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元龍精血,鄭驚人想要恢復自己的觀天神眸,將會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雷水下落的瞬間,鄭鳴的身軀,落在了石龍的頭頂之上!(未完待續。) 鄭驚人雖然目不能視,但是他的心神,卻能夠讓他感知到四周的情形。此刻,他的腦海之中,已經出現了鄭鳴高高的懸浮在那石龍上空的情形。

為了一滴元龍精血,這些年來,鄭驚人算得上是殫精竭慮,費盡苦心。他辛苦布局,以九陽龍脈為引,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自己則無聲無息的來取這元龍精血。

卻沒有想到,就在大功就要告成之時,不但出現了姜縱橫等人,已經達到了生神巔峰的雷摩雲也到了!

同樣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鄭鳴竟然也到了。只不過在感覺到鄭鳴氣息的瞬間,鄭驚人的心中充滿了失望。

鄭鳴的修為,竟然和自己差不多,也是躍凡境,而且好像是和自己一般的躍凡二境。

但是,就在他心情黯然,萬分失望的時候,鄭鳴再一次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我就是我,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那驚天一撞,不但擊敗了躍凡六境的姜縱橫,更擊敗了擁有彌勒神骨的焦心陽,可是,就在這一切開始好轉的時候,雷摩雲竟然出現了。

此時的鄭驚人,心裡想的,已經不再是如何得到元龍精血,而是如何和鄭鳴一起從這裡逃出去。

畢竟,元龍精血雖好,比起鄭鳴的性命而言,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而當鄭鳴施展出一種詭異的力量,讓他的感覺都感應不清的時候,鄭驚人萬念俱灰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感應不到鄭鳴的手段,但是他能夠感應到雷摩雲等人的動作,特別是那滾滾的雷霆,都沒能奈何得了鄭鳴的時候,他心頭的希望,變的越加的洶湧。

這一次,自己的眼眸,真的能夠恢復。

但是,剛剛焦心陽的一吼,讓鄭驚人意識到了不妙,他雖然看不到,卻也明白鄭鳴的優勢在與速度。

如果鄭鳴被元龍精血拖住,那麼別說元龍精血,說不定連他的性命都要難保。

他能夠感到那陰陽雷池的力量,所以在鄭鳴立於石龍頭頂的剎那,他就大聲的喊道:「鳴少,那元龍精血,我不要了,咱們走,讓雷摩雲毀了就是。」

「驚人,沒事的,他奈何不得我!」鄭鳴目視著下方鄭驚人瘦削的身軀,自信的道:「當年他就是我的手下敗將,現在依舊是手下敗將。」

鄭鳴說的無比的自信,但是鄭驚人卻已經感受到了雷池的澎湃,他急聲的道:「鳴少,你能夠為兄弟如此做,這份情誼我領了!但是你要是不顧自己安危的這樣為我拼下去,那就是逼我去死。」

「今日,如果你不帶我離去,我就死在此地,讓元龍精血,沒有半分用處。」

說話間,鄭驚人的手指,已經落在了自己的咽喉處。

這些年來,因為眼眸的失去,所以鄭驚人此時雖然已經躍凡,但卻猶如一個老人。

他的手指,也因為多年沒有修整,留著半尺多長的指甲,鋒利的指甲被鄭驚人運用一些秘法,猶如一柄柄小劍。

只要被這些指甲劃過,鄭鳴相信,鄭驚人的性命,立刻就會消失在這個世上。

鄭鳴看著一副決絕摸樣的鄭驚人,鼻子有些發酸。他知道,鄭驚人這一刻,並沒有絲毫的作偽。

他為了自己,甘願放棄已經謀劃了多年,可以說是他眼睛恢復光明的唯一希望。

鄭驚人能夠放棄,鄭鳴卻絕對不會放棄。他朝著鄭驚人淡淡一笑道:「驚人,你連我都不相信了?」

「一個雷池而已,我就是站在這裡讓他轟擊,他也奈何我不得。」說到此處,鄭鳴嘆了一口氣道:「既然你這麼說,那我還能夠說什麼?也罷,我就離開吧!」

雖然如此說,但是鄭鳴的手指,卻在此時,朝著虛空之中點了一下。

這一指,點出的是一道血光,一道朝著鄭驚人襲擊而去的血光,這血光劃破虛空,瞬間沒入了鄭驚人的體內。

十指血光!

