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百雲看着自己碗裏的糖豆腐腦,又看了看其他人,有些急了。

「咸豆腐腦是異端啊!」

「異端!」

那氣憤的樣子,將少年的憤世嫉俗完美展現。

羅奇深吸一口氣:「我收回自己剛剛的話。」

丁叮一臉黑線。

段百雲破防了……

蘇晨盯着段百雲放在桌子上的長劍,他總感覺這劍有些熟悉感。

「抖……」

感受到蘇晨的目光,那把劍下意識的抖了一下。璇風瓑浼氬啀璇.. 走在隊伍前面的諾亞和艾登,兩人在感受到兩道聖光魔法施法時候發出波動的情況下。

將目光移向了沙丘處。

因為天空中的雲層,剛才已經被黑子射槍吞噬出一個大空洞。

接着星光,眾人視線能夠看到更遠的地方。

於是乎,在他們目光所及之處,緊接着他們看到一團漆黑的黑怪漿液爆開。

將那半個沙丘都染成了黑色。

兩人對視一眼,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有人!」

這個地方有人那肯定是和他們一起來的。

眾人加快腳步,朝着那已經被染成黑色的沙丘前進。

等他們跑到的時候,發現了在地上被染成了黑色的三個人。

「文森特!」

卡特琳娜最先認出已經是被黢黑泥漿似的污穢包裹的文森特。

他們這時候還有微弱的呼吸,陷入了昏迷中。

三個人的精神力波動都非常的強。

就像是在腦海里正在經歷着什麼,讓他們精神異常的事情。

這種情況諾亞已經感受出了不妙。

他對着眾人說道:

「他們被這黑怪的體液弄到身上,精神力好像已經被污染了,大家讓開點,我用驅散魔法試試。」

當他解釋完畢,眾人紛紛將目光看向他。

然後諾亞掏出了自己身上的魔杖。

緊接着他開始一邊揮動魔法杖,一邊吟唱起銀月教廷的驅散魔法:

「夜的歸宿之處,行於天際之國,銀紗輕撫大地海洋,月色所至百黯盡退,驅散吧!」

隨着他的釋放完畢。

「嗡……」

畫完整個魔印。

感覺時候魔力流出。

左手上的魔杖上,升騰起一道亮光。

緊接着。

兩圈銀白色的同心圓,上面刻滿了古海拉米爾密文。

經過他魔杖的施法,變成了增強版的驅散魔法出現了。

此刻他的魔杖定轉,那圓形狀的魔陣帶着古海拉米爾密文緩緩轉動。

就像是漂浮在他魔杖頂端的藍色磨盤一樣。

其他人可沒有見過這個手段。

紛紛在一盤討論起來:

