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一下子便注意到這兵器的厲害之處來,它竟然可以隨意製造出真空來。

馬菊的兵器揮舞着,向洪武撲來。


洪武的身邊只要被這兵器擊中的地方,頓時都形成了一個真空。

這兵器可真是棘手,洪武一邊躲一邊想着對策。

突然,洪武想到一個主意,他往空中一躍 ,便飛上了高空。而這正中馬菊下懷,她迅速將洪武身下的一大片地方斬成真空,然後一和將身形一躍,追向洪武。

洪武知道馬菊手上的兵器可以造成真空,而真空的最大威力便是能造成小股吸力,將敵人纏住。

馬菊有兩個殺手鐗,這真空劍便是一個,她利用這把劍,在同級之中,基本沒遇到過敵手。

可是她遇見的是洪武,卻見洪武在空中,突然身形一搖,竟然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馬菊頓時一驚,急忙向後飛退。

wωω● тt kдn● c o

果然,洪武一瞬間便出現在馬菊的身邊,咫尺天涯的功夫,對於洪武來說,已經十分管用了,它的速度之快,可以用神出鬼沒來形容。

馬菊的反應也足夠快,不過在她後的一剎那,洪武已經攻到了。


一拳擊向馬菊,這一拳相當於一萬拳,勁道凝鍊,向着馬菊襲來。

突然馬菊的身上長出兩隻手來,與這一拳相對,雖然馬菊身體邊邊倒飛,但最終,還有將這一拳給擋了下來。

原來這便是馬菊的第二個殺手鐗,身上還有一個機關傀儡。

馬菊似乎從來沒用過這機關傀儡,今天卻不想在第二場便被洪武給逼得使出了這一招。

這機關傀儡一出來,洪武頓時警覺起來,他曾經見到過差不多的傀儡,知道這是機關世家馬家的傑作,而對面這個人名叫馬菊,顯然也姓馬,那麼也應該是馬家子弟。

這馬家的機關傀儡之術十分了得,可以讓煉氣期擁有合體期的實力,因此洪武可不敢輕視。

馬菊身上長出兩隻機關手來之後,對陣洪武之時,便顯得輕鬆了許多。

其實她一直不願意使出這招的原因,是因爲她是一個女孩子,而這一招一出,肩膀上長出兩隻機關手來,卻顯得猙獰恐怖,她很不願意如此。

但是爲了贏,她不得不使出來。

因爲她更不願意輸掉。

兩隻機關手上,青紅光芒交替着,突然一隻機關手轉動起來,變成了一個鑽頭,向着洪武鑽了過來。

洪武知道這鑽頭一定無堅不摧,就算自己的煉體已經達到了半步地仙的水平,卻也不敢和這鑽頭硬碰硬。

他心念電轉,突然想到一招來。

身子突然再度消失,再出現之時,身子卻在高空之中。

洪武快速揮拳,頓時天空之中落下無數拳影。

這些拳影都包含着靈力,虛虛實實,實際上是當初滄月使的那一招,後來被洪武給凝成了萬煉一拳。但是萬煉一拳與這無數拳影其實可以用的地方不同。

萬煉一拳便是一力降十會,而現在這無數拳影,卻要以一巧破千斤。

拳影如同雨點一般砸向馬菊。

馬菊頓時感覺頭頂上危險襲來,她的另一隻機關手在頭頂變幻,變成了一面盾牌。 毒醫娘親萌寶寶 ,將馬菊帶上天空。

而原本的鑽頭也再度一變,變成了一根黑洞洞的炮口。

這東西在修真界根本沒有多少人見過,甚至洪武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有馬菊自己知道,這叫作靈力炮。

這靈力炮可以發射壓縮了靈力的靈力彈,其威能之強大,簡直可以說秒掉人仙。

這時候她將炮口對準了洪武。

洪武頓時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身形變幻,可是這靈力炮卻一直鎖定着洪武,看起來洪武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轟的一聲,一道巨亮的白光閃過,一顆大如人頭的靈力彈直射向洪武,這來勢極猛的靈力彈讓洪武根本無從躲避。

就在這靈力彈將要擊中洪武的瞬間,突然天空之中降下一道陣法來,將這靈力彈給包裹起來,頓時靈力彈所有的靈力被這陣法消耗掉了。

天空之中傳來一個聲音:“馬菊,使用外帶致命攻擊,違背擂臺規則,失敗,洪武自動獲勝。”

啊?