丁隱多年修鍊的十指血光,每一指都是一柄利劍,可剛可柔,變化萬端,現在,鄭鳴就是利用這十指血光,讓鄭驚人一時半會,難以有任何的動作。

別說鄭驚人現在看不到,就算是鄭驚人看得到,他的修為,也讓他難以躲避這十指血光。所以,他在血光入體的瞬間,雖然意識還算清醒,但是整個人,卻已經是半點都動彈不得。

雷摩雲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感慨。雖然他和鄭鳴處在敵對的立場,甚至可以說,兩個人差不多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是此時鄭鳴的作為,還是讓他有些動容。

不,應該說,有一絲羨慕。

自己的屬下,自己的兒子都不少,但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處在這種危機關頭,能夠為自己做出這種事情的人,又能有幾個呢?

同樣,他的心中,對於和鄭鳴現在不死不休的拚鬥,也多了幾分的猶豫,不過也就是剎那功夫,他就將這種猶豫拋到了九霄雲外。

別人可以猶豫,但是他雷摩雲不能,因為他已是箭在弦上。

「鄭鳴,我倒要看看,你在我這陰陽雷池之下,能夠堅持多久!」說話間雷摩雲雙手掐動,那滾滾的雷水,猶如瀑布,朝著石龍捲了過去。

雷水磅礴,滴滴隱含生滅之力。

穆青秋等人看著龍首之上,在血影之中若隱若現的鄭鳴的臉,心中的恐懼又變成了敬佩。

雖然鄭鳴誅殺焦心陽的手段,實在是讓他們膽戰心驚,但是他們不得不承認,對於鄭鳴,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不,應該說,他們是崇敬,畢竟,鄭鳴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兄弟,不惜將自己置於危險境地的人。

第一次雷摩雲施展陰陽雷池的時候,鄭鳴化成血影,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乃是鄭鳴應對陰陽雷池最好的手段。

現在鄭鳴硬抗陰陽雷池,他們之中沒有人看好,因為陰陽雷池,本來就以毀滅為主,鄭鳴這根本就是舍己之長,最終的後果可想而知。

在穆青秋的擔憂中,鄭鳴一拍自己的頭頂,十丈的魔焰,從他的頭頂直衝而去。

滾滾的魔焰,呈現出碧綠之色,一下子將那天際,染的碧朦朦的一片。滾滾的魔焰平靜無比,但是卻給人一種瘮人的氣息。

本來就要落下的雷水,在這魔焰的刺激之下,好像變得更加的狂暴,一滴滴雷水傾落之間,天地都有一種要崩殂的感覺。

天崩地裂,浩蕩無際!

鄭鳴的魔焰,顯得無比的平靜,讓所有在場的人,都不看好,特別是姜縱橫,此時更是期盼著那滾滾的雷水,直接將鄭鳴澆死在虛空之中。

「轟轟轟!」

雷龍亂顫,虛空之中,碧綠色的光芒和紫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團團的光影,讓人根本就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那瘋狂的氣息,卻讓在場的人,一個個都深深地恐懼不已。

要是自己落在這雷霆之下,該是一種什麼情況?

鄭驚人此時,雖然身體難以動彈,但是他的感覺還在,他的心頭,已經出現了鄭鳴在那滾滾雷霆的轟擊之下,瘋狂抵擋的模樣。

他的心中,此時更有一種懊惱,他懊惱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尋找元龍精血,為什麼一定要恢復自己的眼睛,現在元龍精血還沒有得到,卻讓鄭鳴處在了危險之中。

雷在咆哮,雷池在虛空之中越來越凝聚,而處在雷霆之中的鄭鳴,也看不到身影。

只有那潔白的石龍,此時已久處在自己的位置,一動不動,而那就要從它嘴中吐出的元龍精血,更是沒有遭受到半點的威脅。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

雷過雲消,虛空再次恢復了平靜,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見一身血影的鄭鳴,依舊平靜的站立在龍首的位置,他的神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那剛剛在他頭頂升起,足足有十丈的碧綠色魔焰,變的只有五丈多高。

五丈的魔焰,雖然更加的凝練,卻已經失去了剛才的氣勢。

「哈哈哈,鄭鳴你能夠接我一記雷水,實在是讓人佩服,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再接我一記!」雷摩雲說話間,雙手再次快速的掐動。

陰陽雷池,是他最大的神通,在這神通之下,雷水好像無窮無盡,但是光憑著雷水,好像一次難以將鄭鳴誅殺。

而現在,是最好誅殺鄭鳴的機會,他一定要在那元龍精血成型之前,將鄭鳴殺了!

