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撕裂布匹般的清脆聲,劍直接毫無阻力般的切下了巨石之中,黑夜之中一道白光一閃而沒,極短的一瞬間洛歸明已經完成了從出劍到劈斬再到收劍回來。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宛如天成。

黑夜之中洛歸明的視力確實不受太大的影響,他能清晰的看見自己眼前這塊近三米高,十幾米長的巨石,竟然被自己一劍斬成了兩半,這一劍的威力,卻是大的讓洛歸明都有些驚訝。自己剛才進入了一種很奇妙的竟境當中,泰山群山在自己的眼中開成了一個演練劍式的景色,自己從中大受啟發,最後才鬼使神差般的使出了這一劍。

「是無意還是巧合?」洛歸明心中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自己是不是完全撐握了這一劍,還是只是自己進入了那種奇妙的意境才能施展的出來。

洛歸明揮劍再試,果然這一次的效果沒有第一次好,不過讓洛歸明心中一喜的是,雖然不如第一次效果好,但也差不多有七層的效果,這就是說這一劍招確實是自己領悟創造出來了,在剛才的意境之下發揮到了極致,自己現在沒有進入那種意境,所以不能百分百的發揮出來。

洛歸明繼續嘗試,卻磨合,去找感覺,去抓這一劍式的精髓點。

一劍接著一劍,洛歸明如痴如醉的修練了起來。

這一招劍式,算是他真正意義上的自創的,洛歸明自然很是重視,必竟是屬於自己創造的東西。

沉浸在完善磨合自己創造的劍招之中,渾然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失,也不知過了多久,東方忽然泛出了一絲微弱的魚肚白,這是太陽要升起的徵兆。

「呼」,洛歸明收起了劍,終於是有點滿意,看了看已經慘不忍睹的巨石身上被千萬道細小的縫覆蓋著,密密麻麻,數之不清。

洛歸明看了看手中的劍,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說道:「這一劍,就叫你『黑夜』吧。」

東方一縷暇光射出天際,照亮了大地。

洛歸明眺看向東方,站在泰山頂上看日出,到是個不錯的想法,洛歸明眼力何等之好,已經看到有不少遊客正向泰山頂上爬了上來。洛歸明心中無比的舒暢爽快,身心從來沒有感覺有過如此輕鬆過。看到不少人向這邊走來,洛歸明搖了搖頭,選擇了一個沒人的方向跳躍了下去。

接下來的時間,洛歸明開始了他的感悟大自然之旅。

每到一個地方最多也就呆上兩天,絕對不會超過兩天,兩個月的時間,幾乎讓洛歸明走遍了華龍府的大江南北,足跡幾乎是遍布了華龍府三十二城。自從離開泰峰城后,洛歸明就學乖了,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普通人,去普通人飛機場做飛機,這樣到也還算方便。

接觸的人多了,社會的現實百態也看的不少,這其中,自然有不少的小插曲,但這都無關痛癢,過後洛歸明就沒放在心上。

兩個月的游厲下來,洛歸明感悟還是很豐富的,心性被大自然磨厲的更加的內斂,沉穩和堅毅。

讓洛歸明有些驚喜的是,兩個月的游厲雖然花在修練上的時間少了,但自己的劍法和意識卻明顯得高了很多,實力明顯又精進了不少。這兩個月來,洛歸明花在《五宮煉體法》的修練上的時間到是不少,效果也很顯著。

兩個月的輾轉洛歸明終於回到了洪都城,這是他的最後一站,他選擇了世界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鄱陽湖位於洪都城畔,洛歸明選擇鄱陽湖,也是靠家近的緣故。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身臨鄱陽湖中,蕩漾著小舟,此時正值傍晚時分,太陽西下,火燒連雲,霞光異彩,碧水連天。在夕陽,落霞,火雲的映襯之下,湖水猶如金鱗閃閃爍爍,波光鱗鱗。偶爾幾隻回家棲息的孤鶩飛過,這句膾炙人口的詩句,無疑就是此情此景的最好寫照。

「美,確實是美」,洛歸明不由的嘖嘖贊道,其實他很早就過來了,但是到了黃昏的時候,才把鄱陽湖的美真正的凸顯了出來。游厲過不少名勝,但鄱陽湖的美,卻是獨有神韻,是那麼的與眾不同,猶如是女神在沫浴一般。這樣的美景,讓人的靈魂都得到了聖潔的沫浴一般的舒服,猶如回歸到了大自然的懷抱當中。

