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一會,那男人就開始堅持不住了,身上不少地上被火球攻擊到,藍色登山服被火球燒破了不少地方,他看上去變得極其狼狽。

旅店裏的打鬥聲越來越激烈,我也不再拖時間,想要快點解決掉他去旅店裏幫忙。於是猛的一運氣,讓那四團火球體積都增大一些,然後讓四團火焰同時攻向男人的一個地方,那就是心臟。

藍色登山服男人眼神一沉,趕緊用刀擋在心口前,但沒有用。他手上的刀沒能完全把所有的火焰都抵擋出了,於是沒被擋住的火焰直接擊到了他的胸口上。

砰的一聲,男人胸口炸開了,火星四濺,他吐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那四團火焰也熄滅了,我呼了口氣,控制那四團火焰可沒少花的精力。

男人倒地死了之後,那隻和金蠶蠱打鬥的霧氣豹子也慘叫一聲,化作一灘血水灑到了地上,消散了。

“無趣!”在那霧氣豹子消散後,金蠶蠱身上的金光也消失了,它飛回到我身旁,不滿的說了一句。

我懶得理它,讓它先飛回我肚子裏,它也沒多說什麼,化作一道金光飛回了我體內。金蠶蠱飛回我體內後,我轉身想要跑回旅店內,幫助陳柏他們。

可誰知道,我剛跑到旅店門口,就看到陳柏他們帶着我們的東西都衝了出來,看上去十分的着急。

“怎麼了?”我疑惑問道,他們怎麼這麼着急,出了什麼事。

“趕緊走遠一點。”劉宇衝出來的同時,拉着我往遠處跑。

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聽到轟的一聲,旅館爆炸了,頓時火光四射,一道衝擊力向四周散開,我們被波及到順勢都撲到了地上,不然肯定會被衝擊力弄傷了。

爆炸聲挺大,除了火光之外,就是濃煙和四散的被震飛的帶着火星子的木板塊。

還好這裏離鎮上有段距離,不然估計要傷及無辜,造成更大的影響。躲過爆炸的餘波後,我們從地上站了起來,回頭看着那個被大火吞沒的旅店。

“他們派來都是些小角色,打不過我們就像和我們同歸於盡,真是喪心病狂。”陳柏臉上帶着怒意,沉着臉說道。

我心裏也很氣憤,估計爲了在這裏等我們,他們把原本的旅店老闆和夥計都給殺了,扮成他們的樣子,想要以此來襲擊我們,不過百密一疏,還是被陳柏發現了破綻,我們都有了警惕心。

他們做事還是一如既往,不擇手段,濫殺無辜。

“師弟你剛剛去哪了,害我們遇襲的時候還在裏面找了你一會。

我說自己夜裏出來上廁所,正好遇到了一個藍色登山服男人,他想趁我不備偷偷襲擊我,見我抓住,但還是被我發現了,於是和他在旅店外打了一場。

“那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空間小福女 秦筱筱聽了之後,慌忙走過來,擔心的問道。

