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黑蓮鬼將可以住當我們,這些鬼兵,就更加不是對手。

在不到到一分鐘的時間,我和仙兒竟然斬殺了不下五百黑蓮妖兵。

遠方的地府將士見我和仙兒如此威猛,二人便可獨戰黑蓮城頭,殺的黑蓮妖兵根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這讓我方士氣頓時間暴漲。

如山如海的咆哮頓時間至我方軍陣之中傳來:“吼吼吼吼……”

老常等看我和仙兒如此強勢,當場便嚇得睜大了雙眼。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臥槽,炎子、炎子和上官仙竟然這般強大?”

老常話語剛落,一旁的獨孤環便很是不屑的開口道:“哼!你這個小輩,那小子已經是天魂巔峯強者,再進一步便可證道登仙。這算什麼?”

“師傅,萬一黑蓮出動大批強者。李炎豈不是會有危險!”獨孤傲月帶着猶豫的語氣說道。

而獨孤環在聽後,只是看着城頭上的我和上官仙,並沒有說話。

到是龍老開口道:“小傲月你放心吧!小炎和小仙兒既然有三世宿命再身,上蒼自有定數,我們無需擔心!”

正當老常、獨孤傲月等討論之際。我和仙兒竟然清空了直徑五百米的城頭。

在這五百米的城頭上,沒有一隻黑蓮妖兵活了下來,全都被我和仙兒殺死。

如果沒有黑蓮強者出現,我和仙兒還會繼續拼殺下去。可就在此時,兩股浩蕩的魔氣至黑蓮營地深處出現,同時兩道如同驚雷般的暴吼傳出:“欺負我黑蓮無強者嗎?”

話語剛落,兩道黑光當場便直射而來。

見到這兒,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纔來兩個,正好殺了打牙祭。

我一劍揮出,砍死十幾個黑蓮妖兵,也不怕這裏是黑蓮大營,對準了其中一道黑光便騰空躍起:“找死!”

仙兒見我動手,也不怠慢,也對着其中一道黑光猛的飛去。

此時我二人化作兩道白忙,對準了兩道便迎合了上去,誓要斬殺這兩位黑蓮妖將…… 當兩位黑蓮妖將出現之後,我和仙兒也在電光火石之間沖天而上。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以前我那麼低的道行就敢闖地府。現在我如此道行,還怕你黑蓮不成?

眨眼之間,我和仙兒便在半空之中與那兩位鬼將相遇。我的對手是一個陰魂,一身白衣,手拿一把長劍。

仙兒的對手則有些另類,是一具骷髏。身上劈了一些鐵甲,頭骨眼睛之中閃爍着紅色的妖異光芒。

我和仙兒對面這兩個黑蓮妖將的時候,根本就毫不退縮。對準了我的對手便猛的衝殺而去,那白衣陰魂見我衝殺而至,異常狂妄的大吼了一聲:“去死!”

話語剛落,一道劍芒襲來。可我不閃不避,迎面而上。當劍芒接近我的時候,嘴裏直接低吼一聲,一陣道氣直接震盪而出,當場便震散了那道劍芒。

那白衣妖將見我竟然只用道氣就震散了他的劍芒,當場便露出一臉的異色,感覺不可示意。

但接下來,他卻顯得氣憤無比。感覺自己被藐視了,也對準了我就迎了上來。

見那白衣陰魂不退放進,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再次加速,眨眼間便與那白衣陰魂碰撞在了一起。

只見我二人同時拔劍,然後“轟”的就是一聲爆響,一團白光當場便在爆出而出。

“炎子……”

“炎哥……”

“將軍……”

遠方的我方軍陣,因爲離得太遠,不知詳情。見我和一位妖將碰撞在了一起,還當場爆發出一道白光,衆人怕我出現意外,全都繃緊了神經,緊張起來。

就在我和那位妖將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光團之後,仙兒那邊也是如此。

也是爆發出了一團白光,白光將二人籠罩,根本就看不清裏面的情況。

舉世矚目,我方軍陣中人馬。黑蓮大營中的妖兵,這會兒全都注視着天空,等待白光散去,看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結果。

約六七秒後,白光開始收斂。一道紫衣人影漸漸出現在半空之中。

重生寵婚:霍少,套路深! 此人身材修長,一席紫衣道袍隨風而動,手持霞雲仙劍當空而立。

重生影后想躺贏 這不是別人,正是我。我剛一出現,黑蓮營寨之外當場便發出震天咆哮:“吼吼吼吼……”

老常更是瞪大了雙眼,神情激奮的咆哮:“炎子威武,炎子威武!”

