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現在,在這麼多人裏面他的實力是最低的。

這讓李天霸有些接受不了。

秦巖一眼就看出來了天霸的心思,他拍了拍李天霸的肩膀說:“天霸,任何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慢慢來。像你這種實力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你如果非要和最高層次的那些人去比,你永遠都不會幸福。” “主人,聽你一句話勝讀十年書。我以後就不努力修煉了,隨遇而安吧。”

李天霸說到最後,故意擠兌秦巖。

秦巖聽到李天霸的話,先是一愣,最後彈了一下他的腦殼:“你這傢伙,長臉了是不,居然還說不好好修煉了。哪有你這樣的。”

“主人,那你有沒有一些靈丹妙藥?給我吃點兒,我這天賦實在是太差了,不能和狐小仙慕容雪菡他們相比。”

提起丹藥,秦巖也意識到自從進入四象之後,就再也沒有煉製過丹藥。

丹藥看起來是藉助外力提升實力,但是它畢竟可以快速的幫助人提升實力。

雖然秦巖後來不怎麼提倡這種做法,不過必要的時候還是應該試一試。

特別是他們即將要和大耗族開戰。

這個時候應該將李天霸,狐小仙以及慕容雪菡等人的實力提起來。

雖然秦巖不準備讓他們參戰,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大耗族攻到了四象裏,萬一大耗族殺入了木王府。

到時候李天霸他們肯定會出手。

那個時候肯定是實力越高越好。

既不拖累木王府,又可以獨善其身。

“好,我最近找一些藥材,好好的研究一下,給你們煉製一些丹藥。”

¸ttκд n ¸¢Ο

四象裏面的藥草和其他世界的藥草不一樣,每種藥草的屬性都是固定的。

想用這些藥草煉製丹藥,就必須研究他們的屬性。

只有這樣才能煉製出提升實力的丹藥。

如果連草藥的屬性都不知道。

誰能保證煉製出來的是提升實力的靈丹妙藥,還是致人死亡的毒藥。

聽說秦巖要重新煉丹後,不光是李天霸,就連慕容雪菡他們也都激動無比。

他們現在在四象裏面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

雖然能打過一些實力稍低的人,但是讓他們和木王府中的士兵打鬥,他們還不是對手。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李天霸他們覺得特別憋屈。

可是修煉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慢慢的來。

現在秦巖既然能給他們煉丹,那他們提升實力的速度就快多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不但能打敗王府中的侍衛,甚至能挑戰那些高手啦。

在大家嘰嘰喳喳的討論聲中,很快就到了晚飯時間。

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一起吃過晚飯了。

秦巖準備親自下廚,做一桌好菜。

這次秦巖燒火的時候,用的不是普通的火,而是天罡火,地羅火,以及星辰輝月火,用這三種火燒出來的菜餚絕對是美味佳餚。

慕容雪菡和狐小仙覺得好不容易和秦巖見面了,她們雖然不願意被火焰炙烤。

但是爲了能和秦巖在一起,還是站在邊上看着秦巖燒飯。

三個人聊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另一邊,李天霸和其他幾個人,下棋打發功夫。

半個小時後,所有的菜餚都燒好了。

食材全部都是木王府中最頂尖的。

經過秦巖的烹飪後,這些食材變成了一道道美味佳餚。

很快美味佳餚被秦巖端到了餐桌上。

大家圍坐在一起開始吃飯。

雖然大家現在不用吃食物也都可以活下去。

但是偶爾在一起喝點酒,吃點東西,也是其樂無窮的。

這樣能增進大家的感情。

李天霸喝的有點微醉,他這次沒有用道法祛除酒精。

“如果能天天這樣,該有多好呀,無憂無慮的。”

李天霸自言自語的說。

他的話勾起了大家對美好未來的暢想。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是呀。以前以爲征服了大世界就可以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了。後來去了其他世界卻發現還是一樣,真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慕容雪菡他們現在也知道了,除了四象之外還有三才世界。

他們即便統治了四象,也還需要再次進入三才。

據說三才裏面比四象還要更兇險,不過去三才也是遙遙無期的。

因爲四象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們來做。

第一件就是打敗大耗族。

第二件,就是統治四象。

最後還需要找到二十四守護,讓秦巖成爲道皇。

這樣才能進入三才世界。

“不要說那些不開心的,我們繼續喝酒。”秦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大家受了秦巖的感染也紛紛拿起酒杯。

與此同時,趙鵬帶着他的手下回到了大耗族。

大耗族裏麪人人自危,有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和趙鵬不對付,趙鵬極有可能會對他們出手。

不過一些人看透了一切,不等趙鵬回來就已經離開了大耗族。

但是大部分和趙鵬不對付的人並沒有離開,他們不願意離開熱愛的故土,他們心裏面也抱着一絲幻想,希望能夠不被牽連到。

他們也決定了,趙鵬回來後他們堅決不反抗,希望趙鵬能夠放過他們。

坐在王座上,趙鵬立即下令讓大耗族所有部落的族長都來開會。

半個小時後,凡是在大耗族的族長都回來了。

大家不敢看趙鵬的眼睛,全部低頭垂首坐在椅子上。

大家的表現令趙鵬非常滿意。

他之前還以爲他回來後那些和他作對的族長會和他對着幹。

他沒有想到,這些族長非常聽話。

“阿爾塔族長,最近大耗族裏面安定不安定?”

