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羅納一聽就明白了,說道:「陀拓石給你,這個混蛋,讓老子吃了那麼大的虧,就算你不搞他,老子也不饒這傢伙。」

陀羅鳥說道:「另外,你要賠償我們的損失!」

沙羅納說道:「賠償什麼損失,老子這裡也損失慘重,你以為是你們打敗我們的嗎?要不是那些人出手,你們還能站在我的面前嗎?別太過分,不然,老子豁出去……」

陀羅鳥心裡一緊,他知道,若是得罪狠了這人,以後真的會被這傢伙纏上,那時候可就不好搞了,他說道:「我們死了那麼多的人,撫恤金就要花上一大筆……你不能什麼都不賠就離開!」

沙羅納手中突然出現一個皮袋子,他扔給陀羅鳥,說道:「這裡三百金環,我就那麼多財產了,另外,你要將衣服皮甲和武器還給我們!」

陀羅鳥腦袋亂搖,開玩笑了,武器給他們,萬一他們翻臉,這又是一場戰鬥,他說道:「衣服給你們,皮甲和武器不能給!」

其實,沙羅納也只是這麼一說,能要回衣服,不讓手下**裸離開,這已經達到目的了,那群修鍊者在,對於他而言,壓力實在太大了,越早離開越好,他一點也不想繼續停留在這裡。

他說道:「好,衣服給我們,其他我就不要了。」

陀羅鳥也不想繼續糾纏,也很乾脆的說道:「行,成交!」有三百金環,已經可以補貼一點損失,當然他的損失可不止三百金環,可到了這一步,他只能認虧,誰讓他實力不如人,這個結果已經讓他很滿意了。

沙羅納來到被圍困的手下面前,說道:「穿上衣服,我們走!」

也就是片刻時間,沙盜們潮水一般退下,很快就消失不見。

陀羅鳥看著沙盜離開,心裡才算鬆口氣,他說道:「給我把陀拓石帶過來!」

對於陀拓石的報復是一定的,當然,齊玄他們一伙人不感興趣。

這時候,天色已泛起白光,一夜過去。

這片綠洲並不是西戎國所在,這是一個很小的綠洲,穿過這個綠洲,再走兩天時間,就真正進入西戎國所在的巨大綠洲,其實這已近不能算綠洲了,而應該算是一塊很大的綠色大地,算是丘陵地帶,擁有大量的沼澤和河流,和沙漠地帶完全不同。

齊玄一般人在進入西戎國后,立即就和陀羅鳥的商隊分開。

他們進入了西戎國的一座邊境城市,是一座很小的城市,因為駐紮著西戎國邊境部隊,這裡才開始繁榮起來,擁有五六萬人口,守備部隊,大約有三千人左右,這座名叫磨金城,雖然人並不多,但由於這一帶出產沙金,所以有很多的淘金客。

這天,一群人,趕著兩頭大角牛還有三隻沙陀獸,進了磨金城。


雷星峰好奇的看著這座城市,和大洪洞城不同,這座城市很亂,也非常骯髒,滿地都是動物糞便,路面更是一塌糊塗,垃圾成堆,蚊蟲亂飛,街邊的房子更是破爛,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讓人作嘔,由於靠近沙漠,這裡的氣候也是燥熱無比,大部分人都穿著長袍,裹著腦袋。

雷星瑤奇道:「哥哥,他們為什麼穿那麼多,他們不熱嗎?好奇怪啊,他們為什麼包著腦袋?」

雷星峰道:「穿袍子……大約是為了阻擋陽光吧,嗯,腦袋包起來……你看那麼多的蟲子,應該是遮擋蟲子的吧。」他也是猜測。

文衍說道:「這地方真的很臟……還很臭!」他們習慣在森林中生活,那裡不但空氣好,環境也乾淨,哪裡見過如此骯髒的地方。

街邊最多的店鋪就是金店,招牌上都寫著沙金換錢,還有就是吃飯的店鋪,還有大量的私娼妓院,都是針對淘金客和軍隊而來的。

文衍道:「師傅,我們不會住在這裡吧?」

杜洪辰道:「不知道,看大家的意見吧,不過,這裡客棧似乎不多。」

雷暴老人道:「這裡氣候炎熱,又很少有雨水,在野外搭一個棚子就能住,甚至棚子都不用,找一個乾淨點的地方,點上一堆驅蟲的草,哪裡不能睡,誰會住客棧。」

齊玄笑道:「我們不用住城裡,呵呵,這地方……就算我不講究,也受不了,太骯髒了。」

杜洪辰點頭道:「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如此骯髒的地方,讓我住在這裡,我也不習慣。」

