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爾烏現在感覺很不爽,或者說他一直心情都不怎麼樣,現在是更加糟糕了。

「別這麼說嘛,畢竟大家都是同學,你也要學著和大家好好相處才行。」紅色短髮的男子爽朗的說道,他完全不在乎狄爾烏表現出來的冷淡態度。

狄爾烏「切」了一聲,冷冷道:「別扯到其他人身上,我說的就是你——埃米亞!」

「你就不能選個其他人糾纏嗎?我沒興趣陪你做這些無聊的事情!」

狄爾烏顯然很討厭眼前這個叫埃米亞的年輕人,不說惡語相向卻也差不多了。但埃米亞卻像是神經遲緩一樣,根本就沒注意到對方的不善,或者說,注意到卻故意忽視了。

埃米亞清爽地笑道:「我和狄烏爾是朋友對吧,朋友不就是應該互相幫助嗎?狄烏爾和大家的關係都很僵,除了我就沒有人和你說話了,果然還是親近一些好吧?」

「那些蠢貨是如何想的與我無關!」狄烏爾不屑道,「他們與家畜的區別也不過就是腦容量大了一點罷了!」

埃米亞擺擺手笑道:「你又來了,還是那麼喜歡開玩笑。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不過開玩笑也要適度,萬一被人當真了就不好了。」

狄烏爾的表情更冷了:「你是什麼時候有了我喜歡開玩笑的錯覺?再說一次,我討厭你,埃米亞!你雖然不是蠢貨,但比那些蠢貨還要讓我討厭!」

「是這樣啊……那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埃米亞只是稍稍低落了一下,連兩秒的時間都沒有。這種跟沒事人似的反應,著實讓狄烏爾感到無力。

一直以來狄爾烏在學院中都是獨來獨往的,雖然會老實的上課,但根本就不會認真聽講,對導師的批評視而不見,一直都是特立獨行。同齡的學生在他看來就像是還沒有開化的野人一樣愚蠢,老師基本也差不多,但仍然沒有超脫動物到達人類的範疇。

因為怕麻煩,不想與導師們糾纏太多,所以加入了學院監察委員會,甚至憑藉實力取得了監察長的地位!

如此一來,不光是學生,就連老師也無法對他的行為說三道四。

他就一直過著這種自由散漫的生活,以此來度過無聊的學院生活,期待五年之後的生活。他本來以為自己會一直如此,無憂無慮的過下去。但天神似乎看不慣他散漫的樣子給他找了個麻煩,於是他便遇到了這個煩人的男人——埃米亞!

對方只是一個普通的學員而已,跟狄爾烏的地位天差地別,但這並沒有妨礙到他纏上狄爾烏。

「今天就跟著我一起去上課吧,你上次沒去,米切爾導師可是發了很大的火呢。」埃米爾好心說道。

狄爾烏不在乎地說道:「我之所以當這個監察長就是為了擺脫導師和無聊的課程,事到如今我為什麼還要去參加那種幼兒級的授課?」

「但是狄爾烏……」

狄爾烏甩開埃米亞的手,一個人向著遠處的大門走去:「我今天還有事,沒工夫陪你在這胡鬧。埃米亞,你就這樣對米切爾說:什麼時候在魔法境界上超越了自己的學生再擺老師的架子吧!」

望著狄爾烏的背影,埃米爾撓撓後腦勺,苦惱地說道:「這下可頭疼了。」

埃米亞和狄爾烏都是時空系的學員,但跟獨來獨往的狄爾烏不同,埃米亞的人緣很好。倒不如說是其他人會自動接近他,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非常樂於助人的性格,會吸引別人也很正常。儘管他的實力在同齡人中只能說是中等偏上,但卻是時空系不折不扣的核心。

他是時空系裡為數不多可以和狄爾烏說上話的人,所以對狄爾烏毫無辦法的米切爾導師會讓他來勸導狄爾烏。但顯然,這一次又失敗了,狄爾烏依然是那麼孤傲。

但孤傲歸孤傲,狄爾烏卻不會撒謊,他確實是有事——監察委員會的任務。

監察委員會的任務就是保護學院內部的安全,排除一切不利因素!而為了確保成功,每一名成員都是各個學院的精英學員,在實力上也僅僅是次於首席而已,而作為他們的監察長,狄爾烏更是擁有著首席級別的實力!

