳能去山水村一次,二人親自談一次。

「看來,她還是不願意的呀。」司徒諳嘆了一口氣,心裡有些鬱悶。

整封信太過簡單,更是沒有半點想念自己,或者好聽一點的話,更是看不出半點情意,甚至,他還從那幾個簡單的字裡面,看出了不願意的感覺。

「難道,本王的王妃之位,她真的是一點也不在乎。她到底知不知道,王妃之位代表著什麼。還是她的心裡,真是已經裝進了金家那小子。」只要一想到這種可能,司徒諳就有一種想要跑進金家打人的衝動,眼睛里也閃過狠戾的眸光。

「不會的,不會的。本王長得如此英俊,更是有著無人可及的權利,財富,那金家小子憑什麼跟本王比,金家雖然是首富,但是如果本王想,金家是可以立刻成為乞丐。不管如何比,本王都要比金家小子好了千倍不止。」

司徒諳想了一會,又自己開始自言自語的吹虛起來,他覺得自己要比金家小子強多了,那聰明的小女人,絕對不可能看上金家小子的。 天道寵兒開黑店 安閑和沐之約在游泳館見的面,兩人泡在池子里說著話。

安閑看了沐之幾眼,「哥哥最近忙什麼?」沐之眼神飄忽了一下,轉過身,靠在池壁,不看安閑,反而問了安閑一個問題。

「小閑,如果有一天哥哥做錯了事情,你會原諒我嗎?」安閑聽到這話,心裡有了不詳的預感。

「那得看哥哥做錯的是什麼事情?若事情不大的話,那麼小閑可以幫哥哥彌補,如果事情太大了的話,那麼哥哥覺得小閑會怎麼樣?」

沐之聽到這話,突然轉過身,將安閑困於自己河池壁之間,然後猛地就想要低頭尋找安閑的唇。

安閑沒想到這人直接就這樣,她嚇得往水下一縮,就離開了他的懷抱。

沐之見安閑做了這個動作之後,才覺得很奇怪,原主和沐之之間是有那種不容於世俗的感情的,她這樣做會不會和原主太不一樣?

但是讓她和沐之做親近的動作,她也根本接受不了。

就在他忐忑的時候,沐之卻苦笑一聲,「小閑,你是不是猜到了什麼?」

安閑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明白木知此時恐怕還以為她在因為什麼事情生氣。

這樣啊自己給她找了個理由的哥哥,上哪裡去找?

安閑在此時此刻覺得沐之還不錯。

癡纏不休:我的極品冷少 她游到沐之身邊,道:「哥哥,我想知道何磊去了哪裡?」

沐之聽到這話突然笑了。

「他已經死了。」

安閑心裡一沉,「是哥哥殺了她嗎?為什麼,他還是個孩子?」

「可是這個孩子有可能會讓你陷入險境,不是嗎?你知道嗎?已經有人查到那關勝男的死和何磊有關,如果順著這條線查下去,總有一天會查到你身上。我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是誰查到了?」安賢的臉色越來越素,既然一個有可能暴露她的小孩子沐之都不放過,那麼那個知道何磊和關勝男之死有關係的人,是不是也已經死了?

沐之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想起了沈蘭。

沈蘭和他在一起時,那開心的笑容。

他知道這個女人喜歡他。

可是最後,他還是將沈蘭殺了。

「你放心,那個人已經死了。」

「是誰?」安閑反覆的詢問。

最後沐之還是道:「是沈蘭。」

安閑靠在池壁,她根本就沒想到,就這麼十幾天的時間,這沐之居然手上沾染了兩條人命。

她牙齒髮抖,「哥哥截下來準備做什麼?」以前沐之根本沒有動手殺過誰,而如今,他卻親自動手了。

原主,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場景嗎?

你恨他。

但是你卻一直不願意他動手殺人,如今他變成如今這樣,你開心嗎?

你不會開心的。

沐之從後面摟住安閑,道:「妹妹,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陷入險境的,若是他們查到了什麼,那麼我會出去認罪,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絕對不會!」

安閑沒有推開沐之,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哥哥,我小時候需要你。可是你和媽媽還是走了,不是嗎?留我一個人,最後雖然你用心理暗示,讓那個禽獸自殺而死,可是在我身上留下的傷痛,也已經沒有辦法挽救了。而如今……」

安閑彷彿感受到了原主的情緒:「哥哥,你知道嗎我為什麼一直都不願意你手上染上鮮血?」

「為什麼?」沐之聲音顫抖。

安閑轉過身,看著他:「因為,你是希望。」

沐之一怔。

*

黎明上門捉拿沐之的時候,沐之給他看了一段影像。

他看完這影像之後,滿臉都是不可思議,沐之卻笑了:「你是我最傑出的病人。」

黎明雙目血紅的看著沐之:「為什麼?」

沐之眼神中帶著回憶,「說起來,這也只是一個誤會。」

當初安閑在校園之中被人欺凌,他在誘導他的爸爸,也就是那個禽獸自殺之後,又將目標對準了那些欺凌安閑的人。

而當時除了那些欺凌安閑的學生,還有一個人也是從犯,安閑的班主任,也就是關奉的媽媽。

他從自己的病人之中,挑了關奉媽媽的兒子——也就是黎明。

沒錯,他認錯人了。

黎明永遠沒有想到,他的人生因為一個誤會,就這樣陷入了絕境。

他一直想要捉拿的殺人犯,就是他自己!

