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那些工人就開始訓練有素的換窗簾,搬傢俱……他清冷的目光看着那些工人工作,偶爾也在一旁指揮兩句。而我就在一旁冷眼旁觀,對他的行爲歎爲觀止!

幾個小時後,窗簾被他換成了他喜歡的風格,地毯也換成了他說的法式什麼金絲絨,傢俱也因爲他說和窗簾不搭而換掉了……他在別墅轉了一圈,原本在我看來完美的無懈可擊的裝飾裝修,被他貶的一文不值,幾乎全換了個遍!

按照他的話說,這些東西都是去年的,已經過時了,既然我們現在搬進來,一切都應該換新的!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雖然我對他的浪費有點心疼,不過,我也覺得被他重新裝飾過的別墅更好了!他真的很有品味,對房間裝修的佈置,絕對可以和國際室內設計大師相媲美了!

幸虧那些工人動作很快,屋裏面很快就又井然有序了!保姆又對房間重新打掃了一遍,房間裏面乾乾淨淨,非常賞心悅目,連帶着讓我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江澤沒有讓保姆做飯,而是親自給我煎了份牛排,我這才知道他居然會做飯!像他這種男人,我以爲他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做飯!真是讓我吃驚!

不過更讓我吃驚的是,他不僅會煎牛排,而且還做的很精緻很漂亮,看起來就讓人流口水!他把煎好的兩份牛排端上了法式琉璃宮廷長桌。點上了兩隻蠟燭,親自拉開椅子讓我坐下!

那一刻,他是那麼美好,那麼紳士,我覺得自己的心淪陷的更深了!

江澤坐在我對面。他給我倒了杯紅酒,臉上帶着溫柔的笑意,對我說:“方媞,這裏以後就是我們的家,你是我的老婆。”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他說一句話,我突然心跳的很快,很緊張,也很感動!更令我無語的是,在這麼浪漫的一刻。我居然流眼淚了!我還真是煞風景啊!

江澤拉開他的椅子,朝我走過來,他擦掉我的眼淚,眼底閃爍着我看不懂的光,他說:“方媞。生活從現在纔要真正開始了,你怕嗎?”

我不明白他說的生活從現在纔要真正開始是什麼意思?我們從出生不就一直在生活嗎?爲什麼是從現在才真正開始呢?難道他說的是我們搬進這個別墅的生活才真正開始嗎?可是如果他指的是這個,爲什麼又要問我怕不怕呢?

我實在想不明白,而他也並沒有給我機會回答,就接着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欺騙了你,你會原諒我嗎?”

他眼底有淡淡的憂傷,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高傲的男人悲傷,我朝他問:“你騙我了嗎?騙了我什麼?”

江澤搖了搖頭,他說:“我就是隨便問問,假如我騙了你,你會原諒我嗎?”

我想了想,實在想不到我有什麼值得他騙的,他唯一騙我的,估計就是他沒有告訴我爲什麼有兩個江澤吧!

但是,只要眼前陪着我的人是他,以後他也會陪着我,那另一個江澤是誰,和他是什麼關係,其實對我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心口的位置,認真的說:“欺騙有兩種,一種是惡意的,一種是善意的!善意的謊言,我覺得沒什麼不值得原諒,因爲對方的出發點是爲你好,但惡意的謊言……應該要看具體情況吧,有的可以原諒,而有的,就不值得原諒。”

感謝用戶691828、?不溫柔小姐、天天134543的打賞,謝謝大家!在我上架前,我很擔心訂閱量不好,很害怕,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讓我好好寫,他會做我最後的後盾,他也一直堅持在給我打賞,我真的特別感動。當然,你們也很讓我感動,還依然在陪着我,雖然大部分人因爲收費離開了,但你們還在,這就是我努力的動力!本來我今天是要更五章的,但是還是沒寫出來第五章,我寫文很慢,但我不願意敷衍湊字數,大家能原諒我嗎 江澤捏了捏我的臉頰,笑着說:“真沒想到,你這麼笨的小腦瓜,居然還能說出來這麼有哲理的話。”

然後他幫我切好牛排,讓我趕緊吃,嚐嚐他的手藝怎麼樣。

其實,單是聞到香味和看它的色相,我就知道這牛排肯定是很好吃的,但爲了怕他以爲我在拍馬屁,還是嚐了一口才告訴他這牛排很好吃,比我在西餐廳吃的好吃多了……

江澤並沒有怎麼吃,他一直盯着我吃。臉上露出特別溫柔的笑,我覺得這樣的他,真的很迷人,我多希望,時間可以一直停留在這一刻,因爲此刻,我可以感覺到,他眼底濃濃的寵愛和疼惜……

但時間是不可能永遠停在這一刻的,況且我爸媽還深陷危險等着我去救!

