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大學大禮堂二樓。

許醉凝剛剛掛斷了和歐陽楚的電話,就聽見周雙卿尖叫了一聲。

「醉凝,你快來,你快進來幫我一下。」

許醉凝馬上推開教室的門進去,就見周雙卿眯著眼睛蹲在地上不知道摸索著什麼,臉上儘是焦急之色。

「醉凝,我化妝的時候不小心把隱形眼鏡給掉了,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你快來幫幫我」

許醉凝緊皺著眉頭開口,「別找了,隱形眼鏡掉地上了也就不幹凈了不能戴了,你宿舍里應該還有其他的隱形眼鏡吧?」

「宿舍里還有一副,但是現在開幕式馬上就要開始了,我跑回去拿另一副眼鏡也來不及了呀!」

周雙卿是高度近視,如果不戴眼鏡的話,基本就是個瞎子,不戴眼鏡上台,怕是在台上能摔死。

周雙卿的話剛剛說出口,門口就傳來了之前那個負責的學生會學長的聲音。

「醫學院一年級的周雙卿,你準備一下,你是安排在第一個上場的。」

這話讓周雙卿更加驚慌失措起來,她著急的手都開始發抖,「怎麼辦啊醉凝,來不及了啊,要不然我就帶著框架眼鏡上台吧?」

許醉凝簡單的思考了一下,開口說道。

「不可以,你既然想要驚艷全場,就不能帶著框架眼鏡上場,這樣吧,你現在馬上跑回宿舍取你另一副隱形眼鏡去。」許醉凝當機立斷的說著。

周雙卿卻是呆了,「那這走秀不就……」

許醉凝上前一步,平靜的說著,「走秀你不用擔心,你第一套衣服,先由我來幫你走。」

許醉凝的話,讓周雙卿覺得很是莫名。

「醉凝,你要上去走?但是……」

不等周雙卿再說些什麼,許醉凝趕忙打斷了她。

「雙卿,你聽我說。」

許醉凝抓住周雙卿的肩膀,看著她的眼睛里全是認真,「你想不想讓白以智那個渣男後悔?想不想讓學校里的所有人知道你現在有多麼的美?如果你還想的話,就不要再耽誤了,馬上回去宿舍取隱形眼鏡,這邊暫時交給我好了。」

許醉凝眼睛里滿滿的堅定與認真,使得周雙卿的不安與猶豫滿滿消退。

回想起自己付出的努力,再想到白以智之前對自己的侮辱與刻薄,她堅定了信心。

「好!醉凝你等著,我很快就回來。」

說著周雙卿拿出包里的框架眼鏡戴上,馬上衝出了教室。

門口的那個學生會學長看到周雙卿居然跑出去了,一臉的不可思議。

「哎哎,周雙卿你要去哪裡,馬上就到你了啊,你不表演了嗎?」

他臉上全是震驚之色,然後就見許醉凝也從小教室里走出來到了他面前。。

「學長,請問一下你們這邊準備卸妝水了嗎?」 楊柏已經壓下心中疑惑,趕緊朝著出口而去,而就在走出的時候,上空亮起奪目的光彩,猶如昊日一樣。

「九鳳朝歌石!」身後的向勝雪已經激動起來,眼前是一座連綿不絕的宮殿,那可是三千年前的宮殿,卻五彩斑斕。

尤其那個奪目之光,那是凌空一塊五彩神石激發,朝歌,真正的帝都,擁有九鳳拜空之位。那是屬於朝歌的昊日,朝歌永遠在光輝之下。

「神石?」楊柏也咋舌,誰能夠想到在這地底的世界,卻是這樣的一幕。這樣的帝都,才是真正的世界中心。

那青色的台階,鑲嵌雲紋,那遠處的殿宇樓閣,都反射光芒。這裡根本不像古時,彷彿仙宮一樣。

「這就是朝歌,看到沒有,這裡的一磚一瓦,都是古代人民建立起來,當初殷商之帝王就在這裡。」

向勝雪好像對歷史很了解,而旁邊的宋端武已經悄聲沖著楊柏說道:「人家是港島大學歷史系和中文系雙碩士學位。」

楊柏翻了翻白眼,一個峨眉山修真者,居然還有這麼高的學歷,這讓楊柏的確刮目相看。

「哼,現在知道差距了吧。」風陵師太冷漠的掃了一眼楊柏,終於能夠發泄一下心中的鬱悶,不過也都火熱的看著眼前的宮殿,這裡才是真正的殷墟,這裡的一切,如果暴露人間,一定會震撼天下。

