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等她帶着自毀裝置企圖進入自己放東西的空間時,卻什麼都不再想,什麼都不再怕了。

那一瞬間,鋪天蓋地的白色光芒瀰漫了整個視野。

有那麼一瞬間,周霜霜只覺得自己的視線都扭曲了。整個空間彷彿膨脹了起來,又彷彿迅速被壓縮……

她只覺渾身一僵,接下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周霜霜躺在牀上,想起自己見到的,滿眼刺目的白,不由怔怔的舉起雙手。

手上光潔無痕,除了指腹和掌心處,因爲軍訓時高強度鍛鍊,出現的些微繭子之外,什麼都沒有。

她試着坐起來,動動腰腿——身體活動也一切正常。

那開元通寶呢?

周霜霜舉起右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掌心。

不一會兒,掌心便微微發熱,熟悉的開元通寶的輪廓,漸漸浮現出來。

她鬆了一口氣。

這時,她想起自己的空間,不由沉下心神,將所有心思全部放在開元通寶上。

——熟悉的那道門浮現在她的眼前。

仔細看去,這空間一如之前所見到的那樣,滿屋子雜亂的東西。

有在末世裏偷偷藏起來沒啃動的窩窩頭(那時留下來做紀念的),有在星環垃圾場撿到的各色金屬和零件……還有他們每天配給的營養液,以及自己第四次大批量採購還未來得及送過去的vr眼鏡……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將這空間堆的滿滿的,宛然又一個垃圾場。

不過,大小倒是沒有變……

周霜霜嘀咕着收回目光,又將眼神投向他處。

這一看,她卻發現自己所能見到的,只有聯通着空間的這個門,再沒有其他了!

之前銜接末世的那道門早已消失,可星環城那道門,如今也全然無蹤,並且……

她仔仔細細看了周圍,也沒有另外一道嶄新的門出現,連隱約的輪廓都沒出來。

周霜霜愣在那裏:是能量不夠嗎?

——沒有門,那麼……自己也不必再去其他的世界,只需要在現實中,安穩的過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嗎?

什麼喪屍,什麼智人……統統都不會再見到了。

這一瞬間,她神色複雜,也不知是該欣喜,還是該惆悵。

然而還沒等她捋清自己的思緒,周霜霜卻又突然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來——

自己是在綁架的半途中,決定切換過去的,爲防止出現什麼意外,還特意下了課,跑回宿舍來休息……

自己的帳子拉得密密實實,一時看不清天色。那麼,自己那一番折騰,到底過去了多久?

她趕緊打開手機。

然而看到熟悉的屏幕,整個人卻又愣在那裏——自己是幾點切換進星環城的?

時間隔得太遠,忘了……

她撓撓頭,萬分憂愁。

但是這個日期,好像是對的……

她嘀嘀咕咕的下了牀。

宿舍靜悄悄的,如果自己長時間昏睡不醒的話,這會兒也不可能安安生生還呆在這裏吧?

周霜霜琢磨着。

恰在此時,電話響了。

陸綿綿的聲音傳來——

“霜霜,你下課了嗎?!”

獨孤伽羅不孤獨 周霜霜早把自己今天的課程忘得一乾二淨,聞言,只含含糊糊“嗯”了一聲。

陸綿綿顯然很是高興,此刻也顧不得許多,在電話裏便能感受到她暢快的笑意——

“我的天啊,你親戚到底是做什麼的,怎麼那麼厲害?怎麼樣,高不高興?有沒有獎金?”

“我猜,你肯定高興壞了吧!”

周霜霜:……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

沒等她多問,綿綿便已將事情說了出來。

“你親戚那網店新上架的vr眼鏡真是太給力了!你不知道嗎?陳志森教授公開點名,非常推崇其中的技術……如今,恐怕網店裏都爆單了吧!”

啊?

周霜霜慢了半拍纔想了起來。

——自己去不了星環城了,vr眼鏡怎麼辦呢?自己雖然又帶過來許多,可面對整個國家龐大的人口基數,這肯定是不夠賣的呀!

還有,陳志森教授爲什麼會公開點名這個?

這位陳志森,如今是閱微大學的名譽教授。他是物理界數一數二的大拿,目前的學生課本上,也都數次提到過他的名字。

而就是這位老先生,他的伴侶,早年卻因爲實驗事故雙目失明。如今,已經有十餘年未曾見過光明瞭。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伴侶,同樣也是物理界赫赫有名的教授。

這夫妻二人的光榮事蹟,至今還在閱微大學的名人講堂中鐫刻着呢。

而就是這樣了不得的人物,在今天上午10點半,公開表示了對VR眼鏡的重視,還被新聞頭條直接推送!

這下子,原本還猶猶豫豫、處於觀望狀態的衆人,幾乎一窩蜂涌了過去!

哪怕如今網店已經沒有了49.9的一次性眼鏡,每天還在限購,也根本攔不住他們的熱情!

大家的想法也都很實在——

陳教授這樣的人物,難不成誰還能請他出來打廣告嗎?東西必定是真的好!

退一萬步講,就算真的是打廣告,能請的動陳教授,就更能證明這家網店的實力了啊!

買!

