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立很識相的將車後座的窗戶拉了下來,露出花影的臉頰。

守衛的士兵看到花影,頓時一愣,然後敬禮放行。

身爲華夏十大軍區之一的NJ軍區,防衛的森嚴程度讓葉寒都忍不住讚歎。

進入軍區大門有一道關卡,進入後面的將軍樓還有一道光卡。

隱藏的暗哨更是足足有七個之多,而且都隱藏的很隱祕。

就算是葉寒,闖進這裏,如果不用念力,恐怕還真的不容易離開。

當商務別克進入軍區大院的時候,再一次被守衛的士兵攔了下來。

相比門口的那些士兵而言,守衛軍區大院的士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實力不亞於普通特種部隊。

如同之前一樣,當看到車後座的花影后,士兵第一時間敬禮並且放行,但看到坐在花影身旁的葉寒,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幾分鐘後,江立將車開到了軍區大院。

而讓葉寒有些疑惑的是,江立彷彿對NJ軍區很熟悉,根本就不需要花影的指路,他就很順利的將車開到了軍區大院。


汽車停下,葉寒輕輕的握住花影那有些顫抖的手掌,笑道:“下車吧,他們估計已經等你很久了。”

花影擡起頭,她的心跳的很快,她在緊張,也在害怕。

而葉寒則一臉平靜,看向那個象徵的身份的將軍樓的時候,臉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曾幾何時,他也住在一棟將軍樓裏,而且比這個的要豪華上不知道多少倍。

更關鍵的是,當初的他,只有十歲就住了進去。

花影搖了搖頭嘴脣,重重的點了點頭。

葉寒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等江立打開車門後,葉寒拉着花影走下車。

門口,花明傑的警衛員早已等待着花影的到來,但當他看到葉寒的時候,瞳孔頓時縮成了針孔狀。

他出身於NJ軍區的一個頂尖偵察連,實力不容置疑。

但他看到葉寒的時候,能明顯的感覺到葉寒身上的那股煞氣。

這股煞氣,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看到滿臉緊張的警衛員,葉寒忍不住笑了笑,微微收斂身上的那股煞氣。

感覺到煞氣的減少,警衛員如釋重負,看到花影走下車,連忙迎上前,恭敬的說道:“花影小姐,上校他們已經等你很久了。”

花影點了點頭,主動拉着葉寒的手,往將軍樓走去。

“花影小姐,這位是你的保鏢嗎,今天日子特殊,你的保鏢不能進去。”看到花影拉着葉寒往將軍樓走去,警衛員連忙攔住,沉聲道。

葉寒撇了這個警衛員一眼,淡淡道:“這你還看不出來嗎,我是她男人。”

說完,葉寒覺得自己還不夠牛逼,頓時將身上的殺氣都釋放出來,直接逼向警衛員。


警衛員頓時臉色一白,忍不住往後退了兩步。

看到這一幕,葉寒滿意的收回了殺氣,沒有再理會這個警衛員,拉着花影的手往將軍樓走去。

“江立,你留在這裏,等我們出來。”葉寒一邊走一邊對着江立說道。

“是,葉先生。”江立滿臉恭敬的對着葉寒的背影鞠躬。

葉寒沒有再說什麼,拉着花影繼續往前走。


這是葉寒離開龍牙後這麼久,第一次走進華夏的軍區,東海那次除外,東海那次是揍人的。

葉寒有點感慨萬千,即使距離軍營有點遠,但依然能聽到士兵們大吼的聲音。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這一副模樣,每天早早的起牀,參加各種訓練,即使遍體鱗傷,也從未退縮過。

現在的這些士兵,就像曾經的自己,豪情萬丈。

當初的一切早以不復返,如今的自己只是一個自由人。

葉寒在心中告訴自己。

即使是做了心理暗示,但葉寒的目光還是忍不住的飄向聲音傳來的地方,即使什麼都看不見,但葉寒還是將目光停留在那裏。 「你的灰氣……」

「那是我的力量。」幽穎的聲音忽然帶了一份警惕,似乎她的灰色氣體有些不能見光似的。

她看著清靈一眼,發現清靈並沒有她想象中的威逼、懷疑、深究、而是平淡的等待著她繼續說下去,她這才猶豫片刻開口,「師父,我的力量並不是和你們一樣,現在的我已經不能算是一個完全的人類了。」