「你知道嗎?當初天地有靈氣,有神靈,這裡的每一個材料都是具備靈性的,那才是華國最輝煌的歷史。」

向勝雪又一次激動的說著,俯視地面,這裡的靈氣太濃郁了,這裡真的是仙境,如果在這裡修鍊,尋常修真者都能夠進入金丹期。

「畢竟是歷史,一個沒落的國度。」楊柏卻搖了搖頭,成王敗寇,紂王畢竟被武王替代,夏商周,國人依舊記得還是周朝,周朝定禮,天下歸心。

「不是沒落,而是攻破!」向勝雪指了指前方,在這座五色斑斕的帝都當中,前方的殿宇也是殘破的,碎裂的廢墟也隨處可見。

「我們還是過去!」楊柏暗中吸收的靈氣,而宋端武等人也都是如此,向勝雪已經拿出專業的相機開始拍照,一定要把這珍貴的資料帶出去。

「我們不用你們陪著,進入這裡,就各自為命吧。」風陵師太冷笑一聲,來到朝歌就要找到聖紋,就算是炎黃組也無法相信,而且宋端武可是武當山的弟子。

「師叔,讓我陪著你吧,你還受傷的。」宋端武還想說什麼,結果風陵看都不看,拉著向勝雪朝著另一處宮殿而去,遠離楊柏。

向勝雪回頭還張望一下,不過也知道能夠進入這裡,一切都各憑機緣。

「走吧,這四周的宮殿都是空的,只是好像這是人為搬空,難道當初的紂王預料到了?」楊柏目光掃視,破妄金瞳之下,前方的一處處殿宇,裡面空無一物。

「空的?有這麼多靈氣,這裡一定有寶貝。別忘記,尚萬里等人說的。」宋端武卻不甘心,這裡積攢的靈氣,簡直太濃郁了,宋端武只要留在這裡,一定能夠晉陞金丹期。

「別看了,我們要找到石靈兒的那處宮殿!」楊柏趕緊抓住宋端武,現在不是留在這裡的時候。

「楊柏,你等等,讓我找一下,我不甘心。」宋端武伸出手來,可惜楊柏是什麼力量,當場就把宋端武拉著朝後面的宮殿而去。

「朝歌太繁華了吧,這裡的宮殿有那麼多人住嗎?」楊柏看著四周的殿宇,商朝的建築群絕對的美輪美奐,三千年的人怎麼能夠造出這麼完美的宮殿。

「轟!」可就在這時候,遠處的宮殿突然坍塌,顯然有人進入深處,好像發生某些事情。

「有人,我們過去!」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的地磚繪成一個巨大的玄鳥,青色的玄鳥指引一個方向,一股神威讓楊柏目光一凝。

