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壓力湧來,眾人的神經都緊繃著,緊張到了極點,等待最後封印的開啟,想看一看到底有何大秘。

這九州鼎有九層封印,而今冀州鼎就是最後一層,堅固不朽,很難打開,王明耗去了很多心頭血精華,臉色都發白了,它還是沒有動。

「喀嚓!」

直到最後,他再次淬鍊心血,身體一陣搖動,消耗實在太大了!將聖血之精灑落在鼎上,它發出一聲顫音,接著離開一道微小的縫隙。

最後一層封印出現了一道最為細小的縫隙,但是卻衝出一種磅礴的煞氣,鋪天蓋地,像是瀚海般,無量無窮,直撲神山。

眾人變色,那種強大的人物本源波動未出,無盡煞氣先澎湃了出來,淹沒了前方。

這種煞氣驚神懾佛,最是可怕,對於聖者來說是一種災難,對於聖潔的信仰力來講亦是水火不同爐,針鋒相對。

一個是死者的煞,一個是生者的念,非常對立。

在大陣的主導下,陣旗獵獵,神話時代九州鼎搖顫,裂縫內煞氣源源不絕,擠滿了天地,沖向神山。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大災難!

兩種力量屬性不同,有光暗相合般的感覺。

劇烈碰撞!

最後冀州鼎只有拇指大小,但是浩蕩出的煞氣這般恐怖。像是漫天星河墜落了下來,無邊無際,顯然這是芥子納須彌,內部另有乾坤,犄如一個世界。

王明催動,將掀開最後一層封印,讓那位強者的身體出現,進神山。打破此地。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不祥的氣息,陣紋發光,鋪天蓋地,將陣外的他襯托的璀璨了起來。

雖然看似神聖,但是王明卻皺起了眉頭,他的肌體劇痛,有如刀割。

在這強者的屍身將現的關鍵時刻。竟然發生了這種事,居然道傷開始反噬了。

王明一聲冷哼,渾身金色血氣燃燒。剎那將遍體的不適燒了個乾淨。斬除那種異力。

顯然,事情還沒完!

「嗚嗚!」

陰風怒號,魔影綽綽,遠處的大地一片昏暗,竟然遮天蔽日,飛沙走石。看起來分外恐怖,直衝這裡而來。

「嗚……」如凶鬼在哭泣,若亡靈在哀嚎,這片天地間昏沉一片,被鉛雲籠罩。

這是一種瘮人的場景。神山前何曾發生過這種怪狀,恍若地獄大門敞開。數以億計的英靈殺了出來。

旋風席捲,魅魅魎魎,影影綽綽,鬼哭神嚎,這個地方簡直不能呆了,仿若鬼門關大開,陰氣沖霄。

鬼風裂天,格外懾人,嗚嗚響個不停,遠處的一些矮山被連根拔起,看起來非常可怖。

喀嚓!

昏暗的霧靄中,突然劈出一道道血色的閃電,格外的醒目,妖艷的如同一抹又一抹鮮血綻放,讓人驚悚。

這等變故過於驚人,讓人一時間都摸不著頭腦。

「下雨了,怎麼這樣腥?!」

天空中,雨點灑落,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驚的眾人發毛。

抬望眼,所有人都心中一寒,天地間竟然下起了傾盆血雨,快速砸落了下來。這個場面血腥而壯觀,像是一道道小河垂落,猩紅刺目,眨眼就砸到了地面。

這是神庭的凈土,而今日這麼多修鍊者在此,竟然有此等變故,驚的一群人目瞪口呆。

「是沖著主人去的!」贔屓道,盯著陰沉沉的霧靄,眸子中野性十足,輪動起功德碑就要砸過去。

「這是天地間的反噬嗎?」其他人也是一驚,臉上露出了憂色。

「你們不要妄動,不要招惹這種東西。」王明神情嚴肅,鄭重開口,此前的預感果然無誤。

遠處眾人也明白髮生了什麼,一個個都脊背發寒,強大如王明這等境界居然被自身道傷引動天地間的反噬籠罩,發生了這般詭異的變故。

諸聖自然見到了魔影綽綽,一些人甚至想出手,捉到一個看個究竟,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因為這種情況很詭異,過於悚人,昔日曾有老祖境界也遭遇過這樣的情況,結果血染大荒。

「這就是宿命啊,嘿!」有人幸災樂禍,暗中自語。而今王明這般強勢,自然無人敢當面表現出來。

許多人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唯有一些老族長等皺起了眉頭,而那些至強者也在思索。

