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傾城接到消息之後,忙道:「我這就去把壓制毒性的丹藥去給不滅服下。」

沐鈺聽見這話,連忙加快了回房的腳步。

桌前,只剩下沐炎和風離落了。

風離落嘴角抽搐,不解的問道:「你們這麼做……是不是太不尊重……」

「噓!」沐炎難得嚴肅臉,他等到沐鈺進房之後才道:「你不了解小鈺兒,對自己的感情她遲鈍了。雖然一開始媽咪和爹爹是因為冥不滅的身份才對他滿意,不過後面這麼幫他,也是因為看出了小鈺兒的心思。」

風離落挑眉,若有所思的看著房門,「這麼說,我也得出一份力了?」

沐炎挑眉,「別,媽咪有分寸,咱們只要不添亂就成了。」

「嘶……」風離落擰眉,「雖然我懷疑媽咪跟娘是一個意思,可是你娘是你親娘,你幹嘛總叫她奶媽?」

「啊?」沐炎張嘴,這個問話還真是防不勝防,完全不知怎麼解釋。

風離落見狀,尷尬擺手,「沒事沒事……我去看你爹爹。」說吧,轉身就走,嘴裡還呢喃,「難道媽咪比奶媽要親……唔……應該是這樣……」 沐炎無語了,手托著下巴,抬眸看向天空。

這個問題,他們還真的從未想過,畢竟從小以來就是這麼喊得……



房間里。

顏洳鈺靜靜的幫冥不滅把脈,臉上一副凝重的樣子,趁著沐鈺沒注意,指尖探上他唇畔,將一粒丹藥強行塞了進去。

冥不滅心下愕然,面上卻不敢有半點破綻。

乖乖地將一粒莫名的丹藥吞入腹中,暗道,大姨到底在賣什麼關子?

「媽咪,怎麼樣了?」沐鈺緊張詢問。

顏洳鈺搖頭,「不行,這個毒有點壓制不過來,畢竟中毒太深。」

「蛇心花而已啊!怎麼會壓制不住!」沐鈺臉色微變,滿臉不敢相信。

「他整個人跌進蛇心花的葯園內,全身大面積的中毒,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實屬不易了。」

顏洳鈺說的十分嚴肅,要不是沐傾城,沐炎和鳳離落心裡都有數,差點都以為是真的了。

他們都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不知情的沐鈺,只見她臉色慘白,蹲在原地。

就在這時,冥不滅突然感覺到小腹一痛,緊接著便開始氣血翻騰。

「唔……噗——」他直接噴了一口血,然後徹底失去意識。

「表哥,表……」沐鈺抓著床邊扶手,想要上前,卻又顧忌顏洳鈺他們。

沐傾城,沐炎和鳳離落見此,都偷偷看了顏洳鈺一眼,發現她淡定的坐著,便知道沒啥大情況!

顏洳鈺幽幽地嘆了口氣,「唉……這孩子,沒事往蛇心花裡面摔什麼?」

沐鈺咬著唇,心底越發恐慌起來,張口說話的聲音也帶著哭音,「媽咪……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她抓著扶手的手,關節發白,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

沐炎見狀,實屬有點不忍心,轉眸看向沐傾城,他倒是雷打不動的站在原地,看上去跟沒事人似得。

惹得沐炎暗嘆,果然是親爹親娘……好吧……自己也算個親哥……

顏洳鈺抬眸看著她,道:「有。」

「什麼辦法?」沐鈺立馬振作起來,緊緊地看著顏洳鈺。

顏洳鈺看見沐鈺為了冥不滅情緒受控,心底是酸甜苦辣百味交集,最確定的一件事莫過於,她這個女兒絕對喜歡冥不滅這個事實!

「唉……這個辦法除非他有妻子,否則做不到。」賣女兒計劃開始進行……

「妻子?可是表哥沒有成婚……」沐鈺一臉茫然。

「那隻能替他找一個了。」

找,找一個?

沐鈺咬唇,為什麼想到有別的女人成為冥不滅的妻子,她會這麼不爽?

憋了半天才問了句,「我……去哪裡找?我又不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人。」說完,扭頭看向別處,滿臉的不爽。

憑什麼……憑什麼叫她給他找女人啊?要找讓他自己去找啊!

