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王歩蛇還在不停的向着一衆武修的方向靠近,口中的毒信更實在不停的伸縮着,一口接着一口的毒霧從毒王歩蛇的口中噴了出來。

只見那毒霧不停的擴散,散落在那些已經死了的武修身上,頓時那武修士的身上,一陣‘刺刺’響,然後身體便已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融化,最後,僅僅流下一灘血水。

看到毒王歩蛇的毒霧竟然如此的厲害,一衆武修也是有點膽戰心驚,更是有五六個武修看到毒王歩蛇的威勢趁着一衆武修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毒王歩蛇的身上的時候,當即身影一轉,向着黑暗的無盡藥林之中掠了進去。

此時,沼澤地的岸邊大概就剩下三十位的武修士了。

沼澤地的一衆武修士看着毒王歩蛇一步步的靠近着,臉上也不禁涌現了一絲的恐懼。他們雖然沒有離開,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害怕,更不代表他們不怕死。相反,他們可能更怕死,因爲他們知道如此黑暗的環境下載無盡藥林之中比在這沼澤地更加的危險。

一衆武修互相看了看,此時已經不是窩裏斗的時候了。不知哪個武修提議道:“我們大家一起上,就不信幹不死這隻妖獸巨蛇。幹掉了這隻妖獸巨蛇之後,我們就將這毒王歩蛇的無盡寶藏分了。而且,夜色幽蘭花就我們之中有緣人得之了。”

衆人此時也是沒有辦法,忽然通道一個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均是表現了自己的同意。一衆修士均是緊了緊手中的武器,開始圍着毒王歩蛇包圍了過去,

一衆武修們將毒王歩蛇包圍了起來,丹田之中的武元頓時沸騰起來,武技更是毫不留情的打了出來,一陣陣武技層出不窮,好似不要錢的一般。

“玄等下級武技,柳葉劍術”

“玄等中級武技,七十二路棍術”

“玄等上級武技,七傷拳術”

••••••

各種不同的武技均是對着毒王歩蛇的身體上一陣亂紅,雖然毒王歩蛇的毒霧的確是非常的厲害,但是由於毒王歩蛇的身體實在是太長,根本蔓延不到那麼長的距離的毒霧。

“砰••••••砰••••••砰”

一衆武修都是死命的將武技對着毒王歩蛇的身體進行連番的轟炸,一連串的爆炸之後,毒王歩蛇卻是一點異常都沒有,依舊只是朝着衆人不斷的噴出一陣陣的毒霧。

毒王歩蛇忽然猙獰的蛇頭一扭,就對着一個還沒有來得及逃掉的無酒噴出了一口毒霧,那名武修閃躲不及,雖然他已經極力的閃避了,但是毒霧的範圍實在是太大•,包裹在了毒霧之中的那名武修士只來得及慘叫了一聲,就沒有了聲音。

毒霧散盡,那名武修士已經徹底的死亡,只剩下一副黑色的骨頭架子,衆位武修看到如此的悽慘場景,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隻毒王歩蛇的鱗片實在太過堅硬了,根本連打破它的防禦都是一個奢望!”一名武修士面露恐懼的看着慢慢弓起身子的毒王歩蛇,驚恐震驚的說道。

而聽見這名武修士的震驚而恐懼的抱怨,在場的所有武修臉上都是一陣青、一陣白。

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之下,頓時有兩三個武修士開始打退堂鼓了。

“我不幹了,我要離開這裏,這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抵抗的了。”一名武修率先越衆而出,瞳孔放大,雙目也沒有任何神采的驚懼說道,顯然他是已經被毒王歩蛇徹底的嚇破了膽子了。

說罷,那名武修士便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一轉,便朝着黑暗的無盡藥林之中射了進去。

而就在那名武修士前腳剛剛踏進黑暗的無盡藥林之中,一個猙獰的醜陋蛇頭卻是出現在那名武修士的身後,猙獰而又滿是血腥的惡臭大嘴大張,只是輕輕地一吸,那名武修士便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被毒王歩蛇吸進了肚子之中。

快,實在是太快了。

毒王歩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得連衆人都沒有反應。

弓着的身子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向前一射,便飈射到了那個武修士的身後將他吞了下去。