「我還沒到虛弱到壓制不住你,你們也敢來襲擾我?!」王明冷哼了一聲,依然無懼,渾身金色血氣燃燒,隔絕那天地的力量。

「嗚嗚……」魔影綽綽,陰風怒號,伴隨著傾盆血雨,以及旋風,一群陰靈般的人形生物在接近。

「嘩啦啦!」

鐵鏈的聲響在血雨中與昏沉的霧靄中格外的嚇人,真的如同冥界的死靈來了,將要拘禁走一個靈魂。

「哼,我倒要看一看天地能如何壓制我。」王明無懼,竟然大步迎了上去。

「嗷……」

凄厲長嚎聲響起,懾人心魄,震耳欲聾,若一群厲鬼出閘,讓許多人從頭涼到腳,這種聲勢絕不簡單,這是天地間的法則構成的至強者的東西。

「以為我那般可欺嗎?!」王明眸子冷光閃爍,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衝了上去,主動出手。

「砰!」

他一掌拍出,將居中的一個怪物當場震飛了出去,這是一群強大的由法則構成的東西,他出手無顧忌。

「噗!」

居中者直接被打了個四分五裂,屍塊成為肉泥,點點鮮血濺起。

似人非人,似鬼非鬼。這是一種奇特的生命體,個個都很嚇人,讓人忌憚。

王明快如閃電,揮動雙拳橫掃四方,金色拳頭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芒,像是兩座洪爐在熊熊燃燒,震塌天宇。

幾乎在一瞬間,他將一群怪物解決掉,只留下了一個,一把拎到了手中,強行探索,要看個究竟。

「嗚……」

可惜,這種生物只是一種法則,當到了王明手中自然而然的就消散了。

遠處,眾人全都發獃,這王明也太生猛了,面對如大軍一般的聖者根本就沒有一絲的憂慮,將一群魔影全都簡單而直接的幹掉了,最後硬是拎到手中一個。

「真是絕世大凶!」

「逆天猛人一個!」

這是很多人的心語,忍不住輕嘆。

明明是一場天地間的壓制,結果讓王明一頓暴打,將所來的怪物等全部殺了個乾淨,與歷代遭受天地壓制的強者經歷的完全不同。

說到底,還是王明足夠強,而今有了老祖的戰力,這種反噬難以撼動他,來者只會被反殺之。

「神主!」

王明口中只吐出這兩個字,通過探查,終是有所得,這是神主暗中的動作,故意引動他的道傷。

.~~

求票~~ 當擊殺這群法則構成的怪物后,各種異常景象都消失了。

雖然被意外中斷,但是戰鬥依然要繼續,而且九州鼎此時在不斷釋放煞氣,在削神山的念力。即便不能將之點燃,也可吞食,因為兩者對立,必然要相互衝擊,耗去海量的念力。

王明很果斷吞下大量的丹藥補充精氣而後再次於胸部劃開一道傷口,淬鍊心頭血之精華。

他下定決心要打開第九層封印,讓傳說中的存在出世,向神山門開闢出一條通路來。

心頭血像是黃金液體,熾盛奪目,一滴滴灑落在冀州鼎上,讓它劇烈搖顫,那個縫隙更加大了,煞氣滔天,滾滾而出,大有不淹沒神山不罷休之勢。

王明催動大陣,幾乎要九州鼎壓到了神山最近前。

「轟隆!」

神山抖動,感受到了一種威脅,九州鼎封印的東西將出世,壓的萬古神山都不能平靜了,針鋒相對,進行對抗。

「王明你真是要進行到底嗎?」老祖達瑪斯忒斯急了。

王明不理會,到了現在他的體內流淌出了大量的精血,極其寶貴,怎能就此罷手!

喀嚓!

可怕的聲響傳來,九州鼎最後一層封印被打開了,冀州鼎進入其他八尊鼎組成的陣法中,落入了陣眼上,頓時間狂風大作,日月顫抖,漫天星河顫慄!

僅在這一瞬間,整片天地像被壓上了十萬巨山。讓每一個人都透不過氣來,至強者都心生恐懼。

冀州鼎鼎口不過巴掌大小,但是內部混沌洶湧,宛若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演化,正在開天闢地!

