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瑤和白卿兒皆是果斷至極,立即向灰色死亡霧氣中衝去,進入一條狹窄的通道。

「哪裡走!」

黑心魔主身上魔紋密布,以四塊天魔石刻神碑護體,揮出烏金戰天柱,直向逃在最後方的張若塵劈了下去。

電光火石之間,烏金戰天柱到達張若塵頭頂。

張若塵豁然停步,轉過身,嘴裡爆喝一聲:「愛劍!」

一柄魄劍,從玄胎中飛出,光芒璀璨到了極點。

愛劍,在七柄魄劍中,威力排名第二。

張若塵之所以選擇使用它,乃是因為,剛剛與池瑤衍化了陰陽兩儀劍陣。陰陽兩儀劍陣與使用魄劍有些相似,想要將劍陣的威力完全爆發出來,持劍的二人,必須情意濃厚。

先前衍化劍陣醞釀出來情意,在這一瞬間,由愛劍完全爆發出來。

「噗嗤!」

愛劍不可擋,一劍擊穿黑心魔主的所有防禦,從四塊天魔石刻神碑的縫隙中飛了過去,擊在他的胸口。

黑心魔主的神軀被擊穿,倒飛了出去,鮮血灑落滿地。

當然,最大的創傷,不在肉身,而在魂魄。

黑心魔主落地后,跌跌撞撞向後倒退,神情萎靡,以烏金戰天柱和六面戰錘撐住身體才沒有倒下。

施展出這一劍后,張若塵也像是耗盡了所有精神,比黑心魔主還要萎靡。幸好池瑤趕了回來,抓住他的手臂,以神氣包裹,這才將他帶走。

黑心魔主頃刻間便是恢復過來,嘴裡大口喘息,探手摸了摸胸口的神血,自語道:「這是什麼劍?噗!」

一口鮮血吐出!

黑心魔主連忙盤膝坐下,煉化侵入身體的魄劍殘力。

……

張若塵、白卿兒、池瑤一路逃遁,三人皆受了不輕的傷勢,但,不敢停下。

這裡充斥死亡之氣,且岔道極多。

也不知逃了多久,沒有感應到黑心魔主追上來的氣息,他們這才停了下來,疲憊的倒在地上,動都不想動一下。

與黑心魔主交鋒,他們無論是精神,還是身體,都緊繃到極致,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耗盡了神氣,也耗盡的精神。

可惜,依舊難敵。

補天境和太真境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張若塵不敢這麼疲憊下去,緩緩的,支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他頗為遺憾的道:「可惜男女之愛,只是小愛,無法將愛劍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否則,剛才那一劍,絕不只是創傷黑心魔主那麼簡單。」

池瑤和白卿兒都是非凡之輩,站了起來,暗暗運轉體內微弱的神氣,療養傷勢。

操控神器,對神氣的消耗非常巨大。

「你的那具神屍傀儡呢?」池瑤問道。

張若塵眉頭緊皺,輕輕搖頭。

玉龍仙的失蹤,讓張若塵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按理說,她只是一具神屍,完全受張若塵的操控,怎麼可能被黑心魔主打飛出去,就消失不見了?

總不可能,是她自己離開的吧?

又或者說,此處還有別的修士?

張若塵抬起手掌,感受空氣中灰色死亡之氣的侵蝕,目光向白卿兒盯去,道:「此處,你有沒有熟悉感?」

白卿兒知曉張若塵所指,點了點頭。

「這裡不是星天崖?」池瑤道。

張若塵神情已是凝重到極點,道:「不僅不是星天崖,而且很有可能,是一處極其危險的地方。」

這裡的死亡之氣,與雨辰神廟的地底,實在太像。

張若塵寧願現在回去,與黑心魔主戰個你死我活,也不願意相信他們現在就在雨辰神廟的地底。前些日,他和白卿兒差一點被老屍鬼拖入進地底,當時的驚心動魄,依舊記憶猶新。

張若塵的手掌,按到旁邊的石壁上,一掌輕輕拍出。

「嘭!」

石壁只微微凹陷了一點,出現一個掌印紋路。

張若塵道:「這裡的岩石中,蘊含大量神尊物質。有神尊級別的強者,曾在這裡修鍊,而且修鍊的時間還很長。」

精鍊后的神尊物質,乃是宇宙中十種極致物質之一。

池瑤和白卿兒的心,皆是沉入谷底,渾身冰寒,意識到他們將要面對的最大危險,很有可能,根本不是黑心魔主。 「小問題?」唐天佑瞪大了眼睛。

「別廢話,」沙包毫不客氣的呵斥道:「閉上嘴巴聽我說。」

「你現在的戰鬥技巧和眼力、境界應該算可以了,滿足第一階段特訓的目標要求,但是你的身體還沒跟上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你的身體變得跟你的技巧一樣強大,」沙包停頓了一下,問道:「你現在的力量如何?」

