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捋著鬍子說:「甚好,甚好,林掌門辛苦。」

燕太子丹忙問:「莫非,你又要烤制奇特的食物?」

顯而易見,「銷魂美人手」的神奇功效,給燕太子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

林宇的濃眉一揚:「我不跟大王打賭,也不跟大王交易,何必烤制奇特的食物,讓大王當眾失態呢?」

燕太子丹聽出嘲諷的意味,臉部閃過尷尬之色。

緊接着,林宇走到殿堂的中間位置,取出燒烤爐和食物箱。

頓時,眾人震驚,以為林宇會變戲法。

燕太子丹和荊軻比較淡定,已經見怪不怪。

林宇打開食物箱,迅速拿出兩隻鹵豬蹄,放在燒烤爐上加熱,遞給趙穎兒。

「兩隻豬蹄,我和穎兒留着喝酒!接下來的三類蔬菜,才是獻給大王的珍貴美食!」

林宇說完,從食物箱裏拿出紫色小茄子、虎皮青椒,土豆片各十串,擺在燒烤爐上。

這三種蔬菜,在戰國時期,絕對沒人見過!

燕王好奇,起身走到燒烤爐前,仔細觀察紫色小茄子、虎皮青椒和土豆片。

林宇邊翻烤,邊朗聲介紹並忽悠。

「紫色小茄子,產自東南亞地區的暹羅國,屬於非常珍稀的品種。」

「青椒,產自距離中原地區三萬多里的北美洲,屬於蔬菜中的維生素C之王!」

「土豆片,產自更遙遠的南美大陸,屬於皇家頂級特供的食品!」

燕王和燕太子丹等人聽完,雲里霧裏,不知所以。

當然,也半信半疑。

林宇說:「為了保持蔬菜的最佳新鮮度,也為了保持蔬菜的最佳口感,我將採取非常簡單的方式,進行燒烤!」

「而且,為了證明蔬菜潔凈、安全、無毒,我和穎兒先品嘗,消除大王和太子的疑慮!」

燕太子丹微微點頭,心裏踏實幾分。

林宇繼續翻烤,同時打開《萬界燒烤系統》,迅速瀏覽道具物品。

【提醒主人,可選擇「懺悔胡椒粉」,對付心理陰暗而又狡詐的敵人。】

林宇忙問:「它的威力怎麼樣?」

【「懺悔胡椒粉」的威力強悍,不會讓主人失望,而且超出主人的想像!】

林宇又問:「我和趙穎兒吃了之後,也會懺悔嗎?」

【是否懺悔,取決於食用者的自身品質、有過多少罪惡的行為!】

林宇明白了,他心生好奇,想看看當紅明星趙穎兒干過什麼壞事。

【兌換「懺悔胡椒粉」,需要2000點燒烤積分!】

林宇毫不猶豫,確定兌換。

瞬間,一小瓶黑色的胡椒粉,出現在林宇的手中。

他立即旋轉瓶蓋,把胡椒粉灑在紫色小茄子、虎皮青椒和土豆片的表面。

燕王問:「這是何物?」

林宇說:「胡椒粉,產自天竺國,十分昂貴。」

旁邊一位中年將軍撇了撇嘴,表情厭惡且傲慢地說:「黑乎乎的,像泥灰,能吃嗎?」

林宇反駁:「關你鳥事,又不讓你吃。」

中年將軍倏地瞪圓眼睛,粗聲訓斥:「你小子放肆!出言不遜!」

林宇邊往三種蔬菜上灑鹽,邊責問:「大王都沒嫌棄胡椒粉,你特娘地多嘴,到底誰放肆?」

中年將軍的面子抹不開,立馬抽出長劍,擺出一副單挑的架勢!

燕太子丹忙說:「將軍息怒,你絕對打不過林掌門,別自取其辱!」

另一個大臣說:「林掌門敢於施計引開咸陽宮的禁衛軍,必定武功高強。」

中年將軍咬了咬牙,硬生生地咽下怒氣,收回長劍。

林宇烤制完畢,招手讓趙穎兒過來,遞給她一串紫色小茄子、一串虎皮青椒和一串土豆片。

趙穎兒知道,這三串蔬菜中,肯定暗藏玄妙。

但她十分信任林宇,毫不猶豫地開始品嘗,並誇讚美味可口。

林宇也拿起紫色小茄子,虎皮青椒和土豆片,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燕王嗅了嗅,聞到從沒聞過的清香,不禁食指大動。

他認為,在本王的眼皮底下,林宇完成了燒烤,而且親自和女伴吃下肚,足以證明,三種蔬菜沒有劇毒!