“沒事,他被我殺了。”我搖了搖頭,回道。

剛剛的動靜已經驚動了鎮上,雖然鎮上與這裏有段距離,不過相信很快就陸續有人會趕過來的,所以我們不敢繼續在這裏多待,在鎮上的人趕來之前就離開了這裏。

出於無奈,現在我們只能往山裏走,雖然在夜裏山中比較危險,但也不容我們想這麼多了。 「你,真要出這塊?」劉西路很不確定的問道,「如果你出這一塊,可以算三百兩。」

唐宋隨意的點頭:「三百就三百。我要一枚一級丹藥,然後藥材,等會我再看看。」

「好!」劉西路爽快的答應,「你們稍等,我去拿丹藥。」

等劉西路離開,李靜滿是肉疼的趴在天靈石上,一臉的哭喪:「三百兩啊,我們家都沒這麼多錢。這麼大的錢,我頭一次看到……嗚嗚,好喜歡,好想要。」

唐宋沒理她,繼續探查架子上的藥材。這裡的藥材針對性更強,每一樣都蘊含獨特的力量。如果能成功融合,藥效肯定也很驚人。

不多會,劉西路回來了,手裡捧著一個黑色小盒子。李靜立即蹦起來,兩眼直勾勾盯著。

將盒子遞過來,劉西路道:「這是出自流雲庄的丹藥,已經經過鑒定。如有問題,流雲庄賠償十倍。」

唐宋沒在意的接過盒子打開,裡邊一枚透明的丹藥。跟藥材一樣,並沒有釋放出任何元氣,但是神念可以探查,其中蘊含的力量確實很強。

簡單地掃了一眼,唐宋便將盒子蓋上:「挺好,我再拿一些藥材。」

在架子周圍饒了一圈,唐宋才開始拿藥材。藥材是按照重量算錢,有些藥材非常昂貴,一兩藥材需要幾十兩錢。

不多會,唐宋便選好了。加上丹藥,不夠三百兩,但是差得並不是很多,給劉西路留了一定的利潤空間。

李靜一直在旁吞咽著口水,強忍著說話的衝動。她雖然心直口快,可畢竟是大家族的小姐,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時候不該說。

從寶丹閣出來,李靜按捺不住低聲咕嚕:「虧死了。一枚丹藥才一百二,扔出去三百!」

唐宋不由笑道:「藥材呢,不算錢?」

李靜撇嘴:「誰知道算不算,如果不能成丹藥,一分錢都不值。唐大哥,你確定你真能煉丹?」

唐宋只是付之一笑,雖然還沒有研究透徹,不過他已經有了幾分把握。能量融合成丹藥,其實本質跟之前的煉丹一樣,只不過更高級而已……

回到李家,唐宋迫不及待的進入房間,一股腦的開始研究。李家主到也算是給面子,安排了侍衛在外邊守著,不讓其他人靠近。

沒有急著動手,唐宋先拿起丹藥用神念不停的滲透探查。其實他很喜歡這種煉丹方式,本身對他的實力提升就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進入到這個層次,本來就是要分析能量,現在不正好讓他更加細膩的研究?

很快唐宋就開始有想法了,將丹藥放下,煉丹爐拿出。沉了口氣,還是使用之前的煉丹術。

直接用元氣煉化藥材,然後提取藥材里的力量!

只不過,跟之前不一樣的是,以前隨手就能將藥材煉化,可在這裡,即便是低級藥材也需要很久。而且因為煉化之後是直接變成能量,提取要更加麻煩也更加吃力。

唐宋甚至懷疑,煉丹爐是否還有用。以前好歹也說煉丹爐是用來將氣態藥效液化,現在能不能將能量液化融合,真不一定……

僅僅是煉化了三種藥材,唐宋就感覺有點吃不消了,不得不休息。損耗真不是一般的大,這種煉丹術似乎沒有任何優越性。

休息了一會,繼續煉化。也不知道折騰多久,可算是將需要的藥材全部煉化進入到煉丹爐內。

雙手凝聚元氣控制著煉丹爐,唐宋屏氣凝神的開始壓縮。壓縮能量要比壓縮藥效困難許多,憋了老半天才變成濃霧。

坑爹啊,以前隨隨便便就能煉丹,怎麼現在這麼辛苦?

可都到這份上,唐宋也不可能放棄,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世界內的力量翻騰出來,繼續強行壓縮。

煉丹爐不停的旋轉,周遭靈氣呼呼洶湧過來。唐宋的臉上冒起冷汗,世界內的力量瘋狂輸出,就差沒把天罰之力給抽出來。

啵!

煉丹爐內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壓力頓時消散。唐宋沒敢大意,喘著氣繼續控制著煉丹爐。周遭靈氣依舊涌動,只不過跟剛才相比變得平靜很多。

神念滲透進入煉丹爐,讓唐宋驚喜的是,能量已經融合在一起,而且已經變成丹藥形狀,只是還沒有穩固。

咿,力量反而倒流回來了?

輸出的力量順著雙手流回到世界,居然有點增強了。

不知過了多久,確認煉丹爐內的丹藥成型,唐宋才將煉丹爐放下。沒有急著打開,而是閉上眼深呼吸。

真是奇怪,迴流的力量確實增加了一些,感覺就是一個修鍊過程。

打開煉丹爐,裡邊只有兩枚透明的丹藥,跟買來的那一枚一模一樣,無論是外形還是蘊含的力量。

拿起來打量了一會,唐宋頗為滿意。雖然一次只能煉製兩枚,而且這丹藥對他本身幫助不算大,可至少煉丹成功了。

不過,自己的煉丹術倒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畢竟藥材不同,凝聚方式也不一樣,回頭得好好修改才行……