雷暴老人說道:「我們穿城而過,不在這裡停留。」

就在他們走出磨金城的時候,被一群西戎國的士兵擋住,大約有百來個士兵。

對於這個地方的士兵,雷星峰很有興趣,他還是第一次見識這世界的士兵,在山區根本就沒有國家,都是一些勢力範圍,和國家不同,各個勢力沒有很嚴密的組織結構,都是按照實力的高低,形成一個個派系,一旦有事,各派系商談,然後聯合起來解決問題。

…………………………

天天貼更新,心裡有點感慨,網文寫手真的很不容易。老蕭比較尷尬,老讀者失去大部分,新讀者又沒有上來。寫書,其實就是作者尋找讀者,讀者選擇作者的過程,只有看對眼了,才能繼續下去,任何作者寫文,都不敢說,自己的文章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都是選擇罷了,能遇上喜歡自己文的讀者,對作者就是最大的獎勵了,謝謝還在追看的讀者,謝謝兄弟們的支持。 而國家不同,國家養著強大的武力,軍隊就是一個國家的脊背,因此國家比各個宗門勢力要更加有組織,更加暴力,更加有效率。

第一眼給雷星峰的印象,這個國家的軍隊很一般,士兵穿著的軍服非常破舊,手中的武器也很一般,還沒有虎崖堡獵人的裝備好,身上的皮甲,更是簡陋,只護住胸腹和背心,其他地方沒有任何防護,士兵的臉色黝黑,雖然談不上營養不良,但是也絕對不是最好的狀態。

體型普通中等,沒有特別高大的人,他們手裡拿著長矛,所謂的長矛,就是長木柄,頭部安裝一根一尺長鋼製矛尖,竟然不是全鋼製品,這在雷星峰他們看來,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們家鄉,木柄長矛絕對不行,隨便出來厲害一點野獸,那玩意就是渣渣,稍微用力,木柄一定會斷掉。


齊天耀上前說道:「有事嗎?」他的神情很是冷淡。

為首的隊長模樣的士兵說道:「這兩個……是什麼牲畜?我怎麼沒有見過……」

齊天耀一愣,說道:「這是大角牛,有什麼問題?」他不知道大角牛是山區的特產,這裡可沒有這種牲畜。

隊長好奇的說道:「這……大角牛,可以吃嗎?」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是什麼問題,雷星峰心裡隱約有了猜想,他上前說道:「大角牛的肉還不錯,的確可以吃,不過,很少有人吃大角牛,這牲畜是最好的駝獸。」

隊長喜道:「果然,我聽別人說過,牛肉是最好吃的,可惜我們這裡沒有牛,對了,能讓給我們一頭大角牛嗎?」

齊天耀說道:「讓給你們一頭大角牛?什麼意思?怎麼讓?」

隊長道:「嗯,就是我們買下這頭大角牛。」

齊天耀笑道:「你是想要吃大角牛?」

那個隊長猛點頭,說道:「是啊,我們從來沒有吃過牛肉,才想要換這頭大角牛。」

齊天耀道:「也不是不可以,不過,牛背上還有很多東西,若是大角牛給你們,那東西可沒有人背哦。」

隊長道:「我們用沙陀獸換,兩頭換你一頭,怎麼樣?」

雷星峰暗自點頭,這些軍人最少沒有強行佔有,只是想要換取,這點還不錯,他們一群外鄉人,遇上當地的軍隊,若是他們強行搶奪,除非你有很強的實力,不然,搶了也是白搶,你都沒有地方去伸冤。

如果對方強行搶奪,齊天耀可以出手教訓對方,可是對方只是要求交換,其實,大角牛在本地不是很實用,這裡氣候炎熱,這些大角牛早就顯出疲態。

既然對方好說話,齊天耀也不在乎,他說道:「三頭沙陀獸,這兩頭大角牛都換給你,你們有一百多人,一頭大角牛根本就不夠吃。」

隊長大喜,說道:「既然這樣,哈哈,我邀請你們去軍營,我們那裡有很多沙陀獸,由你們挑選沙陀獸。」

隊長名叫衛正隆,是軍營指揮官的護衛隊長,他們指揮官也是一個奇怪的人,非常好吃,經常讓衛正隆出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吃,時間長了,衛正隆也頭痛,一個地方可以吃的東西,總是有限的,哪裡能夠找到新的食物,所以當他看到大角牛,立即就被吸引來了。