看着毒王歩蛇所做的這一切,在場的一衆武修士更是一陣驚懼。如今他們也是真正的進退維谷了,既不敢退後,更不敢前進。

唯一剩下的二十幾位武修士的眼中更是一陣慌亂,就在此時,一名武修士越衆而出,卻是那八名武修士中的一位,原來就在那八名武修士迴轉途中,也是被瘋狂的衆位武修殺死了兩個,但是現在沒有辦法了,如果不團結在一起,他們註定都是一個死字。

“我們只有向前衝,殺死這毒王歩蛇,纔會有一條性命,請諸位兄弟拿出你們壓箱底的本事來,不然我們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裏了。還有,請隱藏在暗處的兄弟們也不要袖手旁觀,我們死了,你們也拿不到藥草,倒不如和我們同心協力,共同進退,殺了此妖獸,說不定還有一絲絲希望。”那名修士看了看暗處的無盡藥林,若有深意的說道。

“嘶嘶••••••”

而就在那名修士說話的時候,毒王歩蛇卻是再次衝了過來,一口毒霧向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修士吹了一下。


“不好,快跑••••••”

一名武修頓時驚懼叫道。

聚集在一起的十幾名武修看到毒霧向着自己方向蔓延而來,頓時臉色突變。如同困獸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突圍而出。

毒王歩蛇卻是趁着這個機會,猙獰的大嘴一張,對着一個靠着自己最近的修士一吸,又是一個修士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吸進了毒王歩蛇的肚子之中。

“出手吧,再不出手我們全部都要死!”那名修士對着黑暗的沒有一絲絲的聲音的無盡藥林大吼道。


僅僅只是幾秒鐘,幾處破風之聲頓時響起。

“造化玄掌••••••”

“柳葉飄飄拳••••••”

“大混沌劍術••••••”

只見武元匹練如同流光一般向着那毒王歩蛇急射而去。

“轟••••轟••••轟”

三聲震顫無盡藥林的大震動頓時響徹整個無盡藥林。

三個身影也從無盡藥林之中飛速衝出。

“魔道小公主——情韻”

“奪命書生——王子涵”

“還有一個表示不認識•••••”

一陣陣驚喜的大叫聲頓時響了起來,原來衝出來的兩位他們都認識,而且還是赫赫有名。

這次我們真的有救了! 第173章:斬殺毒王歩蛇(上)

“魔道小公主——情韻”

“奪命書生——王子涵”

“還有一個表示不認識•••••”

剩下的二十幾位武修士都是一陣驚喜,現在衝出來的三個人就是他們最後的救命稻草。而且這些人中甚至還有兩個是他們聽說過的,他們的威名可是十分赫赫的。

乃是九州大陸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而且其中奪命書生——王子涵更是天、地、人三才榜之中人榜的第十五名,而那個魔道小公主——情韻也是非常了得,是三才榜之中人榜第三十四名。

雖然他們的排名並不是十分的靠前,但是你若認爲他們不值一提的話,那就大錯特錯。天、地、人三才榜進入榜單之困難,猶如海底撈月,鏡中捉花一般。

其中,天榜乃是記錄武聖以及武尊的榜單,但是由於最近一千年來根本沒有一個武修能夠突破到武尊,所以天榜記錄的全部都是武聖,甚至有的都是活了幾千上萬年的那些老怪物;地榜記錄的乃是在五十歲之前突破武王進入武皇階段的高深武修;而人榜,是唯一的一個爲年輕一輩的弟子所設立的榜單。

經過多年的探究,人榜要求之嚴格,實在是匪夷所思。

十八歲之前沒有突破到武者的年輕一輩全部沒有希望,然後三十歲之前沒有突破到武侯的也徹底沒有希望。而在這中間的那些武修士纔有可能進入人榜,但是也僅僅只是可能而已。

人榜之殘酷,不是凡人能夠想得到的。經過這一層層的淘汰之後,中間的這一羣武修再根據資質、閱歷、歷練程度、修爲程度、實戰程度,等等方面,綜合出來,最後纔會定下人榜之排名。

