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看得出克萊茵是一個沒有戰鬥力的弱渣,隨即說道:「你只要利用自己的能力,做我的斥候,為我打聽情報就行了,不需要你戰鬥。」

「好!」

「你先去這個標記的位置,看看究竟是哪些人?然後關注留意白尾,如果碰到她,讓他來找我!」米婭跳了出來,指手畫腳道。

這一回,玉清兔型沒有反駁,任由她發號施令。

「那我先出發了!」克萊茵低著頭說道。

「速去速回,米婭,你先休息一會。」玉清點點頭,帶著小糖球走向一棟酒店。

分別後,克萊茵孤身一人上路,花費半小時找到一處傳送陣,接著連續傳送數次,表情越來越陰沉。

「該死的玉清兔型,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擺脫了玉清的感知后,克萊茵憤恨的說了一句,接著開啟自身的天賦,向前走去。她每走一步,就留下一個殘影。一步步向前踏出,留下一個又一個定格的半透明剪影。

終於,當第十個克萊茵,從第九個克萊茵體內走出來后,她回頭一看,發現四道首尾相連的劍氣,構成一個袖珍的四邊形,停留在第九個自己的頭顱中,虛實明滅不斷變化,隱隱有超脫定格的架勢。

「果然厲害!居然深種在我的第九層靈魂之中,常人根本無法接觸到,更別提破解,只能被她擺布。」克萊茵回頭看了看整整九個不同狀態的自己,有些心痛。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這每一個定格的虛影,都代表她一層靈魂。她一共可以跨出十三步,這是她從太古紀至今,從克萊因瓶到神器轉生克萊茵,花費漫長歲月修鍊出來的獨門秘技。 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國 整個錫蘭恐怕也僅此一份,無論地獄意志還是無限耗油蠶絲娘都做不到。

越靠前的虛影,損傷后越容易。而第九層的虛影,如果捨棄,就是對靈魂的一次極大傷害。凡是超過第七層的虛影,一旦損傷再無法恢復。

「玉清兔型,我記住你了!還有米婭之瞳,這筆賬咱們以後再算,我寶瓶宮與你九尾城勢不兩立!」說罷,克萊茵捨棄了自己的第九重虛影,其她八道影像由靜轉動。

第一個虛影,做出與之前完全相同的動作,向前踏出一步,與第二道虛影完成重疊,融為一體。接著,第二道虛影又邁出一步,與第三虛影相合。

這樣一步步走下來,前八道影子合一,現場出現了兩個能動的克萊茵,以及一個定格的虛影。

最終后四道克萊茵與前八道克萊茵相疊,隨後開啟天賦能力,在另一層空間中極速狂奔。而那個靜止不動的虛影主動引爆了四道誅仙劍氣。 身後傳來一聲震天的炸響,克萊茵的腦中同時傳來一陣劇痛,奔逃的她只覺腦袋被人用大鎚狠狠敲了一下,眼前一黑,瞬間摔倒在地。

而身後不遠處,誅仙劍陣投影徹底爆發,劍氣縱橫風暴肆虐,化為一個無數劍氣絞殺交錯的巨大球體,這個球形劍刃風暴既不爆發也不消失,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力量耗盡才消散掉。

這時候,她的虛影早被切割成粉末消失不見。而金屬大地上,也留下無數道深刻的劍痕,切割出一個不規則的巨大凹坑。雖然劍氣消散,依舊殘留著凌厲的劍意。丟一隻活物進去,靈魂立刻會被擊潰,成為植物人。

「好痛!」

七竅流血的克萊茵蹲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她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受到如此重傷。自己的靈魂從最根本上消失了一部分,想到自己付出的慘痛代價,她心中委屈,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銀月另一邊的玉清,剛剛將米婭哄睡著,為她蓋好被子,接著動作一頓,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自殺了?不對,那少女是個惜命之人,不可能做出自殺舉動。難道她有辦法破解『誅仙劍陣』?這更是荒謬,劍氣深種神魂之中,除我之外無人可取。究竟怎麼回事?」

玉清兔型並不明白克萊茵用什麼方法擺脫了自己的控制,不過自己能制住她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對方的空間能力雖然有趣,但並非無敵,不足為慮。