「砰!」重重的一拳打在測試儀器上,紅色的刻度線嗖的往上一跳,直接衝過了兩條刻度,然後在第二和第三條刻度的中段停下,緩緩回落。

「哇!提升好快!上次測試的時候你才剛剛到後天中期,現在後天中期都過半了。」古域驚叫起來:「難道睡覺真的可以增長力量嗎?」

「這些天沒什麼進步啊……」沙包很不滿意的在意識海里搖了搖頭,然後很認真的道:「煉體,迫在眉睫!」

於是唐天佑就去找古凡了。

「什麼,你要熊大和熊二那兩個傢伙進來陪練?」古凡相當不爽的皺眉:「你們幾個在裏面亂來我也就忍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現在你和南宮修竹天天在睡覺,蕭定邦天天在裏面玩遊戲,至於鐵男,每次都只訓練三個小時就溜出去泡美眉,連校長都被你們氣跑了,現在你居然還要那兩個連內功都沒有的傢伙也來特訓,唐天佑,你到底想幹嘛啊?我從古武系調幾個高手來給你陪練不行嗎?」

「一定要他們才行。」唐天佑搖了搖頭:「我不需要會內功的。」

古凡半天不說話。

「到底行不行?」唐天佑急了:「不行我去找校長。」

「行。」古凡飛快的道:「你打電話叫他們來吧。」

說完這句話的古凡表情很鬱悶,校長大人早就給自己打過招呼,這批學員里有三個人是一定要特殊對待的,分別是唐天佑、十三和南宮修竹,校長當時是這麼說的:「滿足他們的任何要求。」

天知道校長是不是發瘋了!但是古凡沒勇氣去找校長問這個問題,他只有帶着滿腦子的迷惑先答應了再說。

唐天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熊氏兄弟大概正在訓練,聽得到電話那頭啪啪的響聲,等唐天佑把事情一說,熊大當場就跳了起來:「什麼,讓我們來陪練?唐兄弟你真是好人啊,我們馬上就來!」

內部訓練館這種地方,是熊大熊二做夢都想進來的地方,要知道他們平時可是連古武系的普通訓練館都沒資格進來的,就連在野外訓練,都還長期要受到鍾長發等人的欺負,所以電話掛斷才五分鐘,古凡就聽到外面有人拿拳頭捶門,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進來,換衣服,換鞋,不許大聲喧嘩,不許損壞設施。」古凡沉着臉悶聲交代著注意事項,可惜兩兄弟壓根沒去看他這張臉,嘻嘻哈哈的換好了衣服鞋子就風一樣的沖了進去。

「咦,他今天不睡覺了?」南宮修竹剛躺下去,就看到唐天佑帶着熊氏兄弟進來了,於是他又坐了起來,好奇的看着唐天佑。

唐天佑先是把上衣脫了,上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畫了許多個紅圈圈,密密麻麻的遍佈全身,然後他往後面的牆上一貼,眼睛一閉,擺出一副挨打不還手的架勢,道:「來吧,對準這些圈圈,盡情出手吧!」

「呃……」兩兄弟一愣。

花了很多口舌兩兄弟才弄清楚,原來自己沒聽錯,唐天佑確實是請自己來打他的,南宮修竹的瞳孔卻略微收縮了一下,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些圈圈,其實是體內武穴的大概位置。

武穴其實是個很神秘的東西,據說科學家們做過很多實驗,武者的身體解剖之後是找不到武穴的位置的,這正如科學儀器也探測不到真氣的存在,但是真氣和武穴都是確實存在的東西,是古武存在的基礎。

當然,儀器探測不到,並不代表就完全找不到武穴的位置,許多武者都能通過內視大概確定武穴的位置,然後從身體表面找出大概位置,所以南宮修竹很容易就看出了這些紅圈圈的奧妙。

「武穴是武者最需要保護的地方,一旦被擊潰,一身修為就要全部喪失,為什麼他竟然要人攻擊他的武穴呢?」南宮修竹更有興趣了,他決定暫緩睡覺,先好好觀察一下。

熊氏兄弟出手了,一開始他們還不敢太用力,可是很快他們就發現唐天佑的挨打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強,被缽盂大的拳頭打中之後硬是哼都不哼一聲,所以慢慢的他們也開始加大力道了。