對着我方軍陣的吶喊,仙兒一方的白光也消失。最後,一條靚麗傾城般的女子出現。

如我一般,當空而立,白衣拂動,一頭青絲也在半空之中飄飄灑灑。她也不是別人,正是我的仙兒。

我和仙兒都用最短的時間,一招秒了對手。此時我二人豎立在黑蓮大營上空,相互的對望了一眼,皆在此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但這還沒完,在這一刻,黑蓮軍營之中,再次有十數道黑光沖天而起,對準了我和仙兒就席捲而來。

我掃蕩了這些人一眼,臉上再次露出一個猙獰之色。嘴裏喃喃自語道:“既然你們想來,那就與爾等一戰!”

仙兒離我很近,自然也聽到了我的話。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揮了揮手劍,證明她的態度。

接下來,十幾位黑蓮強者出現。最強也達到了天魂境界,但沒有一人達到了天魂巔峯。

我和仙兒都有仙劍,霞雲和碧落。同時我二人都達到了天魂巔峯,在這種情況之下,按照實力,我和仙兒最強。

但人家數量上佔據優勢,因此我雙方也算是旗鼓相當。但即使如此,他們想要滅殺我和仙兒,那也是不可能的。

我和仙兒配合默契,強大異常。手中仙劍更是鋒利無比,劍氣激盪,道氣縱橫。

十幾位黑蓮三魂級別的強者,結果逐一被我們擊落。要麼遁走,要麼當場被我們斬殺。

當搞定了最後以爲三魂級別的強者之後,黑蓮大營深處,此刻竟飄來了兩朵魔雲。

放眼望去,這兩朵魔雲之上,竟然是凌傷雪和童瑤。

見到這兒,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黑蓮終於出動了重量級人物,黑蓮聖女出現了。

我沒有逗留,直接對着仙兒開口道:“仙兒,時機到了,我們撤退!”

話音剛落,我和仙兒直接就開始向着黑蓮大營外飛去。這一刻,漫天箭雨向這我們射來,但這些根本就擋不住我們。

在我們這個級別,只有強大的三魂存在纔可以遏制我們。如果憑藉鬼軍,除非形成了軍陣,陣法。要不然是斷然困不住想逃走的我們的!

我和仙兒一左一右,當場就飛出了黑蓮大營,最後落在黑蓮營寨外的戰馬之上。

此刻,童瑤和凌傷雪也出現在了黑蓮大營的城頭之上。我扭頭望着凌傷雪和童瑤,嘴角露出一絲輕笑:“這冥界我來了……”

說罷!我一提繮繩,直接便與仙兒向着我方軍陣而去。

童瑤看着遠去的我和仙兒,特別是看到上官仙,咬牙切齒,恨不得吃了仙兒一般。

凌傷雪也是一臉冷色,她沒心處的火雲更加鮮紅,如同要滴出血來一般。這足以說明,凌傷雪來到這裏之後,身體中的魔力更強了。

當我們即將回到軍陣之中時,童瑤當場便黑蓮營寨的城頭吼道:“李炎,我誓要殺了你!”

隨着童瑤的一聲怒吼,她的臉上和脖頸處,再次浮現出了一朵妖異的黑蓮,如同紋身一般。

而這種變化,也是童瑤實力提升到最強後,纔會出現的一種詭異場景。

在出現了這種變化之後,童瑤再次嬌喝了一聲:“整軍,備戰!”

童瑤的一聲怒吼之後,綿長的號角聲當場便在黑蓮大營中響起。

不僅如此,一隊隊黑蓮鬼兵開始匯聚在黑蓮營寨的門口。

不到二十分鐘,我在小山包上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大片,最前面的便是騎着不知道什麼兇獸的童瑤和凌傷雪。

而她倆的身後,則是無窮妖兵。

童瑤可能被氣炸了,此刻手中長劍一引,黑蓮鬼兵如同吃了春藥一般,對準了我們就衝殺而來。

看看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除了大營正門不斷涌出黑蓮妖兵。就連其餘的十幾個偏門,也不斷的涌出妖兵,而且對着我們便衝殺而來。

這模樣是想合圍我們,最後將我們全軍消滅。而且光看此時的數量,對方的軍隊便有五十萬之衆。

密密麻麻,全都是黑蓮鬼兵。我見黑蓮聖女童瑤都被我引出來了,便不打算在留在這裏。轉身便對着衆多將軍喊道:“原定計劃撤退!”

