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大帝點了點頭,緩緩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文若是采登不得大雅之堂,那這滿朝文武如何自處再說,那幾副對聯說是千古之作也不為過水中凍冰冰種雪雪上加霜對空中騰霧霧成云云開見日,煙鎖池塘柳對炮鎮海城樓,寂寞寒窗空守寡對俊俏佳人伴伶仃,妙啊,妙的很」

「多謝陛下誇獎」蕭天拱手謝禮。

「對了,蕭天,孤且問你,你可有意為官啊」永樂大帝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蕭天。

永樂大帝簡單所為,在其他人眼中,這件事就變得複雜了,朝堂之上其他官僚有些皺眉,有些眼眸之中滿是興奮,各自打著鬼胎

一方面,蕭天背後站著七峰劍派,自然有著拉攏的意思,另外一方面,蕭天是龍公爵的准女婿,而龍公爵又是中立勢力的代表,陛下可是在告誡二股勢力不要斗的太厲害

蕭天嘴角漏出一抹微笑,回答道,「陛下,我是一個山野粗人,沒規沒矩,可受不了朝堂的束縛,怕壞了規矩」

聽了這話,永樂大帝眼眸之中出現一股失望之色,一閃而逝,隨後笑了笑,朗聲道,「蕭天,你可是看不上這世俗的官位啊」

聽到這話,蕭天微微一楞,自從知道這個世界的組織架構,的確看不上世俗的權力但是,對方一番心意,自己又不好意思當面拒絕,畢竟,自己老丈人還在別人手底下做事,原本想找一個台階,全沒想到被永樂大帝自己給挑明了

看著蕭天的模樣,司馬國師給了朱一臣一個眼神。朱一塵心領神會,眼眸之中漏出一道精光,連忙站了出來,朗聲道,「陛下,臣有本要奏,蕭天面對陛下賜賞,不僅不謝恩還有意推託,希望陛下治他欺君之罪」

「陛下,臣也要參蕭天目屋聖上,目無皇恩,請陛下賜死,以震宵小之徒」

「臣附議」

「臣也附議」

刷刷刷,數十個大臣站了出來。

看到眼前這一情況,蕭天微微一愣,心裡一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我這還沒怎麼說話你們就要治我死罪還有天理么」

永樂大帝,微微皺著眉頭,心裡出現一絲不快,隨即咧嘴笑道,「蕭天乃是修士,天性隨性而為,自當無罪」

「陛下,萬萬不可,蕭天一定要受罰,如果不法,以後所有人都以不知為借口,禮法何在禮法不在,國將不國」御史大臣劉大人厲聲說道。

四皇子玄空見狀,心中一喜,總算可以找一找蕭天的眉頭,卻被司馬國師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永樂大帝淡漠的看了一眼,沒有理會御史劉大人,繼續道,「蕭天,你意下如何只要你入朝為官,可以享受正一品親王待遇,而且不收任何束縛那個御史,我交由你處置」

聽到這話,御史大臣心裡咯噔一下,臉上滿是驚慌之色,立刻向司馬國師投了一個求救的眼神。

而司馬國師,面無表情,彷彿沒有見著一樣s:

【】 第376章晚宴上的交鋒(下)

「多謝陛下美意,我是方外人世,對爵位實在不感興趣,況且御史是陛下家臣,我實在不好越俎代庖!」蕭天拱手謝禮。

「唉!孤就知道,不管我給你多大官位,你都會拒絕!」永樂大帝臉上滿是失望之色。

「陛下何需憂慮,你手下有無數文臣武將,他們自然會盡心儘力輔佐陛下!」蕭天看了看周圍的大臣朗聲說道。

「人各有志,孤也不勉強你!」永樂大帝看著蕭天,凝聲道,「不過,孤希望你記住,你身上流的是風之國的血脈!」

「小子自當謹記!」蕭天點了點頭,回聲道。

「那好,開宴!」永樂大帝臉上滿是笑容,雖然不能留蕭天為官,不過也拉進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鐺~!」

一聲鐘響,侍女們便將山珍海味端上各個案桌!

