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民那邊便激動起來,他們都是一些被餓壞了,餓怕了的人,現在想的就是吃的。本來看見山水村的人就是嫉妒得很。就如同窮人仇富一個道理。之前想要巴結上了,不餓肚子,弄點吃的,結果現在希望破滅,這些人一個個的眼睛都發了紅。

「天啊,你們怎麼這麼心狠,這麼沒有同情心。我只是求你們給我娃一條活路,你們都不肯。你們的心太歹毒了。天啊。看看我的娃才一歲多呀。這就要被餓死了。都是娘沒有本事,是娘養不活你。娃呀。你要是去了,記得到了地府也要記得,害你活不成的不僅僅只有娘一個。還有這些一個個歹毒心腸的人。娃呀,你張大眼睛看清楚這些人的臉,都記在心裡,不要忘記了。」

那跪在地上的婦人,突然像是發了狂似的,掏晃著她懷裡的孩子,惡狠狠的瞪向山水村的村民。

「娘……。。娘,餓,我餓。」

懷裡的小娃聲音細細的弱弱的,一張小臉看起來可憐不已,那嘴唇都干成啥樣了。

山水村的村民被婦人的話嚇得臉都變了,有些人氣得臉都黑了。一些膽大的婦人也罵了起來。

李老漢再次在心裡嘆氣「村長,我也知道,村裡的人生活不易。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村長你也看見了。我們這裡的人多。五十斤糧食真的太少了。能不能請村長想想辦法,多給我們一點。兩百斤如何,村長,老頭子保證拿了糧食一定立刻離開。不打擾村裡的安靜。」

「村長,你看看這孩子,這婦人。她們都是為了活著,沒有辦法。誰不想活,誰也不想餓肚子。請各位村民幫幫我們。相信大家都有難處的時候。你們的大恩大德,我們都會牢牢記在心裡。以後一定會報答你們的。或者這兩百斤糧食算我們借的。到時候這個災難過了,我們一定會還回來的。 芸檀傳 不知,村長如何?」

李老漢也知道,如果要硬搶,恐怕她們這些人只有吃虧的份,所以想了一會,才要兩百斤糧食。

哪怕這兩百斤糧食,對於這些災民來說完全不足。但是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哇,村長,你看看這些喂不飽的白眼狼。居然想要兩百斤,怎麼不要兩千斤。真當我們家裡是糧艙呢。」一個婦人不滿的吼了起來,瞪向李老頭的眸光,簡直恨不得咬掉一口肉。

「閉嘴,你一個婦道人家,有你什麼事。乖乖的站著。」

村長狠狠的瞪了婦人一眼,並且警告。

可是兩百斤糧食也是讓他非常為難,這不是少數,但要是不答應,後果更差。

想了好一會,他終於點頭了,看向災民,心裡想著,就當做做善事了,少吃一點糧食了。就像李老頭說的,這人呀,哪裡能沒個難處。要是自家村裡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是希望有人幫幫忙。

「行,李老漢,這做人哪能沒有難處的。這兩百斤糧食我們村給了。不過也希望你們守誠信,拿了糧食不要再在村裡出現。」村長盯著李老頭說話,一邊看著那些災民的表情。 村裡發生如此大的事情,自然周家的人也來了,周子雅像是小尾巴一般的跟在後面,把整個過程看得清清楚楚。雖然這些災民可憐,但是她不可否認的是,這可憐的人裡面也有許多可惡的人。

看著這些人,她就想到了,那小說中所描寫,今年的冬天有多冷,這些災民就算有了糧食,到時候多半也會被凍死。兩百斤糧食,還不夠這些人吃幾天的。只能救急,根本救不了窮。

想到空間的糧食,一時間左右為難,如果她的年紀再大一點,也不會像現在這麼為難了。

「妹妹,怎麼了?發什麼呆呢?」周子虎扯著周子雅的手臂。

「哦,沒事。只是看那些孩子挺可憐的。看他們都餓成啥樣了。」

她看向災民們的孩子,記得現代的時候,就是窮誰也不要窮孩子,偏偏,現在那些災民,連孩子都管不了了,一雙雙大得快要掉出來的眼睛真的讓人看了非常心酸。

周子豹一眼就看出妹妹的同情心發作了,知道妹妹心裡難受趕緊勸道「妹妹,快別難過了。你要是看了不開心,我們就回去,反正這裡人多得很,吵得厲害。而且天氣也熱,免得曬壞了。」

