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葉風已經跑出三十多裡外,距離大峽谷不過兩三里之遙。「唳!」獅鷲獸的鳴叫聲自十來裡外傳來,葉風彷彿感受到獅鷲獸狂暴兇殘的氣息,嚇得埋頭狂奔。

「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該死!」葉風怒吼。

不一會,葉風奔出茂密的原始森林,望著前方的大峽谷,眼中一亮,一頭扎進去。

此時僅隔葉風數百米的獅鷲獸見葉風的身影消失在峽谷中,發出一聲聲嘶鳴,怒吼連連,望著前方雲霧繚繞的峽谷,獅鷲獸盤旋良久,最後悻悻離去。 峽谷一里多寬,長不知多少里,林木蔥蔥,齊腰的雜草長勢誘人,各種鮮花怒放,香氣陣陣。峽谷兩邊的峭壁上稀疏的生長著一些不知名的樹木,暴露的老根似蟒蛇盤踞。峭壁百丈高的地方霧靄重重,不見天日,清幽,神秘。

葉風小心翼翼的走著,不敢放鬆警惕,在蒼莽山脈,越是表面上看起來安詳,越是蘊藏著更大的危機。連凝神境的獅鷲獸都不敢追入,怎麼可能是安全之地,裡面一定有它恐懼的東西。但是葉風卻不敢退後峽谷,他擔心獅鷲獸守在外面,以他現在的狀態出去簡直就是羊入虎口。

半個時辰后,葉風已經深入峽谷十里,越是往裡走,峽谷也漸漸變寬,現在已經寬約兩里有餘。一路上,除了一些普通的野獸,葉風並沒有發現可以威脅他的生物。葉風卻是更加警惕起來,從靈慧魄中調出精神力,往四周探索,方圓三里盡在精神力的搜索範圍內。

又前行了五六里,峽谷都快三里寬了,葉風感到峽谷的氣息越來越壓抑,彷彿前面有洪荒巨獸在沉睡。只有修鍊有成的武者才能感受到,這種氣息是作用在心靈上,普通人沒有心靈修為,精神力孱弱,是察覺不到的。越是強大的武者,感受到的威壓就越強。

忽然,葉風精神力搜索下,前方三裡外的地方出現一個直徑五百米的小湖泊,湖水碧綠,清澈透底,一些魚兒在遊動。湖泊的中央有一個徑直約百米大小的小型島嶼,綠草茵茵,鮮花綻放,小島上長著一棵十五米高的紫色蘑菇,菇蓋有三十米大,就像一柄撐開的紫色大傘,蔚為奇觀。葉風驚嘆,這神秘峽谷中居然有如此奇特的景緻。

湖畔的草地上,數十隻羚羊在悠閑地吃著青草,好一派祥和的景象。葉風奇怪,像羚羊這類食草動物,只是普普通通的野獸,怎麼可能安然無恙的生存。按理說,在蒼莽山脈中,這種普通的食草動物只會成為荒獸的食物。可在此處,它們卻快樂的生活著,真是奇怪。

突然,湖邊樹林里的雜草向兩邊倒下,一條十幾丈長的黑色蟒蛇游向羚羊群,這是一條相當於先天圓滿境武者的蟒蛇。蟒蛇張開血盆大口,腥臭無比,羚羊群頓時受到驚嚇,但他們並沒有四散逃竄,而是全都往湖邊奔去,這簡直就是自絕生路。

就在此時,中央小島上無風自動地飄來一朵紫色霧氣,速度極快,眨眼間就包裹住黑色大蟒。黑色的大蟒蛇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嚎,在地上不停地翻滾,像是遇到什麼恐怖的東西。很快,蟒蛇的慘叫聲漸漸消失,而它數十幾米長的身軀也變得屍骨無存。黑色大蟒蛇死後,紫色的霧氣又飄回中央小島,消失在紫色蘑菇傘蓋中。幾十隻羚羊回到原地,若無其事的啃食青草,彷彿這一切未曾發生過。

