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排解這種不得知的苦悶,大家紛紛轉向了李雙希。這幾天,李雙希的小院子門檻都快被人踏破了。

「李雙希,你別看了。」林笑笑端了湯藥回來,發現李雙希還在看別人送來的禮品,「那些東西又不會飛了,你盯著看也沒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財迷了?」

「有點銀子傍身也好嘛。」

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之後,她被嚇著了,李雙希突然變得財迷起來。皇上賞給她的銀廚具,她悄悄埋在了院子里的大樹下。而這些天,各宮送來的慰問禮品,也被李雙希一一記錄在她的小本子上。

「看看就行了。你在宮裡又花不出去。」

「過幾天,傷好了,我就出宮看看。」

李雙希養了幾天傷,感覺自己就快好起來了。她想出宮逛逛。自從被牙婆賣到這裡之後,她就在那一方天地里,生活了很長的時間。每天除了讓自己學著變得更像秦暮暮,還有每天偷著做點小菜吃之外,她的生活煩悶無聊透了。

後來進了宮,雖然她活動的地方大了,但那些規矩是一個都不少。而且她還總是生活在驚恐之中。有時候好不容易,覺得自己有可能上位成御廚,她能做點讓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情,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現在,除了這一身傷和那些拿在手裡的禮品,李雙希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她能抓住多少,就要抓多少。

「李雙希,你過來坐下。」

不知道為何,林笑笑突然神色嚴厲的拉了李雙希,到桌子邊坐下。

「笑笑,你怎麼了?」

「李雙希,告訴我,你是誰?」

突然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啊?李雙希不明白,林笑笑在說什麼?明明都叫她李雙希了。

「我是李雙希啊。」

「不,你是秦暮暮!你是秦相的獨生女,秦暮暮!」

原來,林笑笑是想提醒李雙希,她不能得意忘形,忘記自己是秦暮暮的替身。

「嗯……」李雙希知道,自己不能在林笑笑面前表露不滿,「我知道。我是秦暮暮。」

「所以,不要出宮!」

「為什麼?」

她可以做秦暮暮的替身,她也可以忘記自己是李雙希,她可以留在宮裡做宮女。但為什麼,就連短暫的自由都不給她?

「你不要想藉此逃走,是秦府救了你,不然你就不知道淪落到哪裡了。」

逃走!李雙希原本是沒有想到這些的。林笑笑反而提醒了她

。既然可以出宮,那她獲得的可能就是完全的自由。只是,她真的要那麼做嗎?

「如果不是你說,我還想不到這點。」李雙希看到林笑笑轉紅的臉,輕聲笑道:「我暫時不會這樣做。」

「只是暫時?」

「秦府的確救了我,還給了我很多以前想都不想到的東西。我知道自己一旦逃走,會帶來極大的禍端。到最後,我一樣不得倖免。」

李雙希說的確實是她的真心話。雖然她和秦府只是一場主僕,雖然她因此長困宮中,但是李雙希實在做不到。因為自己逃走,而害死幾十條性命。她的良心過不去。而且她就算現在逃走,以後又能怎麼辦?

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如何跋山涉水返回家鄉?如何從那奸險的負心漢手中搶回祖業?