……

當克萊茵發誓要報復回來時,戰爭王也率領軍團向火鍋三逗逼的方向殺去。

因為兩萬大軍規模過於龐大,傳送陣並未開放批量傳送功能。因此每一次傳送大軍都極度浪費時間,所以兔型女王不得不臨時紮營,有條不紊的排兵布陣,防止自己因為被偷襲而手忙腳亂。

當大軍再次集結完畢后,兔型女王開始了第三次大規模傳送。先分批次傳送軍團,當傳送的兔型數目達到兩邊都是一萬后,她才會親自傳送過去,確保可以再對面施展十絕陣,而不被敵人把握住最弱的狀態。

連續兩次安全無損完成大軍轉移后,戰爭女王這第三次傳送的運氣明顯有些餘額不足。畢竟兩萬人一起消耗運氣,除了短笛大魔王這種幸運值論外的小怪物,基本都不可能撐住。

「咦?銀月怎麼突然多了這多姐妹?好幾個都是我當初的同班同學啊!」

磨牙王踩在一棟二十層建築的房頂上,看著陸續從傳送陣中走出來的兔型戰士,手裡捏著一根牙籤剔牙,歪頭說道。

「似乎是某位兔型的特殊能力?居然喚醒了這麼多兔型,銀月爭霸也不過十三兔型而已。這十三守護者真是各有特長。」神秘的黑斗篷出現在磨牙王的身邊,低聲說道。

「哼,這些兔型可不是沉睡在主脈中的英靈,無法與我們十三個相提並論。她們只是沉睡在次神脈中的日常維護型號,要差許多。不用猜了,我知道她是誰!銀月歷史上最偉大的領導者,號稱可以發動十絕陣,甚至有機會十絕合一,開闢萬仙來朝的最強王者,戰爭女王。可惜啊,我們銀月兔型愛好和平,戰爭王只是女王的一個業餘愛好,她的本職工作是銀月最強維修型!史上最偉大的機械維修工程師,親自參與了四次銀月要塞月心熔爐的維護保養工作!」

磨牙王誇張的跳躍式思考迴路有些讓黑斗篷跟不上節奏,明明前半段把對方捧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以為是一個強大的對手,結果後半段立刻峰迴路轉,成為了一個深藏功與名的維修工程師,差距也太大了。

似乎感受到黑斗篷心中的不解,磨牙王開口解釋道:「戰爭王在歷史書中卻是驚才絕艷的,她的固有結界兔型軍勢與十絕陣完美契合,只要有足夠多的兔型接受她的領導,她的實力就可以無限制的疊加。但是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兔型並非戰鬥兵器,我們是為了維護保養銀月要塞而生的。在最核心的靈魂中,維護>戰鬥,所以兔型以日常工作為重心。只有少量優秀的兔型,會兼職戰士職業,成為強者。而絕大多數兔型愛好和平,拒絕戰爭。因此戰爭王所指揮的兔型軍團,從未超過十萬。」

「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戰爭王本身也不喜歡戰鬥,她的主職是一位優秀的機械工程師,掌握著維修神器『九龍神火罩』,是銀月最棒的維修技師、機械工程師、兔型手術大夫。她編寫的月球維護手冊、兔型常見問題修復手冊,都是學校的必修教材。」

「呃……呵呵……」一直勝券在握,淡定從容,從未露出過一絲異樣的黑斗篷,也罕見的懵逼了,發出一連串連他都感到陌生的語氣助詞,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他感覺自己有些無法理解銀月,銀月的兔型絕對都有毛病吧!與天界山同出一源,卻演化出了完全不同的狀態。

「戰爭王是有名的歷史人物,我很清楚她的厲害,一旦給她機會,讓她組織起大軍,實力就會暴增。這是一個棘手的敵人,我們真的要與她為敵嗎?我建議咱們另換一個對手。」磨牙王開口道。