周子雅最後還是沒有壓住心疼,移動著步子,走到了二哥的身邊,因為她現在幾個哥哥里,就是二哥最聰明。她的想法,如果得到二哥的支持,到時候說服爺爺也比較容易。

她壓低了聲音湊近二哥的耳邊小聲道「二哥,你看那些人挺可憐的。特別是老人和孩子。二哥,我們家雖然現在有不少地了。但是我覺得還是挺少的。而且現在大哥和你還有堂哥,你們三個都中了秀才。現在那些地的稅全部都免了。我們可以再弄一些地,到時候也可以免稅。而且你們中了舉人,那免稅的地更加多了。這些人可憐。村裡有不少的荒地,不如我們把荒地買下來。到時候就請這些災民中一些有力氣的人幫忙開荒。到時候不給他們工錢,只是給他們吃的。這可比買地要便宜多了。而且如果平常買了地,讓人開荒那肯定要付銀子的。趁著這時候,又佔了便宜,又幫了人,一舉兩得的好事。二哥,你覺得怎麼樣?」

用著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眨呀眨的祈盼的看著自家二哥,希望得到她的認同。

其實她是一舉三得,另外一得就是她到時候可以把空間的糧食拿一些出來合在一起,就會用掉了。而且到時候用的糧食多,自己加一些,也不容易引起家裡人的察覺。

「咦,二弟,小妹這主意不錯呢。」

周子虎剛剛還以為妹妹要說啥悄悄話呢,心裡還吃醋小妹跟自己不親,害得自己恨不得耳朵豎得尖尖的,才終於聽清楚妹妹的話。

「是呀,二哥,村裡的荒地可是不少,荒地也便宜。到時候開出來了,可是絕對佔便宜。你說,如果這樣做爺爺會不會贊成呀?」

給了一個跟自己站在同一線的大哥讚美的眼神,又趕緊勸著二哥跟自己同流合污,呸呸,是跟自己一樣聰明狡猾才對。呵呵,拉同盟。 周子豹一雙幽黑的眼睛閃過精光,看了一眼雙方對勢的情形,小聲的回了妹妹一句「現在這事不方便說,一會回去之後再商量。」

他是認為此事是可行的,但是絕對不是現在說出來。現在明顯山水村的村民和那些災民不對付,自家雖然在村裡有地位,但是如果此時站出來,那就表明跟村民站在了對立的方面。到時候惹得村民心裡埋怨,這不是一件好事。

周子雅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是呀,這事,畢竟要家裡人都同意,也不是現在說行就行的。

更何況,就算到時候,只管吃的,這些人吃的也不少,還要先去鎮上看看糧食價格如何,前幾天去鎮上就聽說鎮上的糧食漲價了。這些都要考慮在內。

兄妹倆正在想問題的時候,村長已經跟災民商量好了。那些災民似乎非常聽那個李老頭的話,李老頭讓那跪著的婦人起來。剛剛還又哭又喊,又是威脅的婦人就站了起來,也不哭了。那些剛剛嘴裡喊著人肉的男人也不出聲了。

村長看了也滿意,這樣說明,李老頭可以管得住災民,拿了糧食也算是解決辦法。村長就讓人趕緊去拿了兩百斤的糧食來。當然這些糧食都是粗糧。不過對於那些災民來說,有這些粗糧已經非常好了。畢竟這幾天,她們之所以沒有餓死,全是因為去山上還可以找到一些野菜之類的。

果然,糧食拿來,李老頭檢查了一翻,確定沒有問題。就帶著那些災民離開了。山水村的人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誰也不希望打架。之前跟隔壁村搶水的時候,打群架,那時候的後果,也是讓村民們嘗到了苦果。

