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她壯著膽子上前幾步,小心翼翼的說道:「小哥哥,只要你能救我爸爸,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要不,我留在這裡給你當傭人也可以。」

林晨沉默,顯然不想理會。

見狀,顧雪兒的大眼睛不由得閃過一抹失望。

興許是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顧雪兒挽起袖子,直接拿起掃把便是開始打掃衛生。

同是女人,冰冰自然看得出來,顧雪兒是想故意接近林晨。

對於林晨,她同樣有著好感,自然不會允許自己平白無故的多出一個競爭對手。

「小妹妹,這種累活還是讓姐姐來吧,來者是客。」

雖說冰冰的話說的很委婉,可顧雪兒卻是搖了搖頭,為了能讓林晨改變主意,她打掃的格外賣力。

就在顧雪兒掃到胳膊都發酸時,林晨還是沒有搭理她。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冰冰去開了門,不多時便是帶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回來。

這男子走道大搖大擺,兩手插兜,鼻孔朝天,拽的不行。

見來人,林晨隨意掃了他一眼便是不再理會。

男子上下看了看林晨,嗤笑一聲,道:「小子,你就是林晨?」

聞言,林晨沉默,儼然將男子當作空氣。

而一旁的顧雪兒見到這個男子卻是緊張了起來,顯然是認得男子的身份。

只見她小心翼翼的挪到林晨身邊,低聲道:「這個人是西北高層領導的秘書,身份比我爸爸還高,小哥哥,你可千萬別得罪他。」

她好意提醒,林晨卻依舊不予理會。

顧雪兒當時急的直跺腳。

那次在荒山上她見識過林晨秒殺巨蟒的場景,她知道林晨很能打。

可是能打代表能得罪她爸爸的頂頭上司。

似是為了求情,她只得看向那男子,道:「叔叔,您別介意。林哥哥他就是不愛說話而已,您千萬別誤會。」

男子看了眼顧雪兒,顯然也是認出了她,拽拽的點了點頭,道:「你是吳區長的女兒吧?你怎麼會在這?林晨這種品德惡劣的人,你趁早離他遠點。」

顧雪兒自是聽出了男子話中的不滿,忙不迭的就是道:「叔叔,林哥哥他……他不是那種人。」

她急的不行,掃了眼林晨,見後者還是沉默不語,心裡越發著急。

這種時候她覺得林晨就應該低個頭,要是得罪這個秘書,以後免不了要出大事。

而此時,一直沉默的林晨終於是緩緩睜開眼,冷冷掃了一眼那男子。

一旁的冰冰見林晨這般模樣,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下意識扭頭也看了看那男子。

以她這對林晨的了解,那男子怕是要有罪受了。

只見林晨冰冷道:「跪下。」

聞言,男子臉色當時就沉了下去,而後嗤笑一聲,道:「好個狂妄的黃毛小子,你知道我是誰么?莫不是真以為這西北沒人能製得住你?」

就再他話剛說完時,突然感覺到一股無比恐怖的威壓籠罩在身上。

男子臉色驟然變的通紅,膝蓋更是發出一陣「咔吧咔吧」的聲音。

不過幾個呼吸時間,只聽得「咔」的一聲脆響,男子的膝蓋骨在這股威壓下變的粉碎,男子慘叫一聲,不由自主的雙膝跪地,臉色煞白。

此時的顧雪兒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見男子真的給林晨下跪,她一張小嘴張的老大,心裡卻也著急的很。

「小哥哥,你……你別衝動!」

見顧雪兒的這麼著急,冰冰倒是無謂的笑了笑,道:「小妹妹,別擔心。這種局面,還難不住林先生。」

冰冰對林晨這麼自信,倒是讓顧雪兒很是疑惑,她是在不知道,冰冰和林晨到底是哪來的信心?

