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子重重的嘆息一聲,不可否認易陽很妖孽,可是這一次乃是四大學院一起招生,其中的慘烈與兇險,那是可想而知。

「哦!老哥,你的意思是說,這一次我們有自主選擇的權利,可以不用局限於戰神學院,可以隨便的選擇四大學院任何一個嗎?戰神學院可是兵家聖地,幾乎天下將領全部出自戰神學院,逐鹿書院,武道第一,幾乎天下的聖地與宗門,全部是出自逐鹿學院,乾坤書院,乃是天下讀書人最嚮往的聖地,而這仙靈學院,嘖嘖!那裡可是美女無數,看來仙靈學院是個不錯的選擇。」

易陽露出了一抹無比的邪笑,手中的美女露點扇那是瞬間的展開。

「小混蛋,除了戰神學院,別的學院,你想都別想,趁早給我收起你的鬼心思。」烈山傲月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這裡,一雙美目之中閃爍著無比的寒芒,整個溫度都是下降了幾分。

「嘿嘿!我可不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行了,我先走了。」易陽順手合起了扇子,直接是插在了腰間,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奇珍閣。

烈山傲月可是一頭霧水,看向了玄空子,道:「大師,這個小混蛋什麼意思。」

玄空子也是一楞,轉而是大笑起來,道:「天機不可泄露,這小子,有點意思,有點意思。」

易陽走在了街道之上,手中的扇子不停的晃悠著,十天的修鍊,讓他是有了長足的進步,而且大力魔龍拳已經大成,體內氣血猶如是江河大浪,兇猛無比,足以是越級斬殺無數強敵。

忽然,易陽的目光一凝,手中的扇子輕輕的合上,嘴角撇起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弧度,殺氣,有點意思,我當是誰,原來是刺客聯盟這群藏頭露尾之輩,想殺我,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刺客聯盟,那可是一個臭名昭著的組織,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其勢力早已經滲透東域的每一個角落,他們以情報與暗殺為生,只要出的起價錢,什麼人他們都敢暗殺,前世甚至還有刺殺過一個神朝的王爵。

易陽前世與他們打過不少交道,對於他們可是熟悉無比,特別是他們暗殺與潛伏的手段,那是堪比一絕。

一念至此,易陽的身影故意是閃到了一條偏僻的暗巷之中,這裡完全就是一條死胡同,裝作是無比痛快的噓噓了一翻,正當易陽欲走出巷子的時候,巷口出現了三道身影,黑衣蒙面,只露出了一雙眼睛,雙手各握一柄藍汪汪的匕首,顯然是沾了劇毒。

每個人都是有著換血大成的修為,其中一名黑衣人拿出了一張畫卷,仔細的對比了幾眼,道:「目標沒錯,殺。」

話落,兩名殺手,一左一右,兩柄匕首帶著凌厲無比的勁風,便是朝著易陽的咽喉與心臟而去,出手乾淨利落,不帶一絲的花俏,尤其是在這狹小的環境之境之中,匕首足以是發揮最大的威力。

第30章出關,暗殺

易陽用著殘餘的力量打開了空間袋,裡面頓時傳出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足有幾十顆不同顏色的膽呈現他的面前,一個個血氣澎湃,散發出了無邊濃烈的氣息,易陽順手抓起一個,直接是塞入口中。【風雲閱讀網.】

頓時,喉嚨之中傳出了一股腥苦之味,直讓他差點沒吐出來,恐怖的血氣朝一絲絲的朝著易陽身軀涌去….

