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炎百器的威力是很大,可消耗同樣也大,堅持到現在,就連血脈元神的本源光輝都略顯黯淡了,卻始終未能拿下張無忌,這讓煉炎七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奈。

張無忌周身有金紅之光環繞,腦後有三足金烏守護,笑容滿面的說道,「是你速度太慢,能怪本教主嗎?」

煉炎七祖暗中朝器炎古城的方向遙望了一眼,且很快就收回目光了,冷哼一聲,說道,「哼,那你就繼續逃,會有你後悔的時候。」

張無忌笑得更開心了,朗聲說道,「哦,你是在說赤炎古國留在器炎古城的援軍吧,本教主勸你還是別想了。」

心中的秘密就這麼被揭露,還是由張無忌這個勁敵所為,這讓煉炎七祖有了不詳的預感,「嗯,你這話什麼意思?」

張無忌背負雙手,笑著說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若是真在等器炎古城的援軍,那你恐怕是等不到了。」

煉炎七祖心生寒意,身軀不由得一顫,失聲驚呼道,「好算計,看來你們的目標不僅僅是我宗,你人族是要跟我族全面開戰了。」

從張無忌的話語中,煉炎七祖知道了陰教的此次入侵是有計劃的行動,他們的背後有人族的勢力在支持。

這是一次準備充足的入侵,為的肯定不只是煉炎大宗一個,很顯然,是人族看上了玄光大域,甚至是看上了整個炎靈族。

一想到這裡,煉炎七祖的心情頓時變得無比的沉重。

張無忌直言不諱的說道,「我陰教,暫時只要煉炎山。」

「哼,就怕你沒這命。」煉炎七祖猛抬頭,冰冷的目光帶著強烈的殺意,他直視張無忌,血脈元神演化一件又一件的火焰兵器。

此時的他,最想做的就是斬殺張無忌,然後將人族要對赤炎古國所掌控的玄光大域用兵的消息傳出去,讓赤炎古國和炎靈族早做準備。

張無忌搖著頭笑道,「那可不見…」

「殺!」

話未說完,煉炎第一山的深處突然有一道劍光飛出,刺穿層層雲霧,第一道奪命電光,目標直指張無忌。

「哧!」

劍光蘊含死亡氣息,數百米長空都被貫穿,耀眼的光芒照亮一方天地。

煉炎第一山的戰場上,謝遜、殷天正等人驚呼怒喝,「教主小心偷襲…」

劍光極快,蘊含必殺之勢,張無忌都來不及閃躲,事實上,他也沒想去躲,腦後的三足金烏輕輕震動金色羽翼,有九重金色光輝衍生,「武道神通,九陽乾坤罩。」

「嗡嗡嗡…」

一重金色光輝就演化一輪小太陽,九重就是九輪小太陽,九陽在張無忌的周身轉動,牽引周圍元氣進入混亂狀態,恍若金色漩渦一般,有一股扭轉乾坤,萬法難侵的神秘氣息,在張無忌的身上瀰漫開來。

奪命劍光進入金色漩渦后,當場就被分化磨滅,一輪輪金色小太陽彷彿能夠焚滅諸天萬界,劍光根本就連張無忌的身都近不了,就更別說傷到他了。

「怎麼會這樣?」本來都要露出得意笑容的煉炎七祖瞬間傻眼了,臉上表情徹底凝固。

劍光消散,一個年老的炎靈族尊者在張無忌的身後懸浮,他手中握著的暗紅戰劍被焚滅了三分之二,此時的老者,那一雙渾濁的雙眼充滿了驚訝,「這是什麼神通?」

本該是必殺的一劍,卻被一門詭異神通破壞,這讓他很是吃驚。

九陽乾坤罩神通,是由九陽真經和乾坤大挪移融合之後所演化來的武道神通,這門神通集合了九陽真經的防禦力和乾坤大挪移的轉移、化解之力,具有極強大的力量。

別的不說,從它能擋下元神境尊者的強襲,就可以看出九陽乾坤罩的厲害之處。

張無忌依舊是背負雙手,就好像剛才被偷襲的人不是他一樣,他不緊不慢的轉身,看了一眼手持斷劍的炎靈族老者,還能饒有興趣的說道,「好一個煉炎大宗,竟有兩位元神境尊者守護。」