「你怕了?」

「我有什麼好怕的,剛剛取回兵器,又得到了月桂,放眼整個銀月,我也是最強的那一序列!」磨牙王毫不客氣。

「那不是很好嗎?我覺得這戰爭兔型就是最好的獵殺對象!你究竟在猶豫什麼?」黑斗篷突然笑了起來。

「我不怕什麼戰爭王,但是我不想對這麼多的同胞出手。」磨牙王看著一批批從傳送陣走出來的兔型軍團,低沉道。

這些兔型沒有她強大,卻是她的同胞。銀月爭霸規則雖然殘酷,但並非真正的死亡,當月之主篩選出來后,十三兔型都將重新復活。眼前這群兔型戰士也一樣,並不會真的損毀死亡。

擊毀一個兔型可以忍受,可以自我催眠。若是一口氣屠戮一群沒有反抗之力的同胞,哪怕明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但磨牙王不認為自己有那樣強大的心理素質。她還沒喪心病狂到毫無顧忌的屠戮同類。

「如果我說我有解決掉辦法,那你是否願意擊敗戰爭之王,繼承她的『兔型軍勢』呢?」黑斗篷突然開口。

「你說什麼?!」 「你說什麼?!」磨牙王吃驚的問道。

「我說,假如我有暫時制服這群兔型的方法,你有沒有把握擊敗落單后的戰爭之王?」黑斗篷開口問道。

「你怎麼可能做到?!」 新婚嬌妻寵上癮 磨牙王驚嘆了,這黑斗篷不顯山不露水,居然還有這本事。

「當然需要你的幫助,我些天可沒有閑著,已經探索出了你們銀月法則的幾分規律。」說著,黑斗篷的話語中露出幾分自得,「我破解了那式神通『緊箍咒』,並以此推演除了些許竅門,恰好可以施展到那些普通兔型的身上,剋制她們的行動,削除她們的戰力。」

「只是銀月的規則太過獨特,同時融合了太古混沌科技、錫蘭世界主脈,以及大量特殊混沌遺留寶物、黑鹽遺留技術,想成了一個獨特卻又福複雜的『法則系統』。可以說,銀月除了體積小一點,只是一個宇宙要塞外,這裡的生物圈、法則圈,世界規則、空間規則,已經自成一個體系,不比『天界山』差太少。」

磨牙王聽完眼睛放光,她是銀月的兔型,自然以自己的家鄉『銀月』為榮。在太古紀,銀月只不過是眾多衛星之一,等級很低,別說比擬錫蘭試驗場,就連大血海、任何一座神山都比不過。

現在聽到黑斗篷的分析,她才意識到銀月隨著『世界主脈』的侵蝕,也在不斷升格,成為了類似『天界山』的獨立世界。隱隱有了『劫』的特徵,屬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你說我們銀月不比天界山差?!」磨牙王問道。

「當然,月桂就很獨特,讓我想起了錫蘭的世界樹,起碼也是主脈級別的至寶。要知道此次月戰,銀月主脈釋放的壓力,連玉藻白尾那種巔峰大災神、半步永劫都能壓制,由此便可推斷一二。」黑斗篷讚歎道。

磨牙王倒是理解了對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們銀月主脈對於你們外星人的壓制太過嚴重,你就算破解了緊箍咒的奧秘,也無法施展?」

「正是如此!我能施展緊箍咒,其實和普通人開槍一樣,藉助了那塊『神通鐵板』本身的力量,引動月之神力,激發神通。銀月力量體系複雜奇特,自成一體,外人無法插手。哪怕有法寶落入我的手中,我無法驅使。」黑斗篷一臉遺憾。

這一點,西撒最有感觸。短笛大魔王不知道撿了多少寶貝?但他一件也無法使用。不說用了,西撒將這些神器、法寶放入暴食虛界,讓主機娘陪審團進行科學的研究分析,然而得出了一大堆??????

雖然『銀月=混沌科技-機械側-銀之月+世界之渦-主脈-銀月+其他』,而西撒的『暴食虛界=混沌科技-機械側-天界山+世界之渦-中土西方主脈-渣撒之家+大血海-禁忌根源』,兩者有極大的相似之處,但依舊無法解析銀月特殊的力量規則。

黑斗篷雖然天縱奇才,甚至窺出了銀月法則的積分奧妙,卻礙於銀月的獨特規則,無法直接插手,只能望洋興嘆。

別說是他,本次銀月爭霸的所有候選人,基本上都是如此。李墨把短笛大魔王當寵物養,得到法寶無法操作。艾爾莎幫徒弟收集先天五行之物,但她卻無法修鍊『五色神光』。卡蜜拉、小田螺倒是吃了藥師的蘿蔔,卻沒有開啟銀月之力,只當普通營養物質消化掉。