整個聖白塔學院一共只有十二個首席,也就是說在學員中,狄烏爾至少能排在前二十!

擁有如此戰力的監察委員會自然成為了學院中一股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幾乎沒有什麼人敢光明正大的違反學院的安全規定,因為那會被監察委員會毫不留情的解決掉!

聖白塔學院是個培養魔法師的地方,自然大部分學員都是魔法師,而且由於招收學員的嚴格標準,很多都是常人眼中的天才。天才總是有「個性」的,成天在實驗室里鼓搗神神鬼鬼發明的大有人在,更多的是進行種種危險魔法實驗的!

如果放開了讓學員自己研究,那這個學院估計不超過三天就會被炸上天!

而這座建築物至今仍然安然無恙的留在原地,有很大一部分的功勞歸於監察委員會的存在!就是這股強大的力量制約著這個學院里的年輕魔法師們!

敢明目張胆搞破壞的基本都被收拾了,剩下的都是夾著尾巴做人,或者實驗現象不引人注意的。

不是沒有人想過反抗,可是監察委員會十三名成員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給些時間就能成為魔導士的天才人物。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首席級別的監察長……

有人估計過,要想正面對抗監察委員會,起碼得聚集三至四名首席級別的戰力……這就是在做白日夢!

整個學院一共才十二個首席,且不說如何打動這些高傲的妖孽天才,就算真的有天大的面子找來了四個。他們之間八成有著各種矛盾,關係極其惡劣,自己不先打起來就不錯了!

綜上所述,學員想要抗衡監察委員會基本是痴人說夢,平時只能祈禱自己的實驗不會失敗爆炸,把這群煞星引來了。

狄爾烏雖然孤僻但卻意外的很有責任心,即使不樂意與人打交道,但還是會盡心儘力的完成任務。甚至於臉上都因為熬夜巡邏而出現了深厚的黑眼圈,精神上也因為疲憊感而更加煩躁易怒,在處罰學員時也很嚴格。

因此,在學員內部他的名聲並不怎麼好,暗地裡會叫他「腎虛先生」。當然,他們是萬萬不敢當面說的!

以往,狄烏爾面對什麼任務都沒有推辭過,但這一次的卻真心不想去做——

「什麼?接待轉學生?」狄烏爾心情更惡劣了,「院長終於老年痴獃沒救了嗎,讓我們去做接待人員!」

一名監察委員畏懼地說道:「……院長說這個任務只能交給我們。」他將一個密封完整的信封交給狄烏爾:「這是轉學生名單,院長說必須親手交給你。」

狄烏爾接過來拆開信封,極為認真的閱讀完信中的內容,他眼睛微睜似乎有些驚訝。深吸一口氣發動空間魔法,只見他手上一陣波紋閃爍,其後信封便消失無蹤了。

「老怪物推薦的人、避難的皇女和尋仇的女劍士嗎……再加上原來的幾個,今年還真是多災多難啊!」狄爾烏心中感嘆。 聖白塔學院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魔法師培育機構,每年的畢業生都是能在二十歲之前突破到無畏級的天才。而且經過聖白塔學院的熏陶,他們的實際戰鬥力會遠遠超過外界的同級魔法師,普遍能一對二甚至一對三!

而且由於聖白塔學院背靠天之塔,有這個超然的存在作為後盾,他們培養學員的資源極為充足且珍貴。以至於不光是魔法師,甚至有不少優秀的戰士也被吸引來,以魔法師隨從的身份進入學院,就是為了能進入天之塔內修鍊!

