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瀾一哆嗦,手機差點摔地上。

「昨天聽說你不舒服,直接回家了?」鍾樂桃花眼一瞄,似笑非笑的說。

沈笑瀾點頭不知說什麼,心裡十分納悶。

昨天公司可是鬧出了那麼大的事,鍾樂當時也被嚇得不輕的樣子,怎麼過了個晚上到現在,他看著跟沒事人一樣?

「身體好些了嗎?」鍾樂湊近問。

沈笑瀾避開一步冷冷說:「好多了。」

「你好像是在躲著我?我又不會吃了你。」鍾樂眼睛一眯,意味深長的說。

昨天都差點被你推倒了,現在還好意思說這個?

沈笑瀾憋著氣,盯著那電梯上的數字,居然半天都沒動一動……

她是真不想跟鍾樂杵在這,生怕自己一個沉不住氣就直接質問他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跟五毒大仙混在一起。

「怎麼,不願意講話?」鍾樂似乎很執著的想讓沈笑瀾開口說幾句。

「……劉主管怎麼樣了?」沈笑瀾盯著電梯數字問。

鍾樂嘆了口氣:「昨天下午我帶著幾個同事去醫院看過她,狀態挺穩定的。醫生說她家有間歇性精神病史,可能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所以發病了……公司現在給她辦了長病假手續,讓她先帶薪休假療養。」

間歇性精神病史?沈笑瀾表示不信,真能扯。

「劉主管說劉夢潔也瘋了,真的假的?」

鍾樂無奈一笑:「病人說的話,你也當真?劉夢潔前段時間休假就出國玩去了,她朋友圈還經常更新呢,哪來的瘋了一說。」

劉夢潔沒事?沈笑瀾吃驚。

她沒有加過劉夢潔好友,不知道她最近什麼動態,不過這種事去一打聽就知道了,如果鍾樂說謊,很快就能揭穿。

鍾樂昨天去警局接受了例行調查,在警察們發現劉穎有間歇性精神病史,以及劉夢潔的正常動態后,鍾樂自然沒事,而且還被安撫了一番送回來。

下午他去醫院看了劉穎,還承包了她的醫藥費和營養費,在外看來已經是十足的好人了。

「……你跟劉主管,什麼關係啊?」沈笑瀾此時也不把鍾樂當作領導來看了,直截了當的問。

「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鍾樂反問。

「你們上周三在辦公室里……不只是聊工作吧?」

「你聽誰說的?」

「我在公司加班呢,我聽見的。」沈笑瀾也不繞彎了。

鍾樂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神情,算是認了:「身不由己,逢場作戲。」

影視世界當首富 他這話要是放在其他時候,沈笑瀾肯定會大罵渣男,再啐一口唾沫,不過這時候聽起來好像多了一層別的意思。

身不由已,或許他並不想這麼做,但只能這麼做。

逢場作戲,或許他假意順水推舟,也許內有隱情,不止是圖一時歡樂。

沈笑瀾不知道是否自己過度解讀,欲言又止,差點想問他那個銅蛤蟆的事,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前面聊的這些,都是她想搞清楚劉穎的狀況以及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能從側面打探出一點蟾蜍大仙的消息最好,要是沒了解到什麼,也不至於打草驚蛇……

「看來你很在意這事啊。」鍾樂沒頭沒尾的來了一句。

「啊?」沈笑瀾一瞬間還以為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慌張寫在了臉上。

「笑瀾,你其實是喜歡我的吧?」鍾樂嘴角一抿。

沈笑瀾:……???

「我說過,從你來公司參加面試時候,我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跟其他人不一樣。」鍾樂更加得意了。

沈笑瀾無語,以前還真沒發現……這人怎麼這麼自戀?