原來,那紫色霧氣是小島上那棵蘑菇的胞子群,吞噬完蟒蛇后又回到紫色蘑菇體內。那些羚羊是紫色蘑菇故意任其生長繁殖,好引誘荒獸前來,而羚羊也習以為常,安然生活在紫色蘑菇的庇護下。

大自然的神奇可見一斑,所有生物都有它們的生存之道。

「幸好,若非見到這一幕,如果我走到湖畔休息,那黑色蟒蛇的下場很有可能變成我的下場。看來在這蒼莽山脈,任何地方都不能掉以輕心,表面上看似簡單安全,誰知道背後隱藏著什麼殺機。」葉風唏噓道,「先找個地方養好身上的傷,再去探查這個峽谷。「

言罷,葉風盤膝坐下,集中精神力,細細的探索峽谷兩邊的懸崖。兩壁上,葉風發現了一些裂縫和山洞,可惜不符合葉風心中所想,要麼裡面生存有奇蟲毒物,要麼高不可攀。一盞茶的功夫后,葉風終於發現十裡外處有一個山洞,在山壁百米高的地方,裡面還有一具腐朽的人類屍骸。

葉風站起身來,往山洞的地方走去,途中經過紫色蘑菇所在的那個小湖泊時,遠遠就繞開。半個時辰后,葉風來到山洞下方,抬頭望去,百米高的地方有一個黑黝黝的洞口。走到山壁下,葉風兩腿一蹬,躍到十米高處的一顆小樹上,然後藉助山壁上的一些縫隙和草木向洞口攀去,身形如猿猴一般靈活。

不一會,葉風站在洞口,這是一個三米高、十米深的山洞,應該是很久以前有修行者開闢出來的棲身之所。葉風來到那具屍骸前,這是一具年代久遠的屍骸,屍骨經過長年累月的風化,已經變得很稀鬆,上面布滿了一些細小的空洞。屍骸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灰色的戒指,是葉風眼前這個武者死後唯一遺留。

葉風盯著指骨上的灰色戒指,眼睛一亮,驚喜道:「難道是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是用虛空石為主料煉製而成,裡面蘊含一小型空間,修鍊者可以將身上的東西儲存在裡面。武者修鍊,需要諸多資源,如果隨身攜帶,那就很麻煩,有空間戒指就不一樣了,什麼東西都可以放在裡面,當然活物除外。最低級的空間戒指,裡面空間只有數尺見方,據傳最頂級的空間戒指,裡面蘊含一小世界,可以藏川納海,萬丈山嶽裝在裡面也不過佔用很小的一個地方。葉南山和葉遠山就各有一個空間戒指,那是葉家先祖留下來的,葉風以前就很羨慕,只是不知道他們的戒指裡面空間多大。

葉風將屍骸指骨上的灰色戒指取下,烙下一道精神印記,果然是空間戒指,葉風大喜。修鍊者只需要將自己的精神力烙印在空間戒指上,就可以使用,別人是無法發開的。除非有人高你幾個境界,精神力比你強大太多,那就可以強行抹除上面的精神烙印,破開你的空間戒指。當修鍊者死亡后,上面附著的精神力就會消散,空間戒指也就變成無主的,後來者獲得,只需烙下精神印記,就能變為己有。

葉風精神力探入戒指,裡面是一個長寬高各百米的空間,有一些瓶瓶罐罐和玉簡;一把五尺長的戰刀,通體血紅色,還有一把漆黑的傘,這是兩件法器;戒指的一角,堆放著百來塊晶瑩的靈石,靈氣充沛,居然都是極品靈石。葉風驚喜連連,大收穫啊!