收了煉丹爐,唐宋拿著丹藥走出去。拉開房門,正好看到李靜帶著小六和小蓮從院子走過來。

見到唐宋,李靜立即飛奔過來:「怎麼樣,成不?」

唐宋輕抿著微笑伸出手:「喏,給你一枚。」

見到晶瑩透徹的丹藥,李靜頓時瞪大雙眼:「你真能煉丹?不是剛才買的?」

唐宋沒解釋,另一隻手伸到小六跟前,輕聲道:「小六哥,承蒙關照。這枚丹藥是剛才從寶丹閣買的,送你。」

看著他掌心的丹藥,小六獃滯了。李靜則是驚喜的叫起來:「你真是丹師?!爹……小蓮,快去叫我爹。」

重生之婚前止步 小六腦子嗡嗡的,定定的看著跟前的丹藥,完全沒反應過來。他這輩子就見過一次丹藥,這是第二次,卻沒想到竟然是要送給自己!

那可是一百兩,他一年的工錢才八十五錢,一百年才八十五兩,而且是不吃不喝!

李靜也沒敢拿起丹藥,就兩眼直勾勾盯著:「真,真煉製成功了,而且一模一樣!」

腹黑雙胞胎:媽咪,抱! 唐宋微微聳肩:「都拿著吧,這是一級丹藥,對我用處不算很大。」

「真……真給我?」李靜抬起頭,口水不停吞咽,「這可是你自己花錢買藥材,我……不要白不要,反正你以後還能煉!」說著已經將丹藥抓過去,跟寶貝似的拽在懷裡。 小六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面帶微笑的唐宋,又看了看丹藥,緊咬著牙低聲道:「我,我不能要。太貴重了,我,我只是個下人……」

唐宋把丹藥塞到他懷裡:「拿著吧,我知道你需要。」

「我……」小六鼻子不自主發酸,雙手接住丹藥,身子卻慢慢跪下,眼淚不自主翻騰而起,「多謝!我,我真的沒想到……」

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真的沒有想到,隨便招進來的這個陪練竟然是個高手,而且還是個丹師。更沒想到的是,竟然給自己一枚丹藥!

那可是丹藥,整個南陵城都沒幾個人有!

他只是個打雜的下人,也曾幻想過有一天自己有錢買丹藥,現實卻讓他從未敢有這樣的奢望。可如今,丹藥就在手上……

唐宋彎腰拍著他的肩膀笑道:「起來吧,看你,比我大,還哭。」

小六擦拭眼角淚水,咬著牙低聲道:「多謝。」多餘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也清楚不管自己說什麼都比不上這一枚丹藥貴重。

李靜倒是有點沒心沒肺,拿了丹藥就歡喜的蹦開,還拿著丹藥對著夕陽,美得讓她笑個不停,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很快,李家主過來了,小蓮還是跟在後邊。正好看到小六站起來,小蓮的眼睛不自主泛起了淚光……

「爹,你看!」李靜拿著丹藥蹦過去,「跟買的丹藥一樣。」

李家主皺眉的接過丹藥,神念快速一掃而過,沉聲道:「確實是一級丹藥,真是他煉製的?」

「那還有假。」李靜把丹藥搶過來,「買的那一枚,他給了小六哥。我就說吧,唐大哥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肯定是丹師。再說了,不是丹師誰有這麼多錢,一出手就三百兩,反正我沒有。」

李家主強壓著震驚,走到唐宋跟前,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了想,唐宋還是將最後一枚丹藥拿出來:「我現在一次只能煉製兩枚,而且只是一級。」

李家主一抽,沉聲道:「已經很了不起,丹師本就很少,即便是一級丹藥也極為昂貴。你,之後有何打算?」

唐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聳肩道:「得再打擾你們一段時間,之後再說。」

李家主眼前一亮,拱手道:「多謝!」

都是聰明人,說留下就意味著會幫他們煉丹……

「爹,那我是不是可以吃了?」李靜又蹦過來,「我還沒吃過丹藥呢。吃了這枚,保不準能到十級。」

「你想多,」唐宋翻著白眼,「丹藥蘊含的力量雖然很強,卻也不是都能轉化。受限於本體……額,就是你本身不夠支撐這麼強的提升,不可能會有那麼大的提升。所以,會有很大一部分力量是殘留在你的體內,等你慢慢煉化。不過按照你現在的條件,提升到七級應該問題不大。」

「那也很好了。」李靜吞咽著口水,「七級,等之後再煉化,指不定就能到八級九級,甚至十級呢。爹,我想吃。」

李家主有些無奈,看了一眼唐宋。剛張嘴,都還沒等多說,李靜已經把丹藥塞進嘴裡,然後轉身就跑:「我回去修鍊啦!」

李家主臉色發黑,這丫頭真是,都還沒等答應就吃,不會先回去盤腿做好再吃?