逃走可能是一時快活,一時的倖免。

「但你說的暫時是什麼意思?」

看來林笑笑還是耿耿於懷,擔心李雙希想逃走、

「暫時是?」李雙希頓了頓,「留我在宮中真的是長久之計嗎?我希望夫人和大人早點實現對我的承諾。」

一念至情深 林笑笑聽了李雙希這般說辭,終於相信了,李雙希真的不會逃走。

「我想也是,你這麼笨,也還是要靠夫人的幫助。」

「其實我還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

李雙希想起那日被杖責,至今仍然心有餘悸。她很害怕那種噩運會再次降臨在她的身上。皇上的陰晴不定,她琢磨不透。但把菜做好,就是她唯一的出路了。所以,她需要那件東西。

「食譜。我家傳的那本。」

「那本食譜在哪裡?」

能在哪裡呢?她的所有東西,連同她的賣身錢都在那個負心人齊七手裡。她不知道齊七肯不肯交出來。她只知道,她現在很需要那本食譜。就算暫時不能拿回家業,她也要那本食譜。

「齊七。」

「賣了你的那個未婚夫?」

李雙希沒有回答,她只是重重了點了頭。

齊七啊,齊七,為什麼提起你,她還是紅了眼眶了呢?但她不能哭。

李雙希忍住那種淚水奪眶而出的衝動,此刻她已經說不出話,發不出聲音了。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行,但為了你能老實留在宮裡。我就回去跟夫人說說吧。」

雖然沒有承諾一定能行,但李雙希也知道,這也就是林笑笑能給她最好的回復了。

李雙希咽下喉頭苦澀的感覺,她甚至感覺自己的聲音為此有些沙啞了。

「笑笑,我是秦暮暮。我也是你的大小姐。我希望你從今以後,能奉我為主。」

李雙希知道,從今天開始,她要真正接受秦暮暮的身份。她要活成秦暮暮,在這宮裡活出一個人樣,等著有朝一日可以出宮回家,得償心愿。

「哦。」

但面對李雙希這種配合的模樣,林笑笑卻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她只是隨便答應了一聲就出了房門,連看都沒有看李雙希一眼。

也許,對於林笑笑而言,李雙希是永遠代替不了秦暮暮的。李雙希永遠不可能是秦暮暮,不是林笑笑的大小姐。

只是現在,秦暮暮需要李雙希。

林笑笑望著天空,小聲說道:「大小姐,不管您在哪裡,笑笑的主人都只有您。願您安好。」 華橋的球員們靜靜的圍立在謝君四周,凝望着謝君臉上少有的幾分凝重。

有的球員已經在謝君的手底下,待了三年之久,卻還是第一次看到,向來一臉輕鬆隨意的謝君,會擺出如此一副肅穆的表情!

“教練,省工院剛剛施展的進攻方式,到底是什麼?”沉默了足有二十秒後,古加泥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疑問,向不停在戰術板上畫着什麼的謝君問道。

謝君聽到古加泥的問題後,停下了在戰術板上不停揮動的手腕,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說道:“不知道是我的見識太少,還是對方教練大厲害了,竟然把帶有幾許瘋狂意味的三角進攻,搬到了cuba的戰場上!”

“三角進攻?”古加泥愣了一下,然後非常激動的問道:“是不是在nba中的公牛王朝時,那個讓喬丹和公年隊,所向披靡的三角戰術!”

“恩,就是那個!”謝君在戰術板上再次劃了幾筆後,擡起頭,看着華大的球員們說道:“大家應該多多少少的對三角戰術,有所耳聞!三角進攻就是指球場上以三位球員爲主要攻擊點,通過場上五名隊員的積極跑動,使“三角陣形”不斷變化,增大傳球空間,拉開對方的防守空檔,使得對手無法形成有效的多人夾擊防守,以便於己方隊員突破,有利於突破、分球等戰術的充分實施。而其他兩名球員並不只是傳接球的二傳手,他們同樣可以在適當的時機、合理的位置自己選擇進攻。它的精髓就是通過增加無球跑動來爭取更多的進攻機會和空間。!

簡單一點的說,三角進攻其實堅持的就是最基本的籃球理論——團隊精神!

也就是說,省工院隊準備在本場比賽中,和我們比一比團隊合作,比一比默契!”

李華的話有如一顆從天外呼嘯而來的隕石,狠狠的砸在所有華橋大學球員們的心靈上,向來就是以令人乍舌的默契,縱橫於cuba球場上的他們,竟然碰到了一支想要和他們比默契的球隊!真是讓他們的心中,不禁涌起幾分好笑和不屑感!

“教練,他們要和我們比默契,就讓他們比個夠啊!”陳鬆人撇了撇嘴,然後笑眯眯的說道,“我就不信在cuba中,還會有哪支球隊,能夠比我們華橋更有默契!”