葉風取出一塊青色的玉簡,精神力查看下,裡面記載的是一種刀法,卻不適合他修鍊。葉風早就決定,只修鍊拳法和劍法,這樣更能發揮他的天賦和肉身優勢。武者修行,精力有限,博學眾家,往往難以修鍊到巔峰,不如專精一途。

又取出一塊玉簡,上面記錄的是洞中死者的一些信息。原來死去的武者叫尤崧,乃是一散修,蛻凡圓滿境。為了尋求突破機緣,與好友藤崮結伴探索一險境,九死一生下發現一處遺藏。尤崧獲得一塊玉簡和一瓶丹藥,而藤崮則是等到一件極品法器。從險境歸來后,被藤崮背後偷襲,本來身上傷勢加重,頻臨死亡,尤崧靠一秘法逃脫。藤崮一路緊追不捨,尤崧最終擺脫藤崮,藏身到這個山洞中,已經只剩下一口氣,留下一些簡單的信息就此死去。尤崧最後在玉簡中留言,希望獲得他空間戒指的後來者若是有機會的話,幫他報仇,擊殺藤崮。

「尤崧前輩,葉風若修鍊有成,定當幫你報此大仇。」葉風對著尤崧遺骸拜道。從尤崧的身上可以看到修行之途的危機,對任何人都要保持一顆警惕之心,哪怕是多年至交,也有可能見財起異心。財帛動人心,這是無數年來人類的通病。

「若是連寶物的**都經受不住,這種朋友不要也罷。」葉風喃喃道。

葉風將所有玉簡瀏覽完,找到尤崧從險境中獲得的,那是一種身法神通。葉風大喜過望,沒想到居然是神通,而且是身法類的。神通,乃是通玄強者才擁有的,蛻凡境修鍊者,除非來自那種傳承悠久的宗門或家族才有可能修鍊,而且神通只有在通玄境以上強者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這種神通名叫『風翼遁』,一旦使出,可以在背後形成一對風翼,一閃之下,就是百裡外。

葉風壓下心裡的激動,無疑,『風翼遁』他現在還修鍊不了,至少要等他修鍊到蛻凡境。葉風拔出寒鐵劍,在山洞的最裡面挖出一個深坑,將尤崧的屍骸埋入。對於死者,葉風還是保持一絲尊重,入土為安的好,更別說他從尤崧遺留中所獲甚多。

將背囊和寒鐵劍收入空間戒指中,葉風取出療傷丹藥服下,盤膝打坐。 如果有人站在高空俯視峽谷,就會發現奇異的景象,整個峽谷呈就像一個巨大的梭子,中間寬兩端窄小。中心位置寬約百里,是一處巨大的平原,生長著各種參天古樹,峽谷的一端千里長,蔓延向蒼莽山脈深處。

夜幕降臨,繁星密布,仍有些稀疏的星光透過重重霧靄灑在峽谷中,更加幽美、神秘。

峽谷深處,荒獸橫行,各種可怕的聲音此起彼伏,震得林木簌簌,兩邊峭壁上滾石墜落。

一條百米長、水桶粗、鱗甲銀光燦燦,頭上長著一隻晶瑩玉角的蟒蛇蜿蜒而行,身軀劃過山石時鏗鏘作響,火星飛濺。

一個三十丈高的模糊身影直立行走,毛髮似刀劍,兩隻金色的巨眸神光似電,一腳踏下,巨石碎裂,古樹折斷,那是一隻如山嶽般的太古猿猴。

「嗷——」

一聲龍吟,峽谷中心湖水翻滾,一個巨大的頭顱鑽出,猙獰可怖,燈籠大的眼睛血紅色,這是一隻蛟。


峽谷中死一般的寂靜,各種荒獸盡皆蟄伏,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三隻巔峰生物彼此相視,又掉頭回到巢穴,峽谷又歸於平靜。

朝陽初升,葉風站在洞口,黑髮青衫,神采奕奕,雄姿英發。經過一夜的調息,體內的傷勢盡復。從洞口一躍而下,像炮彈一樣砸在大地上,塵土飛揚,數寸寬的裂縫如同蛛網蔓延。

越往峽谷裡面深入,葉風遇到的生物越來越強悍,甚至有凝神境的荒獸。剛才他就看到一個百多米大的火蟻巢穴,爬滿了一隻只火紅色的火蟻,葉風到現在還心有餘悸。這種火蟻數量無窮,所過之處,山石草木盡皆吞噬,就是凝神圓滿境修鍊者碰到,也會遠遠避開,一旦被纏住,將屍骨無存。

