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寶雙手齊發,兩道拳雷將樹上的兩個魔兵給炸的粉身碎骨,而他卻目光冷峻,緊抿嘴唇,沒有說話。

這樣的戰況的確是玄軍沒有遇到的,魔兵佔據著天時地利人和,在戰力上已經高出了天兵一籌,兵力上又壓了一頭,這樣的戰局,對天兵非常的不利!

可是玄寶又有什麼樣的辦法?難道真的讓懂得運用靈火的人留下來對付,其他人往前沖?那樣傷亡的人會更多!

所以玄寶只能忍著,裝看不見,盡量讓自己多殺幾個魔兵,眼睛一直在尋找魔將的位置,如果能把魔將解決了,那也就能夠輕鬆了,沒有魔將的指揮,這些魔兵都不成氣候,解決起來就容易多了!

在前面開路的小豆芽三箭射死三名魔兵,全是穿腹一箭,直接破開靈丹。不過一摸背後箭囊,心中一緊,對身旁的土蝶兒說:「蝶兒,你那還有多少支箭?」

「不多了,現在耗費的太厲害,射出去撿不回來!」土蝶兒應了一句,箭囊里還有五支箭,最多也就是對付五個魔兵而已,可是面前的魔兵,還有成千上萬!

小彈弓摸了摸背後的另一個箭囊,那裡面還有幾支箭,可那是穿日神箭,必須要用破天神弓來射出,對付這些魔崽子,用的上神弓神箭?這也太浪費了吧?

土蝶兒一箭將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魔兵給捅死,然後對小彈弓說:「你前幾天不是給我做了個東西,做好了沒有?」

聽到土蝶兒的文化,小彈弓心中一動,可是馬上又有些猶豫的說:「做是做好了,可是現在這場合,用那玩意…能成?」

「怎麼不能成?咱們刀不行,準頭可都一等一的好,就打眼睛,然後用刀殺!」土蝶兒馬上對小彈弓說了一句。

這樣小彈弓也就沒有什麼猶豫的了,馬上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東西,遞給了土蝶兒,順便還在腰上解下了一個嬰兒腦袋大小的袋子,一起交給她。

拿著小彈弓花了足足一個月的功夫為她做成的東西,土蝶兒有些感動的說:「你就這樣一直戴在身上?不重嗎?」

「這算什麼,再重一倍都沒事!彈弓好做,就是石子難磨,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幫你磨好了!」小彈弓嘿嘿笑著對土蝶兒說著。

旁邊的土蝶兒卻突然尖叫了一聲,眼看一把鬼頭刀往小彈弓的腦袋上砍落,她想去救援已經是來不及了!

卻在這時,一個碩大的拳頭就出現在了小彈弓的頭頂,直接把鬼頭刀給崩開,緊接著余小奮就沖了過來,第二拳砸出去,就把那魔兵的腦袋給轟掉了!

「我說你們倆口子別在這個時候親親我我的行不行?不要命了?」余小奮沒好氣的瞪了小彈弓和土蝶兒一眼,把這一對小情侶也都弄成了兩個大臉紅。

拿在土蝶兒手中的,是一個木製的彈弓,木頭不算是什麼很名貴的好木頭,就是鐵砧木。而拉筋卻是實實在在的好東西,有錢都買不到,就是邪龍的龍筋!

這條龍筋給了鬼手一半,還有一半留在了原界,現在又被小彈弓死纏爛磨的硬是要來了一截,大概有三分之一的長度,其中一半,就用來做成了土蝶兒手中的這把彈弓,而另一半,則是綁在了小彈弓自己的彈弓上面!

也不理會余小奮一貫的狗嘴不吐象牙,小彈弓從懷中掏出了另一隻彈弓。這把彈弓就是小彈弓這名字的由來,從凈水蓮座的時候就帶在身邊,跟他形影不離,後來在跟射日弓王學藝的時候,卻不小心把弓筋給崩斷了!

從那以後,小彈弓就沒有了彈弓只能玩弓。其實他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弓筋,因為按照他現在的境界,普通的彈弓都玩不起來了,一拉就斷!

直到後來被余小奮給不出好心眼的激了一次,說非得把帝尊藏起來的龍筋給偷出來,安在彈弓上面,後面琢磨著,這法子說不得還真的可行!

正好土蝶兒見他每天拿著一個彈弓架子玩,也想問他要一個,那小彈弓就天天纏著玄寶要龍筋,最後把玄寶給纏的煩死了,就給了他一截,在新彈弓上試了一下,果然是天造地設!