軍營距離磨金城只有幾里路,眾人很快就來到軍營,衛正隆的手下已經跑到指揮官那裡報告了。

剛進軍營,一個大胖子帶著十幾人過來,他說道:「正隆,聽說你找到好東西啦,哈哈,給我看看……」

衛正隆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說道:「長官,我找到了大角牛……有牛肉吃哦!」

大胖子眼裡就放出光來,他喜道:「啊,真的假的,這裡怎麼可能有牛啊……咦,還真是牛啊!」他一眼看到大角牛龐大的身軀,忍不住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雷暴老人,齊玄,杜洪辰等一群人全都傻眼了,這胖子絕對是一個極品,看著大角牛,竟然就可以狂吞口水,標準的吃貨一個。

大胖子這才招呼齊天耀等人,他說道:「鄙人是這個軍營的指揮官,金大胖,綽號胖子,啊,對了,密輪師……請問各位是?」這傢伙也是修鍊者,而且似乎很年輕的修鍊者,這也難怪他已經是這個營地的指揮官。

齊天耀說道:「齊天耀,密輪師,幸會,幸會。」

金大胖注意力一直在大角牛身上,突然聽到齊天耀的話,他也嚇一跳,這裡很偏僻,極少有修鍊者過來,所以聽到密輪師,他立即重視起來。

因為金大胖是修鍊者,而且是一個密輪師,已經有資格讓其他人報名了。

文衍說道:「文衍,密輪師,這是我師父,杜洪辰,密輪真人。」

金大胖這次真的被嚇住,密輪真人,那是已經凝結一環真身的高手,就他一個人,就可以橫掃整個軍營,心裡嘀咕,正隆這小子,我讓你去找吃的,不是找一個密輪真人回來,他媽媽的,千萬別得罪了這種高手。

齊玄笑道:「齊玄,輪印真人。」

金大胖腿一軟,差點坐在地上,心裡狂吼:「輪印真人,三環真身!老子中大獎了,竟然有這種高手來到磨金城!」

幸好雷暴老人沒有自我介紹,若是老人再來一句,估計金大胖就要癱在地上了,最後就連雷星峰也自我介紹一句:「雷星峰,萬輪師。」

金大胖發現,除了一個老人和一個孩子外,最差也是千輪師,這是一支什麼樣的隊伍啊,簡直嚇死人了,兩個真人,一幫子高手。

衛正隆也嚇傻了,他不停的暗自慶幸,剛才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態度好到難以置信,以前自己似乎沒有那麼好說話,沒想到一次好心情,竟然讓自己逃過一劫,若是自己強搶對方的大角牛,估計整個軍營都完蛋了,他才是一個小小的百輪師,而且還是剛剛達到百輪師程度,這支隊伍中,隨便出來一個人,就可以捏死他,除了那個小姑娘。

金大胖很規矩上前施禮,說道:「大胖見過兩位前輩。」

齊玄道:「錯了。」

金大胖心裡狂跳,急忙道:「前輩,我錯哪裡了?」


齊玄指著老人,說道:「他是我老哥,也是我的前輩,所以,是三位前輩,而不是兩位。」

金大胖覺得自己可憐的心臟都要跳爆了,輪印真人的前輩?你嚇死我算了,這老頭更嚇人,能不能不要這樣啊,我不就是為了吃點肉嘛,至於那麼嚇人,他說道:「見過三位前輩,請到我大帳中坐,請,請!」

雷暴老人說道:「也好,一起去坐坐,我們還沒有吃,就借著軍營,燒點東西吃。」

金大胖一聽到吃的,精神頓時大振,說道:「我這裡有磨金城最好的廚子,也有磨金城最好的食材,請各位來品嘗一下,呵呵,不好意思,我就好一個吃,別的也就算了。」

齊天耀道:「你讓人來牽走大角牛,另外,牽三頭沙陀獸來。」

金大胖急忙推辭道:「實在不知道是前輩,這個,大角牛就算了……」

齊天耀說道:「不用推辭了,既然說定了,就沒必要反悔。」

金大胖道:「好,正隆,你去辦,要牽三隻好的沙陀獸,咱不能讓前輩吃虧,快去,快去!」

衛正隆帶著幾個手下,將大角牛身上的貨物放下,這才讓人牽著大角牛離開,這邊金大胖已經殷勤的請眾人來到了大帳。

所謂的大帳,就是用油布毛氈搭建的帳篷,不過,這個帳篷很大,而且四面全空,就是加起來遮擋陽光的棚子,裡面座椅齊全,帳篷中顯得很陰涼,從炎熱的外面進來,眾人都感覺到一股涼氣,雷星瑤忍不住道:「這裡好涼快!」