這何其荒唐。

「為什麼告訴我?」

沐之看著他,微笑:「因為有人想讓你解脫。」

黎明突然沉默了。

因為他猜到了沐之口中的人是誰。

他突然笑了:「或者我早該死了。」

他的確有病,雙重人格。

他曾經在學校的時候,很懦弱,也曾被欺負。

於是,另一個冷漠人格出現了。

「或許,一切自有因果。」他將手銬銬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

安閑站在何夢跳樓的天台之上,吹著風。

原主或者有錯,但是她說得對,這世界,總得改變。

希望這起案子,會讓世人警醒。

她從天台一躍而下,和何夢一樣,又或者替年少的原主,做了和何夢一樣的決定。

這是懦弱,更是勇敢。

校園欺凌呀,何時能有終止呀!

*

【她有寵妃系統(1)】

「皇後娘娘還沒醒嗎?」壓低顯得有幾分冰冷的聲音。

「沒呢。」另一個聲音帶著哭腔,「皇上怎麼那麼狠心?娘娘和他可是少年夫妻!」

「呵,自古男人不都是如此。你守著娘娘,我再去請安太醫來。」

「別去了,現在我們坤寧宮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去也沒有人幫我們的,反而會白挨一頓打。」

安閑感覺身上很難受,睜不開眼睛。

但是不知道為何,思維卻很清醒。

她不知道自己是誰,卻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原身。

她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需要讓大魏避開三年後的滅國之禍,並保證大魏昌盛百年!

原身安閑是安丞相的庶女,代有心上人的姐姐安玥嫁給了當時還只是靖王的乾元帝。

新婚那一夜,乾元帝發現她的身份后,就再也沒有碰過她。

到現在,當了六年靖王妃,四年皇后的原身,還是處子之身。

而她現在,因為陷害乾元帝妃子——才人庄氏,被禁足在坤寧宮中。

宮裡的奴才最會見風使舵,一個被皇帝厭棄的無子皇后,他們自然不會盡心儘力伺候。

偌大一個坤寧宮,上上下下五十多號伺候的宮人。

到現在,卻只有大宮女白芷,以及總管太監小猛子還認她這個主子。

好慘一女的!

安閑迷迷糊糊的想著,又睡了過去。

安閑在坤寧宮養了兩天,實在是被坤寧宮中沒油水的飯菜惹惱了。

讓白芷給她梳妝之後,直接帶著她和小猛子去了慈寧宮。

太后聽到奴才的通傳,轉動佛珠的手停了下來,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強娶豪奪:首席總裁不好惹 「這還真是奇了,這應該是皇后第一次來哀家這慈寧宮吧。讓她進來吧,哀家倒是想聽聽,她想說什麼。」

如今的太后並不是乾元帝的親生母親,而是先帝的皇后。

乾元帝母妃把他養到十五歲後去世。

同年,太后親子,才十八歲的晨王墜馬身亡。

先帝和太后帝后情深,實在是不忍她無子,就將乾元帝交給太后養。

安閑知道先帝這騷斷腿的操作的時候,都懷疑是不是先帝弄死了乾元帝的親媽令妃,然後弄死晨王,把乾元帝和太后湊一起?

否則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把已經十五歲的乾元帝記在太后名下。

不過先帝駕崩,乾元帝就登基了。

如今大魏的大半朝政,可都把握在太後手上。

而太后,姓安,是她的親姑姑。

太后和她父親一母同胞。

安閑走進去,看著太后就笑:「姑母!」然後不顧皇后禮儀,幾步就走到太後身邊蹲了下來,抬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太后。

「姑母,皇上為了庄才人居然禁本宮足,這也算了,宮裡那些見風使舵的奴才還敢剋扣本宮吃的!姑母您不管管那些奴才!本宮就算再不對,也是這大魏的皇后,是您這位大魏最尊貴女人的侄女!就算再落魄,也不是幾個奴才就能糟踐的,更何況本宮還沒被廢呢。」

說完,眨巴了一下眼睛,快哭了的模樣。

神奇的是,眼眶裡面的眼淚要落不落,簡直比落下來還楚楚。

太后難得被安閑一連炮控訴給弄得懵逼了一下。

伺候她多年的彩雲嬤嬤忍不住笑了。

彩雲嬤嬤的笑聲讓太后回過神來,她瞪了一眼彩雲嬤嬤,才仔細打量安閑。

她蹲在自己面前,神態天真、嬌憨頑皮、雙頰暈紅,年紀不小,又容色清麗、氣度高雅,當真比畫里走下來的還要好看。

「哦?你這是要告奴才的狀,還是皇上的狀呀?」

安閑扁嘴,嘀咕了一句什麼,最後道:「把庄才人降為官女子吧,讓她去龍歇殿伺候。」

太后這倒是對安閑刮目相看了。

官女子可是相當於大戶人家裡面的通房丫鬟。

誰都有可能升上去,就官女子不能。

能成為官女子的家世一般不好,只是皇帝暖床的工具。

太后是真的驚了,她這侄女居然有腦子了!

沒有說讓她教訓皇帝,也沒有讓她懲治那些宮人。

前者會傷夫妻感情,後者殺雞儆猴的效果不如貶了庄才人好。

「哀家可以答應你,不過皇后你也得答應哀家一個要求。」

「可以!」安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太后突然覺得安閑挺討喜的。

她虛拉起她,「你和皇帝成親十年了,也該要一個孩子了。」

安閑面上一僵,她知道太后不是想要她生孩子,而是想要下一代帝王和安家扯上關係。

如今她嫡姐早就嫁給了心上人述王,安家也沒有別的適齡女子送進宮,於是這生孩子的任務,就落到她這個流著安家血脈的皇後身上了。

安閑明白,最主要的還是乾元帝翅膀硬了,讓太后感覺到了威脅。

安閑可不想生孩子,乾元帝也不會讓她生下來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