一路上,葉風小心翼翼的潛行,遇到強大的荒獸,都是閉住身上毛孔,不敢泄露一絲氣息。神秘峽谷實在是危機重重,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機遇往往與危機隨行,反之亦然,這一路走來,葉風就採摘了數株珍稀藥材,在外面都是百年難遇。

葉風已經深入峽谷百里,一種發自靈魂的呼喚從前方隱隱傳來,葉風驚疑不定,他不知道究竟是機緣還是危機。當初突破靈慧魄時,這種呼喚曾經就出現過,今天又出現,而且越來越強烈,他感到已經不遠了。

「去,還是不去?」葉風暗自思量,「既然呼喚我,也許就是屬於我的機緣。今天一旦錯過,我心中就會留下一絲陰影,成為一種執念,對修行是一種阻礙。修行路上,雖然要時刻保持敬畏警惕之心,但也不能畏首畏尾,要有大無畏的信念。如果是我的機緣,也許這將成為我魚躍龍門的機會,就算前方有危機、是陷阱,我也要弄個明白。」思索良久,葉風最終決定前往。

不一會,葉風來到一個寒潭邊,潭水墨綠,深不見底,連陽光也照射不進去。看著眼前的寒潭,一陣陣寒氣撲面而來,葉風眉頭皺成一個『川』字,他感受到呼喚就來自潭底。

百米大的寒潭,水面平靜如鏡,不起一絲波瀾。寒潭周邊沒有任何植物生長,只有一些黑色的岩石怡然不動,漆黑如墨。 雙面總裁太霸道 ,入手冰涼,手指發麻,太冷了。

葉風深吸一口氣,縱身躍入寒潭中,沒了身影。墨綠色的潭水居然沒有濺起一絲水花,只蕩漾起一圈圈漣漪,很快就在水面上消失。

躍入寒潭中的一剎那,葉風感到一絲不適,潭水給人一種如同水銀般沉甸甸的感覺,潭水比冰水都還要寒冷幾分。只覺無數細小的寒氣,像是有靈性一般,直往自己的毛孔里鑽,極度的寒冷,讓葉風有一種皮膚被撕裂的感覺。

葉風運轉煉體功法,頓時體內血肉蠕動,氣血澎湃,將所有侵入的寒氣驅除出去。

武者肉身強悍,僅憑肉身之力就可以抗衡很多險惡的壞境和氣候,更別說像葉風這種肉身突破武道極限的武者了。

葉風在冰冷的寒潭中快速下潛,四周一片漆黑,完全沒有光線。葉風已經下潛了百米,沒有絲毫髮現,一片死寂。

在這種壞境下,葉風也只能看到三米內的東西,再往外就是一片黑暗了。他彷彿就置身於一個三米見方的透明空間,周圍是一片漆黑的虛空。視線不能及遠,葉風將精神力外放,保持百米的探索範圍,心神警惕,應付隨時可能突而其來的危險。

越往下潛入,潭水越冰冷,彷彿能撕裂肉身一般。已經五百米深了,還沒有到達呼喚傳來的地方,這寒潭彷彿無底洞一樣。葉風一口氣已經用完,現在全憑身上毛孔收縮,吸入潭水中的稀薄空氣。

當葉風深入八百米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居然有魚生長在寒潭深處。只見數十隻魚自由自在的遊動,這些魚尺來長,灰褐色,身體扁平,更奇怪的是背脊上有一條銀色的細線,很是醒目。這是『銀線魚』,生長在寒冷的壞境下,是一種罕見的藥材,對武者修鍊肉身有很好的效果。

這群銀線魚感受到外來生物的進入,魚尾一擺,快得像一道道閃電,剎那間消失無蹤。

都快一千米了,越往下,葉風感受到肉身承受的壓力呈幾何倍數增加。他估計再下潛數百米,潭水的溫度和壓力降達到肉身的極限。

一千五百米,葉風終於感到那道呼喚近了,此刻他的精神力都收入體內,因為精神力已經承受不住潭水的寒冷,令他腦海刺疼異常。

繼續下潛三十米,葉風發現呼喚來自身邊的潭壁,游近一看,原來那裡有一個黑黝黝的洞穴,不知深入多遠。此時葉風肉身都布滿一道道血痕,像是要龜裂一般,肉身已經快到承受臨界點,幸好到地方了,他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下潛多遠,再不到他估計都只能放棄了。