顏洳鈺挑眉,「我心裡倒是有一個人選。」

「誰啊?」沐鈺問的很快,甚至帶著著急,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她連忙又壓低聲音,「是…誰啊?」

「你憂嬸母的女兒,或者是你凝姨母的女兒,我記得她們都不小了。」

沐鈺絞著手指,咬著唇不吭聲。

「這樣吧!沐炎,這裡就你最閑,你去跑一趟。凝姨母的女兒你認識吧?先找她,如果她不同意,再去找憂嬸母。」

沐鈺噘著嘴,不滿道:「為什麼不先找憂嬸母……」

「因為她和你龍叔叔去遊山玩水,怕女兒無聊,就把她也帶去了,早起來費事了點。」說完,又看向沐炎,「速去速回,最好控制在三天之內。」

沐炎微微挑眉,腳釘在原地,不知走還是留。

「嘶……還不快去!」顏洳鈺瞪了他一眼。

沐炎無奈,「好吧,我這就去。」轉身作勢要走。

「等一下!」沐鈺急了,「到底……到底需要怎麼解毒?為什麼要表哥娶妻?萬一,萬一表哥醒來之後,不滿意呢?我,我可不是說那兩個妹妹不好,我就是覺得,太不負責任了……」

顏洳鈺眼底掠過精光,小樣,還不是上鉤了!

「小鈺兒,這件事……」她遲疑了一下,而後斜眼看向她,「其實,要說人選,媽咪當然覺得你最合適……」

沐鈺低著頭,眼底掠過連自己都不能理解的竊喜,羞澀道:「媽咪呀……」

「唉……可是這,媽咪不能讓你為了救人去幫助人,如果不滅醒過來知道你為了救他,犧牲這麼大,肯定不會接受的。甚至會懊惱,這孩子我看得出來,他是個十分重情義的人。」

妻子?解毒?犧牲大?

沐鈺越是聽腦袋越是大,不就是蛇心花毒嗎?

「媽咪啊……到底要怎麼解毒啊?」

顏洳鈺咂了砸嘴,欲言又止的樣子。

沐傾城嘴角掠過笑,輕咳一聲,順勢問道:「顏兒,到底需要什麼?我相信小鈺兒一定會儘力而為。」

沐鈺:「……」這不是把她後路都斷了嗎?她、她還不知道怎麼解毒呢!

沐傾城的話,讓顏洳鈺順理成章的說出了解毒法子,「因為他中毒太深,用過用強效的解毒藥,身體太弱會適得其反,所以這時候需要一個人,來服下這一粒解毒丹。」說話間,顏洳鈺手中多了一枚丹藥,一枚閃爍著光芒,葯香十里的丹藥。

「呃……」沐鈺再度懵逼,「那,那就讓哥哥服下啊?他跟著表哥不就好了?」

顏洳鈺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看著她,「老娘會不知道啊?前提是這枚丹藥只能女性體質服下,而且不得離開他身邊一米距離,時間是一個月。這蛇心花的生性陰寒,解毒丹里的成分都是陽質,可是要是讓沒有中毒的男人服下這至陽的解毒丹,還連續服用一個月,你是想要補死你哥哥???」

沐鈺張嘴語凝,您是煉丹師,你說的都是對的,惹不起惹不起……

「可是,那也不用嫁給他啊?不就是跟在他身邊嗎?我也可以啊!」梗著脖子說完之後,又有點後悔。

顏洳鈺瞥了她一眼,對這個女兒的性格還是很了解的,於是決定再下一劑狠葯。

「行了!老娘可沒讓你嫁給不滅。沐炎,你呆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找凝姨母!」

沐鈺看了沐鈺一眼,轉身就走。

「啊!!!煩死啦!」沐鈺突然大喊了一聲,原地跺腳。 顏洳鈺皺眉,嚴肅臉看向沐鈺,「叫什麼?老娘生你出來可不是敗壞名聲的,沐炎,快去找人。」

「我嫁!我嫁!」沐鈺咬著唇,委屈的看著顏洳鈺。

「嘖,你怎麼回事?」顏洳鈺沉著臉,一臉認為她在瞎胡鬧的神色,實則,心底快要笑出聲了。

沐鈺撇嘴,「媽咪……我沒有鬧……如果,如果是為了表哥的安全,還有為了媽咪和爹爹的名聲,我嫁,我嫁……解毒丹,我吃嘛……」說著話,伸手就去拿顏洳鈺掌心的丹藥。

顏洳鈺掌心一收,靜靜的看了她幾秒,心底暗嘆,這個傻丫頭,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思。

也罷,如果這次他們沒有結果,那她也就不再插手這件事了。

「唉……」她嘆了口氣,將丹藥塞進了沐鈺手掌,「有些事,勉強是不可以的。」說罷,沖著其他人使了使眼色,轉身離開了房間。

沐傾城,沐炎,鳳離落,都跟著後面離開了。

沐鈺手裡拿著解毒丹,微微咬唇,疑惑的思索顏洳鈺的話。

勉強?