「什麼意思?」清靈驟起眉頭,怎麼看幽穎都是一位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有著子夜黑色的絲髮,有著白皙的膚色,雖然略帶蒼白,可也不會讓人覺得異常,她個頭不高,或許是因為長期飲食不當的緣故,十一歲年紀還小,只要好好調養,今後她會長高的。

她血液比一般然要冷,但是也是有溫度的,她的心跳比一般人慢很多,但是也是會跳的。雖然清靈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身體會和一般然有些不同,可是也不會懷疑她不是人類。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你們的修鍊方法跟我完全不同,我沒有任何真元,只有這種灰色的力量。」幽穎說著伸出左手,左手的指尖上一縷灰色的煙霧毫無預兆的出現,無聲無息,只有一種陰涼的感覺。

「在被關在小黑屋的那段時間裡,每天我都會被要求殺人,後來我發現人類是有靈魂的,所以我就抽走了那些死人的靈魂做研究,我的力量也是靠我自己摸索出來的。」幽穎緩緩的說著,彷彿在說一件和她沒有絲毫關係的話。

「你不是已經到了金丹期修為了嗎?竟然沒有人教過你修鍊?」清靈不相信,就算是天才在沒有**修鍊的情況下也不會在這個年紀達到這個修為程度,靠自己一人摸索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幽穎蹙眉想了想,「或許是有一些幫助。」她淡淡的說著,「有一次我正在黑暗中睡覺,忽然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比我平時所抽取的人類靈魂危險了不知道多少倍,那東西俯身到我的身上,好像是要把我吞噬,可是最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就在我的身體內消失了,留下了一股陰冷的力量還有一些修鍊的東西。」

幽穎講著,她自己都很迷糊,不知道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記得那時候我才八歲。」

「後來你就根據腦海中留下的東西修鍊起來了?那你修鍊的到底是什麼?」清靈聽明白了,原來幽穎也是有了她自己的奇遇。

「我也不知道,好像那個俯身到我身上的東西是一隻厲鬼,所以我想我修鍊的東西應該是鬼才會修鍊的把,所以我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完全的人類了,修鍊了鬼的東西還能是人類嗎?」

幽穎的面上帶著擔心,很不容易她竟然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彷彿是怕清靈太了解她之後,會後悔收她這個徒弟一般。

「師父,你讓我處理那些惡人,所以我就用我的力量控制了他們,在他們腦海中留下的力量可以把他們體內殘餘的力量慢慢的變成我的,這樣我的力量可以增強,他們也可以去凡間做一些好事,來彌補自己的作惡多端。」

清靈其實很想說那些人之中也是有些罪不至此的人的,這樣一概而論她雖然有些不忍心可是卻贊同了幽穎的做法,哪個上位者不是踩著下面人的肩膀上去的,沒有造成威憾就不能讓那些企圖動清嶼山的人死心。

「幽穎,你的力量很奇特,至少現在我也不知道那中力量是怎麼回是,所以現在你盡量少動用,等明日,我會弄清楚你的身體狀況,為你找到最適合修鍊的方法,來讓你控制你體內的殺伐之心。」

幽穎的煞氣是每個人都能感覺的到的,這樣濃烈的煞氣圍繞在周身據而不散,長期以往下去絕對不是好事。

或許從前幽穎殺了很多的人,可那個時候也不是大規模的殺戮,喚不起她的煞氣,可前幾天她去了十萬大山一趟,雖然是緩解了心中的嗜血心理,可是煞氣卻被引了上來。

「知道了。」

幽穎回了一句,有些悶悶不樂,她以為自己這個新拜的師父對於她的力量有了忌憚,因此才會讓自己控制,而明日之約也只是推脫之言。

幽穎這個細微的舉動清靈並沒有看出,她是想好了等紫寶明日解決了清嶼山靈脈的事情之後讓它好好的看一看幽穎的身體和她的**。相信見多識廣的紫寶會清楚幽穎的力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 花影察覺到葉寒的不對,輕輕的扯了一下他的手臂。