也正是因為慕名而來的人太多,所以聖白塔學院的招生標準十分嚴格,每年的招生時間只有短短的七天,而且學員的年齡必須在十七歲以下,實力則至少達到英勇高級!不光如此,學費也極為高昂,根本不是普通家庭可以負擔得起的。

可即便如此,每年來應選的人也是多到數不清。學員數額一直都很緊張,學院在這件事情上又極為嚴格,所以就算有貴族和商人想要用權勢、金錢等力量讓自己的孩子免試入學也是不可能的。

這座學院背景深厚,加上裡面強者如雲,又有著天之塔和紫羅蘭王國兩座靠山。可以說是穩如泰山,即使是大貴族的威脅也可以置若罔聞!

能進入這裡的永遠只有符合條件的精英!

……話雖如此,還是有人能讓學院無法拒絕的。比如前兩年來的蘭斯帝國皇子和某位公爵繼承人,再比如今年要來的這三個。身後的背景一個比一個惹不起,就算是實力深厚聖白塔學院也不可能真為了所謂的原則,和他們背後的勢力撕破臉。

因此,就算今年的入學時間早就過了,狄爾烏還是得執行任務,在門口等候迎接這幾位轉學生……或許插班生比較合適,因為其中有一個顯然不是會老老實實從一年級念的人。

雖然這也是學院的無奈之舉,但違反原則招收學生總是丟面子的一件事,所以委託給了堪稱院長心腹部隊的監察委員會。而整個委員會中,知道這三個學生真實身份的就只有狄爾烏一人而已。

將聖白塔學院完全包圍起來的高大圍牆,從外觀上是仿照天之塔的白色外壁,遠遠看去就好像是天之塔又多了一個指環一樣。在白色高牆的中間是一座無比莊嚴的大門,上面雕刻著無數魔獸和代表著魔法的元素符號。

而在大門下,狄爾烏帶著下屬耐心等候著。

這已經是狄爾烏在此等候的第三天了,按理來說三個人應該都到齊了才對,但至今為止他只接到了一個人,另外兩個人是在路上出了什麼問題嗎?

考慮到她們的身份和身邊的護衛力量,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想必是有事情耽擱了。

狄爾烏又想起來前兩天接到的第一個轉學生,是一個很有禮貌的大男孩,而且他很有眼力見的美要求狄爾烏全程陪同,只是拿了入學手冊、問了一下宿舍方向就一個人走了。

狄爾烏對這樣不給他添麻煩的行為表示讚賞……

我家老公超寵噠 真希望接下來的兩個人也那麼簡單啊!

正當他在這裡胡思亂想的時候,一聲清脆的嗓音打破了周圍的寂靜。

「請問,這裡就是聖白塔學院嗎?」戴著兜帽斗篷,作劍士打扮的少女如此問道。

狄爾烏很驚訝,當然不是驚訝於這少女問了一個這麼白痴的問題(門口的石碑上面有聖白塔學院的名字),而是驚訝於這少女的存在感。

「什麼時候來的,距離我這麼近我竟然沒有察覺到!」狄爾烏心中一驚。

這種情況一般只有三種可能性,一是少女的境界遠遠超過狄爾烏,二是這少女精通匿息潛行的技術。

但一來,狄爾烏自身境界並不低,不是他自誇,能在境界上碾壓他的人只有深藏不漏的傳奇強者。而從這位少女的聲音來看,大概只有十六七歲,這個年紀的傳奇強者?真的存在的話,這整個學院里自稱天才的學員都得羞憤的投湖自盡!

二來,只聽說過在黑暗中潛行,在刺殺別人時匿息的,沒聽說過大白天走路也隨時隨地開著這種刺客模式的。畢竟潛行、匿息也是需要消耗體力的,真當暗殺者跟狂戰士一樣體力無限呢!

那就只有最後一種可能了——這個少女劍士能完美控制自己的精神波動和生命波動(氣息)。讓自己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便如同一滴水落進大海中一樣不起眼,但又能保持自己的獨立存在,進入一種玄而又玄的境界。

通俗來講,就是所謂的「天人合一」!

