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知道自己想了解的事情,雲落天那是相當的聽話了。

拖過凳子來,就坐在了邱落的對面,一副願聞其詳的模樣:“當然記得!我在裏面待了整整一個周,印象相當的深刻!”

“葉子的僞裝一直都做得很好,那是我才知道他不僅僅只會帶路,而且相當的不簡單!那次沙蛇王和它的蛇後俯首稱臣不是一點兒原因也沒有的!”

“也是那一次,我發現他和我都是屬於某個人指派過來的,只不過我已經不屬於某人管了而已!”大概是對自己前任主人早就已經心灰意冷,邱落甚至不願意說出自家前任主子的名字,隨口用某個人、某人指代了事。

“不可能,要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對邱落來歷相當瞭解的雲落天,自然不需要聽名字才知道邱落說的是誰。

咋一聽到葉子竟然是那個人派來的,他下意識的就站起來否認,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邱落按着坐回去。

“激動什麼?我話還沒有說完呢!”似乎對雲落天不聽人把話說完這事兒相當的無奈。

“好好坐着,聽我往下說!”看到雲落天不好意思的撓頭,示意他繼續往下說之後,邱落這才撇了一下嘴,警告了一句。

盯着雲落天連連點頭之後,這才繼續往下說:“所以我用我以前的身份和他接觸這才互相瞭解了情況,也就是那個時候,他跟我說了他自己的情況。”

“他原本並不認識那人,就是你印象裏面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葉子,但是在進入到了這個節目組之後,他竟然碰到了他原本的仇人,激發了精神方面的潛能,成爲了一位特殊精神力者!”


“也是因爲這個原因,那些人就跟聞到了腥味的狗一樣,摸着味兒就自己找了過來。某人也只不過是沾了第一個找上門的便宜,直接將他收攏了!”

“而他成爲某人的手下之後,收到的唯一一個命令,就是他要是在遊戲裏面遇到了你,就用他那特殊的精神力直接將你絞殺!徹底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順便打擊龍翼中將!”

“因爲他的精神力特質就是絞殺和威壓,其中絞殺威力格外的強大,對精神力也是極大的負荷!”

“葉子的精神力本來就是剛剛覺醒,並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對比他比較孱弱的身體素質來說,更是極大的負擔!”

“那個特殊精神力者的體能等級弱?”說着還反問了雲落天一句,滿意的看到雲落天附和的點頭,這才繼續往下說。

“結果那些人,是怎麼做的?”說道這裏,邱落也不滿意了,越是相處,越瞭解某些人的本質,“隨便給了他一套訓練自己精神力的粗製方法,讓他自己照着練習,爲的只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要順便把同伴誤傷!”

“什麼?”雲落天眉頭皺了一下,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不過那些人並沒有告訴他,除了要控制精神力,還需要在體能方面多加努力。”邱落沒有理會他,攤了攤手,繼續往下說:“而葉子覺醒的時候太晚,雖然一覺醒就威力巨大,但是卻沒有太多的上升空間。”

“再加上身體素質太差,本身就是個短命鬼,在那些人看來也就是一次性武器的用處,所以根本就不在意葉子這個人!”

聽到這裏,雲落天的手忍不住握得嘎吱作響,最終卻還是忍住了,繼續往下聽着。

“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不在意葉子,葉子也同樣不在意他們,因爲從他知道他們要殺的目標是你之後,葉子早就已經將他們劃歸到了敵人那個陣營中去了!”

“陣營不同,那他也沒有必要多麼的忠心了,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知道了自己在他們團隊裏面獲得的‘短命鬼’稱號,也瞭解到了他們本身就是在利用他的原因!”

“那個時候,他就在想,他應該用什麼辦法來幫你,大仇已經報了,自己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發揮自己的本事,纔是硬道理!”

“只是他想要活命,就必須減少精神力的使用次數,就算要用,也要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

“然而,就算他這麼做了,等到精神力和體能方面的平衡被徹底打破的時候,同樣是他的死期,而這個時間並不會太久!因爲他的身體早就因爲承受不住他精神力覺醒時爆發的能量,徹底的崩壞了!”

“不同於龍翼大人的情況,他的體能等級更差,精神力等級和體能等級兩者的差距也更大。”

“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儘量的不去動用自己的精神力,把自己當成一個廢物!”

“看到他覺醒的玩家並不是那麼多,大多數也沒有什麼很了不得的本事,他就這樣成功的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了下去!”

“在這個過程中,他找到了應該怎麼幫助你的辦法,決定試一試!”

“這也是你會進入到那個幻境中去的原因,那就是他送給你的大禮……”

雲落天就這麼聽着邱落講着,再也沒有插過話。

有時候會露出憤恨的表情,有時候又忍不住的感到難過。

葉子這樣的人,不應該是這樣的命運。

聯想到和自己關係都不錯的人,悽慘的下場,雲落天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好人都沒有資格有好的下場?