所以這一次,他不準備再給鄭鳴任何的機會,隨著他上前踏出一步,在他的眉頭,一點點的印記,開始顯露。

這印記,就好像一個鎚頭,在雷摩雲的眉間顯露出的剎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絲威嚴。

鄭鳴看向了那個印記,覺得那印記雖然有點模糊並不清晰,但是裡面隱含的力量,卻是磅礴古老。

「是雷錘印記,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夠見到雷錘印記,鄭鳴快離開,一旦雷錘成型,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神性青螺的聲音這一刻在鄭鳴的耳邊響起,這聲音之中,充滿了急促和不安。(未完待續。) 平時和神性青螺並不是太和睦的妖性青螺,這一次卻極其罕見的附和了神性青螺的話:「這雷錘乃是上古神物,傳說之中,一擊之下,可以毀滅天地。」

「沒有人見到過雷錘,但是雷錘卻隱藏在一些血脈之中,它能夠溝通天地道紋,一旦成型,那威力之強,絕對能夠誅殺法身境。」

「你快點離開,或者使用那擎天柱,才能夠和這雷錘拼上一拼!」

天地神器,至寶雷錘!

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寶物,但是他相信,三個青螺絕對不會騙自己。

七大黃金血脈之中,竟然還隱藏著這種神器幻影,那五大神骨和兩大聖體之間,又隱藏著什麼呢?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一閃,就被鄭鳴壓制了下去,現在的鄭鳴,沒心思琢磨這個。

現在對他來說,最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這條石龍,如何讓那元龍精血順理成型。

至於離開,鄭鳴並沒有怎麼想,除了對玄陰魔焰有信心之外,他的心中還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

為了鄭驚人,他不能放棄,他不能讓鄭驚人失去這個復明的機會,他要讓鄭驚人恢復如初。

雖然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應該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是鄭鳴不能確定。畢竟大多數的時候,他運用英雄牌都是在戰鬥,而讓一個人脫胎換骨,他不知道。

更何況,很多時候,就算是如來等頂尖的存在,他們要讓一個人恢復如初,也需要各種各樣的材料。

比如,哪吒的蓮花化身,比如雷震子的風雷雙翼,比如那楊任的從眼眶之中長出的雙手。

這些東西,都是以仙丹神蓮之物作為依託!

也正是這個原因,鄭鳴不願意冒險,他不是捨不得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是怕萬一救不了鄭驚人。

冒險,為了這個兄弟的雙眸能夠重見光明,為了讓鄭驚人恢復如初,就算自己冒點風險,又算得了什麼。

鄭鳴從不認為自己有多麼高尚,但是鄭鳴有一股勁兒,他有他自己從來不肯放棄的原則。

他依舊立於石龍之上,雙手法訣快速的催動,一點點的玄陰魔焰,開始在他的頭頂匯聚。

也就在這一刻,那邊明亮無比的雷錘虛影,從雷摩雲的頭頂直飛而出,瞬間沒入了滾滾的雷池之中。

陰陽雷池的雷水,本來是無比的平靜,但是在這雷錘沒入的瞬間,這些雷水,就好像沸騰了一般,它們瘋狂的涌動,瞬間就激起了驚天的巨浪。

也就在這一刻,一股蒼涼的氣息,開始在虛空之中形成。這氣息,讓人想到的是天地初開,讓人想到萬物毀滅,讓人不由得從心底進行膜拜。

鄭鳴揮手,十指血光如電,化成十道長虹,朝著那滾滾的雷池轟了出去。

這十道驚天的長虹,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就已經穿過了虛空,來到了雷池之外。

十道長虹,十道利劍!