如果狄爾烏沒有記錯的話,這種境界應該是比「入微」還要更深一層,介於「輕重」之間的微妙境界,等於是一隻腳踏入了傳奇的大門。

如此年紀就到達這種境界的女性劍士,在狄爾烏的記憶中也只能找出來一位而已。

「是的,這裡便是聖白塔學院,歡迎您——艾麗斯·波雷亞斯殿下。」狄爾烏紳士般說道。

「我是這座學院的監察長狄爾烏,負責在此接待您。」

旁邊的監察委員們看到自己的老大如此恭敬,下巴都快驚掉了!對他們來說,狄爾烏是一個傲慢而孤僻的傢伙,實力高強是一方面,但性格上卻十分糟糕。無論男女他都是一如既往地蔑視,沒想到他竟然也有如此紳士的時候!

當然,他們如果知道這位少女的身份便不會如此驚訝了。

朱兔 艾麗斯·波雷亞斯,這個名字並沒有什麼名氣,姓氏也並非某國的王室或者貴族。但如果換成另一種說法,將這個姓氏的稱號說出來就會無人不知——劍聖一族!

代表了人類最強戰士的一族,古老的代名詞,繼承了劍聖名號,守衛劍之聖地數千年的傳說中的家族!

而「艾麗斯」這個普通的名字跟這個不普通的姓氏聯繫在一起就有了非同尋常的意義,能與之對應的人物在整個大陸上也只有一位——劍聖繼承者「緋紅的艾麗斯」!

人類千年來最強的天才!

十五歲達到英勇中階,打破了神子韋德十六歲記錄的絕世天才!

在輝耀大陸上,修行是一件需要時間來積累的苦差事,除此之外還需要天賦的支持。有些時候不是努力了就會有回報,更多的是徒勞無功……

大多數普通人連魔力是什麼都感應不到,身體也無法修鍊出鬥氣,終其一生就只是凡人,連英勇級也無法達到。如果幸運的有些修鍊天賦,可以苦修到英勇中階,那麼就可以去做一個自由的傭兵,或者在軍隊中擔任小隊長一類的基層軍官。 英勇高階,這是「刻苦」和「努力」所能到達的極限,一般人能有這種實力就可以生活的不錯了。但是,無論再怎麼不甘,沒有天賦的人就會永遠止步於這裡,就算花上三十年、四十年的時間也無法突破到無畏級!

這既有功法的原因,也有天賦的原因,總之這裡就是凡人與人才的分界線。

突破到無畏級的人佔總戰士人數的比例極小,遠遠小於百分之一……所以就算是無畏初階在一般勢力中也可以算是中堅力量了,這就是人才。

而在這之上是一般人眼中的天才,在二十歲之前就突破了英勇級,到達無畏級!

這種人絕對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舉例說明一下,索傑斯在之前遇到的所有人中,達到無畏級的基本都是四五十歲的大叔,只有韋德和蒂拉兩人達到這個水準,漢斯存疑只能說是有可能。

但這三人,一個是舉世罕見的神子,一個是守護神殿高層精心培養的精英,一個是前任軍團戰士長,都不能以常理來看待!

而聖白塔學院的招生標準是十七歲之前就有至少英勇級高階的實力,也就是說他們只招收人才之上,接近天才的學員……其條件之嚴苛絕對可以說是這世上獨一份!

別看每年招進來的學員接近兩千人,要知道這個學院可是面向全大陸招生!

整個大陸都只有兩千人合格,這難道不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嗎?

就算加上像韋德這樣不來應徵的,全大陸能合格的人恐怕不會超過三千!

而大陸的總人口是多少呢?

像卡洛斯這樣的小地方也有個上百萬人,這還是萊茵帝國倒數前十的行省,那些腹地的人口大省有的甚至接近千萬!如此推算下來,光萊茵帝國就有超過十億的人口……

而西大陸的面積和人口密度還要比東大陸高一些,整個大陸的總人口恐怕接近三十億。

從這個人口總數中選出來幾千人……這已經不能說是萬里挑一了,這特么是百萬里挑一啊!

卡納扎村的蘭德是卡洛斯地區少見的天才戰士,二十三歲就到達了英勇高階,在方圓三十里內都是首屈一指。但放到聖白塔學院,他連最基礎的入學條件都不滿足!

就算是放眼整個卡洛斯,除去索傑斯,能不能找出來一個十七歲的英勇高階戰士都很難說。百萬里挑一,絕不是誇張!

