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迪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你死定了!」

——————————————

「啊欠!」

躲在一片草叢中的法瑪斯打了一個噴嚏,嚇得香菱立馬捂住了他的嘴巴,生怕他嚇跑了遠處的一群野豬。

香菱伸出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眾人不要發出聲響。

叢林里正有數十隻野豬正在其中覓食。

「小聲點,別把我們的獵物嚇跑了!」

還沒有吃飽的派蒙用力點點頭,表示明白。

香菱擦了擦嘴邊的口水,然後悄聲靠近一頭她剛剛盯上的肥碩的野豬,在一個看起來不遠不近的地方,將長槍投擲而出。

那槍來得可謂是快狠准,野豬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斃命。

香菱見此拍拍手,走過去,把長槍拔出后,將野豬扛着搬回到眾人面前。

「怎麼樣,這是我目測最肥的野豬!」

「厲害!」

派蒙在一旁驚呼。

「乾淨利落,的確很厲害。」

熒也在點頭。

只有法瑪斯撇了撇嘴。

輕輕一跺腳,幾道火焰從沒來得及跑掉的野豬腳下升騰而出,直接將剩下的幾隻野豬烤熟。

「哇,法瑪斯哥哥也好厲害!」

看見法瑪斯的動作,可莉連忙跑到被燒焦的野豬旁邊,拖着其中一隻野豬往回走。

就在眾人商量用什麼方法處理這些豬肉時,一個年輕的獵人向這裏趕來。

他叫艾倫,是一個普通的清泉鎮獵手。

作為冒險者協會的會員的杜拉夫,在香菱出發時就關注著這個璃月的大廚,早在香菱出現在清泉鎮的郊外時,杜拉夫就收到了附近獵人的消息。

而艾倫,就是被被杜拉夫派來,邀請香菱幫助清泉鎮推廣他們的肉產品。

正好看到香菱身旁被獵殺的野豬,以及談笑的眾人,雖然有點膽怯,但艾倫還是計上心頭。

只見他快步跑到幾人面前,故作嚴肅地道:「你們在幹什麼,這裏是野豬的棲息地,是不允許打獵的!」

香菱聽此摸摸頭有些不好意思。

艾倫自然看出她的羞愧,繼續乘勝追擊:

「要知道,像你們這樣做的話會使這裏的野豬受驚的,到時候它們都跑了怎麼辦,這不是殺雞取卵嗎?」

香菱反而非常認同的說:「啊,我懂我懂,只有最合適的環境才能誕生鮮美的肉質…真是對不起,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呢!」

艾倫顯然也沒想到這個香菱這麼好騙。

其實剛才的理由不過是他瞎編的,什麼把野豬嚇跑,就這裏的草質最鮮美,這群野豬才捨不得跑呢。

清泉鎮的獵人可是經常來這裏狩獵,對於野豬們來說,躲避獵人追捕的同時也能鍛煉他們的體魄,讓它們不至於和家豬一樣臃腫,優良的環境加上時常的運動才是野豬肉質鮮美的訣竅!

不過既然唬住她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倒是方便不少…

艾倫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儘可能讓自己顯得有些無奈的樣子。

「哎,你們去和杜拉夫先生道個歉吧,他是我們這些獵人的領頭人,他非常看重狩獵的規矩,知道這事,他一定非常生氣!」

香菱覺得自己犯了錯,自然是應當去道歉的。

他看向一旁啞然的眾人,似乎有點捨不得。

「一起去。」

對這段劇情再熟悉不過的法瑪斯搖了搖頭,左邊牽着可莉的小手,右邊拉着熒,向著杜拉夫的方向走去。

艾倫借口先回去稟報杜拉夫這件事情,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在告訴香菱在哪裏找他們后,就先一步離去。

————————————

PS:我更新了,更新了!(心力憔悴)(T^T) 得知林漠竟然沒有行醫資格證,白淺兒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南境參賽代表?是南境是沒有人了嗎?

竟然讓你一個連行醫資格證的人來參加醫聖大賽。

還是說你根本就是一個冒牌貨。」

一旁白容若見到閨蜜這番行為,趕忙拉了拉她的衣角。

「淺兒,人家林漠先生也是一番好心。

你不要再說了!」

蹲下身子,白淺兒溫柔一笑。

「容容,我和你說,有些人啊就是犯欠。

你現在身體虛弱,要是被一些庸醫誤診了,問題就大了。」

不顧白容若阻攔,她又話題轉向了段真。

「段醫生,你們這回春堂的,檢查機制似乎有待加強啊。

不然什麼樣的阿貓阿狗都能混進來。

丟的可是我們京城的臉。」

此番問責,這話自然是點到了段真的心頭。

原本的就對林漠充滿了嫉妒,加之對方又將他的診斷結果貶的一無是處。

此時的他,心裏都快樂開花了。

接着對方的話,他陰陽怪氣的說到。

「白淺兒小姐,這話不能這麼說。

畢竟人家可是有着南境王的推介函,冒牌是絕對不可能冒牌的。」

這話說的很巧,既然不是冒牌的,那就是他段真,也認同南境沒人的說法。

此時敦煌聖女的臉色已經黑到了極致。

這一唱一和之下,竟然的將她與小沙彌一同罵了進去。

而這段真,從第一眼見到雪蓮之時,就被其驚為天人的美貌所吸引。

奈何人家可是敦煌聖女,敦煌百年一出的天才。

即便那有那個搭訕的心,也沒那個搭訕的膽。

如今機會來了,看着雪蓮的臉色,他只以為對方是因為被林漠騙了。

從而心有不滿。

「雪蓮小姐,如今時代變了呀。

很多人啊,看着外表人模狗樣的。

其實啊,內心不知道有多少齷齪。

而且,總喜歡藉著身後有點關係,狐假虎威的冒充神醫。」

一頓含沙射影之後,他得意的撇了一眼林漠。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這一堆沙全部射到了敦煌聖女的身上。

行醫資格證,她沒有!

參賽資格,敦煌推介的!

背後有點關係?很巧,她就是!

百分百完美貼合。

雖說敦煌聖女雪蓮,心思善良,但泥人也有三分火。

帶着冷冷的笑意!

「很巧,你指出的這些,正好說到就是我。」

話音落下,段真頓時臉色大變。

這會他才意識到,自己只注意力一直放在林漠身上。

忘了這敦煌聖女的情況與其也是相差無幾啊。

「聖女,我不是那麼意思,我說的是林………….」

「閉嘴,醫術平庸就算了,心眼還小。

自己診斷和用藥除了問題,還死活不願接受。」

憑藉着雪蓮的身份,加上自己冒犯在先。

段真自然不敢多說什麼,只能連連道歉。

然而一旁還有一位懵懂無知的白淺兒啊。

見雪蓮如此囂張,他立表不服。

「你有誰啊,這裏又有你什麼事?」

聽到此話,敦煌聖女也轉過脖頸,冷眼相對,不屑一笑。

「敦煌,雪蓮,不知有何指教。」

敦煌神女,雪蓮?

得知對方的身份之後,白淺兒頓時大驚失色。

這屆大賽,名聲最大的參賽代表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