現在弓箭已經沒有了,神弓神箭也就不想浪費,兩人的刀法甚至還不如普通的天兵,所以也就乾脆拿出了這個東西!

袋子裡面的全都是石頭,但是並不是普通的石頭,每一顆都是從虎口海峽附近撈出來的,因為那個地方的水流很大,海邊的石頭都已經被打磨的非常圓潤堅硬。

每一顆大概有杏核那麼大,卻更像是個刺球,全身都是尖角!怪不得小彈弓花費了這麼長時間來做彈弓,光是磨這些小石頭,都要花費大量的精力了!

弓也是好弓,上面被浸油,沸水煮過兩個時辰,然後再浸油,放在烈陽下暴晒三天,這是讓厚厚的油脂進入到木頭的紋理之中,然後用小火烘烤,讓油脂和木頭結合的更加密切,這樣的彈弓架子就不怕水,也不怕火,不起紋,不裂縫!

弓和彈都是用心製作的藝術品,比較起制式的弓箭還要珍貴,土蝶兒反而覺得不捨得用了,這手中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小彈弓用心血做出來的,就這麼打在魔兵身上,也實在太浪費了一些,她寧可去用神弓神箭!

「別愣著,打!」小彈弓對著土蝶兒喊了一聲,掏出了一枚石子放在彈弓的皮囊中,然後對準了一個魔兵就打飛出去!

「噗!」那粒只是經過一點點加工的普通石子,竟然穿透了那魔兵的眼睛,直接在腦後炸開了一團血霧,將那魔兵從樹上打落下來!

連小彈弓自己都驚呆了,他都沒有想到,這小小的一把彈弓竟然有這樣的威力,居然能發揮出輸弓箭的力量!

他對於彈弓,要比弓箭還要熟悉的多,當初也正是因為一把小小的彈弓,才讓大名鼎鼎的射日弓王都對他青睞有加,特意向凈水蓮座要來了這個徒弟!

他卻不知道,以他現在的境界,就算是一件普通的東西,在他的手上如果能連續幾天的打磨,都會變得不凡!何況這彈弓和弓彈,都已經貼身跟了他一個多月了,就算沒有靈性,也有了靈氣,雖然只是暫時的,卻足以傷害到魔族了!

見到小彈弓射出的一彈居然有這樣的威力,土蝶兒也再不遲疑,掏出了一把石子扣在手中,用一顆壓在皮囊裡面,對準了一個魔兵就打了過去,不過第一次玩彈弓,準頭還沒有掌握好,這一彈沒有打中魔兵,卻把那魔兵腳下的樹枝給打斷了,咔嚓一聲,魔兵跟樹枝一起掉落下來!

下面的天兵見一個魔兵從頭頂掉落下來,躺在地上只是不停的抽搐,二話不說就舉起了戰刀,狠狠的插進了魔兵的小腹,用力一絞,將他的魔丹給絞爛!

蛟兒看到這一幕,扭頭對游螈大喊:「游螈,去砍斷那棵樹!快點,最快的動作!」

游螈扭頭看到身旁有一棵一人環抱的大樹,趕緊衝過去,掄起斧頭就是一頓猛砍,也不過是兩次眨眼的時間,那大樹就咔嚓一聲,斷為兩截!

上面原本站著有十幾個魔兵,這大樹一倒,他們全都滾落下來,摔倒在地上之後卻沒有馬上站起來,好像是摔得不輕,全都躺在地上等死,被玄兵衝殺上去之後,全都給殺掉了!

蛟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扭頭對玄寶說:「相公,馬上通知大軍,用不著等著那些魔兵從樹上攻下來,只要把他們打下來就行,只要樹倒了,或者是他們從樹上掉下來了,就必死無疑了!」

在這個大型套陣裡面,除了蝙蝠,誰都要遵循規矩,連魔兵也不例外,只要全身離了地,就會被抽走陽氣。魔兵也有陽氣,在體內的比例很小,卻必不可少,否則他們不是魔兵,而是屍兵!

所以天兵需要注意的東西,魔兵也需要,這個套陣雖然對魔兵有利,卻不是方方面面都能照顧到魔兵的,只要抓住這個漏洞,就能讓戰爭發生轉變!

「砰!」一名魔兵的鬼頭刀被天兵彎腰躲過,剛想著躲在樹上,卻被一支玄寶給挑中了身體,然後從樹枝上掉落下來,一落地就被旁邊的玄兵給砍掉了腦袋!