反而是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活得更加的瀟灑恣意。

邱落終於將原委講清楚之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雲落天。

尤其是那已經死死握住的拳頭,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這趟過來,是不是起了什麼反效果。

“這些人是吃飽了撐着沒事兒做了嗎?整天除了勾心鬥角不說,全是歪門邪道,真正需要他們去關心的,卻沒有一個人在意,也不知道要他們來做什麼?”雲落天憤恨的捶了一下桌子。

看着這個樣子的雲落天,邱落眉頭一挑:得,轉移注意力也是好的!

還沒等邱落慶幸,雲落天的神情又黯淡了下來:“雖然你這麼說之後,我也知道葉子的死怪不到誰頭上,但是他到底是爲我而死,那又怎麼能一樣呢?”

“祝贛現在也沒有任何的消息,我是真的很擔心!”偏過頭,雲落天試圖掩飾他自己內心的情緒,只是到底還是從話語裏面體現了出來。

“畢竟就算是因爲和我們關係走的近,他的個人端上收不到相關的消息,怎麼也有機會從別人那裏知道吧?”

“現在還剩下的隊伍也沒有多少了,實力都不差!但是就衝着這幾天送過來的那些人,就知道節目組那邊肯定是給他們提供了便利了!然而就算是這個樣子,我們依然沒有祝贛的消息!”

“好了,別太擔心,有些事情,我們擔心也是沒有什麼用處的,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也就是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拍拍雲落天的肩膀,站了起來,邱落也只能這麼說了。

“行了,天色有些晚了,你早點兒休息吧,不管怎麼樣,養足精神總是沒錯的!” 勉強除了心結,第二天卻迎來了分道揚鑣的日子。

因爲經過這麼幾天的殺戮,族長那邊派過來的殺手都統統都被雲落天和呼延他們的人都收拾了,唯一一個成功逃跑的還是因爲呼延將人攔下,不讓大家繼續追了。

“讓他回去告訴那些真正愚弄部民,不將部民生命放在眼裏肆意妄爲的人,我們現在完全有足夠的能力將他們徹底趕出部族!”這是呼延的原話。

雲落天依然還記得,他問呼延是不是需要他們去幫忙的時候,呼延那副自信的模樣:“謝謝,你們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完全可以自行處理!”


只是這副狀態並沒有維持很久,就在看到不知道去哪裏晃悠夠了,偷偷溜回來的小燼的時候,消失殆盡。

瞬間就從高冷少年變成了諂媚小人:“那個……就是還有一點兒可能需要你幫個忙!嘿嘿!”

雲落天只需要注意呼延的眼神,就足夠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了:“這個你要跟小燼商量去!”

聳聳肩,雲落天並不直接表態。

不過,呼延卻明顯不在意這個,雲落天話音剛落,他就歡呼一聲就朝着剛剛找了個舒適的地方盤起來的燼空蛇王衝了過去,用肉麻至極的語氣衝着它喊着:“小燼,小燼燼,咱們商量個事兒唄!”

“嘶!”一甩尾巴,小燼嘶鳴一聲,偏過頭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一改之前和呼延熱絡的模樣,彷彿從來都沒有認識過這個人一樣。

偏偏呼延不當回事兒,轉了個方向又跟小燼面對面了:“小燼,就幫我一個小忙,你能辦到的,求你了。”

“嘶!”看到偏頭根本不能擺脫這個囉嗦又格外熱情,偏偏還賊難搞的人類。小燼明顯怒了。

高高昂起蛇首嘶鳴一聲,就衝着呼延吞吐蛇信:你給本王走開,不然燒死你!

可惜,呼延根本聽不懂它的話,看見小燼已經不躲着他了,反而樂呵呵的表示:“我就知道小燼不會棄我於不顧!”

“嘶!”小燼噴了一口毒液,在呼延的臉面前放了一把煙花:滾,別以爲本王真的不敢動你!

雲落天在一旁冷眼看着一人一蛇明顯帶着障礙的溝通,眉頭一挑,想了想,決定安撫一下已經快要炸鱗的燼空蛇王。

走到了小燼身邊,伸手在它的腦袋上輕輕的撫摸了兩下:“呼延他們馬上就要準備離開了,估計是想找你要點兒毒液以防不備,想想他這些天給你帶的好吃的,咱就給他一點兒毒液作爲回報唄?”

“嘶?”聽着雲落天的話,小燼偏着腦袋看了過去:怎麼要走了?

已經可以跟燼空蛇王精神溝通的雲落天,聽到小燼這麼問,笑了笑:“怎麼,你捨不得了?”