這個結果讓洪武都難以接受,想不到自己竟然稀裏糊塗地贏了一局。

同時洪武也知道,剛纔那一顆靈力彈若是擊中自己,那麼這結局一定是自己會被靈力彈給擊傷,當然要想擊殺自己,這靈力彈的威力卻是不夠。

“我不服,難道我馬家的機關術也算外帶攻擊嗎?”馬菊叫道。

“若是這個機關是你所做,便不算外帶攻擊,但是這機關應該是你們馬家老祖,半步地仙三轉的馬鈞所做,本來是交給你防身的,卻並不是交給你殺人的。”天空中的那個聲音卻是循循善誘,給馬菊詳細地解釋道。

“那憑什麼判他贏啊。”

“因爲就算你的致命攻擊擊中了他,也只能讓他受重傷,但是他還會有力氣反擊,你卻根本無力抵抗,因此我判定你輸。”

這封仙擂臺的裁判據說最低都是半步地仙三轉,因此眼力,見識都是很豐富的。甚至比洪武都豐富,可以一眼看出這靈力彈的威力,也看得出洪武就算被擊中,也只是受傷,並不致命。

這個判定讓場下觀衆一陣譁然。

在他們看來,洪武一定是有黑幕的,要不然,怎麼可能被陣法所救。

若是沒有陣法救下洪武,那馬家的機關術如此之恐怖,豈不是能將洪武擊個粉碎?

就這樣洪武便很順利地拿下了兩局,積分也是呼呼上漲。

第三場,洪武竟然有幸抽到了一個輪空,三場比賽下來,洪武相當於三戰三勝,因此在這數萬的修士之中,排名一下子衝到了一萬名之內。

排名一進了一萬名,頓時洪武感覺到了競爭的激烈,這一萬名之中的修士,一個個都擁有強大的戰力,甚至可以說,每一個人都可以與人仙一戰。

洪武不知道的是,此時他已經被一些人盯上了,這些人覺得洪武只是取巧才能獲勝,因而,很可能洪武是個軟柿子。 這一萬名當中,洪武的排名是九千六百三十名,相當於極靠後的名次。

但是就算如此,洪武后面,卻還有三百七十名,這三百七十名當中,便有將近十個修士,一直想挑洪武作爲對手。

而這當中最想和洪武一戰的,卻是一個麻臉的中年人。

這麻臉的中年人滿頭的白髮,但面容卻顯得很年輕。他的腰間別着一隻酒葫蘆,而同時另一邊,卻掛着一柄木頭劍。

一般用木頭劍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初學者,一種便是大成者。

劍法到了大成,卻是拿根枯枝也可以殺人。

顯然到了這個擂臺之上的人,一定不會是初學者。

的確,這個麻臉的中年人便是文龍,由於他的臉上全是麻子,身體又有些矮胖,因此被人起個了渾號叫作蛤蟆劍仙。

這蛤蟆劍仙今年二百歲了,修劍能修到大成期,已經相當不易了,一旦劍修到了大成期,那麼劍的威力之強,幾乎在同一個大境界下無敵手。

蛤蟆劍仙之所以盯着洪武,卻並不是因爲他覺得洪武是軟柿子,而是他要替馬菊報仇。這馬菊可是宗門裏的天鵝,追求她的人極多,而這蛤蟆劍仙便是當中之一。

所謂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文龍卻從來不覺得自己配不是馬菊,經常跑去馬菊的宗門那裏給馬菊獻殷勤。