哪怕是索傑斯,他要不是意外覺醒為了神子,又接連經歷了幾次生死戰鬥,他也不會在未滿十六歲的現在突破到英勇高階,乃至無畏級!

由此可見,在輝耀大陸上每一個階級的提升都是十分困難的,甚至可能成為一聲都無法跨越的壁障。十七歲英勇高階,二十歲無畏級就已經可以自豪的自稱「天才」了。而在這個基礎上,年齡每向下降一歲,難度都直線上升!

韋德曾經創下過十六歲突破到無畏中階的記錄,而一般所謂的天才頂多也只能在二十五歲達到無畏中階,兩者幾乎差了整整十年!

而韋德突破到無畏高階是在斷臂養傷數年後,那時還不到二十歲。一度羞煞無數所謂的天才!

而在狄爾烏的感應中,這位未來的女劍聖現在分明也已經到達無畏高階了,但她今年應該還只有十七歲而已……

「該怎麼說呢,這種不講理的修鍊速度……」狄爾烏的心臟在不斷抽搐。

他自認也是一時人傑,在修鍊速度上傲視學院中的所謂天才,但跟眼前這位少女比起來就什麼也不是了。雖然魔法和鬥氣的修行速度是有差別的,但他今年二十一歲,這少女才十七歲就跟他一個等級(無畏高階),怎麼找借口也說不過去!

想起以前周圍的人是如何奉承自己的,狄爾烏嘴角露出一絲微不可見的自嘲:都說我是天才中的天才,那她呢?

將天才打落凡塵的女神嗎?

「入學后您將轉入塔院的黑曜石分院,並且您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不是宿舍而是單獨的院落,現在就由其他人引導您去。」

虛空中泛起一陣波紋,狄爾烏伸手進入其中,竟然憑空取出本書。

「這是新生指南,裡面有全院的地圖、課程安排和各種學員須遵守的規定,還請仔細閱讀。」

一個監察委員走了出來領著艾麗斯向學院內部走去,艾麗斯拿著指南走出三步,突然轉身問道:「狄爾烏閣下,請問這裡有一個叫做艾爾的人嗎?」

狄爾烏目光閃爍:「這個名字很常見,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個,是不是我想的那一個。」

兜帽下傳來悅耳的嗓音:「他是一個沒什麼特點和性格的人,但非要說有什麼特徵的話……他很強,估計比閣下你還強。」

「是嘛……那就應該沒錯了,這個學院里只有一個人符合這個條件——聖院水系分院首席『艾爾·柯瑞文』!」

艾麗斯輕笑:「這麼說來,果然是躲在這裡了嗎……這一次你逃不掉了!」

看著少女遠去的背影,狄爾烏輕輕擦去額頭上冒出的汗,她剛才在提到「艾爾」這個名字的時候明顯散發出了殺氣!

這也是為什麼狄爾烏沒有親自帶路的理由——跟一個實力強大的劍士待在一起太危險了!儘管她的殺意不是對你而來的,但還是會本能的戒備起來。

同為無畏高階,狄爾烏不懼怕任何同級對手,即使對方是大陸最強的天才也一樣。但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在兩者處於近距離的時候,戰士尤其是劍士,絕對是魔法師殺手!

「跟這種危險的女人還是拉開距離的好,艾爾……儘管你平時沒得罪過我,但你自求多福吧!」賣了某人的狄爾烏心中毫無負罪感。

他心中想到:「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水系最強的魔法師,十二首席的一員,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死吧……應該吧!」

送走女劍士后不久,聖白塔學院那莊嚴的大門前又迎來了新的訪客。

「哦,終於來了嗎,最後一位。」狄爾烏看了一眼風塵僕僕的三個男人和一塵不染的高貴少女。

「歡迎您的到來,尊貴的格蕾雅殿下,請恕我省去您的姓氏,這都是為了防止您的情報泄露。」

「請不要多禮,這位先生。我現在不再是某家族的繼承者了,起碼在這五年中我都只是一名來學習魔法的普通少女而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