“嘶!”這話可算是讓小燼覺得自己沒面子極了,當即反駁了起來:誰捨不得了?本王是那種蛇嗎?本王能不捨得這麼個煩人的傢伙?

面對小燼的靈魂拷問,雲落天只是笑笑:“那要不要送一點兒臨別禮物給他?”

“嘶!”送!爲什麼不送?不就是一點兒毒液嗎?本王有的是!傲嬌的回了一句,小燼昂起蛇首,一副懶得跟你們這些愚蠢的凡人計較的模樣。

只是那雙小眼睛,在看到呼延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滴溜溜的轉兩下,一副相當不捨的模樣。

“行了,你拿東西來裝吧,小燼會控制住的!”雲落天偏過頭,笑了一下,對着呼延說道。

呼延當即歡呼一聲就跑去拿了東西,心滿意足的從小燼口中收集了足夠的毒液之後,就要帶着小燼出去玩。

知道小燼其實特別捨不得呼延這個玩伴,雲落天不顧這條傲嬌蛇的反對,直接經它拎了起來,放到了呼延的手上……

而今天,就是要分別的日子。

雲落天帶着自己的夥伴們,包括薛平他們一起來到營地外,給呼延他們送行:“真的不多留幾天?”

“不了!”呼延笑了笑,“我們回去的時間越晚,還留在部族裏面的其他部民,包括我的老師,他們受的苦也會越多,我不能光顧着我自己一個人!”

“那倒也是!要是需要我們,就按照之前說好的辦法找我們就好了,只要我們能夠幫上忙,就絕對不會有其他的話!”瞭解呼延的個性,雲落天沒有過多的勸說他。

“好!”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但是明顯相處出了感情,呼延沒有拒絕雲落天的好意。

“好了,我們要走了,你們也趕緊收拾一下吧,畢竟時間不等人,可不能光在這裏耗着!你們也有你們要做的事情!”即使是很不捨,大家也知道不可能就這樣等着,揮揮手,呼延做了最後的道別。

雲落天他們卻沒有理會那麼多,堅持目送着呼延他們離開自己的視線,神情卻有那麼一點兒落魄。

這次一別,恐怕想要再見面都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情了。

搖搖頭,甩開這有些傷感的離別愁緒,雲落天他們也準備離開這個小營地,換一個地方開始最後的角逐了。

將大家需要各自負責的事情都吩咐了下去之後,雲落天卻發現早上一直拒絕送行的燼空蛇王,正縮在門後,隔着門縫看着呼延他們離開的方向,不捨的吐着蛇信。

將這條口是心非的蛇撈起來,輕輕撫摸了兩下,雲落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纔好……

“龍翼大人,明天就是您的繼任大典,這個時候,您不能離開!”在聯盟首都星,易鶴卻在看到一條信息之後,直接命令斬暨恢復成了機甲形態,直接朝着航空港飛了過去。

卻被接到消息的航空港負責人攔了下來,苦口婆心的通過通訊器,對着易鶴隔空喊話。

回答他的卻是斬暨已經舉起的炮口。

面對這樣完全不加任何掩飾的威脅,航空港負責人卻完全不敢用自己的生命去挑釁一下,只能默默的舉起手,帶着後面的人一起,就這樣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當龍牧和龍岑趕過來的時候,只看到了斬暨沖天而起,劃破天際直衝雲霄的身影。

“你留在這裏主持大局!”來不及做更多的安排,龍牧對着龍岑交代了一句,立刻駕駛自己的機甲追了上去。

被留下的龍岑,只能自己跺跺腳,發泄一下不滿,卻還是隻能帶着剩下的人先回去了。

今天這一出,想要壓下去,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

默默的嘆了口氣,龍岑只能認命的開始幹活了。

至於他們倆現在去哪裏?龍岑用腳趾頭都知道,除了那個小侄子的事情,也沒有什麼事情讓易鶴這傢伙這麼上心了。

唯一不知道的是,雲落天那邊到底是除了什麼情況,讓易鶴這傢伙這麼不淡定而已。

“哎,爲什麼繼任大典要定在明天?不然的話,我也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熱鬧了!”說歸說,他卻一點兒不擔心易鶴和龍牧兩個人。

就算現在的易鶴已經不比當年,身體弱得可以,就連體能等級都退化到了S級,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好欺負。

再說了,真當他們兩個人的機甲都是吃素的不成?

“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許胡說!”對着航空港的人吩咐了一句,龍岑帶着跟着他們過來的其他人,離開了。

而離開的易鶴和龍牧,駕駛着斬暨和入魔一前一後的在太空中風馳電掣。

由於速度太快,甚至在經過的地方留下了一道道殘影,時不時的進行一下躍進。

這樣不顧一切趕路的易鶴,龍牧表示自己還是第一次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