林晨隨意掃了眼臉色煞白的男子,淡然道:「有什麼話,你現在可以說了。」

男子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眼中的憤怒幾乎噴出火來,恨不得將眼前的林晨生吞。

可念及自己這一趟的任務,他只得強忍怒火,惡狠狠的說道:「臭小子,自你來了西北之後,便是無法無天,草菅人命,我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西北的高層已經決定親自對你進行裁決!」

他話剛說完,只見林晨抬手隨意扇出一巴掌。 只聽得「砰」的一聲悶響。

天下第一妃 男子慘叫一聲,直接被林晨這一巴掌扇飛了出去,撞破房門后直接掉進外面的泳池中。

見林晨竟然下了這麼重的手,顧雪兒小臉嚇的慘白。

在她看來,那男子的上司是她爸爸的頂頭領導,連她爸爸都不敢招惹,更何況是林晨。

「完了完了,小哥哥你實在太**了!」

顧雪兒急的直打轉,一個勁的嘟囔。

「小哥哥,我爸爸現在還在醫院,也幫不上你。要不你趕快離開西北吧,我馬上就幫你安排機票,再晚的話就沒機會了!」

而此時的冰冰也不由得有些擔心。

雖說她對林晨的背景有些信心,可上一次林晨畢竟是正當防衛才會動手。

可這一次卻是全然任何正當理由的就出手,她自然是會擔心。

顧雪兒急的不行,可扭頭一看,林晨卻跟個沒事人似的還在盤腿打坐。

想來想去,顧雪兒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道:「小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的!我馬上就給大伯打電話,讓他給你安排個安全的地方。」

說著就要拿出手機打電話。

此時,林晨終於是睜開眼,看了看顧雪兒,身形一扭便是憑空出現在顧雪兒身邊,阻止了她要打電話。

「不需要,走吧,跟我去醫院。」

顧雪兒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回道:「小哥哥,你別逞強,他們的勢力真的很大,你一個人……」

話說到一半她突然頓了頓,眼中閃過一抹狂喜,後知後覺道:「去醫院?小哥哥你答應救我爸爸了?!」

聞言,林晨淡然點了點頭。

對於吳區長的死活,他本不打算理會。

可方才看到顧雪兒對自己這麼關心,而且顯然不是做作,而是真的在擔心自己,林晨心裡多少有些動容。

這次出手,就權當是看在顧雪兒的面子上。

見林晨真的答應出手,顧雪兒激動的原地直蹦達,上前就點著腳尖在林晨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小哥哥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感覺到臉蛋上殘留的余香和溫度,林晨揉揉鼻子無奈的笑了笑。

倒是一旁的冰冰,在顧雪兒竟然主動獻吻,心裡不由得有些酸味。

要知道,到現在她都沒能跟林晨有過這麼親密的接觸,眼下竟然被一個小丫頭搶先一步。

三人收拾完之後就直接奔著醫院趕去。

林晨出行都是有專門的豪車接送,原本車內位置很寬敞,可冰冰和顧雪兒卻都是硬要挨著林晨坐在後座。

於是車內便是出現相當旖旎的一幕。

林晨坐在中間,左邊是一身**的冰冰,尤其是被白絲包裹的逆天**,緊緊貼著林晨,不知道讓多少男生羨慕。

而右邊,這是穿著**裙和泡泡襪的羅莉顧雪兒,雖說身材不像冰冰那般凹凸有致,可蘿莉美就美在可愛!

似是為了跟冰冰爭奪主權,顧雪兒的小手緊緊抓著林晨的大手。

而此時的司機,雖說一直在專心的開車。

可有時候視線也會通過後視鏡偷瞄一下,心裡說不出的羨慕。

不論是冰冰還是顧雪兒,都是極品**。

平常的男人都能得到一個怕是都是祖上積德。

可林晨竟然能同時讓這兩個**倒追,倒是讓他心裡羨慕的很。

尤其是冰冰,竟然還主動以為在林晨懷裡,那雙逆天的白絲**直接死死夾著林晨大腿,恨不得整個人都融化進去似的。

而一旁的顧雪兒也不甘示弱,嬌小的身子直接縮成一團,緊緊靠在林晨身上,臉蛋還一個勁的亂蹭,跟只小奶貓似的。

看到這一幕,司機突然心痛的無法呼吸,心裡賊雞兒羨慕。

後座那兩個**,隨便拎出去一個放在街上,都絕對是能讓男人瘋狂爭搶的對象。

可此時的林晨卻是一個人霸佔了兩個。

司機甚至有過那麼一瞬間的**,也想警告一下林晨。

現在這社會狼肉多少,這麼極品的美女,林晨獨佔兩個屬實過分,多少也要給別人一點機會好吧。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司機只得悶著頭繼續開車。

