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祥真人也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更看重的是自身的提升,因此開口道:「好!侄女不用留手,儘管攻過來就是。」說完了話,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本命法寶。

先前兩人的劍意比拼縱橫覆蓋了整個比試台,看的比試台坐鎮的元嬰真君也是大呼過癮,儘管連連布了幾層防禦,這才算沒有殃及池魚,見此兩人接下來的招式或許更加激烈,不由得又加了基層防禦,順便又貼了張金剛符咒護身,這才算是穩妥了些,又往後退了退,好方便觀看接下來的比試。

兩人比試已經耗了不少的時間,比試台已經有半數以上的人員已經結束了此輪的戰鬥,蕭楠也不想要在消耗下去了,畢竟接下來還有好幾場硬仗要大,如今已經摸清楚了玉祥真人的戰鬥模式和實力水平,於是接下來的戰鬥完全沒有了懸念,蕭楠借著瞬移神通和少量的混沌之氣包裹著本命法寶,只用了三十多招就結束了兩人長達三個時辰的戰鬥,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蕭楠成功的進入了十五強之內,抬頭再看比試台上面的大屏幕,蕭楠的名字光芒大勝,玉祥真人的名字則是黯淡了下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親們的地雷:

焚星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2700:35:28

2114922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921:04:03

2114922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921:03:45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3:38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3:17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2:57

西門吹水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6-10-0117:21:37

第二百七十二章:

玉祥真人的手臂往前輕輕一指,就見手中平凡無奇的玄鐵劍被拋在了半空之中,忽而扭曲了起來,最後化為一柄權杖,權杖在半空中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向著蕭楠壓了過來,彷彿要把人碾壓成碎片。

蕭楠面目一肅,不敢大意,頂著撲面而來,重於泰山的威壓往前一步踏出,玄鐵劍就被祭了出去,雙手掐出一道道靈訣打入玄鐵劍上,就見玄鐵劍忽的消失在半空之中,在不遠處露出了一抹模糊不清虛影,很快這抹不清不楚的虛影慢慢增加,不大一會的時間,就佔據了半邊天空,與權杖一左一右的相互呼應,忽而,只聞得叮的一聲,也不知道是劍先動,還是權杖先動,雙方很快膠著在了一起,一時之間,只見天空中火花四濺。

天上兩人的兵刃噼啪作響,兩人得意念一時難分伯仲,底下的兩人也沒有閑著,紛紛以指為劍,開始了劍意的比拼。

玉祥真人一招「開山指路」,金色靈力帶著無以倫比的霸氣迎面碾壓而來,連周遭的空間都有一瞬間的扭曲。

蕭楠凝結出來的則是一把灰撲撲的劍光,在玉祥真人金色靈光的襯托下,更顯得暗淡了不少,可是,在場的眾人卻沒有一個人敢小覷,一個個的凝神觀望,不想錯過一絲一毫,站在比試台角落裡的元嬰真君更是早早的就撐起了靈力罩護身。

也沒見蕭楠有多大的動作,眾人只看見蕭楠前面的空間一陣扭曲,那霸氣側漏能摧毀一座山的金色靈力隨著空間的扭曲,慢慢的消失不見。

玉祥真人詫異了一下,手下動作卻沒有停,斜身刺出一劍之後,緊接著又連連揮出數十劍,一劍比一劍揮出的速度快,一劍比一劍的威力更大。

蕭楠站在場地上,如汪洋中漂泊著的小船來回擺動,一撥又一撥的巨浪向著蕭楠所在之地拍打著,好似再來一場小小的風暴,就會被這場風暴連船帶人一起被這狂暴的風雨吞噬,看著台下一眾人等都驚心動魄。

其中就數蘇家弟子表現得最為明顯,此次蘇家來人里也只有蘇顯得了個第一百七十八位的排名以外,蘇逸和蘇城等四人都在二百名開外了,如今他們已經閑了下來,因此對於能闖進前五十名的蕭楠這個蘇家的太上長老,那場場都不願意錯過,更何況,蕭楠即使現在不姓蘇,又是代表著御劍宗出戰,即使勝利了,所有的榮譽也是屬於御劍宗和她本人的,但是也架不住如今修真界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蕭楠是出身蘇家,蘇家家主嫡親的親生女兒,因此看到這個陣仗,即使知道蕭楠的實力很強,也免不了提起了心。

