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而又響亮的巴掌,抽得孔光耀旋轉兩圈,噗通摔倒。

「啊!」台下人群驚呼,好多男子紛紛站起來,角落的保鏢也想衝過來。

唐宋箭步衝過去,手術刀按在孔光耀的太陽穴上,淡淡的喊著:「都過來吧,看我敢不敢殺了他!」

蠢蠢欲動的人群不得不停下來,台下一個年長的男老師喊著:「你,你別胡來,快放開他……」

「噓!」不等說完,唐宋轉過頭做著禁聲的動作,「別說話,看著就好。你說得越多,他死的可能性就越大。」

臉上又浮現笑容,溫順得跟一個老實人一樣。

溫柔的抓住孔光耀胸口的手術刀,慢慢的拔出來。疼痛襲來,孔光耀昏沉的腦子才漸漸蘇醒。臉頰火辣辣的疼,又是震驚又是憤怒。緊咬著牙關,大聲嘶吼:「來啊,有本事殺了我。 喜劫良緣:將軍榻上來 我只是說了實話而已,她本來就賤,要不然怎麼會看上你這種人!」

唐宋沒有激動,右手手術刀按在他的太陽穴上,左手翻轉著帶血的手術刀,微笑感慨:「社會,社會!沒想到還能有這樣的操作,我真心佩服。這麼多照片,P起來不容易吧?」

孔光耀毫不畏懼,傲氣十足冷笑:「這些都是真實照片……」

嘶!

沒等把話說完,唐宋左手裡的手術刀忽然撕開他的褲襠,鋒利的刀尖按在那敏感的蛋蛋上。

冰涼的感覺,然後孔光耀猛地一顫,更加不敢動了。

「你說啥?」唐宋陰險的大喊著,「那些都不重要,跟我一起大聲的念,裝逼死路一條!念!」

手術刀忽然發力,下邊傳來疼痛,嚇得孔光耀面色發白。緊咬著牙,憎恨怒罵:「草,有本事你殺了我,我只是說了實話而已……啊!」

嗤!

非常清晰地,孔光耀聽到了一顆雞蛋被刺穿的聲音。

慘烈的叫喊襲來,讓後邊的保鏢按捺不住飛撲過去。唐宋右手輕輕一甩,手術刀飛掠而出,正好擊中對方的膝蓋,噗通摔倒。

「我再提醒一次,都別動,除非你們想讓他變性!」說罷,唐宋又笑起來,左手依舊串著孔光耀的蛋,壓低聲音,「你想全變,還是半變?全變就是,器官也變成女的。半變就是,人妖。來,告訴我你的選擇……」 孔光耀疼得臉色發綠,冷汗不自主翻滾而下,身體僵硬得愣是連顫抖都沒有。

是真疼,疼得渾身每個細胞都硬化了……

顯然,他真的沒想到,唐宋敢在這種場合下手,而且還這麼精準!

「沉默是什麼意思?」唐宋歪著頭,陰險的壞笑,「是想吃串串?」

「不!」孔光耀立馬大喊,生怕晚了一步就變成串串,「你,你別胡來。我……我道歉,我道歉。秦葉雨,我錯了,我不該羞辱你,罵你。那些照片,都是……都是我找人P的。」

唐宋相當不滿:「你一下子都說完了,有意思嗎?說好的裝逼呢,剛給你開串串,你就不要逼了?你也知道我是醫生,給你做個變性手術,你就有逼了,以後想怎麼裝都行,好不好?」

聲音很大,聽得眾人一陣惡寒。媽蛋,說得這麼神經病,明明聽起來挺搞笑,為什麼他們會覺得下邊隱隱作痛?

