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東笑了笑,爽朗清舉。

進入三生門的正廳,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盤膝而坐。

“徒兒拜見師傅。”

慕容邵峯跪地,恭恭敬敬的給老者行跪禮。

堯煌天尊慢慢的睜開眼眸。

“峯兒,你來了。”

“是的,師傅。”

慕容邵峯笑着點了點頭。

堯煌天尊看向慕容邵峯,在看到慕容邵峯身邊的蘇馨時,堯煌天尊臉上的神情似乎緩和了幾分。

豪門婚寵:嬌妻不好惹 “這小丫頭好相貌。”

堯煌天尊雙眸發亮的看着馨兒。

“馨兒見過堯煌天尊。”

馨兒也跪地恭恭敬敬的行禮。

“好!好,馨兒快起來。”

堯煌天尊看起來似乎很開心。

“謝堯煌天尊!”

馨兒笑得甜甜的,也大膽而仔細的看着堯煌天尊。

“海東,你先帶馨兒出去玩一會,師傅有話要和你師兄說。”

“好!”海東點了點頭,笑着看向馨兒。

“馨兒,和叔叔出去玩吧!”

“嗯!”馨兒乖巧的點了點頭。

“慕容叔叔,你談事情以後就過來找馨兒哦!馨兒先出去了。”

“好!”慕容邵峯柔笑着點了點頭。

堯煌天尊看着,眉眼開笑。

“峯兒,從來沒有見你笑的這麼會心過,看來這個小丫頭在你心裏的地位不低啊?”

“師傅,馨兒是峯兒一個朋友的女兒。”

慕容邵峯簡單的解釋道,一想起陌陌,慕容邵峯眼眸裏就滿眼痛苦。

“師傅,峯兒有一個朋友,被巫族的人下了死詛,師傅德高望重,能參透玄機,師父可知道有沒有什麼破解的法子?”

慕容邵峯不知道師傅要他上山做什麼,但是這是他一直想問似乎的問題。

看到愛徒眼眸裏的痛苦,堯煌天尊似乎看出了些什麼?

“峯兒,不是你的緣分,你又何必如此執着呢?她的命,自有別人去救,輪不到你。”

堯煌天尊的話深深殘忍的把慕容邵峯打回了現實中來。

慕容邵峯心底不斷的抽痛,他極力的忍着心裏的痛意,不讓堯煌天尊看出他臉上的異樣。

可是堯煌天尊閱人無數,又怎麼會看不出他心裏的痛。

“師傅,峯兒沒有非分之想,只想找到解決的辦法。”

“峯兒,人心都是貪婪的,你們之間有緣無分,既然沒有緣分,就做些自己該做的就可以了,依爲師看,你剛剛帶過來的那個馨兒就很不錯。”

“師傅。”慕容邵峯目光怔了怔,不明白師傅的意思。

“峯兒,這些事情爲師以後會慢慢和你細說,爲師今天找你上山來,是想告訴你,魔靈出世,一場血雨腥風是避免不了的。”

“師傅,峯兒已經知道了,只是魔靈就是皓月國的君臨天,他將明天正式登基爲皓月皇。”

慕容邵峯神色淡淡,一臉的漠不關心,這個世間裏,只有蘇紫陌的事情會讓他在乎!

“峯兒,不可馬虎大意,你的星月國雖然眼下沒事,可不代表以後沒事,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纔是。”

堯煌天尊語重心長的說道。

很多事情誰又料想得到呢,即使他能參透天機,也一直沒有參透峯兒的緣分,直到今日,似乎方能看到一點點。 “師傅,天下事情自有天下人管,峯兒還是那句話,師傅,可有破解的辦法?”

慕容邵峯依然堅持着。

他爲陌陌所做的一切,不圖任何的回報,他只想她能平平安安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想她就能見到她,只有這點要求。

堯煌天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峯兒,爲師還是剛纔那句話,不屬於你的緣分,你着急也沒有用,爲師剛纔說了,她自有別人去救,現在不管你做多少事情,你也無法去改變她天命,所以,先安安靜靜的待着吧!”

“師傅。”慕容邵峯幾乎哽咽着喊道。

“峯兒,你已經爲了愛悄悄躲開了,你躲開的是人,卻躲不開你心裏那份情懷,感情上的事情,沒有誰說得明白,不是不想去愛,也不是不去愛,而是怕自己的愛給對方帶來傷害,爲師瞭解你的性子,你只爲你在乎的人拼命,可是你永遠不知道,你的拼命過後,給對方帶來的壓力,也許對方並不需要你的付出,只是想有你這個朋友在,難過的時候,偶爾聊上幾句,困難的時候,彼此之間幫助一下對方,也許對方只想這樣而已,所以,峯兒,放下吧。”

堯煌天尊拍了拍慕容邵峯的肩膀,心疼的看着他,邵峯是他看着長大的,自從兩年多來,一直風輕雲淡的他,臉上總是帶着一抹淡淡的憂傷,雖然他已經很用心的隱藏起來,他還是看得出來。