「啪!啪!啪!啪!」大廳里的聲音很清脆很響亮,真是拳拳到肉,相當爽快。

唐天佑用力咬着牙,脖子上一片赤紅,顯然是在努力忍耐,但是汗水還是慢慢從全身上下滲透出來,他脖子上、手臂上、額頭上都有青筋凸起,看上去非常痛苦。

「痛!痛!痛死我了!」唐天佑在意識海里拚命的慘叫:「沙包老大,你可別騙我啊,如果沒效果,這樣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至少打出個五癆七傷來。我下輩子可就在床上度過了。」

「放心,痛是正常的,你現在的身體還不夠強壯,當然會痛,但是你全身絕大部分的經脈和武穴都是堵塞的,必須要用外力撞開,那些有內功的傢伙容易把你打死,這兩兄弟正好沒有內功,蠻力氣又足夠,是最佳人選。」沙包很悠閑的坐在那邊的沙地上侃侃而談:「內傷嘛當然會有的,只要不打死就沒問題,等到你打通一半以上的經脈后,你就可以通過真氣自己撞開其他的經脈,再然後,你就可以躺在床上養傷了。」

「噗!」唐天佑聽得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居然真的會內傷,沙包老大,你太狠了!」

外面的熊氏兄弟卻嚇壞了,直接一左一右架住了唐天佑的胳膊:「唐同學,要不要去醫院?我……我們可不是故意的啊。」

「沒事,」唐天佑悠悠的睜開眼睛,半死不活的舉起手臂抹了口嘴角的血跡:「繼續吧。」

「還繼續?」熊大都快哭了:「我們不想做殺人兇手啊……」

「放心,我沒事的。」唐天佑很吃力的扯了扯嘴角,這個笑容看上去比哭還難看:「繼續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們做殺人兇手,難道你們連我都信不過嗎?」

「唐同學做事,我們信得過。」兩兄弟一下就想通了,很快,大廳里就又響起了拳拳到肉的啪啪聲,聽得一邊看熱鬧的南宮修竹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輕聲嘀咕著:「這是什麼修鍊方法……居然比我的夢中劍還詭異啊……」

「啊!」

「噢!」

「哦!」

「啊哈!」

別誤會,這絕對不是某種床上運動的聲音,這是唐天佑的慘叫聲,在保持了十分鐘的硬漢造型之後唐同學終於忍不住了,他一開始只是悶哼,後來就開始不顧一切的慘叫,而盡職盡責的熊氏兄弟倒也真的是實在人,唐天佑說沒事,他們就認為沒事,哪怕唐天佑叫得死去活來他們仍然是很認真的一拳一拳打過去,所以現在,唐天佑裸露的上半身已經幾乎全變成了烏青色,那是皮下瘀血的顏色,看上去真是觸目驚心。

米小醋和鳳飛飛也停止了pk,兩位大美女坐在南宮修竹旁邊看得津津有味,隨着啪啪啪的拳擊聲敲打着節拍,倒像是在聽一場演唱會。

事實上,聲音還是挺豐富的,除了唐天佑的慘叫聲和拳頭撞擊的聲音,偶爾還能聽到「噗」的聲音,這是吐血的聲音。還有「嘩啦」,這是血撒在地板上的聲音,當然,還有熊氏兄弟粗重的喘息聲和腳步聲。

「我感覺到了,」唐天佑在意識海里半死不活的呻吟著:「許多個武穴中間,都有了一絲絲流動的真氣。」

「只有一絲絲嗎?不是長江大河般洶湧澎湃嗎?」沙包無所謂的擺了擺翅膀:「那還差得遠呢,繼續繼續。」

「老大,再打我就真的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唐天佑哀求起來:「要不明天繼續?」

「這種事情不能分幾次的,必須一鼓作氣直接打通,」沙包用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唐天佑:「你聽說過誰晉級的時候是先升一半然後去吃個飯洗個澡回來繼續升的嗎?」

「可是……可是我……」唐天佑說到這裏,正好熊大和熊二同時一拳打在他兩邊胸膛上,差點打得他當場昏迷,這句話就直接卡住了,然後「噗」的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古凡正是在這時候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一看到地上大灘大灘的血頓時臉就變了,怒吼一聲:「住手!」毫不客氣的就沖了出去,人還沒到,一隻手已經彈出了兩點光華,正沖着熊氏兄弟而去。

他也是急怒之下失了分寸,作為一個轉型期巔峰的強者,他這兩道光華可是體內真氣凝結而成的大殺器,熊大熊二這種貨色完全可能被直接秒殺。所以他剛一出手,臉色就頓時再變黑了幾分,他意識到:要出大麻煩了…… ,

第720章

顧少,他惹不起

良久,顧東才道:「阿龍,有容會不會去鴻運大飯店?」

「一定會。」

「走!看看去,悄悄的!」

「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