看著很小,可握於掌心中,但是內部另有乾坤。一眼望去,人的靈魂都要被吞納,覺得浩如瀚海。

此時,沒有人不顫慄,包括老祖在內,許多聖者忍不住跪伏了下去,神魂簌簌抖動,神識將要崩碎。

鼎內,煞氣與混沌並出。一起壓向神山,進行震懾。

王明頂著莫大的壓力,最後將九尊鼎組成的法陣推向神山。可是這樣一動。諸多大陣紋絡直接粉碎,化成了塵埃。

要知道,當中許多都是聖骨、神料、聖器等,依然禁不住這九州鼎中的一種神秘波動的衝擊!

「真的是那種境界的存在嗎?」

眾人雙股戰戰,艱難的吐出這句話,真的出世了。也唯有那樣的存在才能有如此。即便只是屍體都是那般的強大!

「轟!」

終於,混沌暴漲,煞氣漫天,徹底了起來,九州鼎中澎湃出了一股至強至聖氣息與波動。席捲了九天十地。

諸聖懾服,戰戰兢兢。連話都快說不上來了,這一切太過震撼人心。

只有一個人-大叫了一聲,那是王明,他雙目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而後忍不住喃喃自語,道:「真的是你大禹留下的一縷神魂!」

附近的人聽聞到了,白蛇、劉萬宗、張印等一個個頭皮發麻,這是大禹神皇把自己的神魂斬落一絲封印在九州鼎中?太過不可思議了!

在場之人全都驚呆了,這是神話中的大禹神皇?石破天驚,誰能想到,一石激起千層浪!

大禹神皇絕對是一個特殊的存在,無敵天上地下,傲視古今未來,他成道的歲月,只能用光輝璀璨來形容。

讓所有至尊都絕望,難以望其項背。

號稱神皇!

而這個稱號,有誰敢用?大禹卻正是以此為號,君臨九天十地。

而且,他是唯一有記載的直接憑藉己身力量強行進入第三空間的人!也是他成就了華夏族的威壓!

而今他親手煉製的九州鼎中居然有著他的殘魂,難道說他並沒有進入第三空間,而是只留下了這縷殘魂嗎?

即便相隔很遠,諸聖也都遍體冰冷,毛骨悚然,這可是神皇的殘魂,竟然在神山前打開了,真是震撼人心。

「傳說中的神皇?」

「萬沒有想到竟然是他!」

短暫的寂靜后是一片低語聲,眾人被那股波動震懾,渾身顫慄,而此時又得悉了其來歷就更加膽寒。

神山上,一群神庭強者都在發獃,深感震驚。

「難道神皇沒有進入那裡,而是身死後把殘魂葬在了自己親手煉製的至寶九州鼎中?」有人道出了疑惑。

這個消息讓人震驚,如果是真的,那就斷絕了大部分人進入第三空間的夢想!

「這裡沒有大禹神皇的真身,只是一縷強行斬下的神魂,真身進入了第三空間!」王明開口道出了真相。

老祖達瑪斯忒斯一陣頭大,這可如何是好,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九州鼎的封印已經打開,不可逆轉,誰能上前去阻止?

即便那是一縷看似弱小的殘魂,但誰能媲美那傳說中的存在!

馬達林德瑪麗手持神棍,臉色陰晴不定,強勢如她也忌憚到了極點,感覺神山多半會有一場浩劫。

王明也有點發獃,未曾想到竟然是自己族中敬仰萬古的神皇,這顯然有些棘手,不好動其神魂組成的法身了,畢竟那是先祖,身為後輩實在不想去動用。

可封印已打開,無法逆轉。他想收手也不行了,晚了一步。

「喀嚓!」

禁忌法陣最前沿部位破碎,根本承受不住那種威壓,封印打開后混沌氣與煞氣一起洶湧,破碎了這裡的一切。

世間沒有比這更可怕的波動了。

眾人倒退,莫不發寒。

王明也只能向後避退到了這一步,他不可能扭轉,封不上九州鼎了。

雖然這法身是大禹神皇還沒進入第三空間時斬下來的。但是憑藉大禹天皇那可以直接打通天地壁壘的強大威能下,即便是一縷神魂那也是強大無比!神皇那種級別的人物,強大不可想象,這個世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即便留下的神魂亦不可對抗。

一具法身足以鎮平一個萬古不朽的傳承!

平日間只能以九州鼎封住,因為這種強行留下來的法身代表了死亡與毀滅,一旦墜入凡塵中,必將是一場可怕的大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九州鼎比什麼都可怕,它不可控相當於一個魔盒,打開它就相當於打開了血與亂的「源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