年長老師按捺不住,吞咽著口水大喊:「你,你不要胡來。他是孔家二少,你要敢動他……」

「啊,啊!」不等說完,孔光耀已經撕心裂肺的慘叫,儘可能撅起屁股,恨不得日了唐宋的手。

唐宋很不爽的側頭:「繼續說,你說一句,我割一刀。放心,我真的很感動。」

婚婚欲寵 「啊,閉嘴,啊握草尼瑪,不要說話,不要過來,啊……」孔光耀大聲嘶吼,啊啊的,也別有節奏。

唐宋慢慢放下手,孔光耀這才感覺好受一些,渾身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哪顧得上什麼尊嚴什麼硬氣,帶著哭喪哀求:「你放過我吧,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這可是男人的根,真要被毀了,他這輩子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而且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如果真徹底被毀,他還不如自殺算了……

「好啊。」唐宋爽快的鬆手,面帶笑容往後退,「你說放,我就放咯,畢竟我是老實人。」

嫁給極品太子 「救護車,救護車!」孔光耀大聲叫著,身體總算開始哆嗦,褲子卻噴了。

唐宋後退了幾步停下,笑道:「年輕人,記住大爺的話。第一,別太放肆,沒什麼用。第二,沒逼,就不要亂裝,否則很容易死。第三,有錢人真不見得可以為所欲為。」頓了頓,咧嘴嬉笑,「哦,忘了告訴你,我今天抽過你大哥。回頭你讓他來找我,我切下他的一顆蛋送給你!」

嘶!

眾人倒吸了口涼氣,本來還想趁機衝上來的那些夥伴,瞬間就涼了。

抽二少也就算了,連大少都敢抽,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幾個保鏢跑過去,也不敢拔出手術刀,驚慌的將孔光耀抱著就跑。孔光耀一直驚恐的大喊:「救護車,救護車,我的蛋,啊,啊……」

雙手插著口袋,唐宋瀟洒走回到秦葉雨身旁。見白雲梅等人都是震驚的看著自己,微笑聳肩:「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老實人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丫頭,走,吃飯去。」

超級影子戰士 秦葉雨這才回神,慌忙摟住他的胳膊,心兒差點沒蹦出來。

唐哥哥果然還是那麼,狂暴。一旦惹到他,死路一條……

白雲梅幾女相互對望,趕緊拎起小包跑過去,又是震撼又是興奮。

蒼天,大庭廣眾之下,妖孽帥被人切蛋了!

那可是超級變態帥,而且是個超級富二代,竟然被人家蹂躪……哦不,是肆虐。好殘忍,好興奮!

等唐宋幾人出去,會場就沸騰了,議論紛紛,表情各異。有幸災樂禍,有后怕,也有暗暗盤算的……

出了酒店門口,正好看到孔光耀被抬上車,唐宋還舉起手打招呼:「路上小心,祝你幸福!」

噗!

白雲梅忍不住笑起來,卻又被辛曉璐捅了一下,不得不忍住。

秦葉雨擰著眉頭,按捺不住低聲道:「唐哥哥,會不會,太狠了點?」

唐宋不以為然撇嘴:「有嗎?我怎麼覺得,他特別開心,特別高興?你剛才沒聽到嗎,他叫得,啊啊,多銷魂。」

「噗咯咯……」白雲梅完全憋不住,笑得胸口一顫一顫的,「你這人真是……不怕死,咯咯……」

「我一般都不怕死,畢竟我是老實人。」唐宋咧嘴訕笑,「走吧,一起吃個飯,壓壓驚,我請客!」

秦葉雨還是眉頭緊鎖,隱隱有些擔心。孔光耀的背景可不簡單,準確的說孔家很不簡單,這件事,只怕要翻天……

二十分鐘后,附近另一家飯店內。

趁著辛曉璐等人在點菜,白雲梅實在忍不住低聲問道:「哎,你真不怕他?他家那麼有錢,而且還有人在上面當大官,到時候……」

不等說完,唐宋認真地搖頭:「我都說了,我是老實人。這年頭,老實人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千萬別懷疑。」

白雲梅又笑起來:「你真逗,你這樣裝逼,遲早會被打死,咯咯……」這男人真是,好玩!