「轟隆隆~~~」

剎時,忽然一道響雷驚徹了天地。

「嗯」,正沫浴在這種美之中的洛歸明不由的深皺了下眉頭看向了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原本藍天白雲的天空多了幾片烏雲,烏雲之中,一陣電閃雷鳴。

「蓬~~~」

雷聲陣陣,不時傳來,在這空曠的鄱陽湖之上,更顯得響徹。

烏雲越集越濃,似是有爆風雨的徵兆。

洛歸明撇嘴搖了搖頭,洪都城的天氣變化就猶如少女的臉一般,說變就變,剛才還是大晴天,沒想到轉眼之間就烏雲迷布了,爆風雨要來臨了。洛歸明是意猶未盡,被天氣打斷,也是一件無可奈何之事。在大自然的力量之前,饒是強生九重巔峰的洛歸明,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還是很渺小。

看了看湖岸,洛歸明目測了一下,自己離最近的湖岸都有五六公里遠,沒辦法只能向湖岸劃去了。

「咔嚓~~~」

一條長達萬仗的電蛇劃過了天際,仿若石破天驚,天崩地裂一般,驚雷似是要鳴動整片天地一般。

閃電讓天地之間驟然大亮,甚是可怖。

「嘩啦!」

爆雨毫無徵兆的打落下來,雨珠猶如一顆顆珍珠一般,打的水面噼里啪啦的陣陣作響,狂風也跟著頓作,一時間風雨交加,淹滅了大地。

洛歸明租了一隻小船,在如此的爆風雨中,也是搖搖欲墜。

不到一秒種的時間,洛歸明便被淋成了一個落湯雞,這麼大的瀑雨,落歸明也沒多見。珍珠般大的瀑雨如機關槍打出的子彈一般擊打在洛歸明的身上,都感覺有點刺痛感。

瀑雨迷慢了天際,烏雲遮蔽了天空,天地之間,變得水霧迷濛。

站在瀑雨之中,洛歸明到是欣賞起了這難得的景色,一時興緻大起,絲毫沒有因為瀑雨來臨打斷了自己欣賞鄱陽湖的黃昏而有半點的懊惱,反而有些興奮。

不知不覺,洛歸明又次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竟境。

洛歸明不知道的是,這是一種『忘我』的意境,進入這種意境一時間彷彿忘卻了自我,全身心的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完全溶入了環境當中,這樣與大自然的契合度就會大大的增加,更能夠親近自然,感悟自然,好處不可估量。這種意境,是很難進入的。

這兩個月來,進入這種意境加這次,也不過一共兩次,第一次是在泰山之巔,那一次讓洛歸明創造出了『黑夜』。

忘我意境,也是武者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 瀑雨連珠,是以連珠之勢,一滴接著一滴,才造出了如此極驟之勢。瀑雨,不在於雨珠的大小,而在於一個驟字。

此時在洛歸明的眼裡,滿天的雨珠,變成了一柄柄利劍,瀑雨之勢,卻像是在演練著劍法一般。那種在泰山之巔才有過的感覺,洛歸明再一次感覺到了,而且越來越強烈。洛歸明的眼睛也變得空洞了起來,完全溶入到了瀑雨的世界之中。

洛歸明手中的劍也揮卻了起來,散亂無章,隨意亂揮。

但是不多會,洛歸明的劍就變得有規律了起來。一劍一劍斬下,竟然有點瀑雨的氣勢。

「噹噹當!!!」

雨滴擊打在劍身之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饒是在瀑雨聲中,卻依然清晰入耳,美妙動聽,勾勒出瀑雨里最美妙的旋律。瀑雨聲,激蕩起水面的水滴聲,湖面霧氣騰騰,幾乎都看不到了水面,所看到的儘是一片霧的世界。瀑雨之勢,能激蕩天地。

洛歸明沉醉其中,心如明鏡,一道道畫面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瀑雨如劍,極驟之勢猶如劍勢,一劍接著一劍,以瀑雨連珠之勢劈到了湖面之上,跌宕起奔騰的浪花。雨勢,劍勢,更是一種天地之勢。