買買買!!!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陳志森在門口悠哉悠哉的澆着花。

到他這個年紀了,哪怕還有一顆年輕的心,身體也跟不上了。

最近兩年,他做研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想來也做了一輩子研究了,老了,還是多陪陪老伴好了。

她一個人,眼睛又不好使,就算家裏有保姆,到底還是不方便,還是自己陪着放心些。

花已經澆了個遍。

他看看錶,下午三點半。

聽着屋子裏一點動靜沒有,不由皺緊眉頭,有些生氣:“小云!小云——”

好半天,屋子裏纔有老太太不滿意的抱怨聲傳來:“大白天的,你叫什麼吶——”

陳志森不由上前,賠笑道:“我是想叫你出來走走,別老在屋子裏……你瞧瞧,太陽多好——”

“哎喲你這老頭子!”

老太太杵着柺杖慢吞吞出來了。

她所有過的這一路,沒有半點障礙物。

“真是越來越跟不上時代了!”

老太太嘀嘀咕咕:“我又看不到,叫我看什麼太陽……”

夫妻本就是豁達的性格,就算老太太雙目失明,他們提起這個,仍舊不會小心翼翼。

陳志森委屈的看了看她脖子上掛着的小包。

裏面,是兩片果凍似的鏡片。

老太太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到底還是忍不住:“行了不看了,我得回去……我之前跟着那個節目組爬山找松露呢!”

說着,顫巍巍又回去了。

陳志森站在原地,不由苦笑。

當初,李雲雙目失明,他的實驗,不,他們的實驗處在最關鍵的時候,不做完,每天都能燒掉十幾萬的經費。 超神靈寵大師 因此,李雲硬是把他趕進了實驗室。

他這輩子都因爲這件事耿耿於懷,總覺得對不起她。

然而好不容易退休了,想陪着李雲每天散散步,放鬆放鬆,老伴卻又不給力了。

陳志森知道,她因爲眼睛,又因爲漸漸年邁,已經十多年沒出過這個城市了。剛纔所說的“跟着節目組上山”,不過是孩子們圖稀奇孝敬了一副VR眼鏡,本來是給他的,結果小孫女一時興起,先給她戴上了。

而自從戴上後,李雲的心情,就越來越好了!

她原本是雙目失明的,然而那副VR眼鏡也不知道是什麼原理,是個什麼材料,似乎直接能夠連通人的大腦,人的神經……李雲在裏頭,跟其他所有人都一模一樣!

她在裏面,能夠看到花花草草,綠地藍天小黃花,還能跟着鏡頭視角跑來跑去,彷彿整個人都年輕了二十歲不止!

而最近,她看的是VR眼鏡匹配網站的資源——《舌尖上的生活》。

今天只是找松露而已,上個星期,還跳進冰河捕魚了呢!

陳志森搖搖頭,轉頭,也從褲兜裏摸出一副眼鏡來。

╭(╯^╰)╮哼!老婆子不願意跟他一起,他難道就沒辦法去了?!他昨晚上加了班,剛纔又叫了她,拖了一會兒……

如今,自己的進度還快了一集呢!

老爺子沾沾自喜。

唉,就是這個技術,這樣的技術,國內查不到,肯定又是外頭的工藝……

也不知道研究所那邊,有沒有成功解析這其中的奧祕?

萬一國家大規模應用這項技術,那可了不得呢!

可惜啊可惜……

他搖搖頭——這不是自己的專業啊!

……………………………………………

周霜霜去了星環工作室。

1994·重生 工作室裏忙忙亂亂,遠不是周霜霜最開始來的時候那樣乾淨又整齊。

而且,工作人員明顯增多許多。

“年年,把昨天的報表送給我——”

“鄭重,打印單沒有了,快去——”

“錢江,趕緊通知下去,打包124——”

而這時,最前頭那位一直盯着電腦,滿頭蓬亂毛髮的人擡起頭來——

“姐!您來了?”

他單子也不解決了,直接歡喜的湊上前來!

這是幾人中的老幺林盛。

其實周霜霜也就兩三天沒來,但因爲兩個世界太折騰人,導致她總覺得隔了許久似的。

而且,出於對她的尊重,這年紀個個都比她大的兄弟幾個,見面都喊着“姐”,硬生生的把她都叫老了……

嗨呀,好氣哦!

但是不能生氣。

人家的工作,做的真的是不錯呢!

最起碼工作室成立那麼久,這邊卻從來沒出過岔子,這裏邊,身爲地頭蛇的兄弟幾人功不可沒。

她笑着打量着林盛。

小年輕打扮的挺潮,頭髮都特意燙了卷……別說,還挺帥。

但是……

她看着面前一排手機。

“姐~”

林盛委屈的叫道:“再招幾個人吧!我這,我忙到現在,都沒得空好好睡一覺……上個月發工資買了這許多手機,本來準備打遊戲呢,現在,充滿電了能管四五天吶!”

他哀怨無比。

這兄弟幾人幹活是沒得說,兢兢業業,任勞任怨,而且腦子還靈活。

周霜霜有心思招攬他們,再看他們的工作做的相當出色,工資給的很是大方。

拿到工資的當天,哥幾個人手一條大金鍊子,別提有多了不得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