所以,人榜之上的排名基本上不會是固定的,基本上一兩個月人榜上的排名就會有所變化。也許聽到這裏,很多人都會懷疑,制定的榜單會不會有很多的水分在裏面,必定只要是人制定的東西,都是有一些漏洞可以找尋的,況且人也有力不能達到的地方。

更不要說將整個九州大陸所有的年輕一輩的武修全部的考慮過來了。其實,天、地、人三才榜根本不是九州大陸之上的任何一個人或者說任何一個勢力可以指定的,就憑三十三上門的資歷,想要制定天、地、人三才榜也是不可能的,因爲沒有資歷,就沒有說服性。

傳說之中,天、地、人三才榜乃是三塊巨大的靈石,它們可以感應整個九州大陸之上所有武修士的資質以及實力並在靈石之上顯現出來。而在中古百家時期,那時候百家爭鳴,百花齊放,許多豪門巨擘蒐羅弟子,更是蒐羅資質高絕,驚採絕豔的弟子。

而其中的一個門派就因爲得到了此塊靈石,僅僅只是在千年之內,從一箇中等門派,成爲一個真正的統領全雄的巨門。

蜀山!

但是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中古百家時期的傳承忽然斷絕,就連蜀山這種真正的巨擘豪門也沒有能倖免。但是那塊靈石卻是好端端的保存了下來。

而經過幾萬年的發展,蜀山遺蹟卻是被後來的武修們發現,而靈石也漸漸的露出了神祕的面紗。

當初,爲了得到這一塊靈石,可以說整個九州大陸都帶入一片腥風血雨之中,基本上每天都是血流成河。而蜀山遺蹟更是白骨露於野,千里白森森。

最後,爲了傳承薪火的考慮,終於停止了這一場腥風血雨的大戰。而靈石也沒有那個門派獨自霸佔,反而還是直直的矗立在了蜀山遺蹟之上。

後人將蜀山遺蹟之上的靈石就叫做三聖石。

而三聖石,經過如此之長的時間沉澱,也是各有歸屬。三塊石頭之上,每一塊靈石之上顯現出的都是根據修爲的不同而有着嚴厲的劃分。而也是根據三聖石的顯明,後來的武修門派才制定了天、地、人三才榜,以表現三聖石之上顯明的那些武修,他們的驚世修爲,以及驚世資質,來鼓勵後來的武修。

所以說,能夠再人榜上有一個名次的,皆是不凡之輩。他們每一個都是經過實戰的錘鍊,每一個都是資質高絕,每一個都是驚採絕豔。

可以肯定的說,每一個進入三才榜人榜上的年輕人都有着自己的奇遇。要知道,整個九州大陸光是年輕一輩的武修就有數億人之多,而在數億武修之中選拔出來的一百武修,那是什麼概念,那是多麼小的概率。

所以說,每一次人榜之上人名的自動調整,都代表着一場腥風血雨。

而有些門派根據三才榜上,人名的出現,更是編制了很多關於榜單之上那些驚採絕豔之人的平時經歷,只要是人都有好奇心理,更有一種八卦的心理。這種做法,也是恰恰的迎合了所有人的品味。

奪命書生,王子涵。


人榜排名第十五位,乃是浩然正氣宗大弟子,一身修爲高絕深厚,於十三歲成就武者等級,十八歲之時孤身一身進入海域歷練,與海域十八妖族太子大戰三天三夜,殺死十八妖族太子三位,重傷四位,毫髮無損,調劍離開海域。

魔道小公主,情韻

三才榜人榜第三十四位,乃是天魔宗弟子,一身修爲也是深厚無比,而且傳聞此女曾經深入域外,挑戰天魔,殺盡九千九百九十九隻天魔,修煉天魔隱殺術。而且,傳聞此女外表雖魅惑,實則從來沒有修煉任何雙修之術,乃是絕佳鼎爐。

關於這些人的威名,那些站在沼澤地的武修都是津津樂道。雖然,他們可能從來沒有見過本人是如何如何,但是要相信八卦的力量時偉大的,經過那些門派之中著書立說一般的報道,他們就是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當然,楚皓是一個例外。他乃是土生土長的皖州武修士,而皖州武修士在九州大陸的尷尬之處立馬就顯現了出來,其他八州根本就沒有將皖州算入九州大陸其中之一的實力,認爲其只不過爲蠻荒之地罷了。

王子涵、情韻的及時出現,算是給他們這些修爲不高的修士打了一針鎮定劑了。彷彿只要有他們在的話,面前的這條毒王歩蛇就是一個笑話,說不定他們一個飛劍就讓這隻大蛇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是一種盲目的崇拜!