楊柏可以感到,在那處宮殿當中,有一股強大的神力在吸引楊柏。楊柏的目光無法穿透,只能領著宋端武,踏上一處處台階,化為一道匹練,朝著前方殿宇而去。

五色殿宇當中,卻有一個黑色的殿宇,殿宇猶如幽冥一樣,兩旁的石柱卻布滿不同紋路,如龍如魔如神。

「天殿?」楊柏已經看到大殿之上的牌匾,用甲骨文書寫,而此時在大殿當中,卻傳來轟鳴聲。

楊柏跟宋端武互相看了看,無論如何也要進去,這黑色殿宇上面的紋路,隱約跟照片之上有點相同。

楊柏已經縱身而去,而剛一進去,前方出現山連山,恐怖的威能轟然降臨,楊柏一拳砸了過去,狂暴的力量震驚正在交手的兩人。

」陰元極,陶景天?」楊柏沒有想到,進入祭祀神殿當中居然是玄道陰元極,還有正一道的三個人。

而最讓楊柏震驚的,在這些人的身後,那一排排的青銅架後面,卻放置無數的龜甲,而在那上面神光湧現,萬法升騰。

「典籍,修真典籍,這麼多?」宋端武也傻眼了,映入眼帘的可是成百上千的典籍,都蘊含寶光,這是殷商留下的最好的寶貝。

「楊柏!」陰元極也看到楊柏了,而此時陶景天等人也都戒備起來,眾人能夠在這裡相聚,而且這背後龜甲可是上古修真傳承。

「陰元極,你也認識這個傢伙?」魏雲吉看到陰元極的臉色,目光森然起來。而此時的陰元極當然看到楊柏了,而剛要說什麼,遠處的殿宇牆壁轟然坍塌,幾個匹練猛的朝著龜甲而去。

「什麼人?」陶景天和隆玉猛的一揮手,玉如意綻放光芒,祭祀神殿當中又一次出現四個人影。

「散修聯盟的?東華山?」宋端武趕緊輕聲說著,這四個人隱藏的夠深了,其中一名金丹長老,滿頭都是綠髮,猶如海苔一樣,相當的古怪。

「你們正一道和玄道別太過分了,這麼多典籍你們吞不下。」散修聯盟的海外長老梟蛇真人慢慢的看向陰元極等人。

「梟蛇,這麼多年不見,你還敢出現?」陰元極可是最強金丹期,目光冷酷無比,梟蛇已經在退避。

可是對面這麼多典籍,如果能夠參悟上古流傳下來的,對於現在的修真者簡直就是秘寶,而且散修聯盟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傳承。

「陰元極,老夫知道你很強,可惜別忘記了,這裡並不是玄道。」梟蛇長老慢慢的獰笑起來,尤其聽到對面又一次傳來腳步聲,這個祭祀神廟看來匯聚許多人。

「師傅,正一道他們!」向勝雪跟風陵師太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陶景天,而同時那麼多的龜甲讓向勝雪的雙眸都凝重起來。

「古典,師傅,怎麼辦?」誰不想得到古典,估計這裡也只有楊柏不想,楊柏的目光卻一直看著青銅架的後面,那是有一條通道,通往幽深之地。

祭祀神殿可是殷商重要場所,最是靠近紂王的殿宇。這裡的龜甲能夠留存,沒有被搬走,看來這些典籍並不是很重要。

可是當初不重要,不表明現在不重要。這些蘊含神光的典籍,楊柏只是掃了幾眼,就知道裡面是修神的功法。

楊柏想要進入通道當中,那裡或許就是石靈兒拍照地方,而在那裡李濟也存在,楊柏現在就擔心石靈兒。

所有人都在戒備,誰能夠想到楊柏不聲不響,直接就朝著青銅架而去。

「年輕人,別動,這麼多人等待,你算什麼?」東華山的兩名修真者冷哼一聲,突然出現的小白臉而且身上還沒有任何的修真氣息,這讓東華山人很不屑。

楊柏根本就沒有聽,所有人都看著,看著楊柏還在走。宋端武想要說什麼,可是楊柏是兄弟,宋端武只是跟隨。

「我跟你說話呢?你是不是傻子?」東華山的一人走了出來,手中玉劍指向楊柏,結果楊柏只是一抬眼,一道恐怖的眼神降臨。

「滾蛋!」楊柏太嚇人了,瞳孔的深處就是神龍,這個東華山的修真者還沒有反應過來,當場就被鎮壓。

「炎黃組,辦事,都退避!」宋端武也是站了出來,一道劍氣轟然而起,劍指對面。

「炎黃組的?」梟蛇真人猛的看向,而此時的陶景天等人卻冷笑一聲,指了指楊柏,淡淡說道:「炎黃組,副組長楊柏,難道你們炎黃組想獨吞?」

「什麼?他就是楊柏?」眾人都是一愣,梟蛇真人望著楊柏也貪婪起來,誰不知道楊柏可是擁有神劍和神格。

「梟蛇,你如果能夠殺他,這裡的典籍讓你優先選擇?」陰元極卻是獰笑的看護著梟蛇真人。

「殺了他?陰元極,你難道不知道他有神劍嗎?」梟蛇毫不客氣的拒絕,不過衣袖當中手卻暗中垂了下去。

「那我要告訴你,他現在根本無法動用神劍,他的神劍已經被異武道給封印了,你會怎麼選擇?」

「封印?真的?」不光梟蛇,陶景天等人也都死死看著楊柏。

「楊柏?」宋端武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終於看向陰元極,神劍龍泉被魔絲沾染,可這個秘密根本無人能夠知道,就算是逃跑的裴文中也不會知道。