「驅散魔法還能這麼使用?」

「好厲害的施法手段,只是普通的吟唱,就能將最普通的新手魔法使用到這個程度。」

「果然名不虛傳,曼海姆戰役的傳奇英雄就連釋放魔法都這麼誇張。」

「那魔杖應該是傳奇級別的吧?」

「不知道,外表看起來有些古老,估計是有些年月了,不知道具體的材質是什麼,特別是仗芯還有連接件,這兩種東西。」

「看啊,施法了!好大,一次施法將三個人的籠罩了!」

隨着諾亞的施法,眾人看到藍色光芒將三個人籠罩。

這種普通魔法的釋放,都能被他使用好處群體驅散的效果。

只看眾人身上的黑色,正在飛快的蒸發。

然後變成了黑煙,緩緩升騰上了天空中。

文森特他們身上的黑誰痛毆談退卻。

被他的驅散魔法一碰到,那些黑色的物質,還有精神力,都芬騰了起來。

諾亞皺着眉頭,看到他們身上的黑色被驅散后。

任舊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

「什麼情況?」

艾登在一旁對着諾亞詢問道。

卡特琳娜也一副焦急的樣子看着他。

諾亞讓他們別慌。

他連忙對着自己釋放了一個祝福強化后,再次釋放魔法。

眾人只看到諾亞有開始按照剛才的流程釋放。

「夜的歸宿之處,行於天際之國,銀紗輕撫大地海洋,月色所至百黯盡退,驅散吧!」

這次有祝福魔法的加持,就連魔法力量都要強烈不少。

那增強后的驅散魔法頓時在他們三個人身上炸響。

就連地上的黑色都被魔力分解殆盡。

這時候三人里除了文森特,另外兩個人,鼻子眼睛裏,開始冒出黑色的黏液。

在被諾亞那湛藍色的驅散光芒覆蓋中,一點點從身體中剝離出來。

然後被分解成一道道黑色的煙霧消失在了空氣中。

隨着劇烈的咳嗽聲,兩人猛從地上坐了起來。

然後睜開血紅的眼睛,捂著脖子開始瘋狂的嘔吐起來。

胃部嘔吐出來的全是那腥臭難聞的黑色黏液。

一眾人被熏得直皺眉頭。

不過很快污穢的黑色也被魔法力量碾碎。

兩人這才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

眼淚鼻涕開始混合在一起,渾身顫抖,異常痛苦抽搐著。

眾人看着兩人清醒過來的人。

又看了一眼還在昏迷中的文森特。

紛紛對着他們兩人詢問道:

「怎麼回事?」

「你們剛才經歷了什麼?」

諾亞則是對他們施展了祝福魔法。

強效的增強祝福,給了兩人溫暖。

等到他們緩過勁來,才對着眾人說道:

「剛才我們擊殺了一個黑怪,那東西爆炸后,就把我們精神力拖進了一個碩大的空間里。」

這時候另外一個人也緩過勁來,他也對着眾人說道:

「那地方有一個漆黑粘稠度大湖,就像是那些黑怪構成的黏液一樣。」

他試圖用簡單的語言,將剛才他們在精神世界裏的遭遇敘述出來。

他們心有餘悸的樣子,明顯是不止描述中黑色湖泊那麼簡單。

明顯還有別的東西。

他們看了一眼到在身邊,還陷入昏迷的文森特。

臉上閃過一絲驚恐。

然後對着其他人說道:

「文森特騎士長為了掩護我們離開,他被湖水裏那個巨大的骷髏用魔法困住了,我們出來的時候,他還在被對方用力朝着湖裏拖拽。」

「我估計這會兒他已經到湖裏了。」

說完后,卡特琳娜還有艾登臉色都不太好。

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諾亞這時候起身又對着文森特身上施展了數個驅散魔法。

但是依舊沒有任何作用。

體表的黑色黏液已經被驅散了。

但是體內的東西沒有作用。

諾亞這時候想了想,將身上的剩下的迷魅真菌全部拿了出來。

開始控制着真菌全部朝着他的體內涌去。

他要試試用迷魅真菌能不能將他身體里的黑色污穢給弄乾凈。

而就在他摸著文森特頭顱準備弄的時候。

他手裏的荊棘手環突然發出一股波動。

在提醒他,在文森特身上,找到個精神力連接點。

而這個連接點裏面,有個神奇的波動。

這時候,他沉寂的神格又醒了過來。

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死亡神格在呼喚。」 「…喂,何姐忙完了么?今兒晚上去名邸吧,明天得用車!」

星火大廈頂層,肖楚楚一邊打着電話,一邊收拾著自己的手包。

外面已是燈火通明,大廈里也僅有那麼幾個還需要加班的部門,仍舊在崗位上堅持着。

首都的凌晨是什麼樣子肖楚楚不敢說,但首都的夜色,她已經了如指掌了。

入職以來,為了能憑藉自己的能力在公司里站住腳,肖楚楚幾乎每天下班后都會繼續研究工作中遇到的問題,瀏覽公司以往的各種資料。

正是憑藉着這股子韌勁,她才得以在這個人才濟濟的公司里站穩腳跟,從一開始老闆的蜜,變成如今的肖助理。

要想人前顯貴,人後必定受罪,沒有什麼成功是隨隨便便得來的,起碼肖楚楚不是。

如果首都的夜晚有記憶的話,那麼它應該會記住這個努力的姑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