「不對,不對,不是這樣。」

「錯錯錯,還是錯的。」

洛歸明狀態有些痴迷,到最後竟然閉上了眼睛,用耳朵,用心靈去傾聽,用肉體,用靈魂去感受。

「嘩啦啦~~~」

瀑雨連珠滴滴極驟的拍打在湖面之上,一顆雨滴,卻能讓湖面震蕩起翻騰的浪花,噼里啪啦,彷彿是一竄斷了線的珍珠掉落到了大理石上一般。

上善若水,水至柔,無孔不入。最柔的水,同樣也是至剛的一面,滴水穿石。

這就是一種勢。

道理雖然每個人都明白,但真正要能夠理解其中的意境,卻是無比的難。

進入忘我竟境中的洛歸明,感覺自己彷彿化身成了一柄劍,立身於了瀑雨之中,身體被瀑雨肆意的拍打著,一滴接著一滴,形成了連珠之勢,威力卻是大大的增加。

瀑雨連珠,這是以極驟之勢,靠的是速度和力量,我如果能施展出這樣的速度和力量,何也不能形成這極驟之勢!

洛哪明心中頓然一陣明悟,抓住了天地間一點奇妙的東西。

洛歸明劍揮向了天空,驟然起勢,一劍揮斬而下,瀑雨為之避退,劍上竟然出現了一絲劍芒,一劍斬下,卻給人感覺像是千萬劍一接緊接著一劍斬下一般,這一劍的力量彷彿匯聚了千萬劍之勢凝聚而成一般。

「蓬~!蓬~!蓬!」

湖面分開,竟然出現了一道近十米長一米深的溝壑,水滴迸射,揚起了三米高的浪花。這一劍之威,竟然能一劍斷水,就連洛歸明也不由的會心一笑。一劍盡出,酣暢淋漓。這一劍的威力,以自己現在十六萬斤以上的力量施展出來,竟然讓洛歸明有種感覺,不比『乘風落葉』小。當然洛歸明清楚,論威力,這一劍再強也絕對沒有『乘風落葉』強的。

至少在力量上,肯定是遠遠不如。

自己這一劍式強在哪,就是強在有極驟之勢,一劍斬下,猶如千萬劍一劍接一劍的斬下一般。

你比如說一個一拳可打出十斤之力的小孩子打你你可能抗的住,但是如果這個孩子一拳接一拳的打你上百拳,那你肯定就抗不住了。瀑雨連珠,重要的就是這連勢,有一定的疊加效果。

「哼哼,既然這一劍是在瀑雨之中創造出來,就叫你『瀑雨』吧」,洛歸明心無比痛快,豪氣頓生,一劍又一劍的斬出,打的湖面浪花翻騰。瀑雨連續下了近半個小時才停了下來,來的快,停的也快。一停,滿天的烏雲也迅速散天,天地重臨人間。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落入了天際,天地之間,變得灰濛了起來。

——

洛進軍和張蘭心這幾天可是忙的不可開交,有些焦頭爛額,每天不是電話就是有人上門,自己家到是門庭若市了,甚至連軍武處方面的一些高層都親自上們,說是為上次的事情特意的登門道歉,甚至上次不了了之的事情,也重新翻了出來,有關的人員全部都查了出來,處罰的處罰,關押的關押。

這幾天,總是時不是的有人拜訪,自稱是什麼城的天洪閣管事什麼的,甚至還有一些自稱是什麼家族之類的。光是接待這些大人物,都讓洛進軍夫婦兩難以應付,心中也是疑惑驚訝,自己兒子到底是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竟然惹來這麼多大人物登門拜訪,想交好洛家。

還有讓兩人詫異的是,現在自己兩人只要一出去,就會有至少兩人遠遠的跟在自己兩人身後,一開始他們還有些害怕以為是被壞人盯上了,後來才發現這些人是負責保護自己的。

這不,門鈴聲又響了起來。

「唉,又來了」,洛進軍無奈的嘆了口氣,與這些大人物打交道,他實在是不擅長,也不喜歡。自己兩人是普通人,來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武者。而且這些人雖然無比的熱情,要送這送那,說起話來也是深有用意。兩人清貧了一輩子,過的是普通人的生活,洛進軍又是那種老實不會說話之人,自然是應付不過來,也不想多跟這些人打交道。但是他們,又有些害怕把這些大人物得罪了。

「嗯,爸媽不在家?」站在門口按了幾下門鈴都還沒有人來開門,洛歸明不由挑了下眉頭,今天回來他沒有提前打電話,為的是給爸媽一個驚喜。剛想打電話,洛歸明耳朵一動,聽到了門內傳來的一陣腳步聲,臉上不由的露出了幾分笑意。