在我吃掉最後一口牛排時,江澤拿起紅酒杯在嘴邊抿了一口,他的這個動作讓我想到了之前在江家別墅裏那個活着的江澤!他當時也是這樣品酒,斯文又優雅,典型的英國上層貴族做派。

可是天底下,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嗎?他們名字相同,長相相同,就連喝酒的姿勢都一模一樣!

我想起來上學時候學過的一句話: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

那,天下會有兩個相同的江澤嗎?

就在我困惑的時候,我發現江澤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在了我身邊。他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輕輕把我抱在懷裏,對着我額頭吻了一下,彷彿我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我總覺得今天的江澤溫柔的一塌糊塗,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情感外露,明明白白的用眼神、動作告訴我。他真的很愛我!

我想,假如江澤肯開口直接告訴我他愛我的話,我可能會更高興吧!估計都能興奮的蹦到天上去!

不過我也知道,他是一個很不喜歡用言詞表達自己感情的人,能這麼明確的用動作眼神告訴我他愛我,已經是他最大的極限了!而我,最好不要那麼貪心,要懂得滿足纔好!

這一刻,我沉溺在江澤的溫柔裏醉生夢死,而我想不到的是,他今天之所以這麼反覆表示他對我的愛意,不過是一場早有預謀的欺騙!

這場欺騙,在我還年幼的時候,就早已佈局,而我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江澤爲我設定的悲慘命運,也許以後,我會爲此刻這種虛幻的溫柔,而傷的遍體鱗傷,萬劫不復!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因爲此刻的溫柔疼惜,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令人動容。

飯後,我被江澤逼着在沙發上看羌靈子的日記,當然,其實我內心是拒絕看這本日記的,因爲我知道我就算看一百遍也不可能學會,可是江澤說,智商不夠,勤奮來湊,讓我天天看,總有一天會學會的!

看到他那麼相信我的眼神,我不忍心打擊他,畢竟他剛纔對我那麼溫柔,所以,我就忍着坐在沙發裏看了起來。

客廳很安靜。我在看日記,江澤在用電腦做着什麼,一切是那麼溫馨,我覺得這就是理想的夫妻生活,安靜又和睦。

不過很快,這種溫馨就被一個男人的到來打破了!

那是一個很野性的男人。他又高又壯,走路的時候我都能聽到地板震動的聲音!他長得很兇猛,就像是剛剛完成進化的野獸,臉上是縱橫交錯的傷疤,就像一條條醜陋的軟體蟲!

看到他的時候,我還以爲羌靈子日記裏描寫的那個怪獸走出來了。嚇得我幾乎心臟驟停。

不過我仔細看了之後,我發現他很熟悉,後來我想了好一會兒,才記起來他是當初江澤用來嚇我的那個鬼!

就是當初我找人對付江澤,江澤弄到我家來嚇唬我的那隻惡鬼!我記得,他也是被理髮店老闆殺死的九個人其中之一。

當時他臉上都是血,右眼又被挖掉,而現在,他臉上很乾淨,沒有血,只有一條條醜陋的傷疤,但我肯定,他就是那隻鬼!他們的眼神一模一樣!給人一種驚悚的感覺。

不過,他不是鬼嗎?現在怎麼會變成人呢?他有影子,行動也不像當初遲緩了!看起來很有力量的感覺。

他走到江澤面前,對着江澤一跪,虔誠道:“主人。”

我被他突然的動作嚇的一跳,心想這也太誇張了吧。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跟別人下跪,還叫主人!

江澤沒有理會我吃驚的目光,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來一張照片遞給了這個恐怖男人,說:“查清楚他最近的行蹤,去過哪些地方?最近在做什麼?接觸過哪些人?”

我偷偷朝照片看了一眼,發現上面是個長的很精緻的男人,娃娃臉,但是表情很冷,沒有一絲笑意,讓人沒辦法真的認爲他就像他長得那般無害!

恐怖男人走後,江澤就把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問我看的怎麼樣了?

我搖搖頭,說不怎麼樣?也就那樣!