「你們四個在村口這路口好好的看著,如果再有災民想進村就攔下來。如果來的人多,立刻讓人回村喊人,現在外面不安全。村裡也同樣不安全。其它人,晚上太陽下山了到祠堂來開會。」

村長頭疼的安排了一翻才回了村,村民們也是心事重重的回村了。被喊的幾個人自然留了下來。

周子雅也跟著回家了。一回家,就由周子豹開口把買地,請災民開荒的事情給說了。老爺子是一個農民,最喜歡手裡有地。本來還打算等秋收完了再買些地的,結果這出現了旱災,一直沒有買。現在聽見孫子這個計劃,覺得挺不錯的。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覺得孫子念了書就是不同了,人也聰明了,像是他這個老頭子就一時間沒想到。

「嗯,之個主意不錯。那些災民一個個的餓得成啥樣了。要是給他們吃的,他們肯定干。老大,老二,老三,你們覺得怎麼樣?」老爺子先是贊同了,不過也要問問幾個兒子的意見。

「爹,我沒有意見,這個主意挺好的。村裡正好荒地多,荒地便宜。而且人多到時候開出來連成一片,種東西的時候也方便。」周言國點了點頭。

「是呀,爹,我覺得開荒挺好的。到時候可以種出更多的糧食。」周言棟最滿意了,他也是老實的農民一個,跟老爺子一樣的。喜歡多多的地。

周言良更不用說了,反正開地也不是他去開。既然這主意是兒子提出來的,他自然要挺兒子了。而且老爺子都同樣了。他就算不同意也沒有用。 老爺子是行動派,直接派三兒去城裡買粗糧食,他自己則去了村長家。至於買荒地的數量,家裡人商量了一下,這次就多買一點,反正有免費的人,買幾百畝。

「咦,老爺子你怎麼來了,快進來坐。」

村長看見周老爺子還是非常意外的,村長本來在抽煙,看見老爺子趕緊拿了煙出來遞給老爺子。

村長媳婦則把茶水送上來之後就出去了。男人之間談事情,她一個婦人不方便在這裡。

「村長,今天來也是有點事情麻煩你。村裡不是有大片的荒地嘛。一直村裡人也沒啥去開荒的。所以家裡商量了一下,打算把那荒地買上來。」老爺子也不廢話,不過接過了煙抽了起來。

山水村的人多,也是因為面積大,再加上田地算是比較好的。正是由於這樣,山水村還有許多的荒地,就沒有人去開荒了。除非非常窮的人家。這些農民雖然是老莊稼把式,可是對於養那荒地卻是沒啥辦法的。雖然荒地便宜,可是開出來也是要非常辛苦。而且這些人不懂得處理那貧地,到時候糧食收不起來,又要繳稅,賣到那荒地基本沒啥人去動了。

「啊,老爺子,你們要買荒地?那荒地可不是啥好東西,先不說開荒這事多麻煩。那地開出來,沒啥收成的。雖然你家現在孫子中了秀才可以免稅,但是還不如買上好的田呀。」村長對於村裡的荒地也是頭疼,畢竟以前國家鼓勵開荒,他也想讓這些荒地開出來種糧食。可是收成太差了,結果,有人開了荒,當初是他最先響應的,害得那些人在背後沒有少罵他害人。

所以現在他一聽見有人買荒地,第一時間就是勸人不要買,畢竟被人罵,這種滋味真不太好。

當然對於周家三個孫都中了秀才這件事情,村長真的是太羨慕了。他家就沒有這樣爭氣的娃,不過同時他又是非常高興的。畢竟村裡人中了秀才,整個村的地位都提高了不少。他這個村長也有面子。這不,他可是聽說了,現在村裡不管是娶媳婦琮是嫁女兒那都是人人搶著嫁進來,或者搶著娶進門呢。