看到這裡,玄空子的身影慢慢的退了出去,十天的時間過去了,易陽每一天都在進步,而且每一天消耗的凶獸那就是一個天文數字,起初在十倍重力室之中修鍊大力魔龍拳,只能支撐不足百息的時間。

但是現在已經能夠堅持一個時辰,體內的氣血便是會消耗一空,而身軀卻不會崩裂,已經能夠完全的承受住十倍重力的碾壓,一身力量已經是達到了六萬六千斤,真正的宛若是一隻蠻荒凶獸。

當三式大力魔龍拳之後,易陽的嘴角透露出了幾分的滿意之色,「大力魔龍拳已經是徹底大成,動靜之間可殺敵,現在就算是對決真氣六重也有一戰之力,恩!也是時候出關了。」

一念至此,易陽閃身是走出十倍重力室,而身上那宛若蠻荒凶獸一般旺盛的生機與血氣,此時完全是收斂起來,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就算是玄空子站著易陽的面前,也不會發覺他的變化。

現在肉身的積累已經是到了一個極限,下一步就是沖開竅穴,接引元氣貫體了,而與易雨的最後一戰,這便是一個最後的過程,前世修鍊的法門與武道,已經是被易陽全部放棄,不然若是遇到神朝的故人,一定會有人發現,這一點,不得不防。

「老弟,你出關了,難道已經大成了嗎?哈哈哈!老弟,你看看老哥我,我在昨日已經是晉陞神通境,怎麼樣,你說的不錯,我積累已經足夠了,現在已經是真正的衝擊到了神通境二重的地步。」

玄空子顯得是莫名的興奮,這個關口已經困擾了他幾十年,終於是衝擊到了神通境,而唯有達到神通境,才有資格進入王朝之上的各大帝國,這是一個等級森嚴的世界,唯有神通境才能進入各大帝國,而且僅僅是一些邊境。

「恭喜老哥了,這一切都是你的積累,我不過是順手推了你一把而已,我閉關了十天,有些想殺我的人,已經是迫不及待了吧!好了,老哥,我得回家一趟,我得去看看老爺子為進入戰神學院挑選的易家子弟,究竟如何,老哥,我們改日再會。」

話落,易陽直接是一抱拳,身影直接是離開了奇珍閣。

「對了,老弟,你先等等,還有一個消息,這次不僅僅是戰神學院,還有逐鹿學院,乾坤書院,仙靈學院,將於幻月山脈,一起招生,而且這一次參加的招生的人,年紀必須在二十歲以下,十五歲以上,各大王朝的,甚至一些聖地,還有帝國的一些王侯子弟也來參加了,這一次可是非常兇險,你要小心。」

玄空子重重的嘆息一聲,不可否認易陽很妖孽,可是這一次乃是四大學院一起招生,其中的慘烈與兇險,那是可想而知。

「哦!老哥,你的意思是說,這一次我們有自主選擇的權利,可以不用局限於戰神學院,可以隨便的選擇四大學院任何一個嗎?戰神學院可是兵家聖地,幾乎天下將領全部出自戰神學院,逐鹿書院,武道第一,幾乎天下的聖地與宗門,全部是出自逐鹿學院,乾坤書院,乃是天下讀書人最嚮往的聖地,而這仙靈學院,嘖嘖!那裡可是美女無數,看來仙靈學院是個不錯的選擇。」

易陽露出了一抹無比的邪笑,手中的美女露點扇那是瞬間的展開。

「小混蛋,除了戰神學院,別的學院,你想都別想,趁早給我收起你的鬼心思。」烈山傲月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這裡,一雙美目之中閃爍著無比的寒芒,整個溫度都是下降了幾分。

「嘿嘿!我可不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行了,我先走了。」易陽順手合起了扇子,直接是插在了腰間,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奇珍閣。

烈山傲月可是一頭霧水,看向了玄空子,道:「大師,這個小混蛋什麼意思。」

玄空子也是一楞,轉而是大笑起來,道:「天機不可泄露,這小子,有點意思,有點意思。」

易陽走在了街道之上,手中的扇子不停的晃悠著,十天的修鍊,讓他是有了長足的進步,而且大力魔龍拳已經大成,體內氣血猶如是江河大浪,兇猛無比,足以是越級斬殺無數強敵。

忽然,易陽的目光一凝,手中的扇子輕輕的合上,嘴角撇起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弧度,殺氣,有點意思,我當是誰,原來是刺客聯盟這群藏頭露尾之輩,想殺我,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刺客聯盟,那可是一個臭名昭著的組織,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其勢力早已經滲透東域的每一個角落,他們以情報與暗殺為生,只要出的起價錢,什麼人他們都敢暗殺,前世甚至還有刺殺過一個神朝的王爵。