“呵呵!”慕容邵峯突然心痛的笑了笑,脣角止不住的顫抖,表露了他此刻所有的痛苦的情緒。

“師傅,徒兒也曾經想過要忘記,可是時光細數,所有在一起的時光都是那樣的美好快樂,在忘不掉的情況下,峯兒再也沒有想過去忘掉她,有她在峯兒的心裏,峯兒才覺得自己是有血有肉而活着的人。”

慕容邵峯第一次在師傅面前表露自己的心聲,不知不覺,他俊逸的臉上,盈滿了晶瑩剔透的淚水,不是爲了得不到而流淚,而是爲了心底那個人的疼惜而哭。

“哎!”堯煌天尊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也對,有喜有悲纔是人生,有苦有甜纔是生活,傷口太大,的確永遠都無法癒合,可是峯兒,你天天揹着她,會累壞自己的。”

堯煌天尊深深的疼惜的看着他,從來沒有見過峯兒有過這樣痛苦的時候,就是他母妃死的時候,也沒有見他如此痛苦過。

“不,師傅,峯兒從來沒有覺得累過,這一路走過來,峯兒能感受到她帶給峯兒的每一個幸福,別人怎麼想,峯兒控制不了,別人做什麼,峯兒也強求不了,峯兒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心盡力的讓她平平安安的活着,峯兒也知道,努力的人生是不會虧待自己的。”

“哎!”堯煌天尊現在只能深深的嘆氣了。

在感情路上,付出的越多,得到的越少,但你付出所有,不一定都會有回報,那個女孩在峯兒的心裏已經深入骨髓,也許就像他說的一樣,把她放在心裏,纔是最幸福的。

“峯兒,你心裏愛的那個女孩不會有事的,就是她這一路走得磕磕碰碰,可最終能保全自己的,這是師傅唯一能給你的答案。”

堯煌天尊牽着傷心痛苦的慕容邵峯往裏走。

他的峯兒溫柔,寬容,善良,在他的心裏,幾乎沒有什麼缺點,那總是風輕雲淡的表情,讓天下所有的男子都不及他的峯兒。

“謝謝師傅!”慕容邵峯看着師傅有些單薄的背影,他今天應該讓師傅擔心了。

“謝什麼謝啊!你我雖然說是師徒,可是猶如父子。”

堯煌天尊突然停下腳步,深深的注視着慕容邵峯。

“峯兒,人是活給自己看的,凡事只要問心無愧,就沒有必要去計較太多,切物被動的去改變自己,唯有你自己纔是與衆不同的你。”

“師傅的話峯兒明白,不管經歷過什麼,峯兒永遠都是師傅心裏的那個峯兒,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你一向說道做到,師傅放心你說的話,今日爲師讓你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說起這件事情,堯煌天尊的臉色有些凝重。

看着師傅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慕容邵峯心裏也是微微的一沉。

“師傅有話就直說,不管是什麼,峯兒都承受得了。”

“哈哈……。”堯煌天尊看着慕容邵峯笑了笑。

“要是關於那個女子,你還能這麼淡定嗎?”

“師傅,你也開起玩笑來了。”

慕容邵峯瞬間露出了笑容,經過剛纔的發泄,他心裏某處被壓抑着的東西突然被釋放出了一些。

讓他也沒有之前那樣的壓抑了。

“好了,師傅也不想開這樣的玩笑,兩個多月以後,你會有場命劫。”

“命劫?”

慕容邵峯目光閃了閃,他的命裏的命劫也出現了嗎?

“不錯,剛開始的時候,爲師觀察到是一個死劫,可是十幾天以後,這個死劫突然散開了,到底是誰是解除你死劫的人,要到那天才知道。”

“峯兒,把這顆丹藥吃下去。”

堯煌天尊遞給慕容邵峯一個丹藥瓶。

慕容邵峯打開一看,猛驚,“師傅,這是……。”

“這是千年淚痕花提煉的丹藥,在短時間裏,不管你受傷還是中毒,都能吊住你的命。”

慕容邵峯把瓶蓋塞起來,“師傅,居然有人能解開峯兒的死劫,就不需要在服用這麼珍貴的丹藥了。”

“不,峯兒,你不吃下去師傅於心不安啊!吃吧!師傅要親自看着你吃下去,師傅的心裏纔會安心。”

堯煌天尊依然堅持,命劫可不是開玩笑的,峯兒是唯一得他真傳的人,不能出半點事情。

看着師傅臉上的笑容,慕容邵峯臉上含着淡淡的微笑,眸子深處,卻是滿滿的感動。 “師傅要看着你親自吃下去才安心。”

堯煌天尊依然堅持着。

慕容邵峯黑白分明的雙眸閃了閃,閃過一絲隱忍與感激,把丹藥拿出來吃下。

堯煌天尊一看,心裏放心了些。

“這麼多年來,爲師一直讓你隱藏着自己的修爲,即使是坐上了皇位,峯兒你依然是默默無聞的,峯兒,這些年,你可曾怪過師傅。”

慕容邵峯滿眼璀璨的看着堯煌天尊,一臉的感激。

快穿之時空星河伴 “師傅,峯兒感激似乎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怪師傅呢?沒有師傅,就沒有今天的慕容邵峯,修爲在別人的眼裏高不高不要緊,只要在關鍵時候能起到作用就好!”