於是,燕王笑呵呵地捏起一串土豆片,送入嘴裏……。 「哼!哪怕你持有究極器又如何?終究不是你之物。」

老者厲喝,但可以看見他眼中的色厲內茬。

其實上,究極器這種層次的戰器,只要能持在手中,戰力肯定都能暴增一大截。

這一戰沒有懸念,老者被林凡父子殘虐得很凄慘,最終,他被小諾活生生打爆在一顆古星上,且,小諾只是徒手,就連海神三叉戟都沒有用出。

林凡此時很沉默,就這般抬頭看著無垠的天幕,半晌后,這才長長一嘆。

「父親在那一世可還有未了之事?」

小諾皺眉。

林凡看了一眼小諾,眼神複雜,但沒有說什麼。

搖搖頭,道:「回去吧,你母親她們很擔心了。」

林凡回歸,當然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神庭自不消說,就連整個三千界,都因為林凡的回歸而沸騰起來。

要知道,在這一世,林凡可是傳奇,其曾亂入過時空,於數十上百萬年前,就在三千界冒頭,而後又有各種準確消息推斷出,三千界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從夢魘中醒來,也是因為這林凡。

所以,此時他的歸來,無可爭議的成為三千大界最近一段時間的談資。

唯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大族,又或者是一些老不死,則是在得知林凡歸來后,都唉聲嘆氣,神色極為複雜。

而後,他們召回在外的族人或是弟子等。

朱邊星,朱家。

「如何選擇?」

朱家家主臉色冷冽,掃向下方諸多族中長老,道:「林凡回歸,與這皇庭必有一戰。」

「皇庭……」

有長老苦笑,道:「那些人啊……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

「慎言。」朱家家主朱碧峰冷叱,道:「我只想聽見你們的決定,要投靠那一家。」

一群長老苦笑。

這如何選擇?

整個三千界都知道,兩庭之間必有一戰。

一山怎可容二虎?

更何況,從皇庭建立之前,那幾個創建者,就已經對神庭動手過。

那時候,雙方最頂尖的實力不對等,神庭過得很苦,被壓制,被打壓,全靠那個自稱少神的妖孽支撐著神庭威風不墮。

但現在,哪位傳奇回來了。

朱碧峰嘆了聲,道:「都言哪位可以同境無敵,在他面前只要是同境,一人與十人沒有區別,但我總覺得,是有區別的。」

掃了諸長老一眼,朱碧峰道:「皇庭共有五位臨神六境,而神庭……至少擺在明面上的,就只有最多兩位,所以我更傾向於這一場戰,皇庭會勝,當然,雖然我是朱家族長,是這朱邊星的星主,但也不可獨斷專業,所以對於大家的意見,我是一定會採納的。」

下方長老都嘆了聲。

明面上是採納意見。、

但其實上,朱碧峰卻是早有了決定。

怕是所謂的採取意見,也只是個過場。

朱碧峰幽幽道:「皇庭諸天主,無論怎麼說都是我三千界的梟雄人物,可那神庭,終究只是一個外人。」

「父親……話也不能這麼說,至少哪位神女就在神庭中,以此算來的話,神庭得了這天下共主,更是名正言順。」

朱碧峰的兒子朱石開口,笑著,道:「與父親不同,我更傾向於神庭能勝,會勝。」

朱碧峰詫異的看向自己的兒子:「你說說理由。」

朱石笑道:「因為,神庭還年輕,就算是林凡也不足四千歲,少神也如是,就真實年齡還比我小,所以朝氣蓬勃,反觀皇庭……死氣沉沉,執掌的天主最年輕的也早就超了八萬歲。」

朱碧峰眼眸微眯,道:「本家主只是將此事擺在明面上來,你們大家可以回去好好想想,兩個龐然大物之間定有一戰,但這一戰不會太急促,越是龐大的勢力要開戰就越是慢,牽一髮而動全身,我們有太多的時間好好考慮此事……」

其實上,三千界中,但凡還有生靈存在的星球,最近都發生了類似的談話。

如何選擇,如何站隊。

神庭中。

「為父從來也沒要求你要稱霸三千界,你又何罪之有?」

林凡笑著看向單膝跪地的小諾:「倒是父親不負責了,一走了之,讓你苦撐神庭這般之久。」

小諾道:「皇庭的那些老不死,號稱天主,直言凌駕神主上,神庭該以他們為尊,併入其內,成為他們的一部,否則就是逆天而行。」

小武陰曆道:「那些老雜碎,都該死,不止一次點戰小諾,但又不敢與小諾單打獨鬥,好生無恥。」

林凡眼眸微寒,半晌后,看向傾城,道:「你認為將天族的威脅說出去,有用嗎?」

傾城苦笑,道:「怕是沒有用。」

嘆了聲,傾城道:「怕是這個消息說出后,對方會誣賴你這是危言聳聽,只為鞏固神庭之勢,又或者是直接瞬勢踩我神庭一腳,說我神庭是怕了皇庭開戰,所以故意編造這種足以讓舉世恐慌的大事。」

林凡抬眼望天,道:「隨他們吧,我是不想戰的,你知道,那一族太強,我想要整合天下的力量去對抗,但若是他們非要戰,那就快刀斬亂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