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影(聽到哥哥話)「哥哥,你和珊珊姐在一起了?」

玉龍,「你說呢?」(挑眉看著她)

珊珊,「你倆別取笑我。」

玉龍,「不敢,我怕你跑了,影兒你小時候不是總跟著小羽,這下啊你就一輩子跟著吧。」

玉影,「嫁就嫁,有什麼?你有本事立后啊。」

【侯府】

侍衛,「侯爺,宮裡的李公公來了。」

趙羽,「快請」

侍衛,「是」

李公公(拿著聖旨跟著侍衛到了前廳)「侯爺,國主有旨。」

趙羽(一撩衣擺跪下)「臣趙羽接旨,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公公(掀開聖旨)「奉天承運,國主詔曰:茲聞玉影王妹嫻熟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眾,今賜婚於忠義侯趙羽適婚娶之時,玉影王妹待宇閨中,與忠義侯堪稱天造地設,為成佳人之美,特將玉影王妹許配忠義侯為妻,欽此。」

趙羽,「謝國主隆恩(站起身接過聖旨)辛苦公公了」

李公公,「不辛苦,恭喜侯爺了。」

趙羽,「多謝公公,這幾日國主的傷勢如何?」

李公公「在恢復中了,老奴先回宮回話了。」

趙羽,「公公慢走」

李公公(點頭,離開侯府)

趙羽(收好聖旨)「不許亂說,後果自負!」

侍衛,「是,侯爺。」

【屠龍會】

葉麟,「那丁五味可帶回來了?」

黑霧,「少主帶回來了,在門外」

葉麟,「讓他進來。」

黑霧,「是(走到門口打開門)進來吧」

丁五味(走進去)

葉麟,「你就是丁五味」(打量面前的人)

丁五味,「正是我丁五味。(看了看打量自己的人)你就是葉麟?」

黑霧,「放肆,這是葉少主。」

葉麟,「我就是葉麟。」

丁五味,「那你派人找我做什麼?」

葉麟,「我讓人找你,是想同你合作」

丁五味,「合作?」

葉麟,「對,合作,等我滅了司馬玉龍一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丁五味,「好處? 追緝天價小萌妻 行啊,我考慮考慮。」

葉麟,「好,明日我等你給我答覆,黑霧,給他安排一間房。」

【王宮】

玉影,「哥,把你的紫騂給我行不行?」

玉龍,「不行,這是父王送的,要不是趙將軍弄去侯府,早就被奸相弄走了。」

玉影,「別那麼小氣啊。」

玉龍,「御馬監還有兩匹好馬,照夜玉獅子和颯露紫兩匹好馬,你挑一匹,剩下的就歸你嫂子了。」

玉影,「好吧。」

玉龍,「明日啊,你就找你的未婚夫讓他帶你在京城走走。」

玉影,「好吧,找就找。」

玉龍,「你抓逃犯的時候可有母后的下落。」

玉影,「沒有,在路過的縣城都問過了。」 “好說。”齊格抓住了鐵蛋的金屬手臂,意念集中到了傳送石上。

“傳送費90元,確認傳送?”系統提示音響了起來。

“一個人15,兩個人應該收30,怎麼變90了?”齊格向機器人質問了一聲。雖然現在他有錢了,但也不能當冤大頭啊!

“它超重,一個頂五個。”

“你贏了。”

花了90元傳送費,齊格把鐵蛋帶到了額外空間裏。

“去,洗菜,要洗乾淨。”齊格的傳送費可不是白花的,鐵蛋得替他幹活把傳送費省回來。

當然,這也是他爲鐵蛋找的新工作,資本家總是在不停地追逐剩餘價值,榨乾每個工人的血汗,現在齊格就是資本家,鐵蛋是他的工人。

“是,主人。”鐵蛋走過去開始洗菜,不一會兒功夫把齊格要洗的菜全都洗得乾乾淨淨。

齊格打開零度保鮮的東門子冰箱,琢磨着今天早上吃什麼……

好多菜放在冰箱裏,已經不新鮮了,得趕快處理了,不然就浪費了。

特別是這條魚。

齊格取出了前兩天他買的一條活草魚,想聞聞是不是死了變臭了,結果那草魚居然從他手上掙脫了出來,還在地板上跳了幾下。

“我靠!這麼保鮮?”齊格目瞪口呆。

“系統出品,可不是一般的山寨貨能比的。”機器人很得意的語氣。

“把這條草魚殺了、洗了,然後切片,我要吃水煮魚片!水煮魚片會做嗎?對了,加酸菜的。”齊格指着地上的魚向鐵蛋問了一聲,然後又從冰箱裏取了一包酸菜出來。

今天早上換個花樣,不吃牛肉麪了,吃水煮魚片。

“水煮魚片……加酸菜……搜索中……”鐵蛋雙眼射出一道投影,面前出現了一個搜索屏幕,聯上網上之後它很快從網絡上搜索到了酸菜水煮魚片的做法。

“要全辣還是微辣?”鐵蛋用快進幾秒鐘時間瀏覽了幾十部酸菜水煮魚片的視頻後,向齊格問了一聲。

“中辣吧。”