「你對我可能有些誤會,這我得找時間好好給你捋一捋。晚上一起吃個飯?」鍾樂說。

叮——

萬年不到的電梯終於到了,沈笑瀾這才從回過神,一側目發現小常和小袁居然站在身後不遠處,頓時冒出一身冷汗。

「鍾總早啊,笑瀾早啊!」小常和小袁如同連體嬰兒般異口同聲。

「……早,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啊?」沈笑瀾覺得她倆在某種意義上說,比鬼怪更可怕。

「站了好一會兒了。」小常帶著營業性笑容說。

「這電梯半天不來,也沒辦法。」小袁附和。

沈笑瀾僵硬的扭過脖子,邁腿上了電梯。

一行四人無話,沈笑瀾看他們雖然各自帶著笑臉,但實際感覺一個比一個冷。

剛才鍾樂跟她的對話估計被這倆人聽去了不少,以她們的八卦傳播速度,估計她很快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了! 霍月沉的臉一如往常一樣的溫和:「念念,你累了,你好好回去休息,睡一覺,什麼都別想。」

夏念念垂眸,心裡有一種刻骨的感情在翻滾,過了好久她才把湧上眼眶的淚意給強壓下去,輕輕說了句:「那我走了。」

「再見。」他輕輕地說。

她全身的力氣似乎都被抽幹了,只能用雙手掰開車門。

再次回到簡陋的出租屋,夏念念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如果之前的一切全都是場夢該多好?

屋內一切還是她離開時候的樣子,可她卻已經變了,被莫晉北那個惡魔折磨得身心疲憊。

夏念念關上門,沿著門板滑落在地上,捂著臉小聲地哭起來。

門外,霍月沉站在陰影里,一動不動就像是一座俊美的雕像。

夏念念的哭聲猶如這世上最鋒利的刀片,一片片地攪割著他的心。

一開始,她還哭得很壓抑,只有時不時的嗚咽聲傳出來。可是到後來,她的哭聲越來越大。

霍月沉眼眶赤紅,攥緊了拳頭,終於忍不住大力地拍門:「念念!念念!」

夏念念哭得有點懵,腦袋轉動了好久,才聽到敲門聲。

她剛剛打開門,就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別抱我,我已經……髒了。」夏念念泣不成聲。

霍月沉把她抱得更緊,胸腔里全都是洶湧的恨意,嘴巴里儘是苦澀:「就算是這樣,可念念,我還是喜歡你。」

輕輕的一句話。

我還是喜歡你。

不管是從前的你,還是現在亦或者將來的你,我只是喜歡你,僅此而已。

夏念念身體狠狠地一顫,在霍月沉的懷裡放聲大哭。

等到夏念念哭累了,霍月沉把她扶到床上,大手輕輕拍打著她的背部,哄著她休息。

幫她蓋被子時,他才看到她的身上到處都是傷痕,看上去像是被鞭打過。

美女的貼身醫聖 霍月沉忍不住咬牙切齒的想撕碎了莫晉北!

莫晉北不僅妄圖想趁著A國皇室內鬥分一杯羹,還這樣欺負他心愛的女人。

霍月沉彎腰,嘴唇顫抖得格外厲害地親了親夏念念濕漉漉的睫毛。

然後他轉身,關門,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是我,城東的工程是時候動手了。」

霍月沉往日溫和的黑眸里,只剩下蠢蠢欲動,蓄勢待發的影子,彷彿隨時會撕下完美的面具,露出他清晰的面目。

而這一天,似乎已經來臨了。

御尊集團

助理覺得莫晉北這幾天很不對勁,因為一向藏拙於巧,隱藏實力的莫晉北竟然規規矩矩開始上班了!

莫晉北先是打電話給他,叫他往明德別墅送了幾十份文件。

有的文件甚至多達幾百頁,至少要三天的時間才能看完。

莫晉北規規矩矩坐在書桌前,挨個逐一的開始看。

第二天早上九點,助理上班的時候,發現莫晉北竟然已經在辦公室了。

那堆需要三天看完的文件,他一個晚上就批閱完了。

助理一問樓下的值班保安,說總裁是凌晨六點來的。

莫晉北後來又把他叫進去,主動要走這個星期的行程表,然後在上面勾勾畫畫,好半天才交給助理。

助理一看,不可思議地問:「總裁,您確定這是一個星期的行程表?」

卧了個大槽,確定這不是一個月的活?

以前你不是老說要隱藏實力嗎?

突然變成工作狂,難道就不怕別人覺得你是個精分嗎!