漆黑的洞口,彷彿巨蟒張開的大口,誰也不知道後面隱藏什麼東西。葉風咬了咬牙,雙手一劃,往洞穴裡面游去。百步行九十九,只差最後一步了,葉風不可能放棄,否則真要遺憾終身。

順著黑暗的通道足足游出里許遠,葉風隱隱看到一絲亮光,精神一振,加快遊動速度。很快,葉風到達光亮處,果然是出口。

「嘩!」波紋盪起,葉風縱身躍出水面,站在地上,頓時身上一輕,舒適無比。

這是一個巨大的溶洞,高百米,長不知多少。洞中怪石嶙峋,奇形怪狀,巧奪天工,千姿百態的鐘乳石﹑石筍倒立生長在洞頂,形成一種異常美麗的景觀。洞壁和各種石塊上熒光點點,使得整個溶洞蒙上一層朦朧的光輝,更添神秘。


葉風取出一粒丹藥,張口服下,他決定先將身上的傷治好。在這神秘的溶洞,他必須時刻保持在全盛狀態下,也許一點細小的疏忽就會成為他致命的地方,所以容不得他半點馬虎。半個時辰后,葉風身上的血痕消失,肉身恢復先前的狀態,所有疲憊一掃而空,容姿煥發。

葉風跟隨著那道呼喚往溶洞深處走去,大約走了十里遠,到達溶洞盡頭。溶洞的盡頭,除了各種怪石、石筍、鐘乳石外,在洞穴的中間還有一個三尺見方的石池,裡面有一小攤乳白色的液體,靈氣逼人,一股濃郁的幽香清靈的味道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萬年靈乳?」葉風喜出望外,這簡直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啊!葉風顧不上其他,連忙取出一個玉瓶,小心翼翼的將所有萬年靈乳裝入,收入空間戒指。

萬年靈乳,乃是在一些奇特的壞境下形成的,萬年才形成一滴,異常珍貴。煉丹時,加入一滴萬年靈乳,可以提高藥效和成丹率,是煉丹師夢寐以求之物。 妖孽總裁,本仙來自蜀山 ,即使是蛻凡強者,身上靈力消耗殆盡,只需服下一滴萬年靈乳,靈力瞬間恢復完滿。而葉風居然收穫一小瓶,他剛才細數了一下,足足六十八滴,這簡直是天大的機緣。僅僅是萬年靈乳,葉風就沒有白來。

好一陣子,葉風才使心神平靜下來,開始尋找呼喚他的地方。仔細打量,他並沒有發現其他有異常的地方和東西。葉風肯定,那道呼喚就在附近,只是怎麼也找不到,它好像來自於虛空中,不存在於這方天地。 溶洞中死一般的寂靜,葉風低頭冥思:「神秘的呼喚既然將自己引至此地,不應該隱藏不現,我明明感覺就在眼前的空中,彷彿存在於某處空間節點,只是以我如今的修為境界,根本無法打破虛空,怎麼樣才能找到呢?難道是時機還未到,抑或是我還沒有找到觸發的媒介?」

就在葉風苦思的時候,他識海中有了異動,盤踞在葉風識海中間的青銅圓盤突然出現外面。整個溶洞一片金黃,彷彿佛光普照,洞壁和各種鐘乳石、石筍、怪石等在金黃色光芒映照下發出五彩光華,整個空間繽紛璀璨,光怪陸離,宛如神話中的仙境。

「哞!」一道佛音響起,宛若洪鐘大呂、晨鐘暮鼓,葉風感到自己的靈魂處於一片空靈狀態,彷彿被當頭棒喝,精神力瞬間增加三成有餘。

一個三尺見方的青銅圓盤浮在半空,上面布滿神秘的秘紋,一道道金黃色的光芒像波紋一樣盪開,柔和、安詳!

