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賀被擊出擂臺,本場比賽獲勝者,閻邢居。”

“陟岵兄,那閻邢居是你家兄弟吧?”沙立看了看身旁的陟岵。

“沒錯。是七叔的小兒子。說起來,這小子年紀倒是比你稍稍大一些,可天賦卻是遠遠不及啊。”陟岵說完瞬覺不妥,沙立這妖孽怎麼能拿來這麼比。

“不,他挺強的!”沒有因爲陟岵的誇讚而得意,沙立語氣竟是一沉。

正在他沉思之間,觀戰區卻是瞬間沸騰了起來。他擡頭一看,臉色有些古怪。

觀衆的呼聲竟是由於一名看似只有十一二歲的少年登上擂臺。


“這少年有何特別之處嗎?”

“他叫吳寞,是吳家老族長新近收的關門弟子,今年只有十二歲。”

凱風語氣雖然平淡,但自其神色上不難看出她對這名少年的關注。

“看來這少年天賦必是不凡。可觀衆這個反應似乎也有點大了吧。”

沙立在心裏悄悄補了一句:“都快趕上我了。”

“因爲他之前的比賽,戰果實在過於驚人。”

“驚人?怎麼個驚人法?”

“一招!無論對手是開元九品,還是通元七品,都是輕描淡寫的一招結束比賽。”

“嗯……那倒是挺驚人的。”

但沙立沒想到的是,更驚人的事就要發生在眼前。


擂臺之上,作爲那名少年吳寞對手的瘦高漢子,是一名通元八品的元者。

在仔細端詳了自己身前的吳寞,感受吳寞身上的氣息之後,他竟是做了一個令在場所有人,包括吳寞自己在內都極其意外的決定。

沒有言語,沒有拿出兵刃,沒有釋出元氣,他直接向裁判閻素問示意放棄比賽。

短暫的死寂之後卻是一片譁然。

雖然衆人都認爲高瘦漢子不可能贏得了吳寞,可這投降的速度,確實有些顛覆了他們對排位賽的認知。

簡直堪比某本軍事古籍中記載的一個叫弗蘭絲的古國,在面對敵國的侵略時的表現。

觀衆雖是失望無比,畢竟少看了一場對決。然而,在明知對手不可戰勝的情況下棄戰,對高瘦男子而言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這個吳寞雖然看起來元氣境界也是通元九品,可其實力估計要遠遠超過羅芷薇、王無疆等人。”

“沒錯!”聽完凱風的話,沙立也是重重點頭。

因爲看着吳寞,他竟第一次有着,現在的自己不可能戰勝他的強烈直覺。

雖然,他很討厭這種直覺!

原先,他只是想通過選拔,成爲一名島衛便好。

可一路走到現在,其想法已是出現了微妙的轉變,他很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

今日看到的三場比賽,三名勝者,他們的實力讓沙立不得不重視,甚至開始有了壓力。

但壓力之下,竟是點燃了其內心好像曾經存在過的熊熊戰火。

他自漫長沉思中擡起了頭,嘴角揚起一個自信的弧度。

“如此,我也要瘋狂一把才行了。” 自沙立上一次元氣境界的提升已經過去了數日。

這幾日來,他一直身處緊張忙碌的參賽狀態中,應對着各種類型的爭鬥,先前暴漲的元氣日益沉實穩固。

加之在與羅繼烈一戰中,吸收了對方的元氣,此刻體內元氣之渾厚已是到了突破的臨界點。

但他一直刻意壓制體內蠢蠢欲動的元氣,等待更合適的突破契機,一個能帶來驚喜的契機。

而現在,這個契機已是到來。


沙立靜坐在精舍內的一個煉丹房內,體內元氣調整到運行無措之狀態,識海也逐漸變得空靈。

寅正時分,他終於睜開了雙眼。掃視着身前擺放成堆的下品元晶,臉上露出會心之笑。

進入排位賽的六十四名參賽者,每人都可以得到十斤下品元晶。

而晉入三十二強可獲二十斤,十六強四十斤。便在昨日,晉入八強的沙立更是直接收穫了八十斤的下品元晶。

他不會料到,自己原想慢慢積攢的元晶,就這麼輕易地完成了累積。整整一百五十斤元晶,用來煉製那顆計劃已久元丹已是綽綽有餘。

視線移到元晶旁邊那些託凱風自家中取來的材料,沙立心裏一股暖流洋溢。

他只是給凱風隨口說要準備一些材料,結果凱風竟給他弄來這麼多,品質皆屬上層。想來凱風把此事告知了薛岐,而薛岐已是猜出他準備煉製的元丹。

沙立對着房間正中的煉丹爐,口中一喝:“起!”