嘆了口氣,李家主再次沖著唐宋拱手:「多謝!之後,我會讓人購買藥材,或者你直接將丹藥賣給我。」

唐宋搖著頭:「不必了,我估計你還沒我有錢。」

媽咪 做我爹地的老婆吧 這話可是讓李家主相當尷尬,卻不得不承認,確實沒他有錢。

這人出手就是三百兩,他是沒這個魄力。何況人家是丹師,隨時都可以賺錢……

晚間,唐宋在房間內修鍊。因為李靜吃了丹藥,李家的重心都在那邊,唐宋這邊反倒沒什麼人管了。

咚咚咚……

外邊忽然傳來急切的敲門,隨後是小蓮的叫喊:「唐先生,出事了。」

唐宋一驚,慌忙起身過去開門:「怎麼,你家小姐出事了?」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難不成是丹藥有問題,李靜出了什麼差錯?

小蓮提著燈籠,滿是焦急:「小六哥受傷了,丹藥被搶走了。」

唐宋嘴角頓時一陣抽搐,黑著臉跟她一塊走出去:「什麼情況,誰搶的?」

「應該是張雲中,不過現在小六哥昏迷,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小蓮說著不由哭出來,「唐先生,你一定要救救小六哥,他傷都很重,快要死了,嗚嗚……」

唐宋面色更是凝重,加快步伐走走出去。下人的院子外邊圍滿了人,唐宋擠進去,裡邊有好幾個守衛,氣氛頗為凝重。

走到房門口,正好看到一個中年男子在給小六療傷,李家主面色陰冷的站在旁邊。

看了一眼小六那慘白的臉,唐宋皺著眉頭:「我來吧。我是丹師,對療傷還是有點研究。」

床上的中年人抬頭看了一眼,見李家主點頭,這才下床。唐宋盤腿坐在小六身後,沉了口氣,雙手按在他的後背上。

丹田被轟得差點沒爆裂,五臟六腑也錯位,尤其是心臟都已經開始衰竭。

下手真不是一般的兇狠!

元氣不停的往小六身體里輸送,只是效果很差。傷得實在太嚴重,再加上唐宋的力量還不夠強,修復能力很一般。

嘗試了好一會,唐宋都感覺效果不好,不得不放棄。

李家主看了一眼,陰沉道:「應該是背後偷襲,而且偷襲之後還攻擊了兩次。」

唐宋哪有心思想這些,眉頭緊鎖的將小六放下。盤算了一下,抬頭沖著李家主道:「你們都出去,不要讓人進來。」

李家主一怔,很快想到什麼,跟中年人一塊出去了。

等他們把房門關上,唐宋立即拿出煉丹爐。不過,並不是要煉丹,而是要融合天地果和天靈石。這兩種寶物都有很強的修復能力,尤其是天地果。不過直接食用唐宋擔心小六受不了,只能用天靈石做藥引子。

正忙著,小六忽然虛弱的呢喃:「唐,唐先生,對不起。我,我沒能保護好丹藥。」

唐宋綳著神色:「別吭聲。守住心神,我會給你療傷。」

小六卻微微搖頭:「我,我快死了。唐先生,你不用再忙了。我能感覺到,我的生機在消散……」 還好這家舊旅店本來就在山腳的地方,離山林很近,沒一會我們就走進了山林裏。山林裏比外面要黑得多,時不時會聽到鳥獸的叫聲,在山裏大概走了十分鐘,陳柏才帶着我們停了下來。

“行了,走到這裏應該沒什麼問題了,鎮上的人也不會發現我們,我們就在這裏休息,一直待到天亮吧。”陳柏看了看四周,說道。

於是我們放下行李,坐在地上休息,原本以爲我留在旅店裏的行李完了,肯定被大火燒沒了,沒想到劉宇幫我拿出來了。我鬆了口氣,包裏重要的東西太多,有我的蟲蠱,還有各種術法上用到的東西,最重要的就是打鬼鞭還有陳柏給我們分配的丹藥。