外來者與銀月本土之間,有一道絕對的無形隔離,將兩邊阻隔開,無論怎樣互動,也不會產生聯繫。

細數下來,只有黑斗篷勉強可以藉助『神通鐵板』,激發一下『緊箍咒』。除此之外,也只有在打造期間,就已經融合了黑晶兔兒的麗塔,有幾分『銀月血統』。

此刻的麗塔早已和三逗逼匯合,身邊匯聚了『兔型聖賢』的三大弟子:原始女巫、騎蛤大仙、新太上兔型。

有這三位跟腳深厚之輩輔佐,麗塔在丹師幫助下,服食一枚『蓬萊葯』,在上清、太清的幫助下,烙印銀月兔型禁制,最終開啟了『兔型血統』。成功啟動作弊模式,以一己之力,切入銀月主脈系統,混了一個『外籍兔型』的身份,當真霸氣無雙。

磨牙王的御主黑斗篷,自然沒有麗塔如此誇張的福緣。畢竟鋼女僕從誕生之日起,就與最後一把月之鑰融為一體。身為西撒的『共鳴體』,麗塔就是西撒改命后『月亮』的體現。

黑斗篷縱然窺出幾分奧妙,卻無法開啟『兔型模式』,混入銀月神脈系統,直接施展。不過他也有獨門秘訣。

「你想讓我怎麼幫你?」磨牙王問道。

「這個簡單!你的月桂,就是銀月主脈的具現化體現,我現在破解了『緊箍咒』的幾分秘密,它可以看做一種干擾兔型的至高法則。你只要按照我的指導,將這部分指令藉助『月桂』擴散出去。就如同『聖眷加身,如朕親臨,代天行事』,整個銀月都會默許你的舉動。只要有足夠能量支持月桂,就可以達到群發『緊箍咒』的效果!原版的咒法,最多只能干擾三個兔型,但有月桂做擴散器,可以針對所有兔型,強行攻擊她們。」黑斗篷說出了自己的計劃,聽得磨牙王眼皮狂跳!

作弊,妥妥的作弊啊!

這傢伙破解了『緊箍咒』,竊取了一道殘破規則。如今又研究出月桂的部分法則,破解了銀月主脈加封在月桂上的封印。現在,這黑斗篷更是喪心病狂把『桂月』當成『至高許可權放大器』,將緊箍咒變成對軍寶具,打算一次性放到所有的兔型。

磨牙王震驚於對方兇狠的同時,也驚嘆黑斗篷對於銀月法則的解析能力。

月戰的候選者,除了兔子妖怪是真的弱渣外,其他沒有一個是弱者。無論卡蜜拉這等坑貨,還是小糖球,都是災神級。凡是災神,那個沒有掌握規則?那個沒有神格?

西撒一家年級太輕,先不討論。米婭、白尾、克萊茵都是一把年紀的年輕妹子、年輕少女、年輕蘿莉,精通多種法則、禁忌之力。

這伙災神來到銀月,卻要被壓制,除了麗塔開啟兔女郎血統外,其他災神對於銀月規則的認知一竅不通,可知銀月規則的複雜與晦澀。但是這個黑斗篷,居然不聲不響將其破解開,磨牙王不得不感到震驚,甚至有些畏懼。

能破解『月桂封印』,豈不代表他可以破解『銀月主脈』的規則?這怪物究竟是怎樣辦到的?!! 兩人密謀許久,眼見一波又一波兔型戰士從傳送陣中走出,但黑斗篷卻絲毫不焦急,只要數目沒有超過一萬,戰爭王沒有降臨,只要還沒有組成第一組『十絕陣』,他就絲毫不懼。

至於磨牙王,此刻兩隻漂亮的大眼睛已經變成了一圈圈蚊香,雲里霧裡的連連點頭,根本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只能一個勁的稱是。

作為一個成績一般的兔型,她當初最常做的任務是駕駛磨牙大聖號,飛離銀月前往宇宙深處轟擊那些隕石,破碎小號天體,然後收集煉化星核精金,接著帶回銀月提煉成各種金屬。精華部分用來鍛造法寶,普通的超級合金用來擴建銀月。

