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死安陽那個傢伙吧!

不過看著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她還是忍不住感慨一下,這個少年,雖然有時候很討厭,可是他的天真爽朗,還是讓人心裡很舒服。

安陽苦苦哀求無用,只好轉頭瞪著肖瑤瑤:「我不會讓你如意!」

肖瑤瑤裝作沒看到,轉身把臉埋入端木玉的懷中。

安陽眸光一暗。端木玉的身體忽然顫了一下,像被什麼用力拉扯著向後退去。

肖瑤瑤不明所以,抬起頭,臉上帶著受傷的表情。

——

控制

他是??很在意安陽這張臉嗎?

心裡很難過,就如同那天看到端木玉和端木瑾一樣的難過。

就算端木瑾已經死了,端木玉還是放不下嗎?

端木玉眸中帶著沉重的不甘,忽然沉聲對跟來的保鏢道:「我要去奧城,即刻出發!」

保鏢們沒有半分遲疑,在他們眼中,端木家大少爺的每一個決定都是睿智英明的,根本不會有半點兒錯!整齊地應道:「是!」

安陽愣了一下,倒是沒有想到端木家大少爺會跟著他們回奧城,他剛才心裡還在算計怎麼把肖瑤瑤拐回奧城去,否則他這個過度關心的娘怎麼會放心把他一個人留在這兒?

端木家大少爺居然會主動提出要去奧城,跟他心裡想的一模一樣。

剎那間,安陽心裡閃過奇異的想法,難道,他甚至可以控制端木家大少爺的思想?

詫異地抬頭看向端木玉,卻見端木玉也朝他看過來,驚世絕艷的灰色眼瞳里,閃著那麼犀利,美麗的一抹光,讓安陽整個人都狠狠震了一下!

一種被全身解剖開來,沒有任何秘密的感覺陡然襲來,狂風暴雨一般。

就像自己變成一張白紙,讓人隨意在上面塗抹!

可怕的感覺席捲著安陽的心,只是一個淡淡的眼神,便讓他如此驚慌,額頭上滲出了薄薄的冷汗。

難道??竟是端木家大少爺看破他的心思?

他一點兒都不希望端木家大少爺碰肖瑤瑤,而是端木家大少爺依舊三番四次地碰了她!根本就不像他想象中的被他控制著!

真是??好可怕的人啊??

端木玉拉著肖瑤瑤向安夫人告辭后,便一起坐上車子。

肖瑤瑤很想歡呼一聲,終於!終於什麼都解開了!終於回到端木玉身邊了!這麼長久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快樂得整個人都像是要飛起來一樣!

而端木玉卻像是忽然虛脫了一半,一坐上車子,立刻軟軟地倒下,肖瑤瑤嚇了一跳,上去抱住他:「端木玉,你怎麼了?」

————

情迷

絕美的臉上帶著一層珠玉般的汗水,眼眸半睜半閉,被長長的睫毛擋住裡面脆弱的光,鼻尖呼吸粗重,一點兒都不像在外面的從容不迫。

肖瑤瑤害怕極了,緊緊抱著端木玉的身體,喃喃祈禱:「你不會有事,你一定不會有事!」

「傻丫頭??。」端木玉望著她溫柔寵溺地笑,「你應該感到高興。」

「我怎麼高興?」肖瑤瑤流著淚,淚水打在端木玉蒼白的臉上,濺了一下,順著他的臉頰滾下去。

端木玉捧起她的臉,小心翼翼地看進她眸中:「肖瑤瑤,我再也不要看到你傷心,我不要你再流眼淚。」

「那你快好起來,只要你沒事,我就不會傷心,不會流眼淚。」

她整張臉都紅成一片,緊緊閉著眼。

「害怕嗎?」端木玉低沉充滿磁性誘惑的嗓音在耳旁喃喃私語。

「嗯??。」她微微睜開眼眸,看著眼前讓自己深愛的人,搖頭,「不怕??。」

「那??。」伸

「端木先生!」

秦力忽然掀開車簾,探進一顆礙事的腦袋來。

肖瑤瑤渾身的熱度被一盆冷水兜頭澆到底,徹底冰冷,,恨不得變成一隻鴕

鳥,把整個腦袋都埋進沙子里去!

是不是,剛才窘樣讓秦力看到了?

端木玉也徹底被澆了一盆冷水,淡淡偏過頭,露一個絕美卻如冰封一樣冷冽的側臉給秦力看,抬手,用寬大的衣袖把懷中女子給遮擋起來,磨牙道:「怎麼了!?」

秦力也知道自己攪了好事,尷尬得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呃??端木家老太爺得知端木先生出城了,已經派人來追了。」他說完之後就想立刻出去,剛才是因為看見追趕的雇傭兵來得太多,所以才一下子著急了,竟然忘了這個時候肖瑤瑤也在車子里,幸好沒有撞破更加火爆的,要不然他這個貼身保鏢往後怎麼在端木先生身邊幫助?

