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所,其實我也不是很懂。”

“你是從彩雲公司回來的,你如果不懂就沒人懂了。再說我們什麼關係,我們是戰友,以後我們派出所就是你的家,如果看得起老哥,如果不嫌遠,以後有時間多過來坐坐。”

“沒問題,只要有時間就來。”

“以後是以後的事,先說今天,中午去我們所裡吃飯,我先給所長教導員打個電話。”

“段所,用不着這麼客氣。”

“你小子怎麼調回來就變得婆婆媽媽的,咱當兵的人應該爽快,到了家門口必須吃頓飯,這事就這麼定了!”

盛情難卻,韓昕只能答應。

正聊着,李政把該登記的全登記好了,李菜鳥把該拍的也全拍了。

韓昕拉開車門,跟迎面而來的李菜鳥說:“把剛登記的信息和照片全發給曹娜,請她補錄進禁毒綜合信息系統。”

“是!”

“好,去下一家。”

…………

PS:如果不求點什麼,好像有點不求上進。

第三章奉上,求有月票和推薦票的兄弟砸幾張,求在其它地方看韓坑的兄弟姐妹,來起點訂閱支持,謝謝各位了! 「超夢嗎?」哲爾尼亞斯好奇的看向這隻有著紫色大尾巴的精靈。

超夢沖它微微頷首,說道:「我是超夢。」

哲爾尼亞斯的目光並沒有在超夢身上停留太久,它心中有了個大概后,便重新看向陳越,問道:「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陳越想了想,說道:「再過一段時間吧。」

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就順手把那個隱藏任務給完成了再走也不遲。

想著,陳越看了一眼隱藏任務的面板,上面的任務目標在他和哲爾尼亞斯對話后也出現了新的變化。

「任務目標已更新!」

「新的目標:等待至夜晚。」

夜晚?

難道說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事嗎?

陳越想不明白,便決定先跟著哲爾尼亞斯等到天黑再說。

哲爾尼亞斯對此沒有任何意見,雖然它是「神」,但待在這個人類身邊,同樣會有一種心曠神怡的舒適感。

陳越看了一眼面板上顯示的時間,現在的時間點剛好來到了傍晚四點三十分,用不了多久,夜晚就會來臨。

這個世界自己已經跑了一遍,他暫時哪裡都不想去,索性直接在原地搭起了營地,將快龍它們都從精靈球中放了出來,點燃篝火,準備起了晚飯。

超夢默默的看著這僅存於記憶中的熟悉畫面,心中在這一刻久違的湧出了一種溫馨愜意的感覺。

這才是它想要的生活,和同伴一起的美好生活。

沒有人類能一直忍受永遠的孤獨,對於這一點,體內擁有著人類基因的超夢有著同一種感受。

不過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同伴人選,只有陳越,也只能是陳越。

橘黃色的火光在超夢的臉上跳動,它的神情,在這一刻自動變得柔和了一些。

「對了,」陳越將幾份沙奈朵提前準備好的食材放進鍋里,轉頭看向超夢,問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一旁的哲爾尼亞斯聞言也將目光投向了它。

超夢:「因為我在這裡感受到了你的存在。」所以,它過來了。

聽到這話,陳越陷入了沉思。

雖然知道有很多個平行世界,但超夢擁有著穿梭這些時空的特殊能力嗎?

好像沒有吧?

或許是他臉上的表情太過明顯,超夢見狀解釋道:「是帕路奇犽送我過來的。」

原來是這樣!

是帕路奇犽的話,那這一切就說得通了。

崩壞世界所在的懲罰副本編號為L000,而這個副本所在的世界編號為L002,從編號上來看,它們之間的距離好像確實比較近。

陳越問道:「那你來到這個世界多長時間了?」

超夢在心中計算了一下。

一年,兩年,三年……

好像已經有三十八個年頭了吧?它記得不是很清楚,而且對於它來說,時間的存在早已經沒了意義。

感受到超夢想法的陳越突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所以說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錯過的巧合?

超夢感受到了三十八年前他在這個世界的氣息,然後跑了過來,但他那時候已經回到了未來,於是超夢便在那裡等待了三十八年。

而他,在三十八年後進入這個副本,為了尋找超夢,回到了三十八年前,陰差陽錯之下讓阿爾宙斯捏出了一座高聳入雲的高山……

雖然故事的發展充滿了曲折,但無論如何,只要結果是好的就行。

陳越心中有些感慨,幸好他當時沒有放棄,用超級離洞繩離開這個副本。

不過,提到這件事,陳越又想起了那個被他重啟過的崩壞世界。

他問道:「那個世界後來怎麼樣了?」

超夢與他對視,認真的回答道:「那裡一切都好,人類和精靈攜手同行,在我過來之前,他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那就好。」聽到這話,陳越鬆了一口氣,總歸是他努力過的世界,無論如何,對那個地方他多多少少還是抱有一些感情的。