他勾了勾脣角,但是沒有笑意,聲音涼涼的,說:“我記得,筆記本上好像介紹了怎麼招魂。如果你學會這個,不就可以招黃老三的魂魄了嗎?也許,你父母被誰帶走,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到時候你一問他,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一聽,立即驚喜起來!

對啊,黃老三就是這次事件的參與者之一,他一定對事情的真相知道些什麼!就算他什麼都不知道,至少他應該知道是誰給的他藥吧!如果他不是幕後主使,那就是幕後的那個人把藥給了他,然後他給的我父母!

所以,只要找到他。我就可以知道究竟是誰抓了我父母了!

其實之前我就想過找黃老三問清楚,後來江澤說他死了,我就以爲這條線索斷了,也就對他不抱什麼希望了!當時我沒有想到,人死了,還可以找他的魂魄問清楚真相!

可我並不會招魂!

我看了一眼江澤,頓時明白他這是變相的想要刺激我學會羌靈子的招魂術。如果招魂黃老三是救我父母的關鍵,我能不認真學習招魂術嗎?

看來,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學會招魂術,把黃老三叫過來問問清楚!本來我還想着讓江澤幫幫我怎麼弄這個招魂,不過他說我要學會一切靠自己,做一個獨立自強的新女性!後來我說我想找朱大仙兒幫我招黃老三,誰知道我還沒說完,他就用食指在我嘴脣上一劃,示意我閉嘴,說他可以保證我父母一定安然無恙,但我必須靠自己解決這件事情!

他說我太弱了,必須要經歷磨鍊,一點一點的變強,否則……

否則什麼他沒說,但是眼底卻釋放出濃烈的冰冷和威脅,似乎如果我不按照他說的做,他就殺了我!

我覺得他這幅樣子很可怕,本能的就不敢反抗他,乖乖的點了點頭!我發現,江澤真的很想讓我變強,他想讓我學會羌靈子的所有東西!

可我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他明明已經強大到了無人能敵的地步,明明可以保護我的,爲什麼偏偏要讓我學羌靈子的東西呢?難道他喜歡厲害聰明的女人?

好吧,其實以前我也是獨立聰明的女人,可是自從愛上江澤以後,我就不由自主的什麼都想依靠他,而且智商也直線下降,幾乎爲負。

我準備乖乖的學習羌靈子的招魂術,不過在我開始認真練習招魂術之前,我還有一件事不明白,那就是爲什麼那個鬼會變成人?

我把我的疑惑說給江澤,這一次,他非常大方,沒有再閃躲我的問題,而是告訴我那個恐怖的男人並不是人,而是被他煉化爲實體的鬼奴而已。

那個男人叫歡仔。他被理髮店老闆殺害以後,被江澤救出,從此成爲他的小鬼,他是個很忠誠的小鬼,江澤很看好他,所以。爲了讓他可以自由的在人間活動,也爲了幫助江澤辦事,江澤就幫他練就了一副實體,讓他成爲了自己的鬼奴。

鬼奴和人很像,他除了沒有心跳外,其他都和正常人都一樣,他不怕陽光,也不會被人類的武器殺死,基本上可以說,他是不死不滅的!只有非常厲害的捉鬼師纔可能傷害到他!

江澤說到這兒,我突然想起了我手心裏的小琴,當時江澤告訴我小琴纏上了方雷。方雷可能有生命危險,而我爲了救方雷,請求江澤幫助我,然後,江澤就讓小琴和我結成了契約關係,說是讓她保護我!而那以後。我也沒有再有過對付江澤的念頭,反而不知不覺中愛上了他,並且事事都想要依靠他!

現在想想,這些事有些奇怪!理髮店老闆殺了九個人,他們九個的鬼魂都是被理髮店老闆控制着的,歡仔是被江澤救了逃離了理髮店老闆的控制,那小琴呢?她是被誰救的?是她自己逃出來的嗎?

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爲我記得羌靈子日記裏說過,控制小鬼的進階鬼,力量是被他控制的小鬼的幾十倍!而且他還掌握着那些小鬼身體的某個部位,用小鬼生前的某個部位來驅使小鬼,小鬼是沒有反抗能力的,只能聽令於那個進階鬼! LCK之職業女選手 所以,以小琴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從理髮店老闆手裏逃出來!

那麼,就一定是有人把她救了出來!那麼這個人,是江澤嗎?