村長的好意,老爺子也是感激的,所以也沒有隱瞞,畢竟到時候開荒那麼多人,難道會看不見。所以直接把打算都說了。村長一聽眼睛都亮了。他一直還在為那些災民的事情發愁,生怕他們再來,到時候可真是要出事的。

現在有了如此解決的辦法,他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可是最後他還是多嘴問了一句「老爺子,你這是做了善事,是好事情。只是那荒地種不出啥糧食的。」

「呵呵,沒事的。反正到時候不用交稅。而且養養,到時候雖然不至於多好,但是還是可以的。」

村長一聽,也不再勸了。趕緊應承下來,一定把這事辦得妥妥的。問了老爺子要買的數量。結果說把那荒地基本上買完了,又為周家的大手筆感嘆不已。雖然荒地價格不貴,但是抵不住那荒地多呀。村長也是特別關照周家,價格都是最便宜的。

而且還保證,明天保證一早就去去鎮上買這事情辦得妥妥的。老爺子聽了滿意的約好第二天相見的時間,就回去了,村長還讓村長媳婦拿了一些家裡做的一種鹽菜讓老爺子帶回去。 老爺子回去的時候,沒有想到三兒子去鎮上買糧食也回來了,馬車快,再加上他在村長家聊了一會天,所以他反而還比周言良晚一點。

「爹,糧食我已經跟鎮里的店鋪說好了。不過,爹,雖然是粗糧,但是價格卻是比往常貴了一小半了。」

想到糧食的價格,周言良就心疼得直抽,這次買得多,漲了這麼多的價格,全部算起來,多出了好多銀子。

「而且,這次能買到這麼多的糧食還全是虧了洪掌柜的幫忙,不然,根本不要想在鎮上買這麼多的糧食。下次就算想買也買不了這麼多了。」鎮上的糧食都開始限量買了,這次幸好有貴人幫忙。

「哎,這也沒有辦法的。幸好,家裡之前就買了不少,再加上本來自已家收的糧食沒有賣,家裡的存糧都夠吃幾年的了。如果不夠,就把家裡留的糧食拿一些出來。」老爺子現在一點也不會糧食發愁,只是聽到糧價的時候,還是心疼得很。

周子雅在旁邊聽了眼睛不停的轉,算盤著,什麼時候拿出糧食,怎麼拿是最容易隱瞞的。

「小妹,又在想啥主意,眼睛轉成那樣了。」周子豹注意到妹妹精靈的模樣。

「啊,沒有。啥都沒想。」趕緊搖頭,這可是秘密,哪裡能說出來呀。

第二天,老爺子和村長就帶著銀票坐著馬車去了鎮上,然後回來的時候,就帶回了那大片荒地的地鍥。老爺子甚至還買了好酒回來招待村長。

至於那兩百斤糧食,村長早就開了會,讓每家出一斤糧食,至於不夠的則是村裡給補上。畢竟山水村的人家不夠兩百戶。有些小氣的村民心裡不滿,可是也不敢得罪村長。當然大多數的人還是理解村長的,而且一斤糧食這些人還是拿得出來。不然要是真的打傷了,那可不是一斤糧食就能夠看好的。

地買好了,接下來的就是請人,這請人太容易。那些難民現在只要有吃的,不要說開荒,恐怕幹壞事都會幹,所以招人是非常容易的。當然挑選人的時候,也是盡量挑選一些看起來老實,有力氣,長得強壯一些的。順便還招了幾個婦人,這些婦人是用來做飯的。

這一招,倒還真是招了不少,有幾十人。這些人是被允許進山水村,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而且這些人還會有家人。這連帶家人一起,全部算起來都有超過一百人了。

這些人的到來,雖然是夏天,正熱的時候,但是也不能真的就睡在地上吧。所以大部分的人被安排在了荒地開荒,還剩下一些人則被派到山水坎樹建一些茅草房,讓這些人住,天天都忙得不得了。