馬菊越是厭惡他,他就越覺得自己有希望了。

有一次馬菊恨恨然地對蛤蟆劍仙道:“你到底喜歡我哪點,我改。”

文龍卻不以爲意,說道:“你無論如何改,我都喜歡你,我就非你不娶。”

這可把馬菊給噁心壞了。

這次, 妖邪總裁迷糊小養女 ,頓時大怒,他決定將這怒火完全歸咎於洪武,他覺得這都是洪武的錯。

因此他現在就是要找洪武的麻煩。

擂臺之下是不允許私鬥的,一旦私鬥,發起私鬥者將被直接驅出封仙擂臺所在的這個祕境,所以蛤蟆劍仙也不敢在擂臺之下發起挑戰,只好敗了兩場,將自己的排名剛好降下來,降到一萬名以內。

擂臺規定,一萬名之內的修士,可以自主挑戰排名比自己高手修士,但是排名高的選手卻不能向排名低的選手挑戰。

此外,排名低的選手所發起的挑戰不能被拒絕,除非被挑戰者挑戰比其排名高的修士成功。

可以說,在這一萬名之內,每次挑戰成功都會帶來排名的變化,名次越是往前的人,就越容易受到挑戰,也就越容易丟失名次。

蛤蟆劍仙是故意降下名次來的,爲的就是要將洪武打敗,然後狠狠地踩在腳下,讓他這麼囂張,竟然敢打敗自己心中的天鵝,自己的女神馬菊。

洪武其實並不瞭解這封仙擂臺上的規矩,反正他只想贏,只想一直贏下去。

只要不輸,就沒有那麼多問題。這便是洪武的想法。

上得擂臺之後,蛤蟆劍仙也不和洪武客套,直接打開了領域。

到了大成期之後,領域內化,領域與人合二爲一。此時蛤蟆劍仙人便是劍,劍便是人,此時他已經成了一位劍人。

這個劍人手拿着一柄白虹劍,往那兒一站,身上的氣勢放出來,頓時讓場上觀衆一陣譁然。

“快看啊,那就是蛤蟆劍仙,據說最高達到過六千三百名的高手,他竟然向一個新人在挑戰。”

“你不知道了吧,這蛤蟆劍仙氣量很小,倒是用情很專一,剛纔這個叫洪武的新人把他的心上人給淘汰了,他自然十分生氣,據說是故意降了名次,就是爲了找洪武的麻煩。”

“唉,問世間情爲何物啊。”

“別在這兒酸了,快看這一招,蛤蟆劍仙發大招了。”

喊什麼的都有,不過大家都一致不看好洪武,而是看好蛤蟆劍仙。

蛤蟆劍仙的劍尖一抖,發出嗡嗡的聲響,這劍之中鼓盪着領域之力,同時也有神識之力,還有靈力。

這三力合一,所發出來的威勢驚人。

“這一招,名叫斷神劍,當然,這一招不會要你的性命,只會將你的神魂斬滅。小子,現在我給你一點時間,讓你懺悔一下。”

“我懺悔?我懺悔什麼?”洪武冷笑一聲,一拳轟向蛤蟆劍仙。

蛤蟆劍仙頓時覺得自己的驕傲遭到了挑戰,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因此他把劍一揮,斬向了洪武的拳。


拳風與劍氣相碰,空間頓時一陣扭曲。

這拳,吸收了日月光華。

這劍,卻照亮了宇宙乾坤。

洪武發出的萬煉一拳,早就已經有一股無上的威壓,而蛤蟆劍仙的劍,卻已修到了無堅不摧。劍道,一向都是一往無前。

嗡,嗖。

劍光破了拳,向着洪武斬來。

底下的觀衆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

看來這洪武的神魂要被這一劍斬滅了。如果規矩允許,蛤蟆劍仙一定會把洪武碎屍萬段,可是現在卻只能以斷神劍來斬洪武。

眼見劍氣逼來,洪武卻不慌不忙,突然雙掌一合,從他的掌心,也飛出一道劍氣來。

掌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