名利,慕容邵峯一向不在意,這次要不是父皇病逝,慕容澤禹想謀權篡位,他也不會這麼急着坐上皇位。

“爲師知道你一向淡泊名利,只是這一次,你做得很對,畢竟慕容澤禹真的不適合做皇帝,今天就聊到這裏吧!在過幾日,師傅會在傳你上山的。”

“是,師傅,峯兒告退。”

慕容邵峯恭恭敬敬的給堯煌天尊行完禮以後才離開。

目送慕容邵峯走遠,堯煌天尊的眸子裏一片心疼。

“哎!峯兒,你又何必自己苦了自己呢?”

知道對愛徒說沒用,他只能自言自語的對自己說。

慕容邵峯一路去尋找馨兒,一路上,他想起師傅說陌陌這一路走的磕磕碰碰的,他的心絃又繃緊了幾分。

陌陌,你一定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慕容叔叔。”

馨兒和海東坐在長長的石階上看風景。

老遠她就看到了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柔柔一笑,朝着馨兒走去,滿臉憂傷的情緒完全隱去,又是一副溫文儒雅的翩翩公子。

“馨兒,我們回去吧。”

“好!”馨兒擡頭看着海東。

“海東叔叔,我們後會有期。”

“嗯,馨兒,後會有期。”

海東也柔聲說道。

擡眸看着慕容邵峯。

“大師兄一路走好!”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

“師弟,師傅就拜託師弟了,朕有時間會經常上山來看他老人家的。”

“師兄只管安心處理國事,天下即將大亂,海東會照顧好師傅,不會讓師兄分心的。”

海東也是一臉的溫和,一看也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

對於修煉者來說,脾氣好,修爲也能比別人晉升得更快一些。

“嗯!”

慕容邵峯抱起馨兒,騎上魔獸,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三生山的山頂。

海東一直目送着他們離開,才轉身回去。

星月國皇宮裏,秦滿天和黎子夫正在下棋。

白斂和秦晉鵬在一邊看着。

兩位老者的臉上似乎都不太高興。

“師弟,你今天去木榆天尊那裏可有什麼收穫?”

秦滿天問道,其實看他的臉色就知道,他沒有說服木榆天尊,他只是想知道細節而已。

“別提他,一提他我老頭子就來氣,我都拉下臉來去了多少回了,啊?就他那木榆腦袋,永遠都轉不過彎來,還說我不是什麼有緣人?連面都不願意見我,眼下天下就要大亂了,他還真坐得住,真沉得住氣。”

黎子夫一臉的憤憤不平。

猛地看了秦滿天一眼,“師兄,你呢?看你的表情,炎靖那老傢伙也不買你的賬吧!”

“是啊?和你的情況一樣,我們並不是讓他出山的有緣人,說等到敢出現的人出現以後,他們自然會出現,看來這段時間斂兒辛苦了。”

秦滿天也是一臉的苦惱。

我奪舍了一顆蛋 “師傅,徒兒到是沒什麼?只是他們說的那個有緣人到底會是誰呢?”

白斂心底疑惑不已,這些隱居高人的脾氣可是一個比一個怪,他查的那麼久,就只查到了兩個。

“這個就不得而知了,斂兒,你把消息傳給你師公他老人家,和鵬兒去修煉去,現在提升修爲纔是最關鍵的。”

秦滿天也不去糾結那些隱居高人的脾氣,他們都說了等到有緣人出現就會自己出來,那他也沒有必要再浪費時間,浪費精力去求他們出來,天下大亂,他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

“是,師傅。”

白斂和秦晉鵬相視了一眼,兩人快速的離開。

“師兄,你說那個有緣人是軒兒還是陌兒那丫頭?”

黎子夫看着白斂他們走遠,才壓低聲音問道。

秦滿天目光閃了閃,有些驚疑。

“師弟,你爲何認爲是他們兩個中的其中一個呢?”

“師兄,你想啊!陌陌那丫頭可是淬鍊靈體,軒兒更逆天,他可是上天的寵兒,聖魄靈體,比淬鍊靈體還要珍貴,依我老頭子看,必定是他們兩人中的其中一個。”

黎子夫滿臉肯定的說道,語氣鏗鏘有力,充滿了自信。

“師弟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師傅他老人家不肯吐露天機,我們也不知道。”

“不管是他們夫妻中的那一個,都會不負師名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