爐蓋應聲懸空。隨後他將八十一斤下品元晶,連帶那些輔助材料一同投入煉丹爐內,闔上蓋子。

體內火元釋出,丹爐內燃起熊熊赤焰。

不得不說沙立這藉由一絲火本源凝成的火晶,其威力確實非比尋常。不足半個時辰,便將爐中的元晶與輔材煉至熔融狀態。

見時機已經成熟,他自寸宇中取出那只有半隻巴掌大的萬年紫金線蓮,手上釋出元氣,護住線蓮。隨後運氣升起爐蓋,手臂輕輕一揮,線蓮入爐,並於爐內懸浮着。

沙立聚神匯識,以精妙的手法控制火勢的大小,以防毀傷線蓮的藥性。

一個時辰後,線蓮也終是煉至熔融狀態,一團粘稠的紫金濃漿漂浮在丹爐內上層。

沙立覺得時機已是成熟,便開始動手凝丹。

他體內赤紅火元一斂,一股淡青色的元氣涌出體外,快速向丹爐包裹而去。

隨後,他凝聚神識,謹慎地操控着這淡青色元氣,緩緩地將丹爐內的上下兩團熔融物慢慢合攏,最終糅合在一起。

隨着沙立向爐中輸入的純木元氣不斷增加,爐子內元丹的雛形已經現出,而且靈性越來越強。

再過一刻鐘,伴隨沙立最後一股純木元氣的輸入,一顆表面光滑的約拇指指頭大小的圓球成形,在丹爐內閃着淡淡的紫金靈光。

還差最後一步,引聚天地元氣最終凝元成丹,不過這已經不需要沙立去操控。

只見丹爐內的雛丹,光滑的表面有紫光不停地閃耀,煉丹房內的天地之氣瞬間洶涌起來,並不斷地向丹爐內匯聚,短短時間內便在房內掀起了一股小型的風暴,似是在圍着爐子咆哮。

異動約莫持續半刻鐘後,煉丹房內暴躁的氣流終是緩緩平息了下來。這也意味着,元丹已經煉製完成。


沙立揮舞左手掀開爐蓋,右手向丹爐一招,一顆紫金色的元丹向他飛來,懸浮在手掌上。

元丹大小尚不及其拇指指頭,可那表面閃耀的華麗的紫金微光,和那逸散而出的濃郁元氣,都在彰顯着這枚小東西的不凡。

“終於煉成了,可累死我了,小東西。”沙立看着掌心的紫金元丹也終是鬆懈地笑了出來。

“勉強達到了黃級中品吧。”

他沒有猶豫,直接吞服下肚,趁着藥力最強的時候,全力煉化它。

紫金凌元丹,適用於元者短期內迅速提升元氣,丹方爲上古元丹師所留。對於開元鏡,通元境乃至真元境都有明顯效果。至於靈元境往上的元者服用,則收效甚微。

沙立全神貫注煉化紫金凌元丹散開的第一波藥力。紫金凌元丹雖不似活骨丹那般霸道猛烈,但依舊對其體內元氣造成不小的衝擊。

暴躁的元氣直溢體外,沙立的衣袍瞬時鼓起,連帶短髮也根根豎起。

有了第一次煉化活骨丹的經驗,沙立這回倒是沉穩的多了。它神識內凝,慢慢地引導躁動的元氣遊歸於腎宮之內。

半刻鐘後,他體內的元氣終於沉穩下來,其臉上卻是汗光閃閃。可他還不能放鬆,因爲第二波藥力馬上就要散開,他必須凝神聚氣。

十數息後,第二波藥力如沙立料想的那般如約而至,再次狂暴地激盪着他體內原本已經平復的元氣。

然而,此時的沙立卻是絲毫不亂,一點點引導着暴走的元氣遊走在九宮之間,最後又歸藏於腎宮之內。

大量涌入腎宮的元氣劇烈地翻涌着,最終竟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漩渦,急速地旋轉着。

沙立周身的天地之氣受到牽引,不斷地向他體內匯聚。原本因煉丹完成而消散的小型風暴再次成形,不過此時的風暴中心卻不是丹爐,而是正在晉階的沙立。

時間在修煉中悄悄溜走,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睜開了雙眼。

看着射入紗窗內的晨光,臉上亦是洋溢着滿足的和煦微笑。

“已經天亮了嗎?”

他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體內元氣流轉,清理掉身子上的污漬。

感受着又充盈了倍許的元氣,沙立也是滿意地緩緩點頭。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令他兩眼精光閃動。

“嘎吱!”

他打房門,準備感受奇元峯獨有的清新空氣。可下一瞬,竟是愣在原地。

一道淺藍色的倩影背對着他俏生生地立着。似是感知到身後動靜,淺藍倩影回身,並對他淺笑盈盈。

明眸善睞,秋水爲神,不是凱風卻又是誰。

“嗯!還不錯嘛,開元八品,離九品竟也只是一線之隔。看來這紫金凌元丹還真是名不虛傳,連你這妖孽吃了都能提升這麼多。”凱風似乎很是開心。

“你怎麼來了?”沙立問完,不知爲何,竟是下意識地搔了搔頭,傻傻一笑。

“呆瓜!我辰初時分便已到此,發現你還在修煉中就並未進去。”

凱風先是颳了沙立一眼,繼續說道:“你先休息一下吧。離比賽開始還有好一陣呢。”

“不用,我現在就想過去!”

沙立輕輕攥起拳頭,感受着體內雄渾的元氣,內心竟是有些迫不及待。 蒼穹頂,石碑擂臺。

“現在,進行第四輪排位賽,第一場比賽。”

“沙立戰王無疆。”

“兩位請上擂臺。”

沙立在全場矚目中登上擂臺。作爲本次排位賽最大的黑馬,他的每一次出場都極爲引人矚目,風頭一次蓋過一次。

幾乎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匹黑馬到底會在哪裏失蹄。同時卻又期待着他能繼續向前奔去,創下更多不可思議的奇蹟。

王無疆早早便在擂臺上等候,因爲他很清楚,和沙立同臺競技,歡呼聲只會屬於沙立,即便強如他也只能淪爲陪襯。

“我知道你很強!比所有人認爲的都要強!”王無疆手中長戟遙遙指着沙立。

“我不會因爲你只是開元境就會輕看於你,也希望你不要小覷於我。”

“拿出你真正的實力,我們痛痛快快地戰一場!管他結果如何。”

沙立靜靜盯着王無疆。舞動的長髮,濃眉鷹眼,雕塑般的堅毅臉龐都在告訴他,眼前的男子絕對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戰鬥狂人。

“可以。如果你做得到的話。”對於王無疆對自己肯定中卻又不缺自信的挑戰宣言,沙立淡淡迴應。

“哈哈哈!夠狂!但願你真正的實力能有讓你如此狂妄的資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