「陰元極,難道你跟魔有關?段畫的死,不簡單。」 楊柏的神劍被封印了,這樣的消息讓場中的金丹期大能都目光閃爍起來。而且很快的散修聯盟的梟蛇猛的一抬手,手中出現一個綠色的長笛。

長笛凌空發出嗚嗚的響聲,而楊柏的腳下突然裂開縫隙,無數的毒蛇朝著楊柏撲了過去,然後楊柏彷彿進入特殊的空間,天底下各種的毒蛇紛至沓來,朝著楊柏就要撕咬。

「楊柏,小心!」劍氣而起,宋端武想要幫助楊柏,也不知道這是虛幻之術,還是真的毒蛇。

可站在毒蛇之中的楊柏,只是慢慢抬起頭來,所有的毒蛇好像無法移動一樣,然後一點點化為碎片。

「什麼?」梟蛇沒有想到,楊柏這麼輕易就毀掉靈蛇大陣,大陣當中虛虛實實,那些梟蛇暗中布置的毒蛇怎麼也無法移動了。

「今天誰也別擋我,我要過去!」楊柏指了指青銅架之後,要離開救下石靈兒,楊柏總覺得哪裡有強大的東西,在俯視眾人。

「楊柏,沒有了神劍,你還有什麼能耐?對了,你的神魂很強大,那你試試這個吧。」梟蛇獰笑一聲,剛張開嘴,而那些楊柏腳下的毒蛇猛的朝著梟蛇撲了過去。

楊柏可是擁有龍山神格,世間動物統統都會被控制,楊柏根本沒有停留,想要趕緊找到石靈兒消失的地方。

「蛇血劍!」綠色的長笛轟然抽在毒蛇的身上,每一個毒蛇的頭顱都炸開,然後這些充滿毒氣的蛇血在空中匯聚,一把巨大的蛇血劍馬上就落下。

「滾蛋!」這次都沒有楊柏出手,宋端武長嘯一聲,真武劍化為劍氣長河,一股鋒利無雙的之氣,轟然爆炸在虛空。

「轟!」滔天的劍氣,而在這劍氣當中,無數的毒血朝著四周擴散開來。梟蛇這是故意的,這些毒血可不簡單,只要沾染一滴,就算是修真者也要夠嗆。

「梟蛇,你夠可以的!」眾人紛紛退避,陰元極也在退後,可是目光卻看向這些古典,無論如何,這裡的東西也要佔有。

「楊柏,你回來!」漫天都是毒血,宋端武也退後了,可是能量中心當中,楊柏一步上前,身上被一股靈霧化為屏障,直接撲向前方的青銅架。

「你這個傢伙能夠解毒?」梟蛇也愣住了,楊柏真的無懼這些毒血,還能夠上前來。梟蛇手中的長笛又一次幻化,金丹期的威能朝著楊柏就抽了過去。

長笛化為一座島嶼,千百島嶼組成的蛇頭,朝著楊柏就鎮壓下去。整個祭祀神殿都在晃悠,旁邊的龜甲都被震落在地上,看著這些大能都心疼無比,那可是上古典籍。

「楊柏,你給我去死,我的千蛇島是能夠鎮壓神魂的,憑藉神格提升境界,那可是虛的。」梟蛇修鍊多少年,能夠在靈氣稀薄之下成就金丹期,那都擁有強大的天賦。

梟蛇說的也沒錯,單憑神格提升境界,就跟吃丹藥一個意思,根基是不會穩的。

可惜楊柏不同其他人,而此時楊柏真的怒了,本來楊柏只想過去,可是這些人都認為楊柏要搶奪古典。

「老子也不要這些東西,都給我讓開道路,滾開!」暴怒之下的楊柏轟然砸出拳頭,那巨大的神龍又一次出現。

龍之力要扶搖而起,上空的千島要鎮壓,同時楊柏一腳落下,番天龍印轟然而起,天旋地轉,千島直接就被鎮壓,那恐怖的蛇頭落在楊柏的對面。

「轟隆隆!」楊柏真的狂暴起來,無數的拳頭,化為隕石一樣,恐怖的力量,當場就把島嶼轟碎開來。

梟蛇震驚了,猛的後退,楊柏的力量太暴虐了,這簡直超越了金丹期,任何的大能都無法擋下楊柏的力量。