這十道血光,乃是煉製的,可以抵擋純陽法寶的寶物,鄭鳴這一刻施展出來,其威力之強,絕非普通之物可以比擬。

但是,就在這十道血虹下落的瞬間,那雷池之中,飛出了一柄長有三尺,漆黑之中,帶著一絲紫色光芒的鎚子。

雷錘之上,沒有任何的銘文,但是看到這雷錘,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物,一定能夠和天地相連!

雷摩雲竟然有這樣的手段,那麼上一次的比斗之中,軒昊然那廝,是不是同樣沒有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手段。

鄭鳴這個猜測,還真是沒有錯,軒昊然在見識到了鄭鳴的強大之後,最終還真的沒有選擇施展出他的最後手段。

畢竟,那九目妖皇已經對鄭鳴臣服,而且傳說之中,好像應該是鄭鳴最強手段的擎天柱還沒有施展,所以躊躇了一番之後,軒昊然並沒有施展他最強的皇道之劍。

更何況,僅僅一個九龍神火罩,就已經讓軒昊然嚇破了膽。

雷錘沒有下落,它飛起的剎那,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升起,這股力量磅礴如山,在這股力量之下,那十道血色的長虹,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展現自己的力量,就好像一道道的線繩,破碎在了虛空之中。

鄭鳴作為十指血光的施展者,此時的神色更加的難看,這十指血光,乃是丁隱用來對付峨眉的壓箱底手段之一,現在連這種手段都沒有用處,那玄陰魔焰,能夠抵擋得住這雷錘嗎?

自己這個時候,應該使用金箍棒,或者九龍神火罩之類的法寶。

只不過鄭鳴此時,已經使用了丁隱的英雄牌,他在丁隱的英雄牌結束之前,還施展不了其他的英雄牌。

想誰是誰!

幾乎一念之間,鄭鳴就決定用想誰是誰的手段,只不過這一次,他想的是仙俠級別的人物。

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瞬間消失在鄭鳴的心頭,而就在這一刻,鄭鳴心頭出現的,是一件法寶,一件仙俠之中,可以說護身的至寶。

七寶金幢!

蜀山之中,佛門護身的第一寶物,更是佛門第一寶物,雖然鄭鳴並不知道他的威力如何,但是他覺得憑藉著這七寶金幢,應該能夠擋得住那雷錘。

丁隱英雄牌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只要十分鐘之後,自己就可以撐起七寶金幢,而一旦撐起七寶金幢,就算是這雷摩雲有千般的手段,也奈何不了自己。

在這七寶金幢出現在鄭鳴心頭的時候,鄭鳴就想要點開這七寶金幢,可惜卻點不開。

雷錘已經下落,此時還需要十分鐘,也就是說,鄭鳴還需要運用丁隱的英雄牌,支撐十分鐘。

早知如此,自己直接想出七寶金幢就是!

不過這個時候,再後悔已是無用,所以鄭鳴在那十指血光破碎的瞬間,就再次催動法力,匯聚那玄陰魔焰。

玄陰魔焰被鄭鳴匯聚的越加的凝實,那本來想要升高的魔焰,更是被鄭鳴硬生生的弄到了三丈。

只不過,三丈的碧炎,顯得更加的銀色,也更加的恐怖。

雷摩雲在雷錘成型的剎那,心中的擔憂終於放了下來,對他而言,這雷錘是他最強的底牌,在這雷錘之下,萬物都要化成碎粉,鄭鳴當然也不例外。

「鄭鳴,黃泉路上,走好!」說完這句話,雷摩雲朝著那雷錘一指,雷錘直砸而下。

沒有萬丈的雷光,沒有洶湧的雷霆,雷錘所有的,是無比的平淡,是無比的平靜,是一種從天上下落,卻讓萬物化成碎粉的蒼涼!

這種蒼涼,是無敵的蒼涼,是一種上古的蒼涼。

此時,姜縱橫看著那下落的雷錘,心中除了快意,更多的,卻是一種疑惑,雷錘只是一個虛影,就已經有這樣的威力,如果真正的雷錘在手,那……

穆青秋靜靜的看著雷錘,從雷錘的下落之中,他能夠感到無數的玄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