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景煜氣悶,這人過於得寸進尺,下次絕不給這種人好臉色!

不理會凌璇,抬眼看向明落昔,她站在廊下愁眉不展,眼睛高高腫起,心狠狠抽了一下,一個閃身來到明落昔身邊。

「可是你那混賬師兄欺負你了?本王去殺了他!」眼裏殺意不假。 眾人並不知道黑卡的意思,唯有漢克一個人瞳孔一縮,他知道黑卡的擁有條件!

眼中帶着震驚之色看着林初唐,但是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大家聽到經理說打五折優惠的時候很是吃驚,可是五折也要七十多萬!

緊接着,所有人看到經理刷完卡后恭敬的將卡交還給林初唐。

「尊貴的女士,請收好您的卡,有什麼需要請隨時再吩咐。」經理躬身退去。

所有人蒙圈了,竟然真的刷掉了七十多萬!

而且那個經理對待林初探的態度,也太恭敬了,真沒想到林初唐竟然這麼有錢!

其實林初唐自己也不知道經理所說的什麼黑卡,竟然還能打五折優惠。

這張卡,是葉一鳴給他的,她一直以為是一張普通的銀行卡而已。

林初唐沒有多想。

這時,鄭安琪看到林初唐真的付了賬也是吃驚不已,心中很是不爽,本以為能看到林初唐出糗,結果卻是讓林初唐出了一把風頭。

林初唐付完錢后,不少人都是驚嘆。

「原來初唐這麼有錢,我們大傢伙兒可都看走眼了。」

「可不是嗎,而且還是什麼黑卡用戶,竟然還打了五折,那肯定有不少錢才能成為什麼黑卡用戶吧?」

「初唐,你可是把大家騙的好慘,原來你這麼有錢還這麼低調。」

「我就說嘛,初唐高中的時候就能力出眾,現在怎麼可能混得太差?」

不少人已經開始走進林初唐,開始拍著林初唐的馬屁。

鄭安琪在一旁悶悶不樂,低哼一聲:「不就有幾個臭錢嗎,顯擺什麼!」

身邊的漢克此時卻是低頭低聲道:「安琪,沒事,不要去和你這個同學多計較。」

漢克心中有些顧慮,雖然一百億對他們菲爾家族來說其實不算什麼,但是也不是這麼容易招惹的。

鄭安琪心裏不爽,但也找不到話再懟林初唐,倒也老實不少。

而這時,有人忽然提議。

「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去找個俱樂部玩玩吧,正好附近就有一個北江最大的俱樂部,初唐,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那人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林初唐。

大家心裏也都明白,這是在故意消費林初唐。

但是林初唐也是為了出氣,直接說道:「走,俱樂部,大家今晚玩個盡興!」

眾人一陣歡呼。

很快,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俱樂部,林初唐又直接刷掉幾十萬,讓所有人都進俱樂部中消費娛樂。

俱樂部中,眾人圍在一起,班長莫宇此時忽然說道:「我聽說正好陳菲兒在咋們北江,初唐要是真的有錢的話,何不把陳菲兒請來給咋們大傢伙唱幾首歌?」

莫宇說着,心中卻是冷笑,林初唐,你對我愛答不理,我現在就讓你難堪!

「國內當紅歌星陳菲兒?」

「真的假的!?」

「我好喜歡她唱的歌!」

「我也是我也是!」

「初唐你真的能把她請過來嗎?」

這一下,所有人再次看向林初唐。

林初唐愣了一下,陳菲兒?

那可是國內當紅歌星,人美聲甜,深受國內大眾的喜愛!

莫宇竟然讓自己把陳菲兒請過來!?

林初唐感覺有些為難,因為這種級別的明星,先不說高昂的出場費,就算你有錢,人家也不一定會給你面子!

所以就是,有錢都不一定能請到這些大明星。

莫宇當然知道這些,他就是在故意刁難林初唐。

林初唐想直接拒絕了,臉色有些難看,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已經。

可正準備開口,葉一鳴卻突然說話了:「陳菲兒對嗎,沒問題。」

。 江南曦羞道:「別胡說八道了!你趕緊選選衣服!」

喬天羽笑道:「姐夫穿什麼都和姐姐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夜北梟給了喬天羽一個讚賞的眼光:「算你姐姐沒白疼你!把這個幫你姐戴上!」

他說着,遞給喬天羽一個長條盒子。

喬天羽猜測是條項鏈,立刻打開,立刻驚住了:「哇,這也太漂亮了吧?」

江南曦扭頭看去,就見喬天羽從盒子裏拿出一條項鏈,吊墜是一塊足有半個核桃那麼大的藍寶石,晶瑩剔透,美麗神秘,折射着迷人的璀璨光芒。

江南曦也是識貨的,知道純度這麼高的藍寶石,極為罕見,必定價值不菲。

她看向夜北梟,他微微一笑:「喜歡嗎?」

江南曦點點頭:「很喜歡,只是太貴了吧?」

夜北梟搖搖頭,「任何東西和你相比,都不值一提。你才是我的稀世珍寶!」

喬天羽連忙把項鏈給江南曦戴上,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塊藍寶石,應該叫着天使之心,三年前在r國的國際博覽會上拍賣過!當時我記得有兩塊原石,當時我和墨先生參加,拍下了一塊,花了五個億。另一塊不知道被誰拍走了!現在看來,是姐夫你了?」

夜北梟一怔,「三年前,你們也在那次博覽會上?曦曦在不在?」

他沒想到還有這緣分,如果他當時見到江南曦,是不是他們會早幾年在一起?