「大伯,渴不渴,這是放到井裡的水,會涼一些,你喝點去去熱氣。」

周子雅一直想要找機會弄出糧食,之前她是打算,那些人做飯的時候,自己去幫忙,然後一次加一些,這樣就不用引起注意。結果偏偏家裡人都不准她去。讓她鬱悶的。 周言國看見侄女給自己侄茶水,趕緊接過來喝了起來,果然剛剛熱得要命,一喝了之後,從頭舒服到了胃裡。看見侄女的笑臉,他心裡挺內疚的。自己媳婦和女兒做的事情,真是丟人得很。不過,現在兩個人都受到了教訓,相信她們可以改好。

當然這裡要說一下,周子月,經過這段時間周氏的折磨,她是真的被晒成了黑土妞。如果不是認識的人,現在看見了肯定認不出來。當然,現在她輕鬆了不少。周氏氣也消得差不多了。二房的幾個姑娘也被周氏安排做一些活,她的事情就減少了。

「大伯,荒地那邊開得如何了呀?還有多久可以弄完呀?」空間里的糧食,她偷偷摸摸的拿出來了一點點,太不舒服了,之前想的主意,家裡人堅決不同意。她硬是找不到機會。所以打算偷偷的走大伯路線試一試。

「雖然開荒的人多,但是現在天氣太熱了。一天幹不了多少的活。像是現在,地里的活就停了,不然會出人命的。所以全部弄完還有一段時間。」抹了一把頭的汗,周言國抬頭看了看天,也不知道哪時候才能下點雨,真是太熱了。

當然這麼熱的天對於開荒也是有好處的,那些許多的野草被曬死了,而且開荒之後,那些草離了土被太陽一曬,更是容易死。

「大伯,晚一點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嗯,行。今天大伯晚一點出門,你到時候跟著我。」

平常開荒的時候,周家肯定要有人去看著的,就是怕有些人偷懶,今天就是周言國。聽見答應了,周子雅高興了,決定一會再偷偷的去放糧食的地方放幾包糧食。幸好,之前她有偷藏幾條裝糧食的袋子。

周子雅看了一眼在地里揮酒著汗水干農活的災民,為他們感嘆不已,看了一眼不遠處建的茅草房。恐怕這些人幹完了活也不會離開。畢竟聽說現在外面的情況似乎越來越不好。搶東西的比比皆是,還餓死了不少人。

「姐姐,你好漂亮呀。你是仙女嗎?」

突然一道小小的聲音響了起來。周子雅一看,一個瘦瘦黑黑的小姑娘用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盯著自己。

「呵呵,姐姐不是仙女呢。妹妹,你叫什麼名字?」雖然同情這些人,可是她有成人的靈魂,更是懂得剋制。

「姐姐,我叫小姐。姐姐,你好漂亮呀。是小花見過最漂亮的姐姐。姐姐,小花怎麼以前沒有見過你。」

小姑娘覺得眼前的姐姐太漂亮了,漂亮得她雖然特別想摸摸小姐姐,可是她不敢。特別是自己一身臟髒的,生怕小姐姐會生怕。更是覺得自己這個樣子,站在小姐姐的面前都是是侮辱了小姐姐。

「小花,很高興認識你。姐姐叫子雅。你可以叫我子雅姐姐。姐姐以前沒有來過這裡,所以你沒看見過我。不過,小花,怎麼就你一個人。你的家人呢。」

看著眼前像是非洲難民似的小女孩,周子雅可以想像她是受了多少苦。可是這樣一個小姑娘,卻有一雙,她非常喜歡的眼睛。黑亮,清澈。真希望老天開眼,可以讓眼前的小姑娘少受一些苦。 小姑娘以前看見那些穿著漂亮的小姐對人都是特別凶的,特別是看她們的眼神都是好可怕的。剛剛她也害怕眼前的姐姐會那樣對自己,可是她太喜歡眼前的姐姐了,所以才忍不住喊人。

可是她沒有想到,眼前的漂亮仙女姐姐,居然不但沒有用那種眼神看自己,而且好像還非常喜歡自己。

小姑娘心裡像是開了花一樣的開心,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姐姐,舅媽在做飯,舅舅和兩個哥哥去做活了。就是在那邊,許多人做活的那邊。」