還有的魔兵明明站在高高的樹枝上,沒等著下來,就被玄兵扔出了手中玄矛,直接插中了他的身體,從上面滾落下來!

游螈和冷光兩人更是發了狂,帶著一幫力氣很大的玄兵,不砍人,就砍樹,兩三下就能砍倒一棵樹,上面的魔兵紛紛掉落下來,馬上就失去了再戰的能力,被玄兵一擁而上,亂刀砍死!

玄軍開始慢慢扳回劣勢,卻在這時,無數黑影從前面衝過來,速度非常的快,而且攜帶著一股強大的魔氣,連玄寶都感到了這股氣勢的磅礴!

跟魔族的高手交手很多次了,但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強盛的魔氣,單單是這股氣勢,就已經讓沖在前面的神宮衛們全都戒備起來,如臨大敵! 根本沒有任何的招呼,當那些黑影在林中現出身形的時候,神宮衛和玄兵們就已經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

來的都是魔將!從他們那魁梧高大的身軀,猙獰的面容就可以看出來,這些人全都是魔將,心丹境界最少也是魔童的水平!

魔族就是這樣,修為越高,面相就越接近凡人,冥王那種境界的魔王,如果只是看面相的話,根本就不像是魔族!

如果大魔尊將魔功練成,他只是憑藉一張臉,就能和玄寶真假難辨!可是魔族就是魔族,面相雖然像,神態已經各種細節上的特徵,還是無法消除的!

這些魔將的修為都不低,戰力也強大,一共有二三十人,衝過來的時候,馬上就和神宮衛戰在了一起!

看出了這些天兵的目的是去往那個山洞,魔兵肯定會瘋狂攔截。那個山洞是魔尊所在的地方,一旦被天兵所佔領,那這個島上的所有布置,都要毀於一旦!

魔兵既然無法建功,那就讓魔將上,魔將死完了,還有魔王!反正要不顧一切的阻擋住天兵的腳步,讓他們退回草原,那裡就是他們的埋骨之地,等魔尊出來,這些天兵都會死!

這些魔將戰力很高,跟神宮衛們不相上下,倒不是說他們的修為就跟神宮衛們差不多,只是在這些套陣裡面,神宮衛的修為和戰力都受到了限制,而這些魔將的戰力卻得到了提升,此消彼長的情況下,雙方實力相當,打的難分難捨!

無眉一人獨佔五人!這還真無愧於他那戰神的稱號,而且這五人全都是他主動招惹的。魔族的人大多屬於睚眥必報的脾性,在戰鬥中誰捅了他們一刀,那他們就盯准那一個人了,必須要把他殺了,才能去找別的對手!

因此一上來,無眉就直接先出槍,邊跑邊出槍,連傷五人,被那五個憤怒的魔將給圍住!

豈是無眉是想一個人對付更多的魔將,倒不是小瞧這些魔將,而是他自己的實力自己知道,兩三個魔將根本無法將他的全部實力引發出來,只有更多的敵人,才能讓他全身心的對陣,將他的潛力完全激發!

不過五個也夠了,從他們圍住他而沒有馬上急著上前的陣勢,無眉也看出來這五個魔將的實力不俗!

相比較魔將的高大魁梧,無眉就顯得有些身材矮小單薄了,可是從氣勢上卻絲毫不輸陣,斜著眼睛看著前後左右的五個魔將,手中牛首石槍一抖,如蟒蛇一般,撲向了正前方的一個魔將!

「噗!」牛首石槍刺進了那魔將的胸口,卻只是入肉一寸,就在也不能深入,好像頂在了一塊石板上面!

那魔將怒吼一聲,一拳砸在了槍身上,卻也沒有將石槍砸斷,而是讓槍尖在他的身上劃下了將近一尺長的血槽,不過那魔將卻像是沒有絲毫的疼痛感覺,轉身一甩粗壯的胳膊,一跟鏈錘就往無眉的頭上砸來!

那鏈錘一端是手柄,連接著女子手腕粗細的鐵鏈,另一端則是一個大鐵球,足有凡人的三個腦袋大,重達數百斤!

這要是砸在人身上,凡人直接就會變成一灘爛泥,而就算是修靈人,哪怕到了戰神這種靈童境界,挨了一下也會直接破開靈氣防禦,讓身體受到重傷,一旦是致命部位,也有送命的可能!

