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和岩土巨人一直在打,從南打到北,從東打到西。

整個石林被打的天翻地覆,轟鳴聲不斷。

路聖位置都換了三次了,也不知道王仙為什麼要指揮着火鳥一直和岩土巨人打。

可以看得出來,是王仙主動挑事,岩土巨人算是被動反擊。

王仙的火鳥想撤離隨時可以撤離,可就是不撤一直在騷擾岩土巨人。

一開始火鳥還會爆發一些強大的攻擊打在岩土巨人身上。

到後來乾脆時不時吐出一顆小火球把岩土巨人吊著。

就在路聖思索王仙這麼乾的緣由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

「你是狂風聚集地的嗎?」

曉是如此也把路聖嚇了一跳,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一身紅衣的王仙正站立在一個石頭上。

近距離觀看更能看清楚王仙的容貌,即使大部分被遮掩,身材和暴露在外的皮膚也能讓人陷入遐想。

僅僅只是看見身材和一點點皮膚就能讓人斷定是個美女又有誰不想掀開此女面紗看看真容呢?

這就像看到一個背影極美的女孩,誰不想看一下正面?

「嗯,我是狂風聚集地的。」

上面的想法看似多,其實路聖只花了一秒的時間,想要思緒那麼快唯有多練多看。

「很好,那你周圍這些哥布林也是你的手下咯?」

王仙瞅著路聖身邊的哥布林,其實她是很瞧不上路聖的,浪費這麼多空白卡捕抓哥布林。

這種垃圾有什麼用?

隨手就能拍死一大堆。

不過她現在要用到這些哥布林,這些話她當然不能說出口。

路聖瞅了自己身邊的哥布林一眼。

完了,暴露了!

都已經被發現了,他也無法隱藏,只能硬著頭皮承認:「沒錯,這些哥布林都是我的。」

「很好,那你跟我來,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完成之後有獎勵。」

「能不去嗎?」

「不行。」

於是路聖就被強行帶着走了。

跟在王仙背後不得不說這背影也是能讓人心曠神怡。

放在現代足以讓一些宅男進入聖人模式。

但是現在的情況路聖根本就沒心思去想那些,只是正常的盯着王仙的背影看了一下,想看看這是一個怎樣的人。

王仙在前面走着,以她的實力自然能感覺到後面有雙眼睛盯着自己。

不過她並沒有在意,這末日之中她早已習慣,對方這種情況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

走了一段路后,王仙猛然轉身,朝着路聖問道:

「看到那邊的東西沒?」

路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過去,一株冒着火焰的小草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這是……靈草?

雖然路聖不怎麼了解,但這絕對是好東西,就光看表面就能看出來。

沒錯了,難怪王仙會一直在這裏和岩土巨人糾纏,肯定就是為了這東西,不然沒必要和岩土巨人糾纏這麼久。

「這東西叫做血焰草,對我的火鳥品質提升有很大的幫助,我怕哪裏還有怪物,所以需要你的哥布林去探路,順便把血焰草採摘回來。」

「既然你是狂風聚集地的人,那你也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只要你採摘回來,我就給你一張功能卡,如果你的哥布林死了,我也會賠你五張功能卡,你看如何。」

不得不說面前這人心善,如果是李狂或者是七個隊伍中任何一個隊長都不可能給路聖什麼好處。

不聽令就死。

面對王仙如此優越的條件路聖想不到理由拒絕,哥布林卡他隨手殺一個哥布林就能獲得,就算手裏的哥布林死完了他也不心痛。

王仙手裏的功能卡就不一樣了,那都是他暫時沒辦法獲得的。

想清楚其中利弊,路聖也就沒有再猶豫。

「好,我派哥布林幫你採摘回來,不過直接採摘就可以了嗎?不需要注意什麼嗎?」

「不需要,直接拔出來就好了。」 「都給我閉嘴!」

「怪物?什麼怪物?告訴我,什麼是怪物?」

「有證據嗎?一群傻叉,這分明就是一個孩子,只不過是多長了一隻眼睛,怎麼了?」

葉飛大聲的對著現場的人說著,他的每一聲都充滿震撼力,無數人都是看著場地中間的葉飛,他們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心中的芥蒂,早就被權威給欺騙了,無論葉飛怎麼說,他們還是覺得葉善是怪物。