“好的,主人。”鐵蛋立刻按視頻中的步驟在廚房裏忙碌了起來。

殺魚、除鱗、去內臟、切片……

看起來無比地專業。

“這保姆除了不能暖被窩,其他功能都全了。”齊格對鐵蛋讚歎不已。

“保姆是用來暖被窩的?”機器人亮屏對此表示了質疑。

“好象不是。”齊格認真思索了一番之後對機器人的觀點表示了贊同。

“主人,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暖被窩。”忙碌中的鐵蛋回頭向齊格說了一聲。

“那個……還是算了,我怕你把我壓死……”齊格連忙搖了搖頭。

“這麼先進、費用高昂的黑科技機器人,你居然弄來當保姆,太浪費了!”機器人對齊格表示了鄙視。

“爲什麼不?機器人就是用來改善人類生活品質的。”齊格翻了翻眼睛。

“好吧,這次你贏了。”機器人連忙黑了屏,大概是擔心齊格也要用它來改善生活品質。

不多時,一鍋酸菜水煮魚片便做好了,在齊格的指令下,鐵蛋把它端到了餐桌上來。

“您的銀行賬戶被扣除五百一十七元六角,作爲水煮酸菜魚的製作費用。”系統提示音響了起來。

“什麼?”齊格驚得差點兒下巴掉餐桌上了。

“鐵蛋提供服務是要收費的,而且比較昂貴。”機器人亮屏向齊格解釋了一句。

“我抗議!爲什麼事前不提醒?事後強行扣費?你以爲你是中移動啊?”齊格出離憤怒。

“這麼先進、費用高昂的黑科技機器人,你居然弄來當保姆,太浪費了!”

“爲什麼不?機器人就是用來改善人類生活品質的。”

機器人爲了表示自己是提醒過的,學習中移動的客服,把先前兩人的一段對話錄音放給了齊格聽。

“你這是提醒嗎?”

“難道不是?至少隱晦地提示過,比中移動強多了。”

“我……”

“給我取一雙筷子,還有碗。”齊格知道扣的錢也回不來,只能認命。

“是,主人。”鐵蛋轉身準備去拿筷子和碗。

“等等!我自己來!”齊格擔心再次掉入扣費陷阱,連忙拉住了鐵蛋,自己跑去拿了一雙筷子和一個碗。

“是否對水煮魚片能量化?”鐵蛋走過來看着那鍋水煮魚片,向齊格問了一聲。

“能量化?”齊格有些奇怪地看向了鐵蛋,遊戲手柄可以能量化,水煮魚片也可以能量化?

“是的,只要收取一定的費用,就可以對所有東西能量化,水煮魚片能量化之後,味道會異常鮮美,超出人世間所有食物的鮮美,你可以考慮嘗試一下。”機器人亮屏替鐵蛋回答了齊格,這次對收費進行了明確的提示。

聽到機器人說的話,齊格想起了能量化後無比神奇的遊戲手柄,沒想到水煮魚片也可以能量化、還味道異常鮮美?超出人世間所有食物的鮮美?

“好吧,怎麼收費?”齊格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能量化這一整鍋水煮魚片,一秒鐘收費十元,能量化的時間越長,味道越鮮美。根據你的口味,這一鍋水煮魚片能量化兩分鐘左右,也就是進行百分之二程度的能量化,就可以感覺極其鮮美了。”機器人回答了齊格。

“你逗我?一秒鐘十元,兩分鐘不是要收一千二百元?我這一鍋魚成本不超過三十塊,爲了鮮美一些,就要再多花一千多塊?”齊格使勁搖了搖頭。

“不啊!你這鍋魚的成本五百多塊,你忘了製作費。”機器人提醒了一下齊格。

“你不提那件事會死啊?”齊格覺得自己的心又痛了一次。

“嫌一千二百元太貴的話,你可以先盛一小碗,也就是這一鍋的二十分之一進行能量化,只進行百分之零點五的能量化,六十秒,這樣就只需要十五塊錢了,可以嚐嚐味道之後再決定是否整鍋能量化。”機器人想了想給了齊格一個建議。

“好吧。”齊格猶豫了片刻答應了下來,他剛纔拒絕了整鍋魚片能量化,並不是花不起這錢,而是擔心又掉進了坑裏。 玉龍,「沒事,不怪你,都快三年了。」

玉影,「那大姐他們怎麼救?」

玉龍,「這個讓我好好想想,你先休息吧,天色不早了。」

玉影(點頭)「哥哥你好好養傷。」

玉龍,「不礙事,已經好多了。」

玉影,「那就好。」

玉龍(站起身拉著珊珊)「好了,我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玉影,「哥,你讓尚衣局能不能換個顏色啊,都是粉的,紅的,我不喜歡。」

玉龍,「那你喜歡什麼顏色?」

玉影,「藍色,紫色,黃色,白色」

玉龍,「記下了,我吩咐尚衣局給你重做。」

玉影,「謝謝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不喜歡粉色,穿上不好看。」

玉龍,「你呀(無奈的搖頭,拉著珊珊離開柔影宮)珊珊,我回寢宮換件衣服,帶你出宮去逛夜市。」

珊珊,「好啊,謝謝天佑哥。」

玉龍,「不用謝。」

珊珊(跟著他到了龍辰宮外)「你去換衣服吧,我在外面等著。」

玉龍,「好」(鬆開手,走進寢宮拿了一襲白衣換上手拿摺扇)

【侯府】

趙羽(得知有夜市,離開府邸進宮找她)

【王宮】

玉影(斜靠在床頭把玩長發)

趙羽(到了她寢宮外詢問宮女)「公主可否就寢?」

宮女,「回侯爺話,公主還未就寢。」

趙羽,「勞煩通報一聲。」

宮女,「侯爺稍等」(走進外室敲門)

玉影,「何事」(慵懶的聲音傳出)

宮女,「公主,趙侯爺求見。」

玉影,「讓他進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