助理一開始還以為,莫晉北大概是心血來潮,明天就正常了。可沒想到他竟然這一瘋就瘋了半個月。

小半個月,御尊集團的員工就病倒了一片。

整個御尊集團上下都叫苦不迭。

總裁化身工作狂魔,天天加班到凌晨兩點,早上六點就讓秘書打電話通知高層管理開會。

助理覺得不對勁,真的太不對勁了!

助理去明德別墅送文件的時候,考慮了總裁的腦迴路,偷偷找傭人問了句少夫人呢?

傭人神神秘秘的告訴他,少夫人跟一個長得很帥的姓霍的男人走了。

助理這才恍然大悟。

周六,助理跟著莫晉北去城東的工程現場勘查。

回來的時候莫晉北坐在車后,俊美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氣質凌冽,微眯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車內莫晉北的氣場太強大,一路上助理連咳嗽都拚命忍著。

在車快要開到公司的時候,莫晉北突然睜眼:「少夫人最近怎麼樣?」

助理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是在問他,急忙回答:

「少夫人回到出租屋后就一直閉門不出,霍月沉每天都會去看她,每次差不多一個小時離開。」

助理從後視鏡里偷偷打量,莫晉北面色平靜地看著前方,拿不准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情緒。

「去明德別墅吧!」莫晉北冷不丁地開口。

助理鬆了一口氣,感激得快要哭了,總裁終於決定放假了嗎?

莫晉北回到明德別墅,隨意的解開外套,扯下領帶,衣服也沒脫就躺在了床上。

連續半個月高強度的工作,他的身體很累,可腦子卻異常的清醒。

他一直對自己說,快點閉上眼睛睡覺吧,睡著了就不會再亂想了,可他的神經就是綳得緊緊的。

夏念念真的就這麼走了,半個月了,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莫晉北一開始還很傲嬌的等著夏念念回來,可最近越來越等得不耐煩了。

那個該死的女人口口聲聲要跟他離婚,他原本想兩人先分開一段時間冷靜下也好。

可沒想到,她一離開,馬上就和霍月沉鬼混在一起。

莫晉北覺得很委屈。

他明明對她那麼好,她為什麼就偏偏不愛他,而喜歡霍月沉那個小白臉呢?

越想心裡越煩,莫晉北乾脆從床上坐了起來,走到書房裡,打開了一瓶紅酒一個人坐著喝悶酒。

他不知道喝了多久,突然書房門被輕輕推開了。

一個女人悄悄走近,嘴裡輕柔地喊著:「晉北哥……」

夏紫諾那天勾引莫晉北失敗,但是她並沒有死心,一直悄悄跟蹤莫晉北的行蹤,今天終於逮到機會了。 沈笑瀾剛坐進辦公室沒多久,就感覺大家的目光有意無意匯聚到自己身上,各個帶刺。

梁菲菲很快發來了消息,旁敲側擊問起了沈笑瀾跟鍾樂早上發生了什麼,沈笑瀾暗自叫苦,心想小常和小袁真不愧是公司的八卦大喇叭,消息傳的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快。

沈笑瀾回復梁菲菲:「我就是早上等電梯的時候碰到了鍾總,順口問了他跟劉穎的關係而已……」

「原來如此,我聽其他人說,好像是你背地裡跟鍾總在交往,劉穎吃醋受刺激所以才瘋了。」梁菲菲發完消息,又切回到小群窗口,辦公室其他女人仍在添油加醋的議論沈笑瀾,從她破格入職到現在,鍾樂和她的交集云云,挺像那麼回事。

梁菲菲看得有些煩悶,揉了揉太陽穴。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是多。沈笑瀾平時跟她關係不錯,倘若真跟鍾總有關係,依沈笑瀾的性子,應該不至於會瞞著她。

沈笑瀾盯著對話框無語。

三人成虎,沒想到事情還越傳越離譜了,連劉穎瘋了都怪她……要不是梁菲菲告訴,她都不知道現在別人怎麼看待自己。

人言可畏,某種程度上來講,唾沫星比鬼怪還要可怕。

「菲菲姐,我真跟鍾總沒關係!」

「我知道,我相信你。 許你一生一世緣 算了,做好自己的,別在意別人說的。」

梁菲菲的安慰讓沈笑瀾有些感動。還好有人還相信自己,周圍也不全是指責人的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