無眉當然不會被這個砸中,只是往旁邊一躲,牛首石槍突然隨著身體的後退往後一縮,一名魔將舉著近五尺長,兩百斤重的達到高高過頭頂,正準備劈下來,牛首石槍的槍柄就已經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胸口,皮糙肉厚的魔將雖然沒有受傷,可是這一撞之力卻也讓他往後踉蹌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大刀劈下來,不偏不倚的砍在了他自己的左腿上,疼的他大吼一聲!

「呼!」一個魔將從側面躥過來,動作之快讓無眉也來不及做出防禦,然後右臂就被那魔將一手抓住,那魔將剩下的一隻手,也抓在了牛首石槍上面!

他想奪槍!無眉馬上看出那魔將的目的,右臂一震,手腕往上一抖,牛首石槍飛速旋轉,整個槍身都發出嗡嗡聲響,貼著無眉的右臂往上滾。

那魔將抓住石槍的手因為槍身的旋轉而被震開,而抓住無眉肩膀的手正準備把他的整條胳膊都撕下來,牛首石槍卻已經順著胳膊爬上來,彈開了他的手!

「呲啦!」魔將的手在無眉的肩膀上留下了三道血槽,然後被牛首石槍彈開。高速旋轉的石槍被無眉往槍身上一拍,就圍繞著無眉的脖子轉了一圈,然後盤旋飛出,「啪!」的一聲,重重的抽在那抓傷無眉的魔將臉上,隨著一聲慘叫,那魔將已經被抽飛出去,而牛首石槍也停止了自身的旋轉,倒飛回來,回到了無眉的右手中!

而此時的無眉並沒有停下身勢,雙手持槍,往地上一插,整個人藉此翻了一個跟頭,雙腳重重的踹在了一名魔將的胸口,然後一隻腳就進入了那魔將的體內!這一腳,竟然是把那魔將給踹塌了胸膛?

可很快無眉就看出來,並非是他踹塌了那魔將的胸膛,而是那魔將根本就沒有肋骨,這一腳就像是踹進了棉花堆里,無眉想拔出腳來,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奏效!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魔將從側面衝過來,一把就撞在了無眉那條被陷入到魔將胸口的腿上!

那個魔將身材十分的肥碩,就像是一個被砍下的大象頭,只是他的頭髮卻根根豎起,宛若腦袋上頂著一隻刺蝟!

而那刺蝟的尖刺,此刻就已經深深的插進了無眉的大腿!無眉悶哼一聲,手中牛首石槍一撩,繞著自己的傷腿就往上一提,「噗!」的一下,擊中了那魔將的雙腿之間,那魔將整個身體往上一跳,帶著無眉的大腿噴濺出一蓬血花,那牛首石槍又繞腿迴旋,「咚」的一下,重重的砸在那魔將的腦袋上,將他給砸癱在地!

那胸口陷落的魔將伸手就要搶奪石槍,無眉雙手虛空一錯,石槍直立著旋轉起來,順著那魔將伸過來的胳膊就滾進了他的懷裡,「啪啪啪」幾下拍打,那魔將胸口一鼓,將無眉的腳彈了出來,整個人也被石槍給彈後幾步,臉上胸口都被抽出了一道紅色的豎印!

來不及查看自己的傷勢,無眉手一抓,牛首石槍被他拿在手中,然後整個人就往旁邊一滑,剛才站立的地方,石屑飛揚,一個大鐵球就砸在了地上!

腰間一痛,一把大刀從後面猛刺過來,幸虧在最後關頭,無眉心生警覺,已經往旁邊閃躲,那大刀就貼著無眉的左肋穿過,帶出一蓬血花,而無眉左臂往下一夾,身體往前走了一步,然後有力往旁邊一甩!

後面那拿刀的魔將就被這股牽引之力給帶的身不由己的往前踉蹌跑出,緊接著就感覺到一團黑影從頭頂上覆蓋下來,還沒等他抬頭去看,腦袋上已經挨了重重的一擊!

大鐵球原本想應該落在那個該死的神將身上的,可是卻鬼使神差一般,將自己同伴的腦袋給砸了個稀爛!那使鏈球的魔將也有些意外,所以整個人都愣了一下,就趁他發愣的這一剎那,一桿槍悄無聲息的掩殺而至,直接穿透了他的丹田!

非常刁鑽的角度,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躲不過去了!而且他也驚恐的發現,其實按照這樣的力道,這個對手第一次對他的攻擊,完全可以穿透他的胸膛,可他卻只是將槍尖插進去一寸,讓他誤以為對手的力道,也就是那個水平,所以才放鬆了對丹田的保護!