魔道小公主情韻依舊身披一縷薄紗,肌膚都若隱若現。她看了一眼楚皓,俏麗而又充滿了魅惑的美麗臉龐之上頓時顯現出了一抹動人心絃的微笑,那微笑好似能影響人的本心一般,不知不覺的吸引人的靈魂。

楚皓看着魔道小公主臉上的微笑,不絕眼神一陣迷糊。幸虧在關鍵時刻,楚皓及時的清醒了過來。

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楚皓頓時被痛感驚醒,頓時額頭上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不知不覺就差點中了那個情韻的道了。

楚皓暗自慶幸,要不是當時楚皓進入大殿之中經歷了那十八地獄環境,相信楚皓也不會這麼快的清醒過來。剛纔他看着情韻的微笑之時,不知不覺就出現了一些幻想,雖然這幻想實在讓楚皓的兄弟都有些波動,但是楚皓依舊從幻覺之中驚醒了過來。

看到楚皓如此之快的從自己的天魔幻影之中清醒回來,情韻暗暗的皺了皺好看的眉頭。果然和她預料的一樣,面前這個從來沒有什麼名氣的青年男子果然是一個硬茬子。

情韻相信,她修煉的天魔幻影雖然還沒有進入天魔幻境的地步,但是想要一個年輕武修中招還是輕而易舉的,但是今日卻是失敗了。情韻更是知道,就是連那些三才榜人榜的那些靠後的一些驚採絕豔之人,有的人都不一定能夠逃得出的她的天魔幻影。

想到此處,魔道小公主對於這一次的使命無端端的感覺到了一陣不安。

楚皓雖然差點中了情韻的招,但是他卻沒有動任何的聲色。況且人家對你下手的時候乃是不知不覺的,就算楚皓說出去也沒有什麼用處,因爲別人根本不會相信,相反,還說不定會讓別人誤會自己想要幹什麼。

當然,楚皓現在還不知道魔道小公主乃是人榜第三十四位,如果他知道魔道小公主情韻的威名的話,說不定他可能更不想招惹了。

浩然正氣宗奪命書生王子涵雖然沒有怎麼注意這個和他一同跳出來的陌生修士,但是魔道小公主的所作所爲依舊沒有瞞住王子涵的眼睛。王子涵表面沒有絲毫的動容,但是內心卻是一陣震動。

他沒有想到,就在這個蠻荒之地,居然又出現了一個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居然可以不動聲色的就將魔道小公主的天魔幻影給破除了。

劍眉一皺,王子涵有些不悅的說道:“如今,妖獸來襲,我纔對你這個魔道修士百般容忍,如果你在放肆的話,可就別怪本書生辣手無情,斬妖除魔了。”

王子涵一身正氣的看着情韻皺着眉說道,說完他還緊了緊手中的一把摺扇,顯然表明自己可不是說着玩的。

情韻已經從剛剛的震驚之中回過了神來,聽到王子涵的話語,他嗤嗤的嬌笑一聲道:“汪書生,奴家可是爲了這下面的二十幾位武修不至於慘死才準備出手相助的哦!你要是殺了我,導致底下的那些修士有什麼意外,你與我們魔道也是差不多的了。呵呵,是不是,小哥哥?”

情韻對着王子涵說道最後一句,還不忘扭頭對着楚皓嬌笑問道。

楚皓沒有答應魔道小公主情韻的話,只是繃着一張臉仔細的觀察着毒王歩蛇的動靜,毒王歩蛇好似也看出來了這忽然蹦出來的三人實力與那些武修天壤之別,沒有什麼輕舉妄動,只是睜着球一般的雙眼,小心警惕的注視着三人。

斬殺妖獸,一觸即發! 第174章:斬殺毒王歩蛇(中)


看着楚皓都沒有理睬自己,甚至連看都沒有看自己,情韻臉上依舊是淡淡的充滿着魅惑誘人的的微笑,好像是不怎麼在意一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