唐宋還真不怕什麼孔家,反正沒徹底絕種,不算太狠。要不是看在人多的份上,他真會把孔光耀給切了。

「哎,」秦葉雨忽然嘆息起來,「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喪心病狂。我早料到他很陰暗,卻沒想到連這種事都做得出。」

「是啊,太無恥了。哪有這樣的,求交往而已,不答應就放裸照……哎哎,那些照片什麼時候拍的?」

「你傻啊,葉雨的身材你沒見過?那些照片,明顯就是P的。他自己也說了,不是嗎?」

「要我說,這變態帥也太陰暗了。這種人啊,要不是因為有點錢,早就被打死了……」

幾女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唐宋被很乾脆的晾在一旁。他也沒在意,拿著茶杯搖晃,面帶微笑看著幾女。

看得出來,秦葉雨的這幾個姐妹都還算不錯,尤其是白雲梅跟辛曉璐,總是護著秦葉雨。

有這樣的好姐妹,倒也是秦葉雨的福氣……

「白雲梅?」

正想著,後邊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議論的幾女忽然停下,白雲梅臉色微變的轉過頭,唐宋也回頭望去。

看到走來的那人,唐宋嘴角抽搐,有種淚奔的感覺。巧合,絕對是巧合,竟然是邵文那個空少…… 蘇華的身上連接着許許多多的長線,雙手與面前一人的雙手相連,眼睛緊閉,身體一動不動,睫毛卻在不停地顫抖,頭髮已經被汗水浸透了。汗珠沿着髮梢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他的肩膀上,肩窩處已經積成了一層薄薄的小水窪。

“好了。”蘇華把眼前人的雙手用力向前一推,睜開雙眼,雙手撐着膝蓋,低頭大口喘着氣。身體也開始伴隨着大口喘氣的動作左右搖晃起來,積在肩窩的那些汗水隨着他身體的搖晃不斷滾落,在蘇華的作訓服上暈開一道道深色的痕跡。

“給,多喝點水。這樣下去不行,你會撐不住的。”埃蒙看着蘇華蒼白的臉色,和身上臉上不停冒出的細汗,有些說不出的感覺。這樣拼命的蘇華,埃蒙還是第一次看見,爲了整個機甲戰隊實力的提升,蘇華算是做到極致了。

“呵呵,”蘇華接過杯子,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費力拉動嘴角扯出一絲笑容,“好歹他們也喊我一聲副隊長,我怎麼敢不盡心。你放心,我有分寸,不會有事的。”

說完,蘇華擡手招呼:“下一個。”

雖然蘇華說了沒事,埃蒙可不這麼認爲。沈中上校帶來了那個壞消息,當天蘇華就開始替所有隊員一個一個進行神經元的二次開發。可是蘇華嫌速度太慢,索性直接把所有線路全都接在自己身上,只要隊員和他雙手接觸形成迴路就行。這樣雖然少了蘇華身體的適應過程,速度快了一半,可是蘇華的風險卻放大了無數倍。一旦電流過量,蘇華根本無法脫離。何況蘇華根本在一直通電,每時每刻都被電流刺激,這簡直不是正常人受得了的。

埃蒙有些擔心,卻也無能爲力,他能做的只有守在旁邊,密切關注着蘇華的動態,準備一有情況立即採取措施。

從小就在基地裏生活,看着機甲戰隊從無到有,埃蒙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沒用,提升戰隊實力這種事情,自己居然一點忙都不上。

足足守了兩天,埃蒙發現了一個疑問。神經元的二次開發一定要靠極限電流的刺激,既然稱爲極限電流,那就是說只要超出一點,就足以危及生命。每個人的極限電流都不盡相同,每次蘇華都能準確地找到每個人的數值,這兩天十幾次試下來,還沒有一次出過錯。

可是問題是,蘇華的極限電流是多少?爲什麼每個人的極限電流從他身上通過,他都能安然無恙。這裏面的差異足足有十幾毫安,蘇華怎麼就有把握每個人的電流對他都毫無危險呢?