我方士兵雖然不解,全都想與黑蓮鬼兵大戰。但在聽到軍令之後,也開始如同潮水般整齊且迅速的退走。

按照原定計劃,我們撤退到死亡湖,在哪裏會有人接應。所以我拼了命的催促我的士兵撤退,士兵們見我們打也不打,轉身就跑。有很士兵心中很不爽,但軍令之下,沒人敢違抗。

可他們哪裏知道,我們本就是誘餌。在這裏被追殺,只有死路一條。如果在死亡湖被追上,我們都還有一線生機。

剛纔讓飛禽部隊在半空之中看了一下,發現對方的步兵數竟然達到了八十萬之衆。

四面八方,如同一張虎口,開始對我們行進合圍。

天空之中還有黑蓮的飛禽妖獸,這些妖獸本可以追上我們,數量也有一兩萬之多。可是很奇怪,這些妖獸好似不打算吃掉,只是在驅趕我們。

而且驅趕的方向,也是死亡湖。這讓我感覺很是奇怪,這到底是爲何呢?

如果我們在死亡湖是爲了包圍,最後吃掉這裏的黑蓮軍隊,又或者圍城打援。那麼他們驅趕我們去死亡湖,那就正好中了我們的陷阱。

可是黑蓮爲何要如此?難道就是想把戰場立在死亡湖?

如果再大膽猜測和逆向思維一下,黑蓮知道我們在死亡湖有埋伏。現在驅趕我們去死亡湖,就是爲了引我們的援兵和十大陰帥出來。最後再形成反包圍,吃掉我們地府的黃泉兵團。

此刻想到這裏,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如果真的和我想的那般,那可就危險了。但爲了以防萬一,我急忙命令飛禽部隊數十飛禽,讓他們火速前往荒原城,把這裏發生的事兒說給荒原城城主,修羅鬼聽。