也不見蕭楠有多大的動作,只見她連連揮出幾劍,明明是平平無奇的劍招,卻在她身旁四周形成一層薄薄的屏障,最後想成一個大鐘的模樣,倒扣在地面上,牢牢的把蕭楠罩在下面,在那巨浪拍過來的時候,那屏障慢慢向外擴散,形成一道道褶子,那巨浪就像奔騰怒吼著的洪水找到了泄洪的缺口,愣是沒有撼動那屏障半分,還把驚濤巨浪變成了風平浪靜的水面,一場危機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化解了。

玉祥真人看到這裡眼神一亮,既興奮自己所在的御劍宗後繼有人,有如此好的苗子,又有些不服氣,自己的八成力道竟然沒有贏了眼前這個後輩一招半式,甚至一點上風都沒占,再加上慢慢的也打出了幾分火氣,接下來的招式更是一點保留都沒有,直接拿出了和元嬰真君比拼時的架勢,雖沒有突破到元嬰期,但他這些年來殺了的元嬰真君可不少了,怎麼也有一二十個了,那些經驗都是拿命拼出來的,怎麼也不能輸給個晚輩吧!心思碾轉間,手下又「唰、唰、唰、唰」揮出了數百劍。

蕭楠也是隨著玉祥真人的攻勢加快,但不管她出劍的速度有多快,玉祥真人只比她只快不慢,長此以往,漸漸有些吃力,如果兩人只是平常的比拼,或者是生死之戰的話,蕭楠的瞬移神通無疑是老天給開的外掛金手指,對上高一階的修士,那就跟玩似得就拿下來了,但御劍宗內的比試條件特殊,蕭楠這個劍修界的「菜鳥」,對上玉祥真人這個「老油子」,那還真是不能比,如今已經漏了敗勢。

玉祥真人自家人知自家事,今日和蕭楠的一番比斗,打的是痛快淋漓,但也知道再打下去的話,自己是必贏無疑,先不說蕭楠是自己同屬一個宗門內的後輩,就是贏了也不光彩,就沖她如今對劍意領悟,以後也是個難得的對手,玉祥真人難得今日打得痛快,也不願仗著年齡的優勢去占晚輩的「便宜」,於是開口說道:「大侄女,今日師叔領教了你的空間劍意,確實精妙無比,但還不是太成熟,以後成長的空間還有很多,如今就讓我們不留手的好好打上一場,比拼一下真正的戰鬥力如何?」

蕭楠聞言一愣,兩人的比斗就停了下來,蕭楠沒有想到玉祥真人眼看勝利在望,竟然提出如此要求?再看他眼神溫和慈愛,笑的一臉坦蕩,就知道他提出的這個要求是發自真心的,蕭楠已經很久沒有和宗門內的同門比試過了,今日打的也很痛快,對於劍意又有了新的領悟,如今勝負早已經沒有那麼重了,也笑了一下,這才道:「師叔有命,那敢不從,師叔,請!」

台下的人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出,皆是一愣,後有爆發出響亮的叫好聲,早就知道了御劍宗的不走尋常路,一個個的都是「瘋狂」的戰鬥狂人,今日可真是長見識了,真是別開生面的一戰啊!心中羨慕御劍宗內的和睦與「不爭」,同時也對玉祥真人這個愛護晚輩的真人心生敬意,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今日都不虛此行了。

接下來兩人都祭出了本命法寶,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激烈打鬥。

蕭楠越級挑戰的比斗己經打了不知道多少場了,空間劍意真不是虛的,一旦開啟了瞬移模式,速度快的留下一道道虛影,很快就佔領了半邊比試台,玉祥真人一時都有點分不清楚哪個是蕭楠本身了,於是理所當然的接下來的每一次的攻擊,都被蕭楠輕鬆地一個瞬移給避了過去,如今已經連連揮出了數百劍之多,卻連蕭楠一點邊都沒有碰到,劍身碰到的都是一碰即散的虛影。

蕭楠看著前面背對著自己的玉祥真人正忙著劍挑虛影,臉上的笑容帶了些得意,先前蕭楠在一片區域里來回瞬移的時候,最多能留下來五十多個虛影,今日一戰所得的領悟,一下子增加了一倍有餘,光台上的虛影就有一百二十左右,如果找不到真身的話,光是這些虛影就能把人拖得精疲力盡。