今天就更到這兒了,對不起大家,我也很想多更一點,但是我沒有寫出來(大哭。)我也不想湊字數更文,因爲那樣留不住你們! 總裁老公從天降 深鞠躬!大家原諒我的蝸牛速度,我昨天寫到兩點睡的,今天八點醒了就又開始寫,中午和閨蜜聚完餐也沒有去唱歌,一個人又默默回來碼字,一直到現在,我還是第一次過這麼緊張的生活,累的差點撐不下去,我真的盡力了,我會繼續努力碼字,多屯文好嗎?愛大家晚安麼麼噠大家元旦快樂,明天我會繼續加更的呦別走開 如果這個人是江澤,那麼顯而易見,當初小琴纏上方雷的一系列事情,全都是江澤的精心安排!如果是這樣的話,江澤爲什麼要這樣安排?他是真的爲了讓小琴保護我,還是,想要讓我從此深信與他?或者,還有其他原因?

我不想再猜測下去,直接開口問江澤小琴是不是也是他救出來的?

江澤被我問的一愣,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解釋暴露了小琴的問題,苦笑一聲對我解釋說小琴確實是她救的,也是他養的小鬼。當初他之所以設局騙我,只是覺得我太弱,怕我遇到危險,想找個契約鬼來保護我而已,他怕我不接受一個鬼,纔想出了那麼一個辦法。

我探究的目光盯着他,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撒謊,不過我看來看去,他臉上始終都是鎮定自若的神色,我想起來他本來就是個不顯山露水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從他臉上看出來他有沒有撒謊,我看也是白看!

不過他的這個解釋說不通,也根本站不住腳,我覺得哪裏有點奇怪,但又找不到究竟是哪裏有問題,不過,事情既然已經過去,而小琴也沒有傷害過我。再追究那些也沒有意義,所以我暫且相信了他的話。

之後,我在江澤的監督下開始練習招魂術。不過可惜的是,儘管我全部按照羌靈子的步驟來招魂,但是沒有任何用,別說鬼。連個蒼蠅都沒有招來!

江澤也意識到我好像真的沒有這方面的天分,他很苦惱,最開始,他還抱有幻想期望着我多練幾次也許就成功了,結果我試到晚上十點半,五個多小時都過去了,我依然還是沒有招到黃老三,他徹底絕望了!

他嘆了口氣,默默的丟下我轉身進了別墅,不再說一句話,一個人走到藏酒室拿了瓶白蘭地,給自己倒了杯酒,懶散的躺在沙發上喝了起來……

看得出來,他真的很失望,心情真的很不好!我覺得有點內疚,其實我真的不想讓他失望的,可是,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我也沒有辦法!

我默默的看着他在那喝悶酒,也不敢主動招惹他,心想不就是我學不會羌靈子的東西嗎?他有必要這樣嗎?

江澤喝了好一會兒,估計是喝醉了,醉眼迷離的看着我,對我招手讓我過去。

我走到他面前蹲下,他冰涼的手指劃過我的臉頰,眼眸中痛苦之色一閃而過,快的讓我以爲我看錯了。

www⊙ttκǎ n⊙℃ O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把我橫抱起來,朝臥室走去,稀碎的吻像雨點一樣落在我身上……

在我陷入睡意的那一刻,似乎又聽到了那一聲無奈的嘆息。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沉睡過去之後,原本因爲醉酒而意識混沌的江澤卻慢慢睜開了眼睛,他的眼中一片清明,根本沒有一絲醉意,神色複雜的盯着我的臉看。

很久之後。他幫我掖好被角,起身去陽臺上點了跟煙,夾在指尖吸了一口,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幕發呆。

一個黑色的影子突然懸浮在陽臺外面,它周圍散發着散不開的濃濃黑霧,巨大的斗篷下露出一雙猩紅的眼睛。用嘶啞的聲音問:“大人,或許我們找錯人了?”