“恩,鬆人這句話說的很對!”陳力瑋點了點頭,向李華問道:“教練,你快點告訴我們,如何去防住三角進攻吧!讓我們徹底的粉碎省工院如此狂妄的舉動!”

“這~!”李華抿着嘴,微微嘆了口氣,在戰術板上狠狠的畫了兩筆後,擡起頭幽幽的說道:“如果要讓大家明白,三角戰術的進攻是如何發起的,估計我們將就算在戰術板上演練一整天,也不一定能夠演練出所有的三角進攻套路!

總之一句話,與其他進攻戰術相比,三角進攻擁有數不清的將球傳入“三角點(進攻軸心)”的方法。所以,要想防守或者破壞三角進攻將是非常困難的!”

說完後,謝君擡起頭,看了看不遠處一臉得意笑容的李華,於心中感嘆道,這麼一個複雜的戰術,絕不是一兩天便可以融會貫通的啊!看來他的執教水平不但超出了我的預料之外,就連他的心機也是深不可測,竟然爲我們專門保留了一個戰術!

“教練,再難防我們也要防啊,你快點想個辦法!”蔣心心非常急切的說道。

“恩!”謝君點了點頭,看了看計時器上只剩一分鐘左右的暫停時間後,向華橋球員們,問出了一個讓他們意想不到的問題:

“大家對自己的個人實力,有沒有信心?”

華橋的球員們,非常不解的互相對望了幾眼,然後同時自信滿滿的說道;“有!”

“好,那就好!在我心中,我永遠相信你們是最強的!”謝君的臉上劃過一抹濃濃的自豪後,將戰術板向後一丟,扔在座位上,緩緩蹲下身子,向跟着他一起蹲下的弟子們,說道:“三角進攻戰術,其實就我個人所理解,不外乎是將傳球、運球和投籃這些最基本技術的運用是的非常紮實,外加非常默契!所以,大家只要和省工院的球員們,力拼到底,把他們每個人都死死的纏住,讓他們產生互相的不信任感,然後逐個擊破,便行了!”

“教練的意思,是讓我們死死的看住他們?”古加泥問道:“那到底是用半場盯人,還是用區哉聯防?”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謝君眼中精光一閃,一個字一個字說道:“省工院用的是半場盯人,那我們便和他們學一次,去用半場盯人!半場盯人這種防守戰術,是籃球裏最基本的東西!我相信大家用起這些最基本的東西,絕不會比省工院差的!”

“那是當然!”陳力瑋用力的搓了搓雙手手後,心中恨恨的想道,省工院四號,我一定會讓你好看!

“好,大家先喝水吧,還有一會就要上場了!最後,大家要記住一點,三角戰術,不但可以用在進攻上,還可以用於防守上!他們會對某些一個人,甚至兩個人也無法看防的優秀球員,進行三角夾擊,就比如加泥你!”謝君的目光移到了正時不時打量着蘇雨雯的古加泥身上,希望古加泥,一定要注意這點!

“他們看不住我的!”

古加泥看到所有人的目光紛紛向自己移過來,便收回了向蘇雨雯射去的熾熱目光,不假思索的說道。心中的絕對自信,讓身邊的隊友和教練們,聞言後露出一張張會心的笑臉。

在如此自信的球員帶領下,華橋會輸嗎?

呵,沒有可能!

…..

“吹牛~!”

一聲清脆的女聲傳了出來,驚醒了正處於美好憧憬中的華橋球員。

正是出於看到古加泥自信滿滿的樣子,便心下不爽的蘇雨雯口中。

目光中流露出幾分看好戲意味的華橋球員們,看了看擡頭挺胸的蘇雨雯後,向古加泥望去。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結果卻看到了,彷彿什麼都沒聽見的古加泥,拿起手中的脈動,猛然的喝了一個大口。

…..