易陽前世與他們打過不少交道,對於他們可是熟悉無比,特別是他們暗殺與潛伏的手段,那是堪比一絕。

一念至此,易陽的身影故意是閃到了一條偏僻的暗巷之中,這裡完全就是一條死胡同,裝作是無比痛快的噓噓了一翻,正當易陽欲走出巷子的時候,巷口出現了三道身影,黑衣蒙面,只露出了一雙眼睛,雙手各握一柄藍汪汪的匕首,顯然是沾了劇毒。

每個人都是有著換血大成的修為,其中一名黑衣人拿出了一張畫卷,仔細的對比了幾眼,道:「目標沒錯,殺。」

話落,兩名殺手,一左一右,兩柄匕首帶著凌厲無比的勁風,便是朝著易陽的咽喉與心臟而去,出手乾淨利落,不帶一絲的花俏,尤其是在這狹小的環境之境之中,匕首足以是發揮最大的威力。 第31章身入刺客聯盟1

面對著匕首的襲殺,易陽那是一動沒動,當匕首距離易陽的身前不足一公分之時,易陽的身影動了,后發先至,出手迅如雷霆,直接是抓住了兩名殺手的手腕,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骨裂聲,兩名殺手的手腕,那是瞬間被折斷。

「咣當」匕首掉落地面,發出了無比清脆的聲音,同時,易陽的面孔之中散發出一股凶意,雙手迅猛如雷,直接是抓住兩名殺手的頭顱,相互猛烈的撞擊,兩名殺手的頭顱宛若是西瓜一般的爆裂,血漿直接噴出一米多高。

整個暗巷之中,散發出了無比濃烈的血腥味,後面的殺手目光一凝,帶著幾分的不可思議之色,根據情報來說,易陽只是一個空有一身蠻力的傢伙,可是面對兩名精英殺手的一擊,一個照面就被擊殺,這怎麼可能。

但殺手就是殺手,不會考慮那麼多,一切以完成任務為目標,身影靈動無比的朝著易陽的身軀是潛伏而去,匕首宛若是毒蛇一般,直取易陽的心臟。

「找死。」

易陽口中輕喝,渾身兩百零六塊骨頭是瞬間的蠕動,散發出宛若是雷霆般的爆響,方圓十米之內,煙塵滾滾,碎石飛舞,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浪宣洩而出,眼前這名殺手身軀硬生生是被撕碎成了滿天的碎肉。

恐怖,霸道,強橫,沒有一絲的花俏,而且這一招乃是出其不意,以骨骼的力量在瞬間爆發,其產生的力量那何等的迅猛,足以是將人撕裂成碎片。

「一群地老鼠,簡直就是不知死活,區區一成的力量都抵擋不住,哼!既然你們惹到了我的頭上,那麼這一次我定將你們連根拔起,究竟是誰買兇殺我,易天玄,易雨,東方雪,還是聶霸,不想讓我參加五日之後的大比嗎?」

易陽心中已經是確定了幾個買兇殺自己的嫌疑人,不過既然刺客聯盟已經盯上了自己,那麼就是一個不死不休的局面,直至目標死亡,否則,他們是絕對不會罷休,可惜沒留下一個活口,逼問他們老巢所在。

這裡是世俗國度,按照各大王朝的限制,這裡刺客聯盟的分部的人修為應該在先天境左右,找到他們的老巢,一道大陣布下,足以將他們全殲,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背後買兇殺人的人是誰,不過無所謂了,哼!既然動到了我的頭上,你們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念至此,易陽不動聲色,按照刺客聯盟的尿性,派遣殺手,絕對不會是一波,後面應該還有一波,為了確保任務的順利性,這回便陪你們好好好玩個大的。