江澤搖搖頭,又吸了一口煙道:“也許時機沒到,是我太心急了。”

黑影急切道:“不,您並沒有心急,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她還是沒有辦法學會,那您……”

江澤嘆了口氣,幽幽道:“該來的,總會來的。”

黑影還想再說什麼,卻見江澤擺了擺手示意他離開,他掐斷指尖的香菸,重新在我身邊躺下,而那個黑影沒有辦法,也只能先離開。

第二天晚上,江澤帶着我去了一個歐式風格的別墅,下車的時候,他親自幫我打開車門,非常紳士。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我們剛打算走進大門,一輛十分拉風的法拉利突然開了過來,停在我們身邊,車裏的男人摘掉墨鏡,用別有深意的目光看着我們,也不開口說話。

我朝他看了一眼。發現這個男人就是江澤讓歡仔調查的那個男人,只不過,他真人比照片更讓人覺得漂亮。

是的,漂亮!很少有男人可以用漂亮來形容,但眼前的男人確實長的很漂亮,他散發出一股陰柔的味道,明明美好的像天使,但你絕不敢真的靠近他,因爲他身上那種詭異的氣息,會讓你不由的感到危險,望而卻步。

不期然的,我與他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他的眼神盡是邪氣,讓我不由的心跳慢了半拍,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像從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瞳裏,嗅出了絲絲危險的味道來。

看他外表精緻的好像瓷娃娃,但隱藏在眼底的陰暗又讓人不敢輕視他。這種人很可怕,如果和他成爲朋友還好,一旦成爲他的敵人,則很可能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看他眼底的精光就知道,此人一定十分精於算計。

我低下頭閃躲着他的目光,心裏想着,我一定要離他遠遠的!否則,以我這種腦子,萬一得罪他,那結果一定不是好玩的!

但我不知道的是,無論我怎麼遠離。也不可能躲得過他了!因爲,早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經成爲了他的敵人!而且是他最重視、最想對付的那個敵人!

他在車裏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朝江澤打了個招呼:“江總,好久不見啊!”

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是認識的!不過,他明明在笑,但卻有點咬牙切?的味道。我猜測他們肯定是有過節的吧!

我又想起劉旭倫,他好像也不喜歡江澤!這麼一想,江澤還挺可憐的,好像大家都很討厭他!

不過,這個男人怎麼可以看見江澤的呢?江澤說過他幫歡仔練就了實體,那,他是自己也練就了實體嗎?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見他了?

江澤連眼神都沒有給他,牽着我繼續朝裏走,這時候跑過來一個穿着白襯衫黑馬甲的侍應生,他不斷的對我們點頭鞠躬,說剛纔他本來是在門口等我們的,但是突然肚子有點不舒服,所以就去上了個廁所,讓我們別生氣,他這就帶我們過去!

我估計他應該是這家別墅主人派來接江澤的,看他懊悔的樣子,我就笑着說沒關係,誰還沒個三急呢?讓他別這麼緊張。

這個侍應生對我很感激,不停的跟我道謝,還說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像我這麼親和的女人。我想,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上層淑女們肯定沒給他好臉色吧!貴族小姐們本來就看不起窮人!不過這個侍應生不知道的是,其實我並不是那些上層富家女,只是個和他差不多的普通人,不過是藉着江澤的身份才能走進這裏。

他帶我們進來之後,我才發現這裏原來正在舉行一個聚會,江澤之前並沒有告訴過我我們爲什麼要來這裏?來這裏又是幹嘛?

等到這個侍應生走了,他才小聲的在我耳邊問我還記不記得他之前說過的話?

我搖搖頭,不明白他指的是哪句話?

他提醒道:“我說,你要靠自己救你的父母。”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聽到他又說:“你的父母,就是被這裏的某個人藏了起來,現在,你需要找出來這個人,然後救出他們。”

我就知道。江澤早就知道我父母是被誰抓走的!可是他偏偏不告訴我,非要讓我自己想辦法!

我氣極,這個江澤,他到底在想什麼?我父母被抓了,他明明知道兇手是誰,卻死活不肯告訴我。非要讓我自己找兇手!他以爲這是在玩遊戲嗎?

我知道他是想鍛鍊我,可是,他可以用別的事情鍛鍊我啊!爲什麼非要用我父母的事情來讓我着急!

江澤看我生氣,他也不在意,正好有個中年男人過來給他敬酒,他就直接拋下我,去和別人寒暄去了!

我一怔,正想開口叫住他,結果後面突然有個人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拖到了一個隱蔽的角落裏面!

我嚇得尖叫一聲,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發出來聲音!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說不出來話了?

這時候,捂住我嘴巴的人鬆開了我。他把我身子轉過來對着他,發出了一聲悅耳的笑聲。

我擡頭一看,居然是門口遇到的那個娃娃臉!可他捂我嘴巴幹嘛?

我震驚的看着他,聽到他用好聽的聲音朝我問道:“怎麼樣?有沒有被我嚇到?”他說話的時候,兩隻漂亮的眼睛彎成月牙形狀,讓他看起來更無害了!