葉寒連忙回過神來,歉意的笑了笑,然後繼續往將軍樓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葉寒和花影緩緩的走進那棟很多高官都沒有資格踏進的將軍樓。

而那名警衛員,則因爲葉寒的那句話和驚人的殺氣給嚇的愣在了原地,以至於葉寒和花影往前走去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他不是沒殺過人,但他沒見過這麼驚人的殺氣。

他頓時就被嚇到了,沒有了勇氣去攔葉寒。

當葉寒和花影踏進將軍樓的一樓大廳的時候,頓時,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一樓的大廳裏,包括花明傑夫婦在內,所有的花家成員都在,男的帶着老婆,女的帶着老公,顯然,他們都不想錯過這個和彭家打好關係的機會。

而當葉寒帶着花影走進大廳的時候,所有人依然在聊着天,但僅僅過了一秒鐘,大廳裏便安靜了下來。

包括花明傑夫婦在內,所有人都看向了大廳門口,目光都停留在了葉寒和花影的身上。

當他們看到花影親切的挽着葉寒的胳膊的時候,所有人都臉色都頓時鉅變。

他們知道花影有了男朋友,而且隱隱約約聽說花影這一次會帶男朋友回來,但他們想不到花影會這麼大膽,走進花家大廳,還敢挽着這個男子的胳膊。

時間在這一刻停止了,氣氛也瞬間凝固。

他是誰?

大廳裏的人看到葉寒那帥死人不償命的臉龐,都紛紛的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望着大廳裏衆人滿臉震驚的神色,花影的心跳頓時加快,手心也出現了汗水,身體更是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相比而言,葉寒則淡定的多,這看上去算是什麼大場面,但在葉寒眼中,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

他小時候就不知道見過多少次大場面了,和一號吃飯更是經常的事。

如今面對這些人,他當然淡定的很。

“花影,你怎麼帶了個野男人回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場合嗎?”

忽然,大廳中有人開口了,而開口的,是花影的繼母,高杉。

她知道花影今天會把葉寒帶回來,但她還是裝作不知道,用一副震驚至極的語氣說着,彷彿她是真的啥也不知道一樣。

野男人?

聽到高杉的話,花影的眼裏閃過一絲痛苦。

隨後,她能清晰的看到,大廳裏的人看向葉寒的眼神都帶着不屑,或者是藐視,更多的是憤怒。

望着這些人的眼神,花影感覺自己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樣,疼痛不已。

花影從小時候就對這些所謂的長輩沒有任何的好感,因爲他們從來都沒有讓她感覺到任何的親情。

如今,自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他們非但沒有祝福,反而一臉厭惡,還自作主張的給自己安排了婚事。

花影很心寒,這就是所謂的家人。

下一刻,花影咬着嘴脣,緩緩的踏出了一步。

這一步很小,但她卻站在了葉寒的身前。

她不允許她的男人被這樣的眼神所籠罩,葉寒的驕傲,她很清楚。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我給你十秒鐘,你最好自己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忽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在人羣中響起。

說話的是花影的叔叔,花建元,副廳級的官員。

“爸,誰也不傻,他既然敢跟着表妹來到我們花家,難不成他會被你一句話嚇出去?”花影的表哥,花文成開口了,這個爲了一個女人,派出殺手暗殺自己表妹的人渣,此時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滿臉嘲諷的說道。

他這話一出口,衆人的臉色都變的有點難看了。

花家雖然沒落,但他們依然有着大家族所有的傲氣,而且有一些人的官職都還不錯,看人都帶着有色眼鏡。

隨後,滿臉陰沉的花明傑站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