易陽的嘴角帶著幾分的凜然的笑意,手中摸出了一柄匕首,順手是抓出九塊元石,動念之間,九塊元石之上,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指尖一道傷口呈現,一滴滴的鮮血,已經是融入了元石之上,可見元石之上的符文,已經是變成了血色,閃爍著無比妖異的光芒。

將元石貼身收好,易陽再次是搖晃著扇子,身影走出了暗巷之中,同時,又是幾道黑影走進了暗巷,見到了三具已經是殘缺不全的屍體,幾名殺手都是倒吸了幾口涼氣,「該死的,好狠毒的手段,比我們刺客聯盟還要狠毒三分,讓我們損失了三個換血大成的兄弟,我決定了,現在不要他的命,將其活捉,交給堂主審判。」

「是。」

其中的兩名殺手,目光皆是露出了恨意,身影之上的黑衣瞬間退去,露出了一副平常百姓的打扮,直接是跟隨著易陽的身影尾隨而去。

易陽的腳步很平緩,簡直就是平緩到了極點,完全就是一個紈絝大少的做派,而對於後面的兩名殺手,似乎是根本未覺。

兩名跟蹤的殺手,那是一左一右,當易陽的身影出現到了街道的轉角,兩名殺手那是一擁而上,一柄匕首頂在了易陽的后腰,一柄匕首頂在了他的咽喉之上,道:「別想反抗,我們匕首淬了劇毒,見血封喉,一擊斃命。」

易陽嘴角掛著一抹邪異的笑容,轉而將手是抬了起來,道:「別動手,我跟你們走就是了。」

一名殺手直接是摸出了一顆藥丸,瞬間塞入了易陽的嘴巴,同時一掌擊中他的後背,道:「這是軟骨散,一個時辰之內,就算你是三階凶獸,也得乖乖的趴下。」

此時,軟骨散的的藥力那是四散而下,順著易陽的筋骨散去,可是體內的熱流,瞬間便是將其化解,易陽的心中那可是再次驚喜,嘖嘖!厲害,果然厲害,強大的恢復力,而且能夠解除毒素,果然不愧是混元不滅體之名。

易陽裝作是一副渾身無力的樣子,慢慢的街道上走動著,現在可是正愁怎麼找到這群地老鼠的巢穴,這可是他們自己送上門來的。

兩名殺手,就這麼一左一右的挾持著易陽,朝著北城的方向而去,半個時辰之後,一間近乎是荒廢的宅院門口,兩名殺手學著幾聲鳥叫,裡面頓時是傳出了幾道回應,押著易陽是走了進去。

可見宅院的中央,「轟隆隆」的發出了一陣響動,露出了一道一米見方的洞口,裡面是一道螺旋形的階梯,可見深入地下幾十米之深。

漆黑,幽暗,森冷,階梯的兩邊牆壁上,放著幾盞油燈,燈光顯得是昏暗無比,僅僅能夠照亮方寸之地而已。

裡面是一道上百平米的大廳,易陽的身影被帶入了這裡,漆黑的大廳之中,忽然是亮如白晝,劇烈的光芒,刺的人眼睛生疼,四周足有上百名的黑衣殺手,一個個最弱的修為,都是換血大成,其中有三分之一已經是真氣境。

「堂主大人,就是這個混蛋,殺了我們三名兄弟,一個個那是屍骨無存,手段之殘廢,比我們還要狠毒,堂主,屬下建議將此人凌遲,讓我們的兄弟,一人百刀,將其活剮,方才能以泄我們心頭之恨。」

一名黑衣殺手單膝跪下,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比的怨毒的殺機。

「易陽你的膽子很大,連我們刺客聯盟的人都敢殺,今日就是將你活剮也難消本堂主的心頭之恨。」

一道黑衣蒙面的身影走出,聲音之中明顯的露出了幾分的蒼老之意。

「技不如人,死了又能怪誰呢?如果我易陽被你們殺了,那也是活該。」易陽負手而立,顯得是無比的平靜,而手中的九塊元石,已經是握在手中,只要祭出,便可是將大陣布下,但是既然決定一網打盡了,自然不能有任何的漏網之魚。