此時黑斗篷跟她講銀月的法則奧秘,一開始她還能聽懂幾句,隨後就只能聽懂幾個詞語,再往後她每個字都能聽懂,但拼到一起就抓瞎了。現在,磨牙王只是不斷點頭附和,開啟記憶模式將所有內容強記下來,然後照著做就行。

黑斗篷也看出這個學渣已經懵了,不過他不在乎。只要磨牙王死記硬背,照著他的敘述去做,就可以擊敗敵人。

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中,一批批兔型戰士被傳送出來,從一百到一千,從三千到九千,眼看一萬兔型即將湊齊。

而另一邊的磨牙王,早已進入『磨牙大聖』內部,同時開啟了『月桂』,簡單的調節到隱蔽模式,沒有被任何人發現。隨後,她不斷按照黑斗篷的教導,將一組組信息指令打入月桂內部,開始將『改編版群髮型緊箍咒』錄入月桂當中,同時不斷繼續能量,準備來一次爆發。

「喂,沒臉見人的傢伙,我按照一萬兔型為攻擊基數,一直累積能量,但現在只達到11.4%,我看戰爭女王即將現身,來不及了啊!」

月桂神奇無比,是一條主脈演化的具現體,自然具備了超級電腦的功能,而且它背後還與銀月主脈相連,只要不是能讓銀月主脈崩潰的超大型宇宙數據模型運算,幾乎沒有月桂算不出的答案。

不久前磨牙大聖以『一口氣放到一萬兔型』為條件,計算放到一萬兔型的能量,並且開始累積。如今只達到11.4%。

也就是說,她現在突然發難可以一口氣放翻一千一百四十隻兔型,而真實情況或還要少一些,卻可能引發更大的混亂。最重要的一點是,戰爭女王絕對無法啟動十絕陣,實力會大大削減。

不過這依舊不是磨牙王想要看到的場面,她不想與戰爭女王之外的任何一個同胞動手,如果能將能量累積到100%就好了,可惜時間不允許啊!

「這個簡單,再吃一根蘿蔔即可!」黑斗篷的聲音通過耳機傳了進來。

「不行,我只剩兩根了,還要留著對付敵人呢!如今丹師與那個厲害的外星人勾結到一起,我豈能沒有後手防備?」磨牙王搖頭否決。

「愚蠢!你省下一根蘿蔔,卻沒有擊敗戰爭兔型,反而引得她心生警惕,以後就算再想故技重施也來不及了!你現在孤身與她決戰,一口氣壞掉一千兔型,她還有近九千兔型。雖然無法組成十絕,卻依舊能夠憑藉兔型軍勢借到八千八百力量,你憑藉月桂與她相鬥,恐怕是個不勝不負的局面。如果戰局拖得太久,源源不斷的兔型趕來,彌補了她的頹勢,你就徹底失敗了。」

「這種機會千載難逢,你不好好把握,以為留下兩根蘿蔔就真的能逆天了不成?你如果在這裡用掉一根,月桂必然可以充能到100%,到時一口氣禁制了所有兔型,戰爭之王勢單力孤,借不到一絲力量立刻被打回原形,她如何是你對手?屆時你再剝奪了她的『固有結界』,掌握兩萬兔型,借取的力量絲毫不弱於一根蘿蔔的加持,而且是永久性的!而且有了剝奪固有結界的經驗,下次對付丹師更加得心應手。」黑斗篷呵斥道。

聽完他的話,磨牙王陷入沉思,似乎確實是這個道理。只不過自己目光太過短淺,用掉一根蘿蔔,換取實力暴增,確實划算。

當傳送陣累積到九千九百九十三個兔型戰士后,一隻兔型斥候反向傳送回去,向戰爭之王彙報情況。告知她可以親自過來。

與此同時,黑斗篷也向磨牙王發布了指令:「行動!」

早就埋伏依舊的磨牙大聖突然出擊,背後噴射出長長的火舌,瞬間出現在兔型大軍的頭頂上。

「姐妹們,結陣迎敵!」

早就做好防禦措施的兔型軍團瞬間布陣,彼此氣息相互連接,構成一個龐大複雜的軍陣。

雖然不如十絕陣玄妙,卻可以從每一位兔型身上抽取一絲力量,相互編織構成一個防禦大陣,或者轉化成一次強力攻擊。這是混沌科技從某個修真大宇宙中搶來的戰陣秘術,改造后變成了機械法陣。