「怪物就是怪物,你見過那個人類的小孩可以一拳打死獵豹?」

「長著三隻眼的畜生,就應該被解刨,難道要他把所有人都殺死嗎?」

此時觀眾席上一個男子站起來,大聲的喊著,一臉的倨傲。

葉飛聽到對方的話后,渾身顫抖,他手中的幹將凶劍震動了一下。

「歘!」

葉飛猛然的揮舞了一下幹將凶劍,幹將凶劍之上一抹血紅色的劍光歘的一下就席捲而去。

「咕嚕嚕!」

「啊啊啊!」

「殺人了,殺人了。」

「頭掉了,啊啊啊!」

葉飛一下子斬掉他的頭顱,他的腦袋在觀眾席上朝著下面滾落著,周圍的人都是連忙閃開,發出陣陣的尖叫聲。

「誰敢在說他是怪物,別怪我兇狠手辣!」

葉飛冷漠的對著在場的每一個人說著,他掃視全場,沒有人敢和葉飛對視,都是擔驚受怕。

「好牛逼啊,我草,你以為你是誰啊?」

「怪物就是怪物,有本事你把我們全殺了呀!」

此時又有一個不服的女人站起來,她一臉的倨傲。

「對啊,怪物就是怪物,有本事你把我們全部殺了,怪物就應該被解刨。」

「你什麼意思?這麼護著怪物,難道你是怪物的同夥?」

「對,就是怪物的同夥,你也應該被解刨!」

……

此時那女人身邊的一百多人站起來,紛紛指責著葉飛,葉飛成為悠悠眾口之中的怪物。

「當我不敢殺你們嗎?」

「給爺死!」

葉飛猛然的揮舞了一下幹將凶劍,轟轟轟,觀眾席上,那一百多人都是死於非命,身體被轟擊了一個支離破碎,槍打出頭鳥,葉飛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葉善一輩子都會被人說成怪物,只有把所有的苗頭都掐滅,才能讓葉善安穩的過一生,怪物這兩個字,會深深的在葉善的內心留下一道傷疤。

「還有誰?誰說我兒子怪物?站起來!」

「我統統把你們給殺了,我看誰敢說!」

葉飛大聲的對著場內的人大叫著,無論是誰,一個人敢說,葉飛就殺一個,一群人敢說,葉飛就殺了一群,天下人敢說,葉飛就殺了天下人。

「爸爸……」

此時葉善忽然叫著葉飛,葉飛轉頭看著葉善,葉善此時低頭看著地面,淚水啪啪的掉落在地上。

「爸爸,我就是怪物,別為了我得罪其他人了,我就是怪物,我有三隻眼睛,我是怪物,嗚嗚嗚……」

葉善抽泣著,哽咽著,他的自卑之心已經蔓延在他小小的內心裡,多少人少年經歷過這些,成為了一聲揮之不去的噩夢,多少成年人的自卑,都是因為童年遭受到了各種各樣的凌辱。

「兒子,你不是怪物!」

葉飛蹲下,雙手扶著葉善的手臂。

「葉善,事到如今,我也不能瞞你了。」

「聽說過二郎神嗎?我們是二郎神的後裔,我們是神的後人!」

「因為你爹我,也有三隻眼睛!」

此時葉飛額頭上第三隻眼睛張開,深邃無比,和葉善的不一樣,但是卻更加的帥氣,葉善第三隻眼中中間是一道豎痕,而葉飛的則是深邃的瞳孔,宛如黑洞一般。

葉飛對著葉善說著瞎話,歷史上,有名的正義人士,葉飛好像只能想到二郎神了,他只好對兒子說他們是二郎神的後裔,是神靈的傳人,反正很少有人知道二郎神姓什麼。

「爸爸,你……」

葉善睜大眼睛看著葉飛的第三隻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原來這個世界上不只是他一個人有三隻眼,父親也有!

「我們是二郎神的後人?那我叫二郎神叫祖爺爺?」

葉善的眼睛之中帶著震撼,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葉飛。

「對,我們是神的後裔,跟那些普通人不一樣,我們是二郎神的後裔,不是怪物!我們是聖潔的。」

葉飛堅定的對著葉善說著,他知道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兒子感到自豪,從而心理和精神上不飽受創傷,葉飛很在乎內心的傷害和呵護,不想讓兒子一輩子被怪物兩個字籠罩。

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有人被窩囊廢三個字圍繞了一輩子,有人被娘炮字眼圍繞了一輩子,有人被腦子有病圍繞了一輩子,這!對他們造成了無法磨滅的傷害,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是無法承受的痛苦。

「我原來不是怪物,我是神的後裔!」

葉善內心升騰起一股激動,一股優越感,一股超越所有人的優越感,他原本的自卑,在這一刻掃蕩一空,強者總是被視為異類的。

葉飛看到葉善臉上的自信,內心便是欣慰了許多,自己額頭上的第三隻眼是女媧後人給的,而葉善的第三隻眼是上一世大魔王轉世留下的,這種種的巧合,才能夠讓葉飛的瞎話成功的讓葉善相信。

「快看,那個男人頭上也有三隻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