「他到底是什麼體質?神龍?他跟崑崙有關,不可能吧?」梟蛇彷彿看到另一個影子,當初崑崙那個殺神天驕,只是那個人已經死了。

「師兄,我也覺得楊柏跟那個人很像,都這麼強大。」魏雲吉好像也看到什麼,曾經也敗在那個人的手中。

「不可能,那個人沒有後代,楊柏的神功跟龍有關,難道楊柏的傳承來自崑崙?」陶景天目光幽深的看著楊柏。

「我說了,誰也別擋我,你們要典籍是你們的事情,我要過去。」楊柏深吸一口氣,無懼戰鬥可是楊柏要趕緊找到石靈兒。

「梟蛇,怎麼樣?不行了吧?」陰元極卻看向梟蛇,而同時冷漠的看著四周,慢慢的朝著楊柏的前方而去。

「想要過去,那就來吧,楊柏,沒有了神劍,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強。」陰元極號稱第一金丹,當然要挑戰楊柏。

「我有多強,管你什麼事,給我讓開。」楊柏冷酷無比,而此時的陰元極卻突然獰笑起來,望著梟蛇,望著正一道三人的方向。

「不是跟我,而是我們。」

「陰元極大長老,你說什麼?你們要挑戰我們組長?」宋端武也走了出來,對面的陰元極到底什麼意思?

「哈哈,沒錯,不是挑戰,而是殺掉一些不穩定的因素。」陶景天也走了出來,來到陰元極的旁邊,身後魏雲吉等人都冷笑的看著所有人。

「畢竟你們是炎黃組的,想要在這裡監控,想要在這裡狂妄,那就對不起了。楊柏此子不能留。」

「你們說什麼?你們要聯合起來了?」宋端武就是一驚,楊柏在強也無法擊敗對面三人,而且旁邊的梟蛇也陰森的走了出來。

「楊柏,不好!」宋端武想要來到楊柏的旁邊,而就在此時,梟蛇卻看著風陵師太的方向,淡淡說道。

「風陵,你也是金丹期,怎麼樣?我們殺了這個小子,這裡就沒有炎黃組的事情。剩下這些典籍,我們一起分了。」

不知道何時,陰元極暗中聯繫了這些人,這些金丹大能要殺了楊柏,也不知道陰元極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如果楊柏沒有逼過正一道,陶景天等人未必能夠同意。如果剛才楊柏出手沒有這麼強悍,梟蛇這樣的傢伙也不會同意。

這些金丹期太精了,活的越久,做事就越謹慎。在這個朝歌之地,想要獨享寶物是不可能的,只要聖紋的能量沒有出現,一切都可以談。不過楊柏這樣的無雙戰力,先要被斬殺。

楊柏也看到對面,四個金丹期加上隆玉和那兩個東華山之人,這些人統統攔在楊柏的面前,阻擋楊柏的路。

「你們要臉嗎?」風陵師太冷笑一聲,雖然嘴毒,可是風陵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楊柏在怎麼說也是小輩。

「風陵,你是要跟楊柏在一起了?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殺他嗎?」陰元極笑了起來,身為玄道的大長老,陰元極知道許多隱秘的事情。

「就因為他比你厲害,超過你這個金丹第一人?」風陵鄙夷的看了一眼陰元極,一句話就把陰元極弄的臉色鐵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