「人在後面。」或許是有人看不下去了,台下不僅有人高聲提醒道。

玉祥真人聞聲轉身,就看著蕭楠正在身後看著自己忙活,不由得正了正臉色,一邊出手攻擊,口中還不得閑的調侃著說道:「大侄女啊!你可真不厚道啊,弄這些虛虛實實的糊弄師叔。」

「師叔大義,不願占侄女的弱勢取勝,侄女也不能小氣不是?前面只是讓師叔感受一下侄女的瞬移速度,好估摸一下,接下來才算是真正的比拼了,師叔,你可要小心了。」蕭楠一臉笑意的開口說道。

如果說先前玉祥真人還想著與蕭楠的實力或許能戰個不分秋色,如今親身體驗過了蕭楠如此快的瞬移速度以後,不管是玉祥真人也好,還是比試台下的觀眾也好,心中早已經明白,以前蕭楠越級挑戰取勝不是偶然了,如今卻連一點僥倖取勝的心思都沒有了。

玉祥真人也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更看重的是自身的提升,因此開口道:「好!侄女不用留手,儘管攻過來就是。」說完了話,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本命法寶。

先前兩人的劍意比拼縱橫覆蓋了整個比試台,看的比試台坐鎮的元嬰真君也是大呼過癮,儘管連連布了幾層防禦,這才算沒有殃及池魚,見此兩人接下來的招式或許更加激烈,不由得又加了基層防禦,順便又貼了張金剛符咒護身,這才算是穩妥了些,又往後退了退,好方便觀看接下來的比試。

兩人比試已經耗了不少的時間,比試台已經有半數以上的人員已經結束了此輪的戰鬥,蕭楠也不想要在消耗下去了,畢竟接下來還有好幾場硬仗要大,如今已經摸清楚了玉祥真人的戰鬥模式和實力水平,於是接下來的戰鬥完全沒有了懸念,蕭楠借著瞬移神通和少量的混沌之氣包裹著本命法寶,只用了三十多招就結束了兩人長達三個時辰的戰鬥,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蕭楠成功的進入了十五強之內,抬頭再看比試台上面的大屏幕,蕭楠的名字光芒大勝,玉祥真人的名字則是黯淡了下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親們的地雷:

焚星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2700:35:28

2114922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921:04:03

2114922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921:03:45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3:38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3:17

西門吹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0-1417:02:57

西門吹水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6-10-0117:21:37 一開始,這件車禍的事鬧得很轟動,連國外的媒體都爭相報道,哀嘆周佳佳的不幸。

後來報道說她在京都最好的燒傷科醫院療傷,經過很多繁雜的手術恢復,只是很可惜,她傷勢太重了,再好的植皮手術,也掩蓋不了她醜陋的疤痕。

漸漸地,世人遺忘了她,之後新聞上便很少報道過周佳佳。

畢竟演藝圈這行成名很容易,但是被人遺忘也很容易。

張小凡回憶了一番這個周佳佳,雖然很爲她的遭遇感到不幸,但還是不耐煩說:“陳靜,你沒事扯到那個女明星身上幹嘛?”

陳靜說:“很簡單啊,那個女明星是我以前一直喜歡的,我看過新聞報道,她和你要找的沈戴穎那時候可是閨蜜呢,所以你只要找到周佳佳,就能問出沈戴穎的下落,我雖然不知道沈戴穎下落,但是知道周佳佳下落,哦不是,應該說全國人民都知道,因爲新聞上說過,周佳佳現在就在京都的一家燒傷科醫院治療。”

“都已經過去一年多了,她還在那裏?”張小凡詫異問。

“老大,燒傷誒,全身百分之八十八的燒傷面積,你以爲鬧着玩。”陳靜沒好氣說。

“好了,我知道了。”張小凡掛了電話,把陳靜說的和劉玉說了一下。

劉玉吐着一米多長的舌頭說:“那就先找到周佳佳。”

張小凡一把把劉玉的舌頭甩開,點頭說:“嗯,我明天就買車票前往京都,不過你住在哪裏?”

劉玉撿起那個盒子說:“你隨身帶着這個盒子,我就能跟在你身邊。”

突然惡狠狠說:“別想扔在河裏,要不然我還是能找到你。”

張小凡無語點頭,隨後問:“看你的樣子很厲害啊,爲什麼以前的時候不能從那個賓館裏面出來。”

“哼,我雖然是四級鬼,不過蔣建浩太狠毒了,他之後買下了整棟賓館,隨後請來了道士把賓館封住,讓我出不去。”

“原來這樣。”張小凡點點頭,“那你們鬼是怎麼修煉的?”