菜分為三種,一是吉祥菜,壽比南山、吉祥如意、天宮賜福;二是貢菜,如熊掌、燕窩、魚翅、龍蝦、鹿脯;三是例菜,其他山珍海味,每個案桌一共三十六道菜!

看著熊掌那黃燦燦的肉質,聞著那誘人的香味,讓蕭天忍不住夾起了一塊,一口吞下,肉質酥軟帶著一份嚼勁,汁水瞬間融入到口中,一股甘甜味沁入心脾,美味極了!

於此同時,大殿之上,走進來一群妙麗女子,身穿綵衣輕紗,隨著皇家音樂,翩翩起舞!

那曼妙的身姿,那輕盈的步伐加上那美妙的音樂,彷彿是人間最高的藝術,幾番演出,蕭天也忍不住為其拍手吶喊!

曲罷,兵部尚書朱一塵看著殿門前,那異域神犬,嘴角漏出一抹笑意,朗聲道,「陛下,我之前就發現一件問題,百思不得其解,想請教龍公爵,請陛下恩准!」

永樂大帝,眉毛輕佻,嘴角漏出一抹笑意,「可以,你問吧,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自古以來,狼生性兇殘、無比狡詐而,狗的性情卻非常溫和,平易近人。但是,它們的外形非常相似,我沒辦法區分,你看看門前這隻異域魔獸,他到底,是狼?是狗?龍大人,龍侍郎,你說是狼(侍郎)是狗啊?」朱一臣說完,眼眸之中帶著一絲戲謔。

聽到這話,在座的大臣反應過來,全都幸災樂禍的看著龍賢德,朱一臣明顯是在咬文爵字,變著法罵龍賢德!

龍賢德自然之道自己掉入對方的文字陷阱之中,心中頗為惱怒。

蕭天看著朱一臣得意的模樣,轉了轉眼珠,朗聲道,「龍伯父,這個問題簡單,我幫你回答!」

龍賢德抬起頭來,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蕭天,蕭天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朱大人,要想分辨它是一匹狼還是一隻狗,非常簡單,看尾巴就行!」蕭天徑直走到異域魔獸的旁邊,嬉笑道:「尚書大人,你看好了,狼的尾巴往下梳,狗的尾巴往上梳,朱尚書,上梳(尚書)是狗!」

聽到這話,龍賢德頓時仰天大笑,附和道,「尚書大人,上梳是狗,記住沒有?」

朱一臣臉色鐵青,回到位子上,一言不發。朝堂之中其他官員,見朱一臣吃癟,嘴角也是漏出一絲笑意。

晚宴仍在繼續,酒過三巡,諸多賓客已然有了醉意。

就在這時,司馬國師眯著眼睛,朗聲道,「陛下,素聞蕭天小兄弟得到上空長老真傳,武藝超凡,微臣一時計癢,想要和他切磋一番,希望陛下恩准!」

蕭天心裡一沉,咬了咬牙,心裡一陣臭罵,「這個老雜毛還是對自己發難了,我叉叉你個老娘的,當著面陰我,朝堂之上耳目眾多,我實在不好曝露隱藏的實力,否則,肯定要讓你這老雜毛脫層皮!」

聽到這話,底下一幫官員彷彿在看好戲一般。

「這」

永樂大帝猶豫一會,漏出一絲為難之色。畢竟,司馬國師是國家重臣,自己不好扶了他的面子,可是,蕭天又是七峰劍派嫡傳底子,萬一被傷,七峰劍派興師問罪,自己又如何擔待。

聽聞此言,龍賢德眉頭微皺,立刻走上前來朗聲到,「陛下,國師是星辰尊者,而蕭天不過白銀戰士,二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若是傳了出去,別人會說國師以大欺小,恐怕對國師名聲不好,況且,今日乃陛下壽誕,實在不宜舞刀動槍!」

