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玉成眼瞅着洪戰遭此懲罰,早已經嚇的魂飛魄散,索性是豁出去了,拔出隨身匕首,猛地自割手腕、腳筋。

霎時,血流如注,溫玉成癱在地上,如野狗一般狼狽。

“下藥的是你,出餿主意的也是你!”

“你這狗東西,連自己堂妹都下的去手,還有臉活在這世上嗎?”

“溫長老,你的狗兒子,還是你自己動手吧。”

黑三不屑的衝溫玉成臉上吐了口濃痰,陰笑道。

“爹,我可以當廢人,但我真不想死啊。”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錯了!”

溫玉成倒在地上,哀求他的父親。

“玉成啊,有些錯可以犯。”

“有些錯,一旦犯了,便是萬丈深淵,永無回頭之日。”

溫寒秋心痛欲絕,心一狠,掐住了溫玉成的脖子,手上的力勁,慢慢的增大。

“爹,爹……”

“我不……”

溫玉成眼中淚水滑落,拼命的掙扎着,喉嚨間發出嗚咽的聲音。

“爹無能,保不住你。”

“下了地獄,別怪爹心狠,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咔擦!溫寒秋面容一凜,手上罡氣急吐,生生終結了最喜愛的小兒子性命。

自作孽,不可活!

洪文彬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仰天長嘆道。

他慶幸,自己是秦羿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他更清楚,豪門無恩義,接下來他的敵人,便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黑三,洪戰交給你看管!溫長老,這是你的府邸,收場的事,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秦羿漠然起身,彷彿地上死的就是一條野狗而已。

他見慣了太多的生死,早已經對死亡麻木。

在他的信條中,最重要的一條:犯我者,必誅之!

“侯爺,你放心,今天府邸裏的人,絕沒有人能看到明天的太陽。”溫寒秋冷冷道。

“明日登機的一場好戲,還需你配合,好好準備下!”

秦羿叮囑了一句,起身而去。

剛走出溫家別院,便聽到裏面死亡的哀嚎聲。

溫寒秋這條老狗,倒也聽話!

秦羿微微一笑,快步而去。

外面,溫雪妍抱着膝蓋坐在路燈下的長椅上,默然流淚。

秦羿打了個手勢,荀南風會意,自顧而去。

“小妍,沒事了!”

秦羿緊緊摟着受驚的玉人,沉聲道。

“羿哥哥,我好害怕,差一點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溫雪妍依然是心有餘悸。

“他們已經得到了懲罰,這地方不安全,我會盡快解決這邊的事情,待回去,我就替你開脈,傳授你真法護身。”

秦羿道。

此前因爲各種事情,一直耽誤了這事。

這一次,秦羿也是驚出了魂,教溫雪妍神通,已經刻不容緩了。

“羿哥哥,謝謝你!”

“我不求長生,但願能安安穩穩的陪在你身邊,便已足夠。”

溫雪妍靠在秦羿溫暖、安全的胸懷裏,心中再無恐懼。

到了此刻,以前的種種似乎都變的不重要了。

她只想跟秦羿在一起,至於他的人生,就由他去吧。

人這一生,恨也是一生,愛也是一生,何必非得選擇痛苦一途呢?

……

洪幫總堂。

手眼通天 洪昭理盤腿坐在蒲團上,罡氣繞體而行,最後盡收于丹田之中,這才徐徐吐氣睜眼。

“幫主,殺手們都在外面候着了,七人皆是宗師!”

溫寒秋走進內室,恭敬拜道。

“你臉色不太好,沒事吧?”

洪昭理問道。

“還不是被那不成器的玩意給氣的!”

溫寒秋故作惱怒道,心中卻是痛如刀絞。

“玉成還年輕,日後磨鍊一番,必成大器。”

“秦賊上飛機了嗎?“

洪昭理淡然一笑,又問道。

“已經登機,咱們的人都在上面,爲了殺他,這次州長和航空總署可是沒少出力。”

“爲了配合演戲,登機陪死的人,全都是監獄中的殺人要犯。”

“我已經下了死命令,不管殺手們能否成功,一旦到達西墨國境界,立即引爆!”

“秦侯必死無疑。”

溫寒秋道。

“嗯,你辦事我放心!”

“有他們陪葬,秦侯也算不冤了。”

“洪戰呢?這小子一到關鍵時候,就沒影了,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洪昭理頗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貴爲大宗師,然而兩個兒子,天賦極差,至今都是內煉後期的修爲,相比於華夏十少,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

“幫主,聽我家那不成器的說,二少爺昨晚把我侄女叫了過去,這會兒只怕生米煮成熟飯了。”

溫寒秋撫須笑道。

“我這倆兒子,戰兒倒是脾氣像我,但這心性缺乏磨鍊,修爲太差,以後你得多多關照。”

“老大嘛,吃裏扒外,成不了大器。”

“洪幫後繼無人啊!”