只是……

不知道重啟后的喵喵三人組和抵抗軍的那些人怎麼樣了。

陳越又想起了那個熬夜給謎擬Q打造戰甲的粉毛蘿莉。

超夢看了一會陳越的表情,緩緩開口說道:

「小次郎最後成為了一名優秀的寶可夢研究員,武藏成為了一名協調訓練家,與喵喵和她的精靈們一起,走上了華麗大賽的舞台。」

「抵抗軍的那群人在幾十年後陸續出生,他們和小次郎一樣,失去了有關上一條時間線的記憶,開始了各自的新生活。」

「那就好。」陳越想,那個副本應該已經不在懲罰副!本的行列當中了吧?

哲爾尼亞斯在一旁默默的聽著這一番話。

火焰噼里啪啦的跳動,不知不覺間,天色就暗了下來。

也就在這時,那條隱藏任務的目標第二次發生了變化。

「任務目標已更新!」

「任務目標:流星。」

流星?什麼流星?

「嗚?」一旁的快龍突然發出了一道疑惑的叫聲。

陳越轉頭,就看到四周的精靈不知道什麼時候全部抬起了頭,看向天空。

陳越順著它們的目光朝上方看去。

只見一束束帶著絢爛尾焰的彗星劃過了天際,這一幕,猶如動漫《你的名字》中,發生在糸水鎮上方的那一幕一般。

晚風微涼,陳越切身實地的感受到了宮水三葉曾經看到的那一幕。

從天邊劃過的流星確實很美,但那是建立在它們不朝觀看者這邊飛過來的前提下。

一道彗星率先砸落到了森林當中,因經過大氣層摩擦而產生的星火一瞬間點燃了四周的樹木。

緊接著,無數顆密密麻麻的彗星在快龍如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眸中逐漸變大。

伴隨著轟隆隆的隕石撞擊森林的爆炸聲,陳越心中隱約猜到哲爾尼亞斯是因為什麼變成樹形態休眠的了。

超夢眼中有超能力流動,它慢慢升到了空中,用念力阻擋著那些迫近的彗星。

在這宛若末日般凄美的一幕下,陳越怔怔的轉過身,望向哲爾尼亞斯。

有著掌管生命的X神棲息的地方,生活著太多太多的野生精靈了。

它們的生命,對於這盛大花火彗星,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在回來之前,陳越考慮了太多導致哲爾尼亞斯變成樹的原因。

人類的破壞、Y神伊裴爾塔爾的蘇醒……

而他卻單單忘記考慮最重要的一點。

除了人禍,還有天災。

哲爾尼亞斯面色肅穆凝重的站在原地,它仰頭望著天空,彗星倒映著它的眼眸中,飛速從中劃過。

森林中的生命正在不斷消逝。

哲爾尼亞斯注意到了陳越的目光,它用安慰的眼神看了過去。

就像是在說:不用擔心,這只是新生的開始。

這一刻,陳越從它身上感受到了真正的神性光輝。

放開那隻寶可夢 沖虛書院內,廣場和周圍的房屋慢慢被修補起來,只留了石碑周圍的一片小小坑洞。

宋平看了一會也沒有看出什麼頭緒,轉身帶着傷勢較輕地沖虛弟子前往其他地方,準備修繕那些破碎的建築。

軍老爺手中橫握著長槍靠在石碑上,南天一劍和孫小虎還有宋小二一起坐在地上,啃著羊腿吹着著牛皮,陸沉則站在沖虛石碑前,右手摸著下巴不斷思考着。

「老大,我們現在該做些什麼呢?」南天一劍看着慢慢被修補好的沖虛廣場,輕聲的說道:「這塊是被也看不出來什麼,是不是該去藏書樓。」

「藏書樓?確實應該去一趟了。」陸沉抬起頭,將手放在石碑上輕聲說道:「不過,我對這塊石碑還是有些疑問。」

「這塊沖虛石碑的身份絕對不是簡單。」陸沉低頭望去,仍舊能看到長長的碑身:「沖虛廣場都被炸空了但這個石碑卻能完好如初,這就是很不正常的一點。」

「這個石碑在慢慢的變寬,而且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忽然變窄了。」

風龍盤旋在石碑上,忽然出聲說道:「我感覺這個石碑的長度很大,我現在的神識根本無法探測到最下方,而且下方還有一股的力量在反抗的窺探。」

「嗯?我看看。」陸沉右手握著首席令牌,向著碑身覆蓋神識:「碑身真的在變寬,好像使用首席令牌,那股力量不會反抗我,還會引導我繼續探測,不過我的神識太弱了,根本無法探測下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