幫冥不滅解毒勉強?

還是嫁給冥不滅勉強?

好像……對她而言,似乎都沒那麼勉強吧?

思及此,她愣了愣,凝視著解毒丹,使勁撓了撓頭。

幹嘛想這麼多?

等到冥不滅解了毒,讓他自己取消婚約不就行了?

他自己不願意娶她,又不是她不願意嫁?到時候就不是她壞了名聲,而是冥不滅了……

沐鈺如是想著,可是想到冥不滅毀約,心底又有一丟丟的刺痛。

「唉……冥不滅……你最好乖乖地……」乖乖地怎樣?

沐鈺咬唇,一瞬間自己也不知道是想他毀約,還是想他依照這個不知情的婚約進行了……

拿起一張手帕,在他唇角的血跡上擦了擦。

「冥不滅,你醒了之後會怪我媽咪多事嗎?還是怪我不知羞恥……呸呸呸……誰不知道羞恥了?我可是在救他啊!」沐鈺使勁撥了撥冥不滅的胳膊,心底委屈沒地方撒。

此刻,徹底暈過去的冥不滅,並不知道顏洳鈺的計劃,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第二天,冥不滅額角一陣陣刺痛,讓他睜開眼,旋即倏地坐起身子、

從腹痛,吐血到昏迷的記憶湧出來,他下意識的左顧右盼。

心底帶著一絲驚異,要不是他現在好好地,他都要懷疑大姨是不是給他服了毒,想要殺他了……

「表哥!你醒啦!」沐鈺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冥不滅的腦袋嗡嗡叫,連忙閉眼躺下,動作連貫,要不是沐鈺已經看見他醒來了,恐怕都要懷疑剛才是幻象了。

「表哥……」沐鈺忙上前,手貼在冥不滅的額頭上,冰涼的觸感傳來,低眉凝視著他的臉色,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嚇人了,「表哥?」

「我睡著了……」冥不滅悶悶回了句,卻已經睜眼了,心下懊惱自己怎麼一點防備都沒有,這下也沒法裝死了。

「呵呵……」沐鈺輕笑出聲,伸手掐了他一把,「媽咪說你這時候會醒,果然醒來了。太好了……」

冥不滅眨了眨眼,想到他剛才醒來后的遲鈍和疑惑,不由擰起眉頭。

「我怎麼在這?我只記得我在葯田裡,然後就倒下去……再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沐鈺白了他一眼,「你啊!平時實力那麼強,我哥哥不過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就倒進蛇心花藥田裡被毒暈了。」

冥不滅聞聲挑眉,原來當時大舅子是這麼給他開脫的?看來這個大舅子的馬屁沒有白拍,關鍵時刻還知道幫他打掩護!

「表哥?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還不舒服?我去找媽咪過來……」沐鈺說完,轉身就要走。

只是剛轉身,手腕就被人拉住了,然後猛地往後一拽。

沐鈺身體一個趔趄,直接跌進了斜倚的冥不滅懷裡。

「表哥——」沐鈺雙手撐在他胸前,一臉緊張。

冥不滅嘴角勾起瀲灧的笑,溫柔的詢問,「一直都是你在照顧我嗎?」

「呃……不是啊?媽咪,哥哥,都有照顧你……」沐鈺耿直的說道。

冥不滅額角不經意間抽搐了一下,這個時候,這個氣氛,用得著這麼誠實嗎?

沐鈺抿唇,偷偷看了他一眼,試探的問道:「表哥,你知不知道,你昏迷后,發生一件大事。」

「什麼事?」

沐鈺低著頭,嘴角掠過笑,抬眸又變得認真,「媽咪要把我姨母的女兒給你當媳婦。」

「啊?你說什麼?」冥不滅大驚失色,連忙坐直身子,

沐鈺見此,打趣道:「怎麼啦?你放心我姨母的女兒姿容自然不會差,再不濟還有我憂伯母的女兒!」

冥不滅眉頭緊擰,心底著急,大姨怎麼回事啊!她不是站在自己這邊嗎?又給他胡亂介紹什麼啊……

轉眸看見沐鈺一臉調侃的樣子,不禁咬牙,「想,當然想。不過、我顯然還不是而立之年,沒有成婚的打算!就算要成婚……」那個人也只能是你!

沐鈺聽見他沒有成婚打算的時候,臉上的笑意就消失了,果然,像他這麼花心的男人!怎麼可能願意放棄花花世界,安心娶一人為妻?

思及此,她推開了冥不滅,從他懷裡掙脫站了起來,疏離的說道:「表哥,我幫你倒杯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