同一時間內,省工院的選手休息區。

在夜沫昕子和林思語拼命掩飾住的羨慕目光中,江娜拿着面紙輕輕的擦拭着張若寒臉上的汗水,那一臉專注的神情,讓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那股讓人心動的女性光輝。

更可以從江娜每一個輕拭汗珠的動作中,明白江娜對張若寒的愛意,已經到了何等至愛的地步。

張若寒一邊享受着江娜如沐春風的關懷,一邊喝了幾滴脈動潤潤嘴,接下來的比賽,肯定是高強度的對抗,現在,既然不是很渴,還是讓肚子裏空一點吧。

“滴~~~~~~~~~~~”

暫停時間到的鐘聲響了起來,聞聲而起的李華滿臉興奮的向省工院球員們說道

“大家給我去球場上接二連三的施展出鋒利無比的三角吧!當耀眼無比的三角,在籃球場上穿過華橋大學的所有防守時,最後的勝利必定是屬於我們的!”

“是~~~~~~~~~~~~~~~~~~`!`”

省工院的隊員們一聲大吼後,從座位上站起來。

江娜的左手和張若寒的右手,從掌心對掌心,一指滑落到指尖對指尖後,終於輕輕的分開了!

“若寒哥哥,加油!!”小云在張若寒站直身體的瞬間,向張若寒說道。

“恩!”張若寒點了點頭,看了看江娜和另外二個默不作聲的女孩,射來的鼓勵目光後,轉頭向場上毅然的走去。

在張若寒的左腳踏入邊線的一剎那,整個紅三環體育館裏,爆起了巨大的歡呼聲!

雖然很多的觀衆,不知道省工院剛剛用的是什麼戰術,但是,他們卻知道,省工院隊還是他們心中那支,會爲他們永遠帶來不盡驚喜的球隊!

畢竟,這可是第一支,能夠讓華橋球員們愣在當場後,輕鬆取分的球隊啊!

誰又知道,這會不會是第一支,能夠打敗古加泥率領的華橋大學的球隊呢?

加油吧省工員隊,

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着很多奇蹟,而你們,也許就是那些能夠創造奇蹟的勇者!

就讓我們所有人,在你們的勇者天空下,成爲見證奇蹟發生的當事人吧!

……

“聽到這些歡呼聲沒有!”

深深吸了一口氣,沉浸在觀衆們爲自己和省工院發出的巨大歡呼聲中,張若寒的全身上下,流動着一股巨大的戰意,扭頭向剛剛走進場地上的古加泥問道。

原本低着頭的古加泥,聞聲後擡起頭後,眼中閃爍着如迷潭似的深邃目光,打量了張若寒筆直的身軀幾眼,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表示自己聽到了!

“那你覺得在這些觀衆們的支持下,我可以輸嗎,我會輸嗎?”張若寒的臉上揚起一抹微笑,看着古加泥說道。

“會!”

古加泥不加思索的脫口而出!

“會?”

有票的砸來,謝謝!!^_^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經過一段時間,李雙希的傷勢終於好了。而現在也該是林笑笑出宮的時候了。

宮女還有丫鬟伺候,在宮裡也算得上是頭一遭了。

「笑笑,回去之後,幫我跟爹爹娘親問好。」

現在的李雙希,已經不像之前,那麼抗拒秦暮暮的身份。反而是不管有人沒人,她都以秦暮暮自居。

「李雙希,別在我面前裝大小姐,煩。」

但一直叮囑李雙希不要泄露身份的林笑笑,對此卻並不高興。她是想要李雙希聽話,但她很不喜歡把李雙希當成主子,更不如說她的暮暮大小姐。而現在,李雙希的狀態,在林笑笑看來,實在太過頭了。

「隨你吧。我自己明白就好了。」

林笑笑盯著李雙希看,試圖從她臉上看到波動。好像自從皇上賞賜了李雙希之後,她就變了一個人一樣。

以前的李雙希,很害羞、很懦弱,所以不管遇上什麼事都會哭。而且她也不喜歡那些錦衣華服,她只想回到鄉間的家裡。

李雙希之前最愛的便是烹飪菜肴,而現在她最愛的居然是銀子?每天都要數著禮品過日子。

「李雙希,為什麼?」林笑笑抓住李雙希的肩,「你變成這個樣子,還算是李雙希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