讓他想辦法聯繫地府,說黑蓮有可能在死亡湖對我們形成反包圍,最後殲滅我們。

數十飛禽妖獸得到我的命令之後,在幾百飛禽的保護下,直接飛向了荒原城。

而我們,繼續在狂野之中撤退。回首望去,黑蓮鬼兵就好似鏈接到天際,剛纔數是八十萬。我這會兒數,怎麼看怎麼像八百萬。

不知道有多少,浩浩蕩蕩,密密麻麻。多得數不勝數。

不過還好,黑蓮是以軍陣方式在不斷追殺我們,所以迅速並沒有我們快。

又或者他們根本就不想追上我們,就是故意跟着我們前往死亡湖。

晝夜奔襲,“一天一夜”很快的過去。距離死亡湖大約還有五十里地,如果飛到半空,還能看到無邊的湖水和湖邊巍峨雄壯的高山。

這裏已經是大荒原的邊緣,也是正邪雙方的隔離帶。

五十里轉眼及至,當我們來到此地之後。我當場便下令衆將士停止撤退,同時命令他們在湖邊背水結陣。

古代有兵仙韓信背水結陣,現有我李炎背水結陣。韓信背水結陣大破趙軍,可現在的我,卻不知道後果是如何……

但我知道,當童瑤下令向我方軍陣衝鋒的那一刻,這一場神魔之戰,便已經徹底爆發了! 隨着我的聲聲軍令,我方將士迅速收攏,背水結陣。

而我單騎在前,望着不斷逼近的無邊黑蓮大軍。

對方的數量定在百萬之巨,刀槍如林,黑甲蓋地。也不知爲何,當鋪天蓋地的黑蓮鬼兵向我們襲來時,本來這大荒原上還颳着一陣陰風,可現在卻停止了。

約半個小時後,黑蓮鬼兵先頭部隊便已經抵達死亡湖邊緣。這會兒在我們一千米的位置結陣,同時黑蓮的後續部隊也開始不斷涌來,但他們都沒有向我們發起攻擊。

而是如同黑蓮先頭部隊一般,在我們一千米的位置停止,同時結陣。

我騎在馬上,一動未動,就這麼看着不斷涌來的黑蓮妖兵。八萬對一百萬,這根本就不時一個數量級。就算我帶領的是黃泉兵團裏的精銳,也難以抵擋。

隨着對方的軍隊漸漸的趕到,兵甲磨蹭之聲也漸漸停止,約在兩個小時後。百萬黑蓮妖兵已經全部到齊。

將我們這裏的八萬人馬團團圍住,而我們的身後,則是一眼望不到頭的死亡湖。

傳說這大荒原的死亡湖,乃是一處死敵。水中生有不知名的怪物以及冤魂厲鬼,只要進入水中,便會被拖到水底,永世不可超生。

如今兩軍對壘,各方將士全都冷視對方。大戰一觸即發,死亡的氣息頓時間席捲整個曠野。

寂靜,就算這裏聚集了百萬之衆,但也沒有一點聲響。馬不長嘶,兵不吼,空氣之中只有一股肅殺之氣!

而就在我雙方對壘約一刻鐘後,對方的的軍陣之中突然裂開了一條縫,緊接着數十異獸出現。

這十隻異獸全身都長着鱗片,感覺有些像大蜥蜴。但頭上又有角,不知道是什麼物種。

而這些異獸剛一出現,我便被前面的二人吸引。這二人分別是凌傷雪和童瑤。

凌傷雪叛逃黑蓮後,又因爲上官仙的事兒,獨自離開。最後踏入魔道,覺醒前世記憶,帶領孔雀遺民回到了塔克拉瑪干死亡沙海,找到了消失萬年之久的孔雀王城,羽城。

我不知道凌傷雪在哪裏得到了什麼,又或者得到了什麼力量。但至那以後,她便在幽州燕山之中,建立起了孔雀妖國。

不僅如此,看她現在這模樣。恐怕又是投靠了黑蓮,我雖然感覺有些辜負她。

但凌傷雪始終踏入了魔道,而且已經投靠黑蓮。陽間第二次正邪之戰,在她的指派下,也不知道多少同道死在孔雀遺民的手中。

現在再次相遇,我與她也就只剩下刀兵相向,你死我活。

至於那一抹純真的感情,我也不會忘記,只會將其塵封在我內心的深處。

除了凌傷雪,對於童瑤。我可是恨之入骨,雖然她在面對我時,都是笑顏相向。可是這娘們兒卻毒辣得狠,蛇族的仇恨,正道的血仇。每一樣都足夠我殺她千萬次。

就在這幾十騎出現後,當場便對着我這個方向飛馳而來,而他們身後的黑蓮妖兵,卻一動不動。

見到這般場景,我知道對方是過來將開戰詞的所以也打馬而上,直接向着她們迎了過去。

龍老、花笛、獨孤環三位前輩,仙兒、老常、姬無雙等見我打馬上前,全都紛紛趕馬而來。

就這般,我們在戰場中心處相遇。當我們相聚十米的時候,全都勒緊繮繩,停止向前。

隨着數十聲馬嘶,以及數十聲獸吼,我們雙方全都停止在了原地。

剛一停下,童瑤便一臉陰冷的對我說道:“李炎,我在給你一次機會,交出彼岸花,殺掉上官仙,投靠我黑蓮。”

“哈哈哈!真是可笑,你憑什麼讓我投降?”

“什麼?你看看我這百萬兇兵,再看看你那區區幾萬人馬,我不僅可在頃刻之間蕩平你的部隊,而且還可以長驅直入,直取酆都一統冥界。到時候我會揮軍而上,奪取鬼門關,再取陽間易如反掌!”童瑤一點也不忌諱,大聲開口道。

而她說的話也沒錯,現在以黑蓮的勢力,也有這種實力。

但即使如此,我也不可能認輸,更加不可能投降。

“是嗎!要戰就戰,只有打過知道才知道!”我冷冷的開口。

可是話音剛落,凌傷雪卻豎起了眉頭,對我開口道:“李炎,地府大勢已去。就算這世間的衆神,也都被捆在天界。這陰陽兩界,已經沒有什麼實力可以阻止黑蓮了,你就投降吧!他日我們一舉伐仙,榮登九天,攻破凌霄。”

凌傷雪也勸道,但我心意已決,讓我投靠黑蓮。就算把玉皇大帝的位置給我坐,我也不會同意。

所以我對着凌傷雪搖了搖頭,然後默默的注視着凌傷雪,直到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傷雪,回頭吧!也許還有機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