「舅媽?舅舅?小花,你的父母呢?」

「姐姐,小花的父母在小花三歲后就不在了,小花三歲后就跟著舅舅了。」想到父母,小姑娘的眼神有些暗暗的,咬了咬唇。

「啊,那小花,你舅舅和舅媽對你好嗎?」小說里不是老寫那些舅媽對這樣的孤女都是怎麼刻薄的嘛。

「舅舅對小花好。像是之前餓肚子,舅舅寧願自己餓肚子都要給小花吃的。」

小姑娘提到舅的時候,眼睛里全是那種喜愛的親情。周子雅看了倒是放心了一些,幸好,那小說里寫的沒有發生在這個小姑娘的身上。

周子雅帶著小花一起向著做飯的地方走去,小姑娘看著漂亮姐姐不但跟自己說話,還讓自己跟著她,高興得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周子雅才知道,眼前這個叫小花的姑娘居然已經七歲了。可是看起來才五歲左右。當周子雅看見小花的舅媽,就知道是一個老實的婦人。

小花的舅媽知道周子雅的身份后,整個人都是非常恭敬,恨不得給她跪下來似的。本來她想要來放糧食,結果更加不可能了。這裡做飯的婦人,生怕自己挑出一點錯,不讓她們干這份活,那小心意意的模樣,弄得她好像是要害人似的。

呆了一會,她實在呆不下去了,只能離開了,小姑娘捨不得,才一會的時間,就哭得眼淚汪汪的。

「姐姐,你還會來嗎?」漂亮姐姐要走了,小姑娘只覺得心裡好不舒服,眼淚叭叭的掉。

「小花,別哭,來,姐姐明天還來看你。而且明天姐姐還給你帶好吃的。你等著。你要是再哭,姐姐就不來了。」周子雅警告道。

「啊,真的。姐姐,我不哭了,你一定要來看小花,明天小花等著你。」想到姐姐會來看自己,小姑娘笑得牙齒都全露出來,眼睛里像是閃著鑽石的光芒,看得出來,她現在是非常開心的。

周子雅點了點頭,心裡決定明天帶好吃的來,一看小花就是營養不良,肯定吃不飽,更不要說吃好吃的,吃肉了。她還記得自己剛剛穿越而來就特別想吃肉,那時候周家的生活不好,弄得她讒肉得要命。那時候吃不到肉,心裡後悔現代的時候為了減肥,肥肉不吃,瘦肉吃一點。

所以周子雅一邊走,一邊算著明天要帶啥東西,第一樣,要帶餅子,還要帶肉,還要帶糖果,還要帶水果,還要帶糕點,還要帶…………。。到家的時候,她都還沒有完全算清楚。 「子云姐,在忙啥呢?」

周子雅來到二房,腳上穿著一雙繡花鞋,穿著長長的裙子,讓她走路的姿勢美美的。

「小雅,快進來。哦,沒事。爹的衣服破了,正給他補呢。」

周子云趁著休息正在縫補衣服,她停下手裡的針線。屋子裡,周子玉正在綉著手帕,周子星也在練習刺繡,雖然花阿婆沒有教周子星。但是周子玉跟著在學。所以她現在把所學的教給了周子星。周子星也是非常努力,現在已經可以綉荷包了。

「子云姐,我來是想問問,你們有沒有多餘的不要的衣服。我今天去了開荒的地方,看見他們都穿得太破了,如果你們有的話。不要的,就拿去送給他們。」

她自己有不少呢。因為小孩子年年長個子,所以今年穿著正好,明年就短了。如果是村裡其它孩子,可能做衣服的時候就長一些。或者給下面的弟弟妹妹穿。都是揀一些爛的縫補著穿。但是她的衣服,每年金六少會送不少來。全是上好的,做得正合身的。然後周氏也會給她做,當然周子雅自己有時候也會給自己設計做出幾件。所以她的衣服是最多,最新,沒有一件會有補丁。