洪昭理仰天感嘆道。

“幫主神功蓋世,便是活他千年又何妨,有你關照,二位少爺必可永享昌榮。”

“時間不早了,我先行趕赴邊境,去收屍,確保秦賊無誤!”

溫寒秋恭敬拱手道。

“去吧,今天是個好日子啊。”

洪昭理舉頭望天,欣然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晚安,朋友們,明日再會! 西莫國位於米國南部。

接壤之地,遍地黃沙,這個季節酷熱難當!

在荒漠之中,若是往日,八百年也難得見着人煙。

今兒卻是熱鬧了起來。

幾輛大路虎飛快的越過國境線,駛入荒漠之中,縱入上百里才停了下來。

“溫長老,應該就是這了。”

一個嚼着口香糖的堂主,摘下墨鏡,看了一眼GPS上的座標,眼神飄向天際。

“嗯!”

“那邊該登機了,二十分鐘後,準備收場子!”

溫寒秋看了一眼手錶,然後閉上雙眼,淨氣養神。

二十分鐘後!

一架客機掠過沙漠上空!

溫寒秋手指快速的敲打着,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陡然打了個響指!

嘣!

砰!

最美遇見你 伴隨着響指聲,半空中的飛機陡然爆碎,化作一團火光,拖着黑煙尾巴,一頭扎進了黃沙之中。

一孕有情 “快!”

“咱們的時間只有十分鐘,一定要找到屍體。”

溫寒秋率先跳下了汽車,照着飛機失事的地方,催動罡氣,如閃電般掠了過去。

飛機早已成爲殘骸,濃煙滾滾,散發着濃烈的焦臭味。

四處可見燒焦的屍體,殘肢斷足!

溫寒秋快速掃了一眼,其中就有七位宗師的屍體!

洪幫這次爲了殺秦羿,可謂是下足了血本。

“長老,這裏還有個活着的。”

墨鏡青年發出一聲尖叫。

溫寒秋連忙走了過去,但見此人面如焦炭,依然在緩緩蠕動着!

“好傢伙,這都還能有氣,也是絕了。”

收屍的人,忍不住驚歎道。

溫寒秋伸手從那人腰間取下一張金帖,打開一看,頓時仰天大笑了起來:“各位,瞧瞧,咱們的侯爺也有今天啊!”

說話間,溫寒秋把金帖依次給每一個人看了一眼。

衆人又仔細的檢查了這人,面孔身段都是相差不大,登時人人大喜。

“長老,太好了,如果不出所料,這正是秦侯的屍體!”墨鏡青年大喜道。

“嗯!大家再仔細看看,這事可千萬不能出岔子。”溫寒秋老沉道。

“錯不了,就是秦賊,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來。”

一旁的溫絕仔細的檢查了一眼那蠕動的人,冷笑道。

‘秦侯啊秦侯!’

‘你也有今日?’

‘你壞我大業,把我逼上了絕路,來到這像條狗一樣活着。’

‘風水輪流轉,你做夢也想不到,最後給你收屍的人會是我吧?’

溫絕大笑不止,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時間緊急!”

“幹掉他,帶回去!此地不宜久留。”溫寒秋踢了溫絕一***代道。

“都別動,交給我!”

溫絕拔出匕首,雙眼一寒,刀鋒滑過了那人的喉嚨,這才心滿意足的舔着刀鋒上的血水,擺手示意收屍。

或許是因爲仇恨,他產生了一種錯覺,秦侯的血水竟然是甜的。

一行人擡着屍體上了車,歡喜而去。

……

秦侯遇難的消息,很快在舊城流傳了開來。

除了溫雪妍與洪文彬等少數人,便是萬家寶也是不知真相,秦幫之中死氣沉沉。

東旗連續三日掛白旗,以祭奠這位絕世天驕!

“阿勇,你確定秦侯真的死了?”

密室內,洪昭理面對面問那墨鏡青年。

“幫主,屬下親眼所見,這是他身上的龍帖,還有他身上的玉佩,以及相貌、身段,經過仔細辨認,可以確認是秦侯無疑。”

阿勇認真的回答道。

“籲,這個可惡的狂徒,終究還是死了。”洪昭理長舒了一口氣。

此前,他還擔心溫寒秋耍心眼,特意派了內線阿勇去盯場。

如今得到了確切消息,他懸着的心終於沉了下來。

“對了,東旗的人今晚會在水榭那邊爲秦侯送靈,溫長老問你去嗎?”

阿勇問道。

“讓洪戰代我去吧。”洪昭理想了想道。

“二少爺到現在還沒見人影,屬下已經派人去找過了。”阿勇道。

“好,本幫主今晚親自走一趟!”

“秦侯,他有資格值得我相送了。”

洪昭理眼中精光一閃,陰森笑道。

萬家寶得到秦侯的龍帖與屍體已經是在下午,屍體是由大使館的人送來的,早已是面目全非,只能隱約判斷有些相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