「好一個技不如人,易陽,那麼你現在鑼到了本堂主的手中,你是不是應了你剛才的那句話呢?技不如人,死了又能怪誰,說吧!你還有什麼遺言。」

眼前的堂主目光之中透露出了令人顫抖的氣息,尤其是那股殺意,完全就是從骨子之中宣洩而出。

… ?第32章身入刺客聯盟2

「哦!你這裡的人都到齊了嗎?」易陽嘴角露出了幾分的微笑,神色顯得是很平靜,目光之中沒有任何的恐懼。【風雲閱讀網.】

「哼!當然已經到齊了,我們會一刀刀的活剮了你這個紈絝,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古到今,從沒有人敢殺我們刺客聯盟的人。」

眼前的堂主心神之中帶著幾分的戒備之意,身為一個殺手,隨時保持著謹慎,易陽瞬間斬殺三名換血大成的殺手,可見其戰力非同一般,難保還有別的手段。

「罷了,罷了,今天既然落在了你們的手上,本少爺也沒打算活著出去,來吧!什麼千刀萬剮,凌遲處死的手段全都用出來吧!千萬不要手下留情,來,來,來,本少爺已經是等不及去死了。」

易陽直接是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只穿著一條短褲,露出了一身宛若白玉一般的皮膚,整個人完全就是一副求死的模樣。

「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真是不知死活,來人啊!給我綁起來,行凌遲之刑。」

眼前的堂主肺差點沒活生生的氣炸,見過狂妄的,見過囂張的,可是沒見過這麼狂的,身陷死局,還敢大言不慚。

易陽的身影一轉,手中的九塊元石,悄然無息的拋入了角落之中,同時任由著幾名殺手將他綁到了柱子之上,道:「我說你們干殺手的,怎麼的都沒吃飯嗎?綁緊點,綁緊點,趕緊綁緊點。」

幾名殺手恍若未聞,將易陽給手腳硬生生的捆了起來,可見全部是侵了油的麻繩,異常的堅固,而且也防止掙脫,眼前的堂主摘掉自己的面巾,露出了一張醜陋無比的面孔,縱橫交錯的疤痕,猶如是蜈蚣一般的密布在臉上,為他增添了幾分的凶煞之意。

「易小侯爺,幻月城有名的紈絝,今天落到了本堂主的手裡,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叫天不靈,叫地不應的滋味。」

「嘖嘖!這叫話真是本少爺想說的,一會本少爺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滋味,現在你們將雇傭你們殺我的兇手名字說出來,說不定本少爺還會留你們一條狗命。」

易陽絲毫無懼,面色之上透露出一股平靜至極的笑容。

「好,好,好,本堂主不欲你做口舌之爭,來人啊!給我行刑,我看你能嘴硬到幾時。」

眼前的堂主面孔之上露出一股兇殘而又噬血的笑容。

旁邊的三名黑衣殺手直接是涌了過來,手中淬了劇毒的匕首,不停的旋轉著,散發出一股陰森森的笑聲,準備是一刀刀切割著易陽的身軀。

「等一下,等一下,我說你們的人全部到齊了沒啊!據我所知這凌遲之刑可是需要三千六百刀,多一刀,少一刀,這可是技術不到家啊!難道不事先商量一下,一人切割多少刀嗎?」

易陽再次的出聲,目光之中掛著一抹無懼之意,現在唯有他們人數到齊了,才能發動陣法,將他們給一網打盡,斬草除根,禍及家人,這可是易陽行事的準則,萬一跑了一兩個,會對自己有著無比的禍端。

「哦!我們的易小侯爺這是害怕了嗎?嘖嘖!只要你跪在我的腳下,大叫三聲爺爺,本堂主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眼前的堂主顯得是得意無比,發出暢快無比的笑聲。