“鬼修煉的方式有很多,有些鬼和你們人一樣,通過吸收精神力修煉,有些邪惡的,則是吸收人的精血,比如我,是雙修!”

張小凡聽了暗暗驚奇,不過聽了雙修之後,張小凡退後了一點,說:“我可是幫你忙的,你可別吸我的精血。”

這個鬼的實力着實很強,哪怕自己有火人體質,但張小凡也沒把我制服她。

劉玉冷冷瞥了一眼張小凡,說:“不過你小子和你的那幫朋友很特別,尤其是你,精神力居然那麼強,我若是同時對付你們幾個,還真有些來不及,另外,你那小女友的剪刀也不錯,是一件三級的法器。”

張小凡沒想到劉玉對這些東西這麼懂,於是又向她請教關於修煉的事,劉玉冷冷說:“要修煉精神力的話,除了平時多使用之外,還要藉助藥品和精神石,或者精神水,通過吸收這些東西里面的能量,來增長自己的精神力。”

“你說你是四級鬼,那我的火你怕不怕,還有我的實力大概在什麼程度?”張小凡好奇問。

“你的火屬於異火,陽氣很足,我們鬼魂當然怕,但是缺點在於,我們不用近身就能攻擊你,所以你的火對我們暫時來說效果不大,至於你的實力,應該是在半級的層次,所以以後你要是想修煉,還不如多在功法上下功夫,我就曾經見過一個道士,實力很強,有一次來到賓館,要不是我一直躲着她,恐怕也會被她抓住。”劉玉目光閃過驚恐說。

張小凡沒想到,以自己的實力居然只是半級。

隨後又問了劉玉很多問題,劉玉解釋了一大通之後,劉玉目光灼灼的看着張小凡眼睛說:“另外,你右眼很奇怪。”

張小凡彷彿找到了知音,說道:“我的右眼以前就能偶爾看見鬼,尤其是在我憤怒的時候,這是怎麼回事?”

“很像傳說中的一種眼睛,我不敢妄下論斷,但你要想弄清楚的話,我建議你問問你的家長,看看你以前的時候,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沒有。”

劉玉說着,收起她的長舌頭,冷冷再說:“總之你的眼睛很奇怪,一直盯着我看讓我有些發慌,還有,你眼睛釋放出的精神力很龐大,若不是因爲你自己操控不了,我很可能都不敢在你面前現身。”

“我的眼睛居然這麼厲害?”張小凡吃了一大驚,摸着自己的眼睛喃喃,“以後,看來要好好熟悉一下這隻眼睛了,另外什麼時候回老家一趟,問一下爺爺我以前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沒……”

第二天,張小凡起了一個大早,找到蘇倩倩,和她說讓他們暫時不要進入賓館,他有辦法對付鬼之後,一個人坐上了長途客車,前往京都。

車上的時候,張小凡搜索了一番,果然如陳靜所說,周佳佳還住在京都的燒傷科一家醫院。

坐了一天的車,下車後,張小凡隨意吃了一口飯,便打了一輛車,直接報了那家醫院的名,那家醫院在京都特有名,司機一聽就知道,隨後趕了過去。

走到醫院門口,發現這家醫院還真是大氣,條件設施都非常好,只不過人不多。

這其實也正常,這種私立醫院條件雖好,但是價格非常昂貴,普通的人是斷然花不起那個大價格來這裏治療的。

走進醫院,張小凡問前臺的一個小護士:“請問燒傷科怎麼走?”

小護士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說:“你找誰?”

“我一朋友。”

“不好意思,你不說名字的話,那裏我們是不會讓人進去的。”小護士說。

“哦,知道了。”張小凡沒廢話,扭頭出去,卻是在醫院後門走了進來,掃了一眼牆壁上的地圖,果然發現燒傷科的路線。

直接上電梯,來到燒傷科的樓層之後,才發現這裏站立着居然都有保安鎮守。

看到張小凡出來,一個保安上前皺眉說:“你是誰?記者不允許進來。”

“我是看望病人的。”張小凡說。

“叫什麼名字?”保安問。 張小凡沒回答,他快速掃了一眼周圍,沒發現周佳佳的蹤跡,因爲這裏房間實在是太多了,很難找。

“小子,我們問你話。”高大的保安走了過來,他目光