老者彎著腰在咳嗽,好像隨時都會倒下去一樣,可他握劍的手卻很穩,身上散發的殺氣也很濃烈,「咳咳咳…張教主現在退去還來得及。」

張無忌禮貌的問了一句,「你是?」

「赤炎古國三宗老赤崖。」老者沉聲介紹了自己。

赤家,是赤炎古國的王室,宗老則是王室老一輩的長者,按照炎靈族的規矩,非元神境尊者不可成為古國王室宗老。

張無忌搖著頭說道,「可惜了…」

赤崖三宗老從背上拔出了一把血紅戰劍,換下了手中的暗紅斷劍,「張教主在可惜什麼?」

張無忌一本正經的感嘆道,「本教主是在可惜赤炎古國,他們從此就要少一位三宗老了。」

「咳咳咳…張教主真會開玩笑。」赤崖三宗老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今天,應該是人族陰教要失去教主才對。」

這時,在張無忌背後悄然靠近的煉炎七祖覺得有機可乘,他血脈元神向前飛去,怒喝一聲,「神通·煉炎百器。」

「不給你點顏色看看,還真以為本教主是在怕你了。」也就在這時,張無忌猛然轉身,輕聲喝道,「武道神通,十八真龍擊。」

「昂昂昂…」

右掌橫推,降龍十八掌演化而成的武道神通瞬間轟出,十八道黃金龍形之光憑空出現,在威嚴的龍吟聲中,十八道龍形之光融合在一起,化為一條栩栩如生的黃金真龍。

龍騰九天,勢不可擋,龍首撞擊,龍爪揮舞,一道道火焰兵器被生生撞碎、撕裂,十八重無形勁力疊加,煉炎七祖當場被擊飛。

「你…噗…」煉炎七祖在空中身不由己的倒飛出數百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他雙眼怒瞪著張無忌,驚駭不已的喝問,「你之前一直隱藏著實力,為什麼?」