而且這幾年,她的衣服都被大房和二房的人拿去送給娘家人了。畢竟周家她最小,沒有人可以穿她的衣服。

「啊,有一些。不同。我找找。」

這兩年生活好了,周子云幾個的衣服也有了,特別是周子玉有了賣綉品的私房就拿來扯了布做新衣服。但是周子云拿出的這些衣服還是都有補丁,但是絕對比那些難民穿的要好。

周子雅在屋子裡收集了不少,幾個哥哥的,還有爺爺,奶奶的,父親的,大伯的,全部收起來加在一起,可是不在少數。本來她都準備好,第二天送給小花。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

一大早,連氏就出現在了周家,一段時間不見,連氏整個人老了十歲不止。

連氏看見小周氏就哭了起來「女兒呀,你救救你那可憐的妹妹吧。」

小周氏一頭霧水「娘,你是怎麼了,有事好好說。這大清早的,你哭啥呀。」

周氏也在旁邊坐著,這時候也出聲勸道「是呀,嫂子,有啥事你就說。要是有啥要幫忙的,我們家也不會看著不幫的,是不是家裡出了啥事?」

連氏一聽哭得更誇張了,嘴裡不停的喊著「作孽,作孽,作孽呀。」

小周氏剛剛聽見母親說,救救妹妹,想到妹妹之前腿被娘打斷了,大夫說走路沒問題,只是會成瘸子,難道是病情惡化了「娘,是不是妹妹的腿又有了啥問題,娘,你放心,要是鎮上的大夫看不好,我們就去其它地方請更好的大夫。一定不會讓妹妹的腿惡化的。」

周子雅也在旁邊奇怪的看著連氏,不明白連朵又鬧出了啥事,想到連朵她就有一種趕緊避開不聽的衝動,可惜這時候,她肯定不能這麼乾的。不然被發現了。到時候可真是丟大人了。 連氏擦了擦眼淚,看向大女兒,語氣痛苦的說道「女兒,你跟我回去一趟吧。你妹妹她正在家裡拿著刀比著自己的脖子要見你呢。她說要是見不到你,就臭殺。我真是上輩子欠了她的。這輩子就是來折磨我的。那麼疼她,那麼為她著想,恨不得把所有好的東西都給她。結果呢,她居然以死來威脅我。天啊,作孽呀,真是作孽。」

周子雅瞪圓了眼睛,心裡念著不會吧,連朵拿著刀尋死,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當然更多的是不相信。

那樣一個人,怎麼可能尋死。不過想到她要見娘,她又有啥想法。

「啊,妹妹怎麼會這麼做。她也太任性了。娘,都怪你,老是寵著她,現在寵出事了吧。」對於妹妹這樣的行為,小周氏也是非常生氣的。同時對於連氏也是抱怨起來。

連氏更是傷心了,可不就是,都是她寵壞了女兒,要是早知道,她哪裡敢寵女兒呀。她後悔得腸子都青了,真是恨不得時光倒流。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

更何況,女兒的腿是她無意間給打瘸的,現在對這個小女兒是既恨,又內疚得很,矛盾折磨著她,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的。想想她就痛苦不已。

小周氏看見連氏這麼傷心,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行了,行了。別哭了。你放心吧,小妹那性格,不是那麼容易會死的。她只不過用來嚇你罷了。我跟你去見見她就好了。」

不得不說,小周氏是還是挺了解連朵的,畢竟是親姐妹,相處的又久,哪裡能不知道呀。

小周氏正準備叫母親趕緊走,不要耽誤時間,結果,連氏卻看著周子雅開口了「小雅,你也跟外婆一起去。你小姨說還要見你。」

「啊,見我????」周子雅張大了嘴巴,一臉奇怪,見她幹什麼呀。

「娘,阿朵見小雅幹嘛?」小周氏停下腳步奇怪道。

「不知道你那妹妹怎麼回事,她就是這樣說的。」當時她想著反正要請大女兒,順便就帶了外孫女,倒也沒有追問,所以她根本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