要是這些都被燒燬了,那不僅是我心疼,估計還會被陳柏臭罵一頓。

夜裏的山林總有些陰森的感覺,四周黑漆漆的也看不太清楚情況,這樣更是容易令人感到不安。這樣情況下能生火自然是最好的,但現在這種狀況下,如果我們真的在這裏生火,估計會被發現,所以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真是的,以爲今晚能好不容易的睡個好覺,沒想到女厲鬼他們盯我們盯得這麼緊,還派人在我們進山之前襲擊我們,想到真是周到。”秦筱筱打了個哈欠,不滿的說道。

劉宇說現在我們來這裏的事情肯定已經被女厲鬼他們知道了,問陳柏怎麼辦,女厲鬼他們肯定會在我們前面做好充足的準備,等着我們自投羅網。

“沒什麼區別,既然女厲鬼安排了人在這裏等着我們,就說明她一早就知道不可能只是老三一個人過來,所以我們被不被發現沒多大的區別,總之之後我們多加小心就行。”陳柏靠着一棵樹,開口回道。

我有些不安和着急,真是這樣的話,那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會不會受到牽連,我甚至害怕女厲鬼已經把他兩給殺了。越想越是慌得很,於是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其他人聽了我的話,都沉默不語,想必我說的情況他們心裏也清楚,所以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

過了一會陳柏才嘆了口氣,說沒辦法,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了這裏,不管發生什麼情況我們也只能硬着頭皮去面對了,至少也要知道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是死是活。

這時候,秦筱筱把身子挪到我身旁,抓着我的手,安慰我。“啓明,不用擔心,李叔叔他倆會沒事的,要是他倆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就算是拼了性命也不會放過女厲鬼和羅博他們的。”她語氣堅定,緩緩說道。

“現在擔心這些只是徒增煩惱,到時候是什麼情況我們自然會知道,趕緊休息吧。”陳柏開口說了一句,便不再說話。

於是我們都坐在地上休息,等着天亮。不知不覺,我和秦筱筱相互靠着睡着了,等醒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亮了,陽光透過樹枝樹葉射向地面,看起來像是一束束光劍。

陳柏他們也都醒過來了,他讓我們準備一下,開始進山。秦筱筱還靠在我的肩上睡着,我輕輕拍着她,把她叫醒。

我們跟在陳柏後面,開始往山林深處走去。每週一段路,陳柏就要停下來四處看看,等確定了方向之後,才繼續帶着我們往前走。他說自己也是很多年來過一次,希望他記憶裏的方向沒有錯。

山路崎嶇,我們走到很累,還好來之前和陳柏訓練了一個星期,不然肯定受不了。

漸漸的,我們越走四周的植被越少,而且明明太陽很大,但是卻感覺溫度越來越低。之前我們還會遇到一些山裏的動物,可現在連只螞蟻我都見不到了。

“看來我們走的方向沒錯,我已經能感覺輕微的陰氣了,走吧,我們應該很快就要到了。”陳柏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然後睜開眼睛說道,繼續帶我們往前走。

我也試着感受了一下,根本沒察覺到陳柏說的什麼陰氣,難怪他會用輕微這個詞,這裏除了他和秦筱筱之外,我們應該很難察覺到。不過越走,不用我仔細去感受,就已經開始感覺到那股陰氣,而且越來越強烈。

走着走着,前面的陳柏突然停了下來。“小心,有動靜。”他凝着臉,說道。

他話音剛落,我就聽到了四周有唰唰唰,奇怪的聲音傳來。沒一會,幾隻猴子就從樹林子裏竄了出來,對着我們齜牙咧嘴的叫喚着。看到只是幾隻猴子,我鬆了口氣,還以爲又是天羽閣的人來襲擊我們。

不過很快的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幾只猴子的身上竟然散發着濃郁的陰氣,而且和一般的猴子不同,它們雙眼赤紅,十分兇狠,就像是要把我們生吞活剝了一樣。

陳柏他們應該也發現了這個情況,都表情凝重,皺着眉頭。

“怎麼回事,爲什麼這些猴子身上會有這麼強的陰氣?”我不解的問道,心裏很是驚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