相比鬱悶的司機來說,林晨現在簡直不要太愜意。

懷裡抱著兩個極品**,心裡自然是有些心猿意馬的感覺。

冰冰雖說歲數比顧雪兒大,可顯然也有些孩子氣。

見顧雪兒跟林晨那麼親近,她顯然是有些不服氣,索性抓起林晨的大手直接放在自己腿上。

對於自己這雙腿,冰冰還是很有信心的。

當初上學的時候她就是靠著這一雙**征服了無數少男。

而此時的林晨也是享受的很,雖說隔著一層薄薄的白絲,可他還是能感覺到冰冰的肌膚有多Q。

雖說比不上他的師姐大人,可也絕對能稱得上是腿玩年的級別。

而一旁的顧雪兒也是氣鼓鼓的嬌哼一聲,顯然不甘心被冰冰比下去,也直接拽過林晨的大手也學起了冰冰。

一大一小兩個美女,身材各有千秋。

但唯一相同的是,皮膚手感都是一絕。

林晨雖說也很享受,可轉念一想到師姐之前的警告,也是頗為無奈,只得長嘆口氣,而後收回兩個手掌,閉眼小憩起來。

而他的舉動落在冰冰和顧雪兒眼力卻是更顯出了他品德高尚的一幕。

兩人身邊的追求者本就不多,可她們也都知道,自己的那些追求者看中的就是自己的外貌,個個都想法設法的要吃豆腐。

可眼下,她們兩個都主動送上了門,林晨都能控制住自己。

冰冰和顧雪兒當即對林晨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個檔次。

約莫四十多分鐘后,車子緩緩停在醫院門口。

下車后三人直接奔著病房趕去。

到了吳區長的病房后,病房內擠了不少人,顯然都是來看望吳區長的人。

房間中的氣氛很是沉重,甚至好幾個都在埋頭痛哭。

「院長院長,我爸爸怎麼樣了?小哥哥他答應救我爸爸了!」

顧雪兒著急忙慌的喊道。

只見院長一臉悲痛的分開人群走了出來,看向顧雪兒,道:「顧小姐,請節哀。吳區長他……之前病情突然加劇,我們已經儘力了。」

話落,顧雪兒小臉突然變的煞白。

院長的話足夠委婉,可她還是聽出了話中含義。

她整個人石化在原地,腦中憑空炸響一道驚雷。

好不容易才說服了林晨出手,可她的父親卻在這時候走了……

「不……不可能,院長你騙我對不對?我爸爸不會死!他不會死的!」

顧雪兒連連搖頭,紅著眼睛分開人群跑向病床。

可當她看到病**的人影時,嬌軀一陣顫抖,連連後退。

此時的吳區長臉色慘白,整個身子好像被抽幹了似的,狀如乾屍,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爸爸!」

顧雪兒心理防線當即崩潰,趴在吳區長的遺體上痛哭起來。

此時的院長也是連連嘆氣,扭頭看了看林晨,心裡多少有些埋怨。

若是林晨肯答應早一點出手,那人就不會死。

而此時的冰冰也是有些心疼,她也知道,事情到這種地步,肯定會有人對林晨不滿。

想到此處,她也怕林晨繼續留在這裡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就低聲嘟囔了一句,道:「林先生,我們先回去吧。」

她本就是為了林晨好,同樣也是為了顧雪兒著想。

畢竟林晨之前親口答應了顧雪兒,眼下卻失信,她實在不想看著林晨出醜。

誰知林晨卻是沉默不語,抬腳便是朝著病床走去。

他這麼一動,當即就因為了眾人的視線。

不少人也都認出了林晨,個個都是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擁而上把林晨生撕了一般。

對於眾人的目光,林晨視而不見,徑直走到人群前,冷漠道:「都閃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