每次回家,都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只有家是最溫暖的。

門一打開,洛進軍看到站在門口的洛歸明,先是一楞,續而臉上綻開了濃濃的笑意。

「歸明你回來了」,洛進軍趕緊把洛歸明拉了進來,「蘭心,你快來看是誰回來了。」聽到聲音張蘭心跑了過來,看到洛歸明臉上慈愛般的笑容是那麼濃郁,眉開顏笑,所有的煩惱都頓時煙消雲散了。張蘭心痛愛的看了看洛歸明,又是倒茶又是拿出了一大堆的零食放到了洛歸明的面前叫他吃。

「兒子,你瘦了」,張蘭心有點心痛的說道。

洛歸明拍了拍母親的手說道:「沒瘦,這樣正好,你兒子可是武者,身體結實著呢。你跟爸還好吧?」洛歸明看向了洛進軍,發現洛進軍頭上有了一些白髮,臉上的皺紋也有不少了,張蘭心也一樣。兩人今年也不過才四十齣頭,但看起來卻像是五十的人了。

操勞了一輩子。

「我跟你媽都老了,有白髮和皺紋是正常了。呵呵我跟你媽現在過的好著呢,不要擔心。你看錢我們花不玩,工作不用作,有車有大房,最重要還有你跟洛歸雲兩個好兒子,我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就算是現在讓我跟你媽死去,我們也會含笑九泉的」,洛進軍像是看透了洛歸明的心思說道。

洛歸明搖了搖頭道:「爸媽,你們一定能長命百歲的。」

「呵呵」,兩人會心一笑,張蘭心說道:「要長命百歲幹嘛,其實想想活那麼久也沒有什麼好的。你看等七老八十了吧,什麼事都要別人伺候,也就是眼睛能看看這個世界。唉呀,現在日子好起來了,我跟你爸到是閑的快生病了。以前吧,每天一大早醒來,就要想好今天要幹什麼,今天要準備哪些菜啊家用之類,要怎麼省點錢啊之類,你媽則是想要賺錢養家之類。現在吧,什麼事都不用我跟你爸愁了,日子是好了,但我跟你爸總感覺一下子不知道怎麼生活了。有時我跟你爸開玩笑說,我們是不是天生的勞碌命,就不適合過這享受的生活?」

「呵呵」,洛進軍也是一笑。

洛歸明心中暗然,自己對爸媽的關心還是太少了,以為在物質上滿足了他們,就是讓他們過上了好日子。

「爸媽,你們想做些什麼就去做吧,要不爸你跟媽去開個公司」,洛歸明說道。

「開公司」,兩人相視一笑,洛進軍說道:「其實我跟你媽一直也有這個想法,但一是不知道開什麼樣的,二也是沒有一點經驗,又怕做不好。」

洛歸明說道:「爸媽,反正你們就當娛樂吧,想開什麼的就開什麼的吧,開不好,就再看嘍。這樣吧,我給十億給你們,不夠的話再跟兒子說。」

「十億」,兩人一聽張了張嘴,十億對他們來說,是何等的天文數字。

洛歸明淡然一笑道:「不要為錢的事但心。」

兩人會心一笑,濃郁深情。是啊,十億對於自己來說太巨大了,但是對於自己的兒子來說,那只是一個小數目。

「好了,你跟你爸聊吧,我去給你們做好吃的去」,張蘭心說道。 在家裡只呆了一天,洛歸明便動身離開了。家裡雖然溫馨,又可以和爸媽在一起,但武者的生活是不屬於家的,洛歸明不是不想在家裡多呆,而是不能,至少來說現在還不能。

一出現在武者工會,洛歸明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自己屁股還沒在候機室坐穩,在一名老者的陪同下,一臉濃笑的江城走了過來,洛歸明看了江城身後的那老者一眼,馬上想了起來,不就是半年前自稱是天洪閣的負責人,要招自己和洛歸雲進天洪閣的那麼威嚴老者嘛。

以前這個自己看一眼都覺得心裡發怵,自己認識強大的老者,現在洛歸明卻是能很平靜的看他,人站的高度不同,眼界自然也不同。洛歸明細感受了一下,這老者的實力,也就強生七八重的樣子。說句不好聽的,洛歸明現在恐怕一劍就能將老者斬殺。