用這個問題問過蘇華,卻只得到一句輕飄飄的“到了我的極限我自然會退出,放心吧。”

現在每換一個人,埃蒙都會心驚肉跳,就怕超過蘇華的極限。不過直到現在,埃蒙都沒發現問題,心裏也慢慢安定下來。

又結束了一人,埃蒙照例把手中準備多時的杯子遞了過去,擔憂地勸慰:“今天已經九個人了,差不多了吧。再下去你會吃不消的。”

蘇華喝完水,躺倒在皮椅上,咬着牙堅持:“再來一個吧,我還能再堅持一個人。”

埃蒙知道拗不過他,心想多一個人應該也沒啥大區別,正想回頭招呼,就聽見一個笑嘻嘻的聲音:“蘇華副隊長,我還沒輪到呢,今天這最後一個名額就給我嘛。”

查姆彎腰湊了上來:“我剛聽見蘇華副隊長說了,今天還剩最後一個名額,給我唄。”

“你小子,昨天讓你先來,你推得快,今天又來湊熱鬧,不知道融合對接程度越高,蘇華越費力啊。”埃蒙劈手敲在查姆的腦袋上。

“我昨天不是想着讓讓其他隊友嘛,何況我不是還想自己試試麼……”

“怎麼,現在知道自己不行了?”

“那是,那是。蘇華副隊長是天才嘛,我怎麼能和他相比,我就那麼妄想一下,你看我不是很快就放棄了,老老實實過來了麼?”查姆一臉狗腿的笑容。

埃蒙沒再理會,轉頭讓蘇華拿主意。

蘇華看着查姆一貫嬉皮笑臉的作風,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總有些不安,他到現在也沒弄清楚那些事情究竟只不過是巧合,還是真的查姆動的手腳。

“行了,過來吧。”蘇華沒有多想,不管查姆是不是有問題,至少現在都是沒有危險的。

可是等蘇華和查姆連接上,然後暗地吩咐小鐵皮逐漸加大電流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哪裏是沒有危險,簡直危險至極。小鐵皮一直在控制着蘇華的體內電阻,慢慢地加大蘇華流向查姆體內的電流值,可是已經逐漸逼近蘇華自身的水平了,查姆還是沒有一點快要達到極限的模樣。

蘇華咬着牙,竭力地堅持,手也不自覺地越收越緊,就在蘇華感覺快要支持打算放棄的時候,手上忽然被緊緊地捏住,原來是查姆開始用力反捏蘇華的手,蘇華擡眼,看見查姆的眼神中傳來一絲戲謔,一閃而過,蘇華心裏一驚,仔細去看卻又沒什麼異常。

就在此時,刺耳的警報聲卻猛然響了起來,光幕彈出,一早就消失不見的卡羅爾博士出現在上面。

“遠程雷達已經檢測到螺旋塔的動靜,他們出兵了!現在開始進入一級戰備!”

光幕在卡羅爾博士話音剛落就消失了,訓練場中的所有人都將自己的機甲停在固定地點,開始朝接駁口的方向奔去。

蘇華現在苦不堪言,沒想到查姆的極限值如此之高,而且現在的電流值已經穩定在查姆的極限值上,如果此時貿然退出,前功盡棄不說,就連查姆和自己的安全也無法完全保證,只能等查姆突破同步,把電流值慢慢降下來。