端木玉淡淡應了一聲:「派人前去攔截,我一定要去奧城!」

「是!」秦力領了命,趕快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他這次一定被端木先生恨死了!

打發走了秦力,轉眼就看見肖瑤瑤一張驚慌的臉。

忽然間有些後悔,他當時決定把肖瑤瑤送到端木齊那兒,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她在端木齊那兒究竟經歷了什麼?

「肖瑤瑤,」手指觸上她冰涼的臉,端木玉微微顫了一下,「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肖瑤瑤忽然抓住他的手指,緊緊地抓著:「就算他是九五至尊,也無法控制我愛誰!」

心中劇痛,自己的一個決定,果然給她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傷口。

肖瑤瑤怔怔地看向端木玉,忽然想起了什麼,眼神茫然地問:「為什麼?你會讓我走?你說讓我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你??。」

端木玉一把將她擁入懷中,沉痛地道:「對不起??。」

他真的不想的,可是當時若不那樣說,如何能騙過端木瑾?那時他被端木瑾所控制,下定決心要和他同歸於盡,如果還給肖瑤瑤留下任何希望的話,她怎麼可能徹底死心而到能保護她的端木齊身邊?

他承認當時太自私了,完全沒有顧慮她的感受。

「我真的好難過,我以為你??」肖瑤瑤要緊牙關,任淚水落下,「我不是肖瑤瑤,我一開始就騙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誰。」

濃密的睫毛顫動了一下,緩緩地抬起來,她淚眼蒙蒙地看進他灰色的眼瞳里,像卷進一個漩渦,無力地深陷,深陷??

這一生,不可自拔,她也絕對不想拔起來??

「你只要記住,我愛的人是你,不管以前或以後我做了什麼,我都是愛你的。」

「你,你怎麼會愛我?你怎麼知道我不是肖瑤瑤?」忐忑地問出口,一直都不敢相信,端木玉會愛她,這樣的端木玉,居然會愛她……

淡淡地笑起來:「從我回來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她。」

肖瑤瑤一怔,她恍惚記得,那時候端木玉語氣悲涼地說了一句話:

…………….

「我還真懷念那時的肖瑤瑤……。」

…………….

之後呢?他回憶著小時候的肖瑤瑤,那種眼神和語氣,曾經讓她心裡很不舒服,她只是一個佔用了肖瑤瑤身體的壞人。

原來,只用一眼,端木玉就知道她是不是肖瑤瑤了,可見他心中,對肖瑤瑤也曾經有過一段深情,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感情呢?她不想去探索,該留在端木玉的心裡的,就讓它留下的。

每個人心中都有不能觸碰的地方,她知道,端木玉不想挖開肖瑤瑤的傷疤。

「後來我在朝堂上,聽到張老先生念出『齊家管理公司平天下』的理論,我為你驚訝,你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你還會做出『流月將波去,潮水帶星來』這樣的句子,你還會奮不顧身地救我,為我吸去毒血,你告訴我竹林的聲音是鳳鳥的歌聲……。」他喃喃地念著,細數著許許多多事情。

弱點

每一件,都能模糊地想起來,她以為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卻沒想到他把每一件都記在心裡。

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原來,她從一開始來,就不是替身。

她,在端木玉眼中是肖瑤瑤,不是肖瑤瑤。

「端木玉,你想知道我從哪兒來嗎?」

端木玉露出迷惑的表情:「你這樣的人,難道還是來自天上?」

肖瑤瑤笑容綻放,咯咯地笑起來:「那倒不是,我來自一個很遠的地方,很遠很遠……。」

端木玉手臂收緊,像是害怕她下一秒便會離去。

很遠的地方,隔著重重時間和空間,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兒。

肖瑤瑤柔柔地笑起來:「可是我決定不走了,永遠不走了。」

車子搖搖晃晃,一路顛簸而去。

安陽在車子里掀開車簾,看著走在前面的端木家大少爺車馬,臉上表情鬱郁的。

安夫人在他身後長嘆一聲道:「墨兒,這世上也有東西是我們安家的得不到的。」

轉過頭看著母親的臉,安陽的表情更加陰鬱了:「為何?只因為他是端木家大少爺嗎?」

「是。」安夫人的表情從未如此冷酷,「只因為他是端木家大少爺。」

「哼!」安陽冷哼一聲,「就算他是端木家老太爺,也不一定能只手就遮天!」 端木玉眼前的肖瑤瑤,正偏著頭看著他。

「今晚的宴會,我們要出發了嗎?」渾然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多麼讓人驚艷,一顰一笑,皆是最美的風景。也沒注意到今天的端木玉眸中隱隱流動的感情。

