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秦陽手中劍刃揮舞,眼中冷光一閃,身形如同影魅,果斷趁機向着猿王攻擊。

吼!

猿王也僅僅一瞬,便是從失神中掙脫出來,它極爲惱怒,速度極快,拳風咆哮着,迎擊秦陽。

它拳上的威勢不凡,這套拳法極爲不簡單,而且它還有金光護體,戰力也是強的一塌糊塗。

拳頭突破了音障,帶着恐怖威勢而來。

秦陽雙眼如電,在猿王衝來的一瞬間,忽然閃身,用極快的速度躲開一個身位,一劍刺向猿王的身側。

刷!

不得不說,猿王有着金丹的戰鬥經驗,這種要緊關頭,他依靠豐富的經驗,忽然就是轉身過來,一手就將劍刃握在手裏。

鏘!

劍刃和猿王的手掌發出碰撞,猿王手中有金光閃現,防禦力極強,就算是雪亮佩劍的鋒利程度,也割不傷。

要知道,雪亮佩劍的威力,向來都是無往不利,迄今爲止,還沒有東西能夠承受的住它的切割。

但現在猿王承受住了,而且還留有餘力。

“這頭猿王太謹慎了,它的戰鬥經驗竟然出奇的豐富。”秦陽默默的感嘆,猛的一拳襲過去,逼迫猿王將手中的劍刃鬆開。

“那不知道這一招,你吃不吃的下。”秦陽呵斥一聲,識海中的火焰燃燒起來,將攻擊強化。

一套劍法最大程度的使用出來,整個劍刃看似平凡,實則威力內斂。

鏘!


劍刃狠狠的劈向了猿王的手臂。

下一刻,猿王忽然手臂上金光大盛,眼中閃過惱怒之色,這個渺小的人類,已經數次挑釁它了。

秦陽也狠起來,用力揮擊出劍刃,他要看看,雙倍的威力,到底能不能劈開猿王的身軀。

咔嚓!

二者狠狠的對撞在一起,只不過這個時候,秦陽明顯的看到,在雪亮佩劍的劍刃上,有一個微小的缺口忽然出現。

雖然很小,但確實存在,雪亮佩劍,第一次吃虧了!

猿王毫髮無傷,那種金光是他的覺醒能力,強化的就是防禦。它全勝的時候,就連導 彈都打不穿,何況秦陽的劍刃。

它揮拳,帶起猛烈的風暴,這一拳,似乎換了一種攻擊方式,力道變弱,但卻異常詭異,能從各方面攻擊。

砰砰!

秦陽毫不示弱,或者揮舞着劍刃,或者就用陽拳對上,和猿王硬碰硬起來。

隨着二人的戰鬥,周圍的地面彷彿被犁了一遍,各種大小的坑洞出現,周圍的樹木,全部被二人的餘波摧毀掉。

隨着對戰,秦陽的胳膊開始發麻,他的肉身,比起尚留一部分金丹餘威的猿王,還是差了一些。

這個時候,有一些血液從他的毛孔內滲出來,看起來異常猙獰。

猿王同樣也受傷,它胸前的傷口開始破裂,一些鮮血順着毛髮滴落在地上。

“估算有些錯誤,這猿王的實力不是被壓制到剛突破伐髓圓滿,而是伐髓圓滿接近金丹。”

秦陽吸了一口氣,心中默道。 不過秦陽也無懼,他每次揮拳,都有靈氣從丹田調動而出,能夠加強他的攻擊,和猿王匹敵。

而且,在他嘴裏,還含着幾顆療傷丹和聚氣丹,一邊戰鬥,一邊吞嚥。


“直播準備完畢,隨時可以開啓!”

基地內,有人報告上來。

“直播能否完全展現?”上級發問。

“地形偵測完畢,二人的戰鬥將所有大樹都擊倒了,完全可以看清楚。”有偵測地形的人報告道。

在基地的偵測畫面中,猿王猛然換了拳法,從詭異變爲重擊,攜帶者重重的威勢,將秦陽擊中。


秦陽被擊飛起來,劍刃險些脫手,顯然陷入了些許劣勢。

這種隨時能夠轉化的拳法,讓他應付起來頗爲麻煩。

“好了,直播開啓,讓所有人都看到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明白,城市內的安穩,是有無數人在拼命戰鬥!”

命令被下達。

同時間,在各大網站的置頂位置,忽然出現了一個直播通知,只不過,這次有了標題。

斬猿王!