不管是神人還是武人,不管是神將還是魔將,丹田都是需要保護的地方,除非是像玄寶這樣的境界,心丹根本找不到了,或者是靈童的高級警戒,心丹可以在體內隱藏躲閃,自由活動,否則一旦丹田受傷,那比剁了腦袋還要死得快!

鏈球的手柄也從那魔將的手中滑脫,隨著牛首石槍如閃電一般的抽回,那魔將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跪在了地上,雙手捂著自己的肚子,慢慢的一頭拱在地上,保持這個怪異的姿勢,一動不動。

無眉卻也是身體趔趄,往前走出兩步,身後一名魔將用爪子在他的背上劃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就是沿著脊椎的一側,幾乎將他從後面開了膛!

如果躲開這一擊,那前面的魔將就無法殺死,所以無眉寧可忍受這一擊,也要先把那個使鏈球的魔將殺死,此刻牛首石槍長長的槍身就在無眉的右手中如閃電一般的后滑,「砰」的一下,重重的撞在了身後那魔將的右腿上,伴隨著一聲脆響,那魔將的右腿骨,已經被生生撞斷!

劇痛讓魔將發了狂,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嘶吼,雙臂不停的揮舞著,把無眉的上身抓的血肉模糊,不過很快他就停了下來,因為那牛首石槍已經穿透了他的腹部,他的魔丹已經被絞成了碎片!

這一次無眉並沒有撤回牛首石槍,因為槍尖已經被人從那魔將的身**住,然後用難以抗衡的力量,給猛的拉了過去!

被整支槍都給穿透的魔將頹然倒地斃命,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魔將,正是那胸口陷落的魔將,此刻已經搶到了對手的兵器,臉色頓時大喜,雙手拿著牛首石槍就往無眉刺了過來!

無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揶揄的神色,嘴裡罵了一句:「蠢貨!」然後一把抓住了槍尖,手腕一抖,牛首石槍的槍身就像是蛇一樣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彎曲了幾下,把那魔將的雙手震開,然後眼睜睜看著那牛首石槍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掉頭,槍尖「噗嗤」一下,刺入他的咽喉! 那魔將至死都沒有弄明白,為什麼一桿石槍居然會變得那麼柔軟,而且中途掉頭,殺敵變成了殺己?

不過他明白為什麼拿在自己手中的槍會不聽使喚,因為那是一件靈器!不管是神人還是魔人,使用的兵器如果跟隨主人的年代久了,就會變成靈器。

這是一個常識,神魔兩界的人都會懂,只不過現在魔族的人一向腦子不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這就等於自己給自己掘好了墳墓!

槍身一抖,一顆魔將的腦袋就飛了起來,無眉將牛首石槍往上一拋,槍身上的血漬就在空中飛灑,牛首石槍從上面掉落下來,「噗嗤」一聲,將剛從地上坐起來的那個刺蝟頭就從頭到屁股一直插了個通透!

「砰!」一聲巨響從身後傳來,一名拿著狼牙棒的魔將整個人都飛了起來,一下子撞在了旁邊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樹上,濺出了大片的血花,而在他的背上,赫然嵌著一把大斧子!

殺了五個魔將,身上也受了傷,正是無眉最為放鬆的時候,這個傢伙居然從後面偷襲,要不是游螈及時救場,還真的會被他所傷!

游螈大步走過來,直接把斧子從那釘死在樹上的魔將背上取下來,然後反手一砸,正中一名魔兵的面門,直接把他的腦袋給砸爆!

看著無眉身旁的那具魔將的屍體,游螈有些咋舌的搖了搖頭說:「戰神就是戰神,真是太猛了!」

無眉把牛首石槍拿在手中,一槍將一個魔兵從樹上挑下來,看著游螈笑著說:「你這傢伙也不錯,殺的不比我少!」

對於神宮衛們來說,都是一個脾氣的,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如果碰不上勢均力敵的對手,他們經常會陰溝裡翻船,被一些普通的魔物所傷,這正是他們因為戰力沒有被激發而產生的憊懶。

可現在這一戰,就讓他們找到了勢均力敵的對手,體內的潛能完全被激發出來,每一個人都戰鬥的興緻勃勃!

「噗!」一名魔將剛剛躲過虎眉的幻月飛輪,就被一根盤龍神棍把腦袋砸成了爛瓜!