「堂主,不要跟這個紈絝廢話了,一刀一刀的活剮了他,才能對的起死去的兄弟再天之靈。」

「對,堂主,活颳了這個雜種,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報仇,向來只有我們刺客聯盟殺人,沒有人敢殺我們,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眼前的一群殺手那是群情激奮,聲音是一浪高過一浪,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是露出滔天的殺機。

「嘖嘖!向來只有你們殺別人,沒有人敢殺你們,真是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不是別人不殺你們,而是找不到你們的老巢罷了,我說你們這一群見不得光的地老鼠,你們就這麼確定吃定了本少爺嗎?」

易陽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既然人已經到齊了嗎?那麼大網也是可以收了,抓住一群地老鼠,嘖嘖!

「來人,給我動手。」眼前的堂主也是不在廢話,直接是命令著眼前的一群殺手行動,目光透露出了無比的陰毒之意。

「慢著,慢著,等一下,等一下,本少爺還有幾句話要說,反正已經是落在你們的手上,難道你們還怕我跑了不成嗎?」

易陽依舊是顯得是平穩無比,他喜歡看著敵人徹底崩潰,欲求無助的樣子。

「好,本堂主就看看你還有說什麼。」堂主那醜陋的面容之上,透露出了一股無比的不屑之意。

「你說我能夠徒手斬殺你們三個換血境大成的殺手,現在這麼輕鬆的落到了你們的手中,難道你們就不感覺疑惑嗎?你們就沒有想過,我敢單身一人到這裡,難道會不布置後手嗎?你這裡的上百名殺手,那可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若是將你們全部給砍了,嘖嘖!這個責任到時候你背的起嗎?」

易陽侃侃而談,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整個人顯得是自信十足,似乎一切都已經是掌控在手中。

「你說什麼,你要將要我們這上百人全部砍了,哈哈哈!本堂主見過狂妄的,可沒見過你這麼無知的,行啊!本堂主就站在這裡,看看你是如何將我們這上百人給砍了的,來啊!你砍給我看看。」

眼前的堂主差點是沒一頭栽倒在地上,這個易陽果然是如傳聞中的一樣,囂張,狂妄,不知死活,而且更是無知到了極點。

「堂主,我們兄弟就站在這裡,讓他砍,看他怎麼滅我們這些兄弟。」

「對,易大廢物,來啊!砍啊!動手啊!千萬別跟我們客氣。」

「我到要看看你是怎麼砍我們的,來啊!你動手試試,你的後手在那裡,拿出來看看啊!」

一群殺手可是全部出言嘲諷起來,對於易陽的戒備可降低到了極點,見過無知的,可是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第32章身入刺客聯盟2

「哦!你這裡的人都到齊了嗎?」易陽嘴角露出了幾分的微笑,神色顯得是很平靜,目光之中沒有任何的恐懼。【風雲閱讀網.】

「哼!當然已經到齊了,我們會一刀刀的活剮了你這個紈絝,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古到今,從沒有人敢殺我們刺客聯盟的人。」

眼前的堂主心神之中帶著幾分的戒備之意,身為一個殺手,隨時保持著謹慎,易陽瞬間斬殺三名換血大成的殺手,可見其戰力非同一般,難保還有別的手段。

「罷了,罷了,今天既然落在了你們的手上,本少爺也沒打算活著出去,來吧!什麼千刀萬剮,凌遲處死的手段全都用出來吧!千萬不要手下留情,來,來,來,本少爺已經是等不及去死了。」

易陽直接是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只穿著一條短褲,露出了一身宛若白玉一般的皮膚,整個人完全就是一副求死的模樣。

「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真是不知死活,來人啊!給我綁起來,行凌遲之刑。」

眼前的堂主肺差點沒活生生的氣炸,見過狂妄的,見過囂張的,可是沒見過這麼狂的,身陷死局,還敢大言不慚。

易陽的身影一轉,手中的九塊元石,悄然無息的拋入了角落之中,同時任由著幾名殺手將他綁到了柱子之上,道:「我說你們干殺手的,怎麼的都沒吃飯嗎?綁緊點,綁緊點,趕緊綁緊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