蘇華這樣想着,就開始急躁,本來今天的體力就快跟不上了,沒想到最後的查姆還如此棘手。刺耳的警報聲還在耳邊迴盪,蘇華狠下心,直接讓小鐵皮加大了功率。

意外的是,查姆的極限值很高,突破同步卻很快,比最快的埃蒙還要少了三分之一的時間。蘇華用盡全身力氣把查姆的手甩開,整個人完全脫力,軟綿綿地就朝地上倒去。

埃蒙早就守在儀器的總閘旁,一看見蘇華和查姆分開,一下就斷開了電流。衝回蘇華身邊時,查姆已經把蘇華從地上扶了起來。

“來,把蘇華扶我背上。”埃蒙蹲下襬好姿勢,轉頭朝着查姆低吼。

“走!”埃蒙揹着蘇華,率先跑了出去。

查姆跟在後面,看着埃蒙身上蘇華的背影,若有所思。

蘇華已經完全脫力了,*的疲憊他其實並不在乎,有小鐵皮在,很快就能恢復,問題是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很是疲憊,剛纔替查姆平衡電流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精神像是被過渡消耗過一樣。

“主人,你的精神被人探查過了,是剛纔那個人。”迷迷糊糊的時候,小鐵皮的一句話炸得蘇華全身一僵,他本能地回頭。

查姆看見蘇華回頭,朝他笑了笑:“蘇華副隊,抓緊時間歇歇吧,一會就要開戰了。”

蘇華盯着查姆看了半晌,沒能從查姆自然的微笑中看出任何東西。探查精神?查姆有那麼強大的能力?如果他能如此自如控制自己的腦電波,怎麼會融合程度不及自己?難道是小鐵皮弄錯了?小鐵皮不可能會錯,再聯想到查姆最近一系列的可疑舉動,蘇華決定寧可信其有,對查姆小心防備。

等埃蒙揹着蘇華來到艦橋的時候,蘇華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這次有些奇怪,他們這麼大張旗鼓地出來,就好像生怕我們發現不了似的。”娃娃臉的凱文少尉一臉與年齡不符的深沉表情,緊緊地皺着眉頭。

沈中上校沒有回答,一貫沉穩的臉上難得地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既然弄不明白,那就以不變應萬變,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埃蒙笑了笑,滿臉的自信,他相信自己的實力,更相信蘇華的努力。

“上校!他們居然沒有直接衝着基地來,他們繞道了!順着那個軌跡……那是小行星帶。”凱文少尉的聲音緊張而且激動。

伊恩和澤斯坐在戰隊的旗艦裏。伊恩面無表情地坐在指揮席上,聽着澤斯對大家佈置這次的戰術安排。他們挑了太陽風暴的前一天出擊,出發之前特意暴露己方的行蹤。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這所有的一切都爲了一個目的,把對方的整個艦隊都引到計劃的戰場,小行星帶去。

小行星帶本身就是一個大殺器,本來無論如何都要避免在那裏開戰。既無法躲閃,又無法有效殺敵,到那裏就是純粹去消耗的。不過這次的目的不同!有了太陽風暴的幫忙,他們就算是不想掉進陷阱也不可能。

想着很快就能除掉那架藍白色機甲,伊恩的心裏泛起了一絲興奮。他狠厲地想着,別怪我太狠不給你成長的機會,只要除了你,勝利指日可待。螺旋塔人要的並不多,得以生存的空間而已,地球明明就有,爲什麼不給我們!

爲了伊蓮姐姐,爲了螺旋塔,爲了早日結束這該死的戰爭,爲了能早點見到蘇華,只能犧牲你了,伊恩舔了舔干涉的嘴脣,眼裏冒出一絲嗜血的光芒。

一號艦上,躺在藍白色機甲中,正在讓小鐵皮抓緊時間恢復體力的蘇華猛然打了一個寒戰,一絲熟悉的心悸慢慢襲來。看來這次戰鬥比任何一次都危險,戰鬥還未開始,他已經感覺到危險。蘇華知道自己無法逃避,更不能膽怯,膽怯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他閉緊雙眼,握緊雙拳放在胸口,默默地念叨:“伊恩,你得保佑我這次安全回來。我保證,回來之後會告訴你我遭遇的一切。”