這個直播標題立刻就引發了轟動,結合之前的一次直播,衆多網友立刻明白過來,這是猿王的後序。

是官方要斬殺猿王了嗎?

莫非是找到了猿王的位置,要繼續導 彈轟擊?

“我的天啊,不是導 彈,那是一個人!”

“他在和猿王戰鬥,一個人,和獸王戰鬥!”

衆人驚呼起來。

這裏有直播開啓的消息很快就被穿了出去,各方勢力快速進入,包括處心積慮的獸族。

“看清楚了,你們人類的那人已經被猿王壓制,不出片刻就會被斬殺掉!”

有獸族的傢伙囂張的開口。

“哼!又是這隻烏鴉嘴,看好了吧,壓制只是暫時的,猿王很快就會被斬殺掉!”有人即刻反駁道。

“你放屁!”

直播間的議論頓時間就炸裂開來,各種發聲。


而此刻,還有很多剛得知消息的人,正在不斷加入,觀看這場曠世的直播。

這條消息十分震動,就連國外的許多人,也是紛紛加入進來。

“哦,我的天吶!華夏居然在策劃斬殺獸王,還公開直播!”

“華夏朋友加油!”

而隨之,還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短短片刻的時間,整個華夏,都講目光聚集在這裏。

這是一場震撼人心的戰鬥。

秦陽和猿王的戰鬥愈發的激烈起來,雙方都有了傷勢,猿王將秦陽數次擊退出去,秦陽也數次將猿王的傷口攪動。

轟!

猿王改變拳法,猛然間剛猛無比,秦陽快速躲了開來,緊接着,他站的地方,大地都被砸出深坑。

而此刻,整個地面都是坑坑窪窪的,雙方戰鬥的餘波,堪稱大地毀滅。

秦陽站定,他的雙臂有血液流出,不過猿王也不好受,它的傷勢數次被牽動,還被秦陽攻擊,已經是氣喘吁吁了。

“死來!”

秦陽冷聲道,聲音極盡冰寒,悄悄將嘴裏一顆療傷丹吞服,手中劍刃再次亮起,向前刺去。

鏘!

猿王的拳上亮起金光,全力一擊之下,和劍刃碰在一起,發出巨大的響聲,響徹森林。

猿王的實力比起秦陽來說,是稍強的,畢竟它還有一部分金丹底蘊,遠不是秦陽這個伐髓中期可比的。

秦陽手臂上的血液滲出更多,哪怕有療傷丹,也難以抑制這樣的傷勢。

同時間,秦陽閃身而退。

猿王一擊得勢,毫不留情,躍起,高速移動,緊追秦陽,要一鼓作氣,將秦陽擊殺。

“該死!”

直播間的衆人忍不住大罵,這猿王的實力太強,完全壓制着秦陽,讓衆人頗爲擔憂。

一些人甚至在雙手合十祈禱,請求漫天諸神保佑秦陽。

當然也有獸族的傢伙在放肆的大叫,混亂視線,想要秦陽喪生在猿王拳下。

猿王撲過來,拳上亮起金光,十分危猛,不給秦陽留下一絲空隙。

砰!

秦陽手中的劍刃受到重大沖擊,竟然是直接險些被震飛出去。

猿王抓緊機會,要趁機襲擊向秦陽的脖子。

就在這個時候,秦陽猛然間全力晃動火焰,一股無形的波動涌入猿王的識海。

一瞬間,猿王再次陷入了失神。

就在這一刻,秦陽緊握手中劍刃,識海中火焰全力燃燒起來,二點五倍強化全力出擊,將手中劍刃猛然划向猿王腦袋。

這種情況,猿王離着他極近,沒有什麼躲避的機會。

撲哧!

血光閃動,猿王在最後一刻忽然醒了過來,緊急抽身,但依舊沒有躲開堅韌的攻擊範圍,原本就嚴重的胸前傷口,新添了一道傷口。

一大股鮮血飆飛出來,濺落在大地上。

吼!

它大怒起來,剛纔,它險些就要受到致命危險了!

秦陽微微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這本是致命的一擊,但猿王的是太強了,就算是那種情況下,都能強行反應過來。

而且就算是雪亮佩劍,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口,猿王的傷口雖然嚴重,但並有失去戰力。

在最危機的時刻,它胸前有一道金光閃過,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該死的傢伙,我要將你捏成碎肉!”

狼王怒吼着。

它可是毀滅過數個小鎮的存在,手下有無數條人命,秦陽在它眼中,和那些它隨意屠殺的人了沒有區別。

若非它實力被壓制,秦陽早就被它捏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