伴隨著青銅圓盤的出現,空間的某處節點受到刺激,虛空震蕩,一道空間裂縫憑空出現,裂縫後面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光。一方石印從裡面飛出,四四方方,如金字塔一樣。石印看起來普普通通,不知何物鑄造,卻發出神秘氣息,彷彿永恆的存在。

「嗡!」見到石印的出現,青銅圓盤輕輕晃動一下,然後消失在葉風識海中。石印靜靜地浮立在空中,一道道七彩的光華閃爍,浩大的威壓瀰漫起來,像是要撕裂諸天。就是諸神在這種威壓下,也要心膽俱裂,神體崩潰,但是葉風卻沒有感到絲毫不適,彷彿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保護他,不受這種威壓的傷害。所有的威壓都被神秘的力量束縛在這片空間,沒有散發出去一絲,否則將會天崩地裂,**一片沸騰。

神秘石印的底部,有著兩個不知名的字體,卻有一絲道的氣息,彷彿在闡述大道的誕生。葉風盯著石印底部的字,眼中一陣迷惘,彷彿靈魂都要被吸入。「天帝」,葉風瞬間就明白了那兩個字的意思,自然而然地,像是他本來就知道一樣。

『天帝印』,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連神器都無法比擬,有不朽的氣息,永恆的氣息。

葉風劃破食指,一道鮮血激射天帝印,瞬間就消失在天帝印內,烙下精神印記,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產生,認主成功。

一道信息傳入葉風腦海里,天帝印乃人族天帝的兵器,是天帝用無數奇珍異寶和一座億萬里高的混沌神山煉製而成的,然後用自己的道孕育億萬年,威能蓋世,曾經跟隨天帝征戰諸天,數不盡的異族神靈隕落天帝印下。天帝印沐浴無盡神靈血,威能更甚。

十萬年前,不知為何,天帝打破虛空,將天帝印遺留在下界,隱藏在**的虛空中。

葉風心神一動,驀地出現在天帝印內部空間,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彷彿一小千世界。空間的中央,一尊偉岸的身影靜坐在一張王座上,頭戴紫金皇冠,身穿帝袍,腳上穿著黑色戰靴。這不是血肉之軀,竟是一道虛影,無論葉風怎麼努力,都看不清虛影的臉龐,被一層迷霧遮蓋。

偉岸的虛影坐在王座上,氣息浩大,威能蓋世。雖然只是一道虛影,葉風心中卻不由自主的升起臣服的念頭,就好像普通百姓看到皇帝出巡,生不起一點的反抗。虛影宛如就是這世界上至高無上,最為強大,最為高貴的存在一般。

突然,偉岸的虛影從王座上站起,身後異象紛呈,星河變幻,無數世界在沉浮。

「他在看著我。」葉風驚駭莫名,雖然看不清虛影的臉龐,但葉風知道,虛影在看著他,這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感覺。

「你來了!」一道威嚴的聲音在葉風腦海響起,很奇特,聲音彷彿穿透無盡的時空,激動、滄桑、威嚴,又似是帶著一絲疲憊。

「我等你很久了,來自異宇宙的族人。」虛影說道。


葉風心中掀起驚濤駭浪,輪迴重生是心底最深的秘密,卻被眼前的虛影一口道破。心中頓時很多疑惑解開:「難怪天帝印在青銅圓盤出現后,才從虛空中顯現出來,他們的主人應該彼此相識,兩件兵器也曾經攜手征戰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青銅圓盤應該屬於佛宗帝兵,正是它帶著自己的靈魂穿越時空重生到這方世界。眼前的虛影應該就是天帝印的主人天帝,難怪他知道自己來自異宇宙。」

「你的猜測很正確。」天帝虛影像是知道葉風心中所想,大帝的威能不可揣測,「我的族人,你無須擔心,我們不會加害於你。大劫將起,吾族面臨滅族危機,你需要加快修鍊,儘早進入亘古洪荒界。你現在太弱,無需明白太多,日後進入亘古洪荒界,你自會明白真相。我的時間不多了,延誤過久會被發現。」

「你謹記我所說的,天帝印和輪迴盤盡量別用,輪迴盤就是你識海中的青銅圓盤,如果被異族察覺你會有性命之憂。這個空間戒指裡面有我給你留下的功法和一些資源,修鍊資源我不會給你太多,這需要你自己去爭取。」天帝虛影說罷,手中出現一枚黑色戒指,拋給葉風。