「不錯,龍公爵言之有理!」永樂大帝咧嘴一笑,看了龍賢德一眼,滿意點了點頭。

四皇子玄空見狀,立刻上前,看著龍賢德朗聲道,「龍大人,不用擔心,今天只是切磋,點到即止,國師肯定不會傷到他,況且國師乃星辰尊者,由他指教一番,想必蕭天會有不少的收穫,這也算是他的榮幸!」

四皇子玄空抬起頭看著永樂大帝,朗聲道,「還請父皇恩准?」

司馬國師沖著四皇子點了點頭,嘴角漏出一抹微笑,朗聲道,「陛下,說不定蕭天蕭兄弟也想和我交手,除非他七峰劍派的人,沒這個膽子!」

「這」永樂大帝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李天昊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臉上滿是鄙夷,朗聲道,「司馬老兒,你這麼欺負小輩,好意思么?」

「李宗師,此言差矣,國師此舉自然是為了蕭天小兄弟的修為,怎麼可以說是在欺負他?」朱一臣笑著說道,眼角漏出一絲隱匿!

李天昊轉過頭,怒瞪了一眼,「小子,老夫說話,你有什麼資格插嘴?信不信我一劍劈了你?」

看到李天昊的模樣,朱一臣噤若寒蟬,連忙退了下去!

司馬國師,看著李天昊,嘴角漏出一絲冷笑,「李宗師,我們還是看,蕭天自己的意思吧?」

「既然如此,國師有如此雅緻,蕭天自當奉陪,只是我實力低微,如果靈氣外泄將這大殿毀了,這可不能怪我!」蕭天回答道。

「放心,有老夫在,這太和大殿,還有在場的每一個人,老夫都能護得了周全!」司馬國師眯著眼睛朗聲道。(s:)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司馬國師聽聞,眼眸一亮,心中殺意激增,「蕭天啊,蕭天,既然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雖然老夫還不能殺你,但是廢了你的修為綽綽有餘!」

「既然如此,就請國師不膩賜教!」蕭天伸手作請。

龍賢德聞言,心中一急,呵斥道,「天兒,不可意氣用事,你和國師實力差距太大,萬一誤傷,該如何如何?快退下!」

「伯父,放心,我不會有事!」蕭天嘴角微微一笑,臉上滿是自信。

「這…」

看著那自信的臉龐,龍賢德心裡泛起了嘀咕,擔憂道,「你有把握么?」

「自然有!」蕭天點了點頭。

龍賢德嘆了口氣道,「唉,好吧,不過你要小心,一旦不能力敵,立刻棄劍認輸!」

李天昊走了過來,看著蕭天,臉上滿是欣賞之色,朗聲道,「好小子,果然有膽色,你儘管去教訓那個老不要臉的東西,有我在,他取不了你性命!」

永樂大帝皺著眉頭,凝聲道,「二位卿家,可要注意分寸,切不可傷了對方!」

太子玄燁自始至終一言不發,看著局勢,九皇子玄藏也學會明哲保身,只吃不說!

大殿之上,二人各佔一端,彼此之見,冷眼漠視。司馬國師,手拄法杖,眼眸之中殺意陡現,整個大殿溫度瞬間陰寒無比,所有人瞬間一陣哆嗦。

蕭天背縛雙手,心神一動,天陽劍憑空出現,接過長劍,劍尖一抖,整個大殿之中空氣瞬間陰寒無比,如在北疆之地!

司馬國師見狀,漏出凝重之色,舉起法杖,輕輕跺地,一道金光閃過,驅散了大殿之中的寒氣。

蕭天舉起長劍,輕輕揮動,大殿上空,溫度再次驟降。

「冰魄一劍墜流星」

長劍直指上空,劍氣射出,大殿為之震動,彷彿整個宮殿瑤瑤欲墜一般。、

司馬國師心中一驚,看著瑤瑤欲墜的屋樑,立刻運轉玄功將其護住,就在此時,蕭天那避無可避的一劍,刺了上去!

司馬國師見狀,嘴角一陣冷笑,抬起右手,輕輕一掌打了出去!

一道紅色的血掌,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朝著蕭天襲來。

「糟糕!」李天昊心中一緊,真要出手相救,卻發現蕭天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避開了血掌!