江南曦搖搖頭:「我不在,我對這個不感興趣,墨先生和六師兄,帶着小羽和小狼去的!」

夜北梟扶額,他竟然和親兒子失之交臂!

他看向江南曦,這塊藍寶石和江南曦的衣服,簡直是絕配,更襯托出江南曦雪白瑩潤,艷光四射。

他不禁微笑:「你就是我的天使!」

是她拯救了他的昏暗人生,讓他知道,原來他也可以擁有幸福,擁有一個溫馨的家!

夜北梟依然選了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裝,依然走他的霸道總裁范,但裏面出襯衫,是天藍色的,和江南曦的裙子相配。

喬天羽不禁羨慕了:「原來情侶裝也可以這麼穿,我趕緊去問問宋哥哥穿什麼!」

她立刻跑走了,去給宋顯打電話。

拍賣會在晚上七點開始,六點的時候,夜北梟陪着江南曦吃了晚飯,還專門讓傭人準備了一個保溫包,裏面放了熱牛奶,和幾塊點心,以備江南曦餓了。

剛準備好,喬家的車就過來了,於是夜北梟和江南曦也上了車,兩輛車駛往安城大酒店。

在酒店門前,恰好遇到了白詩音和徐卿生。

江南曦眼眸一跳,他們兩個人這麼快合好了嗎?

白詩音附在江南曦的耳邊說:「我是和孫子釗一起來的。這次疫情,恆久集團捐助了三千萬,因此慈善基金會給我發了邀請函,我就和他一起過來了!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我也知道湊個熱鬧。」

江南曦這才看到不遠處的孫子釗,估計是刻意地和白詩音保持距離。

她又看向徐卿生,他臉色不善,好像誰欠了他五百萬似的,讓男性不禁有些好笑。

宋顯也到了,他殷勤地在喬望乾的身邊照顧,都沒顧上和江南曦打聲招呼。

「哥,嫂子,你們也來了?」

江南曦回頭看去,看到了夜蘭舒和高偉庭。

夜蘭舒的肚子,也明顯凸出來了!她如願懷了二胎,也想要個閨女! 拿出這小白玉瓶后,便在眾仙女們面前誘惑一方。

仔細一看,這小白玉瓶便是上次蕭峰所給的娃哈哈,應是碧霄還未捨得喝,一直珍藏到此時。

「碧霄,反正你又不在乎面子,要不你去說,我們陪你好不好?」雲霄卻是腦中靈光一閃重啟瞳孔之間流露出一絲算計神色,對着碧霄開口倡議道。

「沒錯沒錯,反正碧霄妹也不害臊!」聽到這裏羲和也連忙附和誇獎道。

「我也同意,反正碧霄妹不在乎這些的對吧?」常曦捂了捂嘴巴,微微一笑道。

「在我心中所想,蕭峰學弟是最疼愛碧霄這人了,所以讓碧霄出馬,成功率會更高哦」瓊霄更是婉兒一笑,對着碧霄鼓勵道。

這一瞬間,眾仙女們都對着碧霄口口誇讚道。

聽到這一類誇獎之詞,使得碧霄有些忍俊不禁,像是一臉極其驕傲的模樣,露出那兩排潔白牙齒!

因此碧霄便昂首挺胸,臉上掛滿極其自信的模樣,雙手叉腰說道,「那好吧,這件事就交給我出馬吧!」

雲霄等人更是相互對望一番之後,之後更是忍不住噗嗤偷笑起來。

因此!

由於碧霄那氣宇軒昂不害臊的帶領之下,眾仙女們跟着她的步伐,一同來到了蕭峰的身旁。

「有何貴幹!」蕭峰則開口詢問道。

「蕭峰學弟,你先前在那神秘電視播放的畫面,其實是為了趕我們走吧!」碧霄則是歪著腦袋,感到詫異詢問道。

「噗~~」

碧霄話音剛落,不單單是蕭峰,還有身後的雲霄等人都是感到心神一顫,此時像是一位沒有思想的植物人一樣,呆愣在原地!

「我勒個乖乖,讓你來是為了講這些事的嗎?難道不是為了來尋求蕭峰的同意,給我們喝些那極為好喝的玉露瓊漿嗎?」

「我們來這裏根本就不是為了查詢清楚,蕭峰為什麼要在我們面前播放那些顏色畫面啊?」

「碧霄,你在說些什麼呢?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不明白嗎?」

看到碧霄張口閉口都是那電視上的畫面,雲霄早已感到十分羞澀,臉上有些忍俊不禁,還要僵持不住了。

因此她便急急忙忙對碧霄傳音說道,「趕快說明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呀,快點讓蕭峰學弟給我們喝那珍藏的玉露瓊漿!」

「哦對對對對!」

聽到這裏,碧霄臉上掛着一副大徹大悟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