「我倒是想用啊,只是這兩尊大神根本就不是我現在能使得動的。」葉風接過空間戒指,暗暗道。

「記住,當你今後突破神話境的時候,千萬不可將你的道果與天道相合,切記,切記!」天帝虛影語氣異常凝重。

「沒有時間了,我的族人,努力吧,所有人都盼著你。」天帝虛影越來越模糊,似乎就要消失。

「為什麼選擇我?」葉風大聲問道。

「這是你的命!」天帝虛影最終消失得無影無蹤。

「無窮歲月的期盼,這真是我們最後的希望嗎?希望羲皇的預言是真的。」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迴響,只是葉風卻聽不到。

天帝印體內空間,變得空蕩蕩,只剩下葉風一人。心念一動,葉風出現在外面的溶洞中,手裡捏著一枚黑色的戒指。

「不管你們為何選擇我,布局又是為了什麼,想要我做棋子,沒那麼容易。終有一日,我會跳出棋局,站在你們的高度,做那下棋之人。」葉風喃喃的說道,「不想那麼多了,先看看戒指里有什麼。」

葉風從手指逼出一滴鮮血,滴在戒指上,烙下精神印記,認主后,心神進入裡面。

戒指裡面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完全看不到邊界,這簡直就是一個小世界。葉風驚喜無比,他不知道**是否有這麼大空間的空間戒指,這簡直超乎他的想象。戒指裡面東西不多,一堆數百丈高的山嶽,那全都是極品靈石,億萬之數。天帝既然選擇葉風,就不可能讓他浪費時間在尋找靈石上,當然,諸如其他法器、靈寶之類的,就需要靠葉風自己的機緣了,想坐享其成是成不了大器的。有些東西可以賜予,有些就要靠葉風自己努力了。除了靈石,戒指裡面還有十幾瓶丹藥,兩枚白色玉簡和一塊三寸寬、七寸高的神秘石碑。

葉風簡直心花怒放,天帝傳承,果然非凡啊!取出一枚玉簡,葉風將精神力探入,龐大的信息頓時充斥他的腦海。

玉簡記載著一種煉體拳法,《龍象般若拳法》。乃是上古年間,人族祖先觀摩遠古神象和真龍肉身所創。是人族最上乘的煉體拳法,在亘古洪荒界,也只有那些最核心的人族天才才能修鍊,是人族不傳之秘。龍象般若拳修鍊大成后,肉身如同遠古神象、真龍一樣,氣血龐大,擁有龍象之力。

葉風喜出望外,自己肉身如今已經修鍊到極限,想要突破,沒有天大的機緣是不可能的。有了《龍象般若拳法》,突破肉身就更加容易,這簡直就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葉風相信,只需要將《龍象般若拳》修鍊至小成,絕對能夠突破肉身現在的境界。

這枚玉簡的收穫難以想象,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驚喜,葉風急切的期盼,心裡痒痒的,恨不能立刻明白一切。 「天地戰法!」

這是天帝留給葉風的空間戒指中另一枚玉簡記載的功法。是天帝無窮歲月來,融合無數次戰鬥的感悟,自創的一種戰技。

這是帝級功法,大帝創造,威力不可揣度,遠超一般的神靈修鍊的功法。

大帝,超越神靈的存在。他們站在另一個層次,眼光已經不在諸神的世界。連天帝都耗費無窮歲月創造出來的功法,其珍稀可見一斑。

《天地戰法》,雖然是一種戰鬥技法,但是沒有一定的招術,已經超出一般戰技的範疇。它只是從本質上闡述各類戰技,教導你如何去尋找對手的破綻,擊敗他。至於找到破綻后,你用什麼手段擊潰對手都行,當然,最有效的辦法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簡單、最直接的手段擊敗敵人。例如,明明可以一拳就解決對手,那就沒必要弄一些花哨的拳法出來,高手交戰,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說不定在你使那些複雜招術時,人家原來的破綻已經消失,等著你的可能就是樂極生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