趙鵬首先向他的親信阿爾塔看去。

他已經決定了,雖然有些族長沒有和他對着幹,但是他依舊要將這些人殺掉以絕後患。

阿爾塔族長是趙鵬心理面的蛔蟲。

他一下就聽出了趙鵬的弦外之音。

他知道趙鵬這是讓他把人供出來,特別是那些對趙鵬不滿的人。

“報告我王,你不在期間有幾個族的族長有些不安分。他們想自立門戶。”

聽到阿爾塔的話,其他族長頓時遍體生寒。

特別是那些和趙鵬不對應的族長。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如此的低眉順眼,趙鵬卻依舊要他們的性命。

要知道阿爾塔說有人要自立門戶,這就相當於背叛大耗族。

這絕對是要抄家滅族的。

聽到阿爾塔的話,趙鵬立即擰起了眉頭:“哦,是誰了?”

他想知道阿爾塔會將誰供出來。

阿爾塔轉過身首先指向了雙狼部落的族長雙降。 “我王,雙狼部落族長一直以來都對我們整個大耗族不是特別滿意。他前一段時間居然想自立門戶。”

雙降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怎麼也想不到,阿爾塔第一個就將矛頭指向了他。

這讓他十分憤怒。

“阿爾塔,你不要血口噴人。我什麼時候要自立門戶了。大王,你不要聽他的話,我沒有那樣做。”

雙降先是大聲的斥責阿爾塔,然後向趙鵬請罪。

就在阿爾塔準備和趙鵬說話的時候,烈焰部落的女酋長站了起來。

她擡起頭直視着趙鵬,卻對雙降大聲的說:“雙降族長,你難道看不出來嗎?趙鵬和阿爾塔這是要置我們於死地。你即便求情,他們也不會放過你的。與其如此,還不如和他們拼了。”

女酋長噌的一下拔出了自己的腰刀,盯着趙鵬和阿爾塔。

她已經決定了,即便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她雖然打不過趙鵬,殺阿爾塔應該不成問題。

在女酋長眼中,阿爾塔的實力並不高,他天天忙着拍馬屁,根本沒有時間去修煉。

所以女酋長覺得她殺阿爾塔應該不成問題。

雙降覺得女酋長說的沒有錯。

他們此刻即便低頭趙鵬也依舊會殺掉他們。

趙鵬看到女酋長抽出了腰刀,要和他對着幹,他不由在心裏冷笑起來。

他原本還覺得他找藉口殺掉雙降和幾個對他不滿意的酋長,可能會引起部落裏面的人的不滿。

可是女酋長現在卻給了趙鵬一個絕佳的藉口。

像女酋長這樣在大庭廣衆之下公然頂撞大王,並且揚言要和大王決鬥的傢伙,那就相當於犯了死罪。

現在趙鵬可以名正言順的殺掉女酋長了。

“卡麗娜,你確定要反抗我嗎?”

趙鵬慢慢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女酋長。

這就是一個胸大無腦的女人,這個時候應該蟄伏爲上,而不應該動刀動槍,因爲這相當於自取滅亡。

女酋長冷笑起來:“橫豎都是個死,不如拉一個墊背的,我殺一個保本,殺兩個還賺一個!”

女酋長揮起腰刀,瘋了一樣向趙鵬揮刀斬下。

趙鵬翹起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女酋長簡直就是在找死。

在整個大耗族中,也沒有人能打得過他。

不過女酋長衝到中間後,她突然轉過身向趙鵬的走狗殺去。

阿爾塔原本還準備看戲,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當女酋長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卻突然轉變方向要向他斬下。

猝不及防之下,阿爾塔臉色大變,只得揚起胳膊去抵擋女酋長的大刀。

“噗呲”一聲,女酋長的大刀砍在了阿爾塔的胳膊上。

他的胳膊應聲而斷,鮮血就像高壓水槍一樣噴了出來。

阿爾塔淒厲的慘叫起來,同時向後急速退去。

女酋長不願意放過阿爾塔,腳尖點地,一躍而起,再次向阿爾塔殺去。

與此同時,女酋長還在大殿上大聲的呼喊起來。

“你們以爲趙鵬會放過你們嗎,你們錯了,他不會放過你們的。凡是和無明王掛鉤的他都會殺掉。”

這一刻,女酋長直接道明瞭趙鵬的身份。

聽到女酋長的話,趙鵬心中十分憤怒。

щщщ ★ttκд n ★¢O

他雖然知道自己是冒牌貨,但是他不希望別人道破他的身份,他仍舊希望別人尊稱他爲無明王。

因爲這纔是名正言順的。

其他人也沒有想到女酋長會把趙鵬的真實身份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