磨牙大聖感受到身下的高能反應卻無動於衷,而是吃掉了第二根蘿蔔,直接激活了月桂。

先前,她已經按照黑斗篷的要求,將所有指令都輸入月桂內部,此刻溝通銀月主脈獲得無限神力,她直接激發了月桂,任由這顆巨木給每一隻兔型群發恭賀新年的緊箍咒信息。

也就在這一刻,傳送陣再度亮起,戰爭之王帶著十位大將出現在空氣中,一點點由虛變實,接著驚怒的看到天空中一顆散發出燦爛銀光的巨大玉樹,大聲喊道:「月桂!大家小心。」

「都給我躺下吧!」

無形電磁波瞬間席捲當場,刪減版緊箍咒祝福短消息同時出現在每一位兔型的靈魂深處,戰爭女王身為最強的十三兔型,輕易免疫掉這股攻擊。而她身邊的十大戰將,而屬於相當高級的兔型,又被她保護,同樣扛了過去,只受了一點小傷。

但是場中九千九百多位兔型卻不同了,她們如同正在一台台正在工作的電腦,突然碰上了電磁脈衝炸彈,一個個頭痛欲裂,紛紛慘叫著抱著腦袋,一個接一個的死機。 月桂作為銀月No1的至寶,可以無條件的強制發送指令到每一個兔型的腦中,緊箍咒大禮包無視她們的防禦系統,直接在靈魂深處炸開,轟擊要害,場中近萬兔型呼啦啦倒成一片,全部昏迷過去,壯觀的嚇人。

那個剛剛成型的防禦,也因為能量供應被切斷,徹底消散開。

「賊子爾敢!」兔型女王暴怒,拔出長劍指向高空。她感覺到自己的軍團沒人陣亡,但依舊為敵人的卑鄙無恥而憤怒。這種攻擊手段,明顯壞了規矩,絕對是作弊違規!居然竊取銀月主脈的權柄,是規則如無物。這和打遊戲開掛有什麼分別?

自己辛辛苦苦刷了一身好裝備,接過對方盜竊GM賬號使用代碼攻擊,卑鄙,真卑鄙!

「啰嗦,成王敗寇,吃俺磨牙王一棒!」

終於找到專屬神兵『如意棒』的磨牙大聖,高舉一根粗約三米,長約百米的宇宙合金棒子,向著地面的戰爭之王打來。

兔女王本能的抽取力量準備反擊,結果尷尬的發現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只借到區區十份力量,甚至連兔型軍勢都無法維持,還要自己消耗力量填補,哪裡有餘力抵擋對方的攻擊?

「吾王快逃啊!」護衛開口說道。

「來不及了,緊箍咒!如意棒!」磨牙王再次發動攻擊,這一會針對目標不是一萬,而是十,十大護衛並非十三兔型,沒有月戰規則的強化,紛紛撲街昏迷,只剩下戰爭王一個。

沒有了手下的戰爭王就是一個弱雞,僅僅比西撒的短笛大魔王強一丟丟,明明連射手座五星轟擊都能硬接的她,此刻還未被如意棒打中,就受不了神兵引發的空氣波動,被鎮壓的昏迷過去。

「好弱!我後悔了,這種弱雞居然浪費了我一根蘿蔔!」磨牙王不滿的手氣神兵,收回了磨牙大聖,獨自出現。

「不是她弱,而是你針對了她的弱點。與她公平一戰,你或許能佔據上風,卻傷不了她,也擊不敗她!」黑斗篷的聲音再次從耳機中傳出。

「切,就你啰嗦!」

……

隨後,磨牙大王將戰爭女王抓住,尋了一處僻靜的位置,開始剝奪對方的『固有結界』。

兔型軍勢是戰爭王的天賦,正常情況下是無法剝奪的,不過月戰比較特殊,十三兔型只要通過一定手段,可以彼此掠奪暫時佔據對方的天賦,一直持續到月戰結束,篩選出月之主。

當一切塵埃落定后,該是誰的寶物、該是誰的的天賦,都會歸位,無法強留。不過在比賽期間,各種天賦與寶物是可以不斷疊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