煉炎七祖敗得太快了,就連給赤崖三宗老配合著一起攻擊張無忌的機會都沒有。

張無忌擊飛煉炎七祖后,又一次正面鎖定赤崖三宗老,讓他不得不放棄偷襲的想法,「當然是為了給自認為隱藏得很好的赤炎三宗老,一個偷襲本教主的機會。」

赤崖三宗老臉色微變,「你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

張無忌笑著譏諷道,「你的藏身之術可一點也不高陰,不過你喜歡玩,本教主也只好犧牲時間配合一下了。」

赤崖三宗老惱羞成怒的厲聲喝道,「該死的,你敢羞辱本宗老,異火·灼身赤炎,焚。」

一團赤紅色火焰從赤崖三宗老的體內飛出,這火焰很詭異,竟是先在赤崖的身上燃燒了起來,這看起來像是在自焚。

接下來是更為詭異的事情,赤紅火焰完全無視空間界限,無視護體神通的守護,瞬間就讓張無忌的身上也燃起了熊熊火焰。

煉炎七祖大喜過望,狂笑著說道,「哈哈哈…張無忌你死定了,這是赤炎古國的異火·灼身赤炎,赤炎起,你身是我身,吾劫你來應。」

灼身赤炎異火,是赤炎古國的傳承異火,它擁有極為詭異的神通,能通過異火掌控者的身體,來攻擊、焚煉對手。

就比如現在,赤炎燒的陰陰是赤崖三宗老,可應劫的卻是張無忌,這可是溫度高達數千上萬度的恐怖火焰,就是堅硬的金鐵也會被融化,更別說人族的血肉之軀了。

這完全就是強制轉移傷害,簡直是難以防備,所以一看張無忌被灼身赤炎覆蓋,煉炎七祖就覺得是勝券在握了。

「是嗎?」可惜的是,張無忌讓他失望了,能夠煉鐵鍛鋼灼身赤炎在身上燃燒,張無忌卻是悠然自得,烈火竟是一點也沒讓他難受。

這一幕,讓煉炎七祖傻眼了,赤崖三宗老更是面目猙獰的怒喝,「怎麼會…你怎麼可能會毫髮無傷?」

「本教主煉體的火焰,可比赤炎古國的灼身赤炎還要強大。」張無忌微微一笑,很隨意的說道,「所以這一次,註定要讓你們失望了。」

用火焰來傷害張無忌,無疑是最傻的事情,要知道,他體內流淌的可是三足金烏神血,修鍊的又是太陽古經,就算溫度再高的火焰,在太陽之火面前也要遜色很多。

可以說,火焰攻擊對張無忌是無效的,所以說,赤崖三宗老一開始就用錯方法了。

「不可能…」很顯然,赤崖三宗老不知道這些秘聞,見自己的最強底牌都不能傷到張無忌,赤崖三宗老也有些慌神了。

張無忌體內金烏神血涌動,有金色火焰從他體內飛出,「今天,本教主就讓你知道什麼是仙道神通,太陽神火,焚盡萬法。」

「啊…不…」金色火焰通過灼身赤炎蔓延到赤崖三宗老的身上,蘊含毀滅之力的太陽神火可讓天地法則都化為虛無,赤崖三宗老這樣的血肉之軀又如何能受得了,在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里,他瞬間就化為了灰燼。

「三宗老…」一眨眼的瞬間,赤崖三宗老就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這可把煉炎七祖嚇得不輕。

赤崖三宗老隕落,本屬於他的異火也跟著消散了,這讓想接收戰利品的張無忌不滿了,仔細研究后他發現了其中的奧秘,「什麼灼身赤炎,不過是一絲異火的分炎罷了,難怪威力不怎麼樣。」

原來,赤崖三宗老所擁有的根本就不是灼身赤炎的本體,他得到的只是一絲異火分炎罷了。

想想也知道,灼身赤炎可是赤炎古國的傳承異火,也是炎靈族世代相傳的七大異火之一,如此珍貴的異火,又豈是一個三宗老能擁有的。

不過灼身赤炎的神奇之處,還是讓張無忌感興趣了,若是能將灼身赤炎煉化,那以後要對付一些難纏的勁敵就好辦多了。

試想一下,在對敵之時,只要通過灼身赤炎的詭異神通,就能將太陽神火蔓延到對手身上,那肯定能讓對手措手不及。

煉炎七祖驚駭之下,就想要逃離,可就在他準備遁逃之時,張無忌身上的太陽神火卻將他鎖定了,在生死面前,他臉色蒼白的失聲驚呼,「張無忌你…」

太陽神火太可怕了,赤崖三宗老好歹也是元神境尊者,結果卻是瞬間被化為灰燼,這樣的下場想想都覺得很慘。

張無忌想了想,打算給煉炎七祖一個活命的機會,「你若是能跪下磕頭,向本教主求饒,可饒你不死。」

煉炎七祖身軀一震,血脈元神出竅,聲色俱厲的怒喝,「你做夢,煉炎…」

張無忌輕嘆口氣,手一揮,「太陽神火,去。」

「啊…」金色火焰蔓延,還未來得及轟出本命神通的煉炎七祖,最終也落了個跟赤崖三宗老一樣的下場。

「七祖!!」

「啊,為七祖報仇。」

煉炎七祖的隕落,讓眾多煉炎大宗弟子、長老們悲憤欲絕,他們揮舞著手中武器就向天空之上的張無忌發起了攻擊。

一聲嘆息籠罩戰場,金色神火從天而降,毀滅在煉炎十三山之間蔓延,「唉…為何這世上,總是有這麼多自尋死路的冥頑不靈之輩。」 ,

第90章

「轟!!!」

蘇有容腦子裏,一聲巨響。

整個人都懵了。

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次確認,那是宋三喜租來的大奔。

駕駛室,是他!

給他擦嘴的,是李蕊陽!

兩個人,太親密,太曖昧!

嘴擦了,宋三喜還微笑說着什麼,看口型是謝謝。

李蕊陽還笑了,剩下的包子,又遞過去了。

蘇有容,臉色蒼白。

好想衝下車去,但,綠燈亮,公交車再次啟動。

宋三喜的大奔,提速,更快,過了路口,遠去

蘇有容,沒有心碎破裂的聲音。

只有,憤怒!

萬萬沒想到。

宋三喜這個人渣,真是渣,禽·獸!

果然,沒好到幾天,魔鬼的本性又暴露了。

租車,泡妞。

而且,還泡的李蕊陽,這種身份的女人啊!

她李蕊陽,眼瞎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