而那血掌的正下方,就是四皇子玄空!

司馬國師見狀,心中一陣驚駭,身體宛如一道清風,瞬間來到四皇子面前,擋住了那道手印!

而玄空此時,腦袋一片空白,後背早已經被汗珠打濕!

「冰魄二劍鬼神驚!」

蕭天身體上閃著晶瑩剔透的亮光,彷彿化為一道水,消失在地面上,轉而移動,漂浮到天空之中,再次化形,揮動冰劍轉身,輕輕刺出。

一道勁風颳起,整個大殿一陣顫抖,彷彿要倒塌一般。

「冰魄劍法!」

司馬國師眼中滿是驚駭,看著那一劍的劍意,驚愕的說不出話來,「這是北疆閣的冰魄劍法,為何他會使用?難不成,他和北疆閣還有淵源?」

想到這裡,司馬國師眼眸之中,露出一絲猶豫之色,七峰劍派實力雖大,但是自己並不懼怕,但是加上北疆閣,事情就變得棘手無比!

「死神之手!」

一隻黑色枯瘦之手向蕭天襲來,枯瘦之手之上頓時冒出綠色鬼火,帶著濃濃的死氣,

緊緊夾住那那一劍!

「哄~!」

一聲炸向,勁風四起,大殿之上的瓦片一陣顫抖,落下一絲絲灰塵!

蕭天感到這隻枯手上蘊含著毀滅性力量,震的自己手臂發麻,不敢與其相碰,立刻後退,避開攻擊。

而司馬國師的右手掌上,被寒氣入侵,那黑色的手臂瞬間結上一層厚厚的冰!輕輕一震,冰甲破碎!

死神之手,乃是黃金級功法,需要藉助死氣修鍊,司馬國師曾在二軍交戰處,吸取了數百萬人的死氣,這才練成了死神之手,但凡被死神之手碰到的人,肌肉會迅速枯萎,三息之上,人必死亡!

蕭天剛剛能接下這一掌,也純屬僥倖!

「這掌法剛烈無比,而且我的玄氣也不如他渾厚,不能和他硬碰硬!」蕭天靈機一動,想起了自己的悟出的太極劍意!

蕭天凝重著臉,左手抱圓,右手執劍畫方,左腳點地,右腳虛步。

李天昊眼眸之中微微一亮,心中驚訝無比,發現蕭天在舉手投足之間,竟然使出了一種「勢」!

「臭小子,你果然有二下子,接下來,我要動真格了!」司馬國師右手一揮,暗聚玄氣!

啥時間,整個京城瞬間昏暗起來,黑壓壓一片,虛空之中泛著雷電,彷彿要下雨一般!

「死神索命!」司馬國師整個身子宛如一道黑煙,朝著蕭天沖了過去,右手彷彿鋼鐵一般,朝著蕭天的丹田擊打過去!

蕭天手執長劍,一一格擋,前進、後退,左轉、右移,借力打力,化解了那迅猛無比的死神之手!

「妙啊,妙啊!」李劍鋒眼眸之中滿是興奮,「這是什麼劍法?僅僅一招就化解了司馬國師之前的所有的『勢』!」

霎時間,兩人纏鬥在一起,房間內兩人從地上打到天上,從屋內打到屋外,留下道道殘影。

「轟~」

劍與掌一次次碰撞,爆鳴聲不斷響起。

司馬國師死亡之手神出鬼沒,快速至極,蕭天只得聚集玄氣,注入長劍,與閻君死神之手碰撞在一起。

「轟~」

一聲巨響,蕭天向後倒退十七步,閻君向後倒退三步。

「噗~!」

蕭天噴出一口鮮血,腳下一軟,心中出現一絲苦笑,「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縱然自己的功法再強,也是無濟於事!」

司馬國師見狀,眼眸一亮,心中一陣竊喜,「好機會!」

整個身子宛如一道黑煙朝著蕭天沖了過去,右手泛著黑色火焰對著蕭天的丹田,打了過去。

「天兒!」龍賢德心中一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