半前年自己還要無比恭敬的老者,現在自己足可以平靜對他了。

「洛歸明,回來了也不跟我們說下啊,不是你出現在武者工會,我還不知道呢」,江城抿笑著說道。

洛歸明訕訕一笑,馬上說道:「江叔,我也就回來看下我爸媽,這不在家裡也就呆了一天,也是怕打擾到您老人家了。您身為一城之主,又是一分閣之主,肯定是日理萬機了。」

江城哈哈一笑,說道:「洛歸明,你現在嘴皮子也變滑了啊,拿我這個老頭子也開起了玩笑。」

江城看了看身邊的老者,這才想了起來,說道:「對了歸明我跟你介紹一下,就叫他老譚吧,你們應該見過的。」

老譚對洛歸明微欠了欠身,說道:「洛公子別來無恙,半年不見,老朽就要仰視你了。」他的口氣之中,彷彿帶著幾分很複雜的意味。

洛歸明淡淡對老譚點了點頭。

「這麼快就走了,不到我那喝杯茶?」江城說道。

洛歸明輕搖了搖頭道:「不了江叔,下次我一定登門拜訪。」

「嗯」,江城點了點頭,抿嘴一笑道:「那我就不勉強你了,下次回來一定要來看我這個老頭子。」

洛歸明說道:「一定一定。」

江城眼睛一瞥,說道:「飛機來了,去吧。」

候機室馬上傳來了聲音,一架飛機已經降到了候機室外的天台之上,江城一直到目送走了洛歸明離開才收回了眼神。

「江閣主,這個洛歸明真的比楚天河還要妖孽嗎?真是不敢相信,才短短的半年時間,他竟然達到了如此恐怖的高度,天洪榜第一,也創造了歷史。短短半年的時間,從強生一重提升到了強生九重,恐怖啊恐怖」,老譚嘖嘖說道。

江城點了點頭道:「確實是個絕世妖孽,我覺得比楚天河還要恐怖,洛歸明的身份背景我們是知道的,以後他成長起來,將會達到怎樣恐怖的程度,誰都不敢說。但我有種感覺,他恐怕要達到我們都想像不到的高度。這孩子,我是真心的喜歡。呵呵說起來老譚,他到是被你埋沒了啊,這麼一塊大金礦,你怎麼就放過了呢?」

老譚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道:「我就是有火眼精金,也看不出來啊。」

——

8號惡魔基地中心地帶,永遠是那些高手或是勇於冒險者的樂園,在這裡充滿著危險,同時也充滿著刺激和金錢。

8號惡魔中心地帶某一座廢棄的高樓頂上,此時正有七人拿著望遠鏡在各個方位掃描著。七人中,竟然有一名看起來二十五六左右的女子,嫵媚動人,妖冶和身資,豐滿的身材,尤其是那猶如妖精般的臉蛋,特別是那充滿著無限魅惑力的雙眼,絕對是可以讓絕大多數男人為之著迷的狐狸精。

敢來惡魔基地的女的本來就極其的稀少,還是如此絕色的美女,那更是難得了。只要提起這女子,現在恐怕整個8號惡魔基地沒有幾個人不知道吧。她有個響噹噹的外號叫虎姐,現在8號惡魔基地排前三的惡魔小隊藍夢小隊的隊長。

別看是女的,卻彪悍無比,許多強生五重的高手都栽在了她的手裡,兩個多月的時間,以她彪悍的手段,在8號惡魔基地留下了赫赫的威名。成為了許多男人心中只可褻瀆,卻不可接近的彪悍女神,甚至讓不少人慾霸不能。

「虎姐,有大魚」,說話的是一二十六七歲的男子,魚是俗話,就是獵物的意思,一般說大魚,那就是五級的凶獸。

虎姐走了過去搶過了那男子的望遠鏡一看,眸子中射出了幾道鋒芒:「兩隻五級凶獸,十八隻四級凶獸和二十六隻三級凶獸。確實是票大賣買,大牙,鐵頭,賤人你們仔細確認一下周圍有沒有埋伏。」

王雨林撇了撇嘴,很是不爽的樣子,自從洛歸明他們離開了之後,虎姐就從來沒有叫過他的名字了,從來都是賤人長賤人短的,也從來不管是在王雨林犯賤的時候還是不犯賤的時候。王雨林也進行過一些激烈的反抗,但一直都不奏效,最後無奈,王雨林只能屈服在虎姐的淫威之下,帶上了『賤人』的帽子。

「安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