一心想要去湊熱鬧,可是對身上繁瑣的衣物十分無奈,只能一邊皺著臉,一邊提著裙擺走過來:「我不太習慣穿這些衣服,但是……我不能給你丟臉。」

肖瑤瑤無望的想,她是明白自己和端木玉的差距,無論什麼樣的人站在他身邊都會自慚形穢,要是端木玉作為參照物,這世上恐怕沒有美人了。

聽見她充滿稚氣的話,端木玉忍不住笑起來:「你什麼時候給我丟臉了?」

肖瑤瑤瞟了一眼思思,思思識相地往小娟身後縮,能躲則躲。

「應該有吧。」肖瑤瑤不確定地說,細白的牙齒輕輕咬住花瓣一樣的下唇,有些局促和不安,拉著自己繁複的裙擺,「這樣,是不是不會丟臉了?」

思思和小娟兩個在旁邊緊緊握著手,看看看看!夫人這個樣子!低眉側目,淺笑妍妍,含羞帶怯,是不是一番淑女風範?!加上唇紅齒白,膚如凝脂,還有她們精心挑選的廣袖霓裳,十分恰當地勾勒出肖瑤瑤纖細的腰。

不換了!

端木先生豈能不眼前一亮,怦然心動?

端木玉看著眼前惴惴不安的肖瑤瑤,不管她穿什麼樣的衣服,都是最漂亮可愛的,在他面前,她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又怎麼會在意她穿一件什麼樣的衣服?

只要她喜歡的,都給她,這樣,才能永遠留住她的笑容和天真。

那些都是他永遠失去了的東西,所以他不會希望自己深愛的人也永遠失去那些東西。

肖瑤瑤見他好半天都看著他微笑不語,心裡暗道:不會吧,其實我覺得很好看,原本肖瑤瑤的資本就非常好,只是以前沒有被人發掘罷了。

這一身衣裙,真的非常適合她。

端木玉不會一點兒都不會欣賞吧?

「端木玉?」輕輕喚他一聲,肖瑤瑤提著裙擺走過去,褶皺的裙擺,讓她的步伐看起來十分優美,蓮步輕移,款款生姿,長長的裙擺和綾羅垂在地上,流雲一樣散開去。

就像落入凡塵的精靈。

思思驕傲地看著自己的傑作,扯扯小娟的手:「你看,端木先生都看呆了,看呆了耶!」

小娟也覺得十分賞心悅目,兩個人手拉手一起激動。

誰知道肖瑤瑤走了兩步,原本優美的身形忽然一歪,腳下踩住一片衣擺,立刻花容失色,慘叫一聲,向前跌去。

肖瑤瑤暗叫好慘,要是摔了一個狗吃屎,順便磕掉幾顆門牙,以後休想再有臉見端木玉了!

沒有落地的感覺……

穩穩噹噹被一雙手臂抱起來。肖瑤瑤不好意思地抬頭:「看來我肯定會給你丟臉的。」

「你從來沒給我丟過臉,明白了嗎?」端木玉抱著她走進去,讓她坐在桌子上,看著她低著頭一臉不服氣的樣,心尖上像被一雙溫暖的小手捂著,「穿上你喜歡的衣服,我們一起走進端木家大宅。」

「不!」肖瑤瑤忽然變成犟驢,「我就這樣穿,不換了!」

「不怕摔了嗎?」端木玉的手溫柔地撫過她粉嫩的臉頰,帶著一抹暖暖的笑意。

家宴

肖瑤瑤賴皮地眨眨眼:「有你在!我不怕摔!」

灰色的眸中忽然間流轉出柔和的光芒,把她攬進懷裡:「對,有我在,你就不會摔倒。」

今日的宴會是端木家老太太專門慶賀幾位少爺文藝考試成功的,參加者都是土豪,以及被選中的幾位漂亮姑娘。

萬華宮燈火如晝。

大殿中已經有幾位少爺提前到了,站在中間留空的的地毯上說著話。四周是宴會的席位,採取圓周式,圍成一圈,每個席位旁都放著軟墊,因為不是正式的國宴,所以比較隨意,賓客都能一邊欣賞歌舞,品嘗美酒珍饈,一邊靠著軟殿休息,十分舒適。

大殿頂上垂下的一盞巨大的燈,一燃了幾百隻兒臂粗的蠟燭,照得整個大殿明亮不已。

不多時,端木家老太太款款而來,笑呵呵地和應選的高曉蘭高小姐說著話。藍喬喬走在端木家老太太左邊,她今天也經過一番精心打扮,比平常更加美麗動人,和另一邊的高曉蘭正好相互輝映。

端木家老太太身後跟著大少爺和幾位皇親國戚。

大殿中頓時安靜下來,眾人都跪下來行禮。

「今晚只是家宴,各位不必多禮。」端木家老太太笑著入座,眾人才敢入座。端木家老太太放眼掃了一遍席位上,「還少了哪幾位?」

小保鏢稟報道:「回端木家老太太,端木家大少爺和端木家的二少爺都還沒到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