作者有話要說:伊恩爲了蘇華要殺蘇華……

蘇華讓伊恩保佑他逃脫伊恩的毒手……

動畫版畫外音:在茫茫太空中爲了各自的信念努力奮鬥的少年們,一面互相刻骨思念着對方,一面又想盡一切辦法去殺害對方。命運的齒輪啊,在這一刻,卡擦卡擦緩緩啓動…… 邵文今天非常不爽,明明那麼好的拉攏孔家的機會,老爹竟然主動放棄,還對他教訓個不停,讓他停職了。

憋悶之下,邵文約了兩個朋友出來吃飯。一進門就看到一幫美女,讓他兩眼雪亮,便興奮地蹦過來,卻沒想到,竟然有個熟人,讓他更是高興。

然而,還沒等來得及興奮,忽然見到那張鬼畜的臉龐,邵文心頭猛地咯噔一下,雙眼直突突。

唐宋抿著微笑掃了他一眼,也沒在意的回頭自顧自喝茶。一個空少而已,對他來說真沒啥意思。

白雲梅的臉色不太好看,站起來輕聲道:「邵文,你怎麼在這?哦,介紹一下,這是邵文,我前男友。這幾個,是我的好姐妹。」

很隨意,只是她的眼神裡帶著幾分警惕。

唐宋看得真切,暗暗猜測她跟這個邵文的真正關係……

邵文回了神,將目光送唐宋身上挪開,哪裡還有心思欣賞美女,僵硬的笑道:「你們好,我跟白雲梅是和平分手,我們還是朋友。我可以坐嗎?」

「不可以!」唐宋忽然側頭,微眯著眼盯著他,「我不請你。」

說得這麼乾脆,讓邵文很沒面子。雙眸閃爍著恨意,笑容越發僵硬:「那好吧,正好我那邊還有兩個朋友……你們先吃,呵呵……」

臨走時,沖著白雲梅使了個眼色。白雲梅面色更是難看,緊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什麼。

秦葉雨等人也沒注意到她,而是奇怪的看著唐宋,問道:「唐哥哥,你認識他?」

「不認識,只是剛才在飛機場見過一次。」唐宋平淡的應道,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白雲梅身上。

果不其然,白雲梅再次站起來:「我去個洗手間……」也不等其他人多說,起身急急忙忙就走了。

過了一分鐘,趁著服務員還沒上菜,唐宋也站起來:「我也去個洗手間,你們不用等我。」

秦葉雨幾女始終沒有察覺有貓膩,嘰嘰喳喳的繼續聊著剛才孔光耀的話題。

走到衛生間外邊的母嬰室,唐宋忽然停下腳步,悄無聲息湊到房門口。

不出所料,裡邊傳來邵文細微而又陰狠的聲音:「我不管,你想辦法把他弄出來,要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

白雲梅低聲哀求著:「你放過我吧,他是我朋友的男朋友,而且很厲害,我不敢惹他。」

「少他媽廢話,信不信我把你的醜事爆出去!白雲梅我提醒你,你現在還安然無恙,是我給你機會,別給臉不要臉!」

「可是我已經給你當了那麼久的女朋友……」

「你再廢話,信不信我現在就日死你……」

聽到這,正好後邊有人過來,唐宋便繼續往前走進衛生間。猜的一點都沒錯,這個白雲梅有把柄在邵文手裡。

等他從衛生間出來,母嬰室已經開了門,裡邊並沒有人。

回到餐桌旁,正好飯菜上來,只是白雲梅依舊沒有回來。等了好一會,白雲梅才過來,臉色恢復正常,目光卻有些閃爍,笑容變得很勉強。

幾人開始吃飯,白雲梅明顯話少了,雖然一直很努力的掩飾自己的內心。只不過秦葉雨幾女很高興,始終沒注意到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