我卻在心裏罵他神經病!難道。他就是爲了嚇我?還真是幼稚!不過,我爲什麼會突然說不出來話了呢?這和他有關係嗎?

娃娃臉看到我困惑的眼睛,懊惱的搖了搖頭,好像剛剛想起什麼一樣,說:“哦,看我,我居然忘記了,你被我下了禁語咒,現在是沒辦法回答我的。”

他笑了笑,溫柔的捏了捏我的臉,說:“我現在給你解咒,不過,你最好不要大呼小叫,我最討厭的就是嘰嘰喳喳的女人!你要是不聽話,我可是會懲罰你哦。”

我被他嚇得連動都不敢動,呆呆的看着他漂亮的臉,明明是溫柔的語氣,卻讓我有一種怪異至極的感覺。

禁語咒?是巫術嗎?看來,這個娃娃臉並不是個簡單的人!他想對我做什麼?我心底升起一股冰涼的寒氣,冷的我渾身忍不住冒出一層雞皮疙瘩。

“真乖!”娃娃臉幫我解下禁語咒以後發現我並沒有大叫,似乎很高興,故作親暱的摸了摸我的頭,在我迷茫無措的眼神下,用開心又偷着涼薄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語道:“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還記得之前的快遞嗎?”他邪惡的笑了笑,繼續道:“那是我送的!我叫……唐考!”

我知道我慢(大哭。。)對不起大家!等我第二本了肯定提前屯文,這次沒有屯文,每天寫一點發一點,你們覺得慢我自己覺得也很奔潰。。。。我其實一整天都在寫。。。。以後更新時間固定在晚上十一點,你們覺得呢?大家留言的話儘量在書下面評,因爲有的章節評論我回復老是不成功 唐考!

唐考?

我被他這句話嚇的倒退一步,差點癱軟在地上!唐考?如果他是唐考,那,他想對我做什麼!他是想殺了我?

我實在想不通,像他這樣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富二代,怎麼會和我懟上?我們八竿子打不着啊!我是不知情的情況下得罪過他嗎?可我是第一次見他啊!

“怎麼?你很怕我嗎?爲什麼要這麼驚恐的看着我?”他把我抱在懷裏,輕輕的抵在牆上,灼熱的呼吸噴在我的臉上,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的眉眼是那麼精緻,可是表情卻又那麼的讓人恐慌。我咬了咬嘴脣,?起勇氣朝他問道:“我們認識嗎?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唐考宛若天使般美好的臉上一片溫柔,他語氣輕的好像羽毛,漂亮的眼睛裏散滿細碎的笑意,他不解的問我:“我怎麼對你了?哦,你說的是我開車撞你?還是,我給你送那些可愛的東西?又或者,你指的是我爲什麼逼迫你父母給你下藥?還是說,爲什麼我綁架了你的父母?”

他的語氣是那麼無辜,好像他做的這些事並沒有什麼不對一樣!

我被他的這些話驚呆了!不僅因爲他對我莫名其妙的傷害,更是因爲,他居然這麼痛快的就承認了自己做過的一切!

我只知道他開車撞過我,用恐怖快遞恐嚇過我,但我從沒有想過,讓我父母給我下藥、綁架我父母的事也是他做的!

難道。他不怕我報警?

也是,我真傻,他之前都敢在馬路的監控下開車撞我,又怎麼會怕我報警呢?也許,警察也拿他無可奈何。所以,他纔敢這麼肆無忌憚,草菅人命!

黃老三,應該就是被他殺死的吧!江澤說過,黃老三沒有完成他給的任務,所以他殺了他泄憤!

僅僅爲了泄憤,就殺害了一條鮮活的生命,這樣的人,心理該是有多麼的陰暗!得罪這樣的人,下場,又該是多麼悽慘!我爲自己未來的命運深深擔憂了。

我哆嗦着嘴脣看着他,問他:“你爲什麼要做這些?”

“爲什麼?什麼爲什麼啊?”唐考困惑的看着我,皺着眉頭作思考狀,然後恍然大悟的說:“做這些,難道需要理由嗎?我做事,從來不管爲什麼的!只要我高興就好了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然後用悲憫的目光看着我,彷彿在看一個傻子,他說:“方媞啊,你不會以爲什麼事都是要有理由的吧!我告訴你,我的字典裏沒有爲什麼,只有想不想!只要我想,我就什麼都做的出來!”他哈哈大笑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