金大胖得意道:「這裡有一口冷泉井,所以我的大帳特別的涼快,嘿嘿,這裡是磨金城最好的一個地方,涼爽舒適,可惜我不能在這裡建房,不然更加舒服。」這傢伙純粹就是一個享樂派。

雷星峰說道:「金大哥,你為什麼要道軍隊來?以你現在的水平,不論到哪裡都比這裡強吧?」

金大胖對於雷星峰很是佩服,一個少年,竟然已經是萬輪師了,一看就是那種潛力無限的人,這種人就算不討好,也一定不能得罪,誰知道他以後會成長到什麼高度。

金大胖說道:「小老弟,在西戎國……每一個不在門派的修鍊者,都要為國服務,軍隊其實是很好的選擇,無非就是和蠻人戰鬥,以我的水平,就算蠻人再多,打不過也可以逃嘛,我又好吃,軍隊的俸祿高,可以到處跑,而且有很多人可以用,幫我找吃的,嘿嘿,我從千輪師就加入軍隊了,到現在也有十來年時間,混的還是蠻不錯。」

雷星峰咂嘴道:「金大哥,你真是了不起,為了吃,啥都願意干。」

金大胖得意大笑,他說道:「正隆,布置最好的宴席,準備最豐盛的食物,我要請客了!」

……………………

今天兩更結束。 一頓飯吃的皆大歡喜,金大胖不愧是一個大吃貨,各種吃法,可說極其講究,就算雷星峰前世曾經吃過無數美食,對於金大胖的搞出來的各種美食,也是佩服不已,這人絕對是一個懂得享樂的人。

尤其是雷星瑤,可憐小傢伙從來都是只要吃飽,什麼都好的程度,猛然間吃到如此美味,頓時就吃的撐住了,不停的打著飽嗝,然後就抱著肚子哼哼,還不停口的稱讚。

金大胖吃的滿嘴流油,他連聲讚歎大角牛肉滋味美妙,接著又感慨吃完這兩隻大角牛,以後很難再找到如此好的肉。

衛正隆帶著一幫士兵進來收拾,金大胖吩咐他,泡上一壺墨花茶,這墨花茶是本地特產,消食解暑,尤其是消食,可以快速幫助消化,是金大胖的最愛。

雷星峰品嘗了一下,這墨花茶的確很好,味道稍稍有點苦,回味卻是甘甜爽口,他特意找金大胖要了一些墨花茶,就是一種晒乾的花朵,顏色烏黑,被搓成一個個小球,一旦開水沖泡,立即可以在水中綻放,是一種很有意思的飲品。

雷星瑤喝了一點,很快就消去了肚子的飽脹。

眾人閑聊了幾句,又從金大胖這裡採購了一些糧食,至於肉食,他們從大洪洞城帶了很多,足夠小隊的人吃幾個月了。

雷暴老人要去的地方並不是西戎國的都城,而是名叫泰朗夜寨的地方,泰朗夜寨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個修鍊者集散地,在西戎國非常有名,因為在這裡大都是修鍊者,西戎國的官員從來不敢過去,此地就是一個三不管的地帶。

齊玄特意問道:「金大胖,泰朗夜寨,你去過沒有?」

金大胖頓時釋然,他說道:「泰朗夜寨啊,這個地方可亂,沒有一點實力千萬別去,呵呵,當然了,你們去一點問題都沒有。」

雷暴老人道:「這裡距離泰朗夜寨有多遠?」

金大胖道:「不遠……也不近,看你們走哪條路了,若是抄近路的話,只要七八天就能到,如果按照正常的走法,要二十天道三十天左右,抄近路有一個問題,你們要走一段蠻人控制地區,這條路可不好走,一般人都選擇從正常的路走,要繞一個很大的圈,才能抵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