而虎眉手中的幻月飛輪也發出令人心悸的「嗡嗡」聲響,鋸齒飛盤在林中散發出瘮人的寒光,在雀狟的耳邊呼嘯飛過,生生切斷了一名魔將的腦袋!

「禿子,你不要搶我的菜!」余小奮雙手滴血,卻不是他自己的血,面前的一個魔將腦袋都被捶成了稀爛。

冷光看起來比他還要恐怖,不只是雙手沾血,就算是自己整個人的正前面,都已經被鮮血浸紅,臉上更像是用血洗過臉一樣!

所有的神宮衛之中,只有他對魔毒是毫無顧忌的,只要不是身上有了傷口,魔毒會直接進入他的經脈血管,那就算是咽到嘴裡吞下,都不會有事!

半獸人一旦有了靈丹,就是這麼強悍!所以冷光現在就是跟魔將對著干,魔將用兵器,他也有通靈禪杖。魔將用爪牙,他的爪牙比對方還有鋒利,已經生生撕碎了三個魔將!

在他的身旁,就是地鳶。一向承擔老大和斥候角色的地鳶成了神宮衛中最脆弱的人,連對付魔兵都有些吃力。

沒有了雙翅的協助,地鳶的戰力下降了一半都不止。所以神宮衛中最嗜殺的冷光和游螈兩人就成了他的左右護法,一直護在他的身旁。

三十多名魔將,在數萬魔兵的簇擁之下,整整撐了三個時辰,最後終於被天兵鑿穿,防線全面崩潰!

大量的魔兵開始往後撤退,只剩下十幾個魔將在指揮這些魔兵,要全部退到高崖口。

妖島的東北角,就叫高崖口。這裡距離海面大概有二十多丈,地勢陡峭,下面卻不是海水,而是亂石灘!

在高崖口的側面,就有一個山洞,這裡就是魔尊的藏身之處。而魔將魔兵心中的魔尊,自然也是跟石山崖合併之後的冥王。

這一片是整個島嶼的禁區,平時都沒有人在這裡,就算是魔兵想要爬上高崖口的崖坡,也會被冥王親手殺死!

所以在高崖口的西面,魔兵組成了一道人肉防線,不讓天兵靠近這個區域。可是就算在樹林之中,他們都沒能擋住天兵的進攻,在這裡沒有了那些樹木的阻擋,更是難以抵抗了!

十萬魔兵現在已經去了三分之一,大概只有六萬人從樹林中退了出來。而現在還留在樹林里的天兵,依然有六萬人!

只是這六萬人,幾乎一半多都是從原界剛剛出來的,為了走出身後的這片樹林,將近有四萬兄弟,就躺在了林子里!

妖島上的戰鬥,從一開始到現在,就是殘酷而血腥!天兵和魔兵之間,一直是以命換命,戰損相當!

這樣的戰鬥,別說玄寶沒有在天兵身上見到過,就算是凡兵之戰的時候,也沒有出現過!

樹林裡面濃煙滾滾,所有的屍體都被堆成了屍堆,然後區分好陣營,分頭進行焚燒!大量的陰木在這種煙霧的熏陶下,枯萎敗落,原本正在修補的陰雲,也再次被沖開了一個大洞。

玄寶手持誅魔劍,看著護在高崖下面的魔將魔兵,沉聲說了一句:「殺!」帶領著天兵神將就沖了上去!

誅魔劍所指,人頭落地!玄寶都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了,只記得自己有太多的兄弟倒在了這座島上,如果不儘快把冥王解決掉,會有更多的人死在這裡!

修靈兵和備援兵已經合為一起,全部由二虎帶領,劍左劍右為副將。戰鬥打到這個地步,天兵之間的隔閡早已經消除,生死大戰之中如果還有些許的罅隙,就只能換來自己的死亡!

袍澤就是最值得信賴的兄弟,在戰場上只有敢於把後背交給自己的袍澤,才能真正毫無顧忌的去面對敵人!修靈兵和備援兵已經完全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天兵真正的戰力,開始在戰鬥中不斷提升,就算是身處大陣,也發揮出了平日里所沒有出現過的水平!

沒有了陰藤掛樹的威脅,天兵們也全都精神抖擻,他們一大半都是生力軍,對陣那些已經在樹林里整整拼了三個時辰的魔兵自然是不用客氣,穩佔上風!

蛟兒拉住了玄寶的胳膊,輕聲對他說:「相公,我覺得這裡有點不對勁!這裡原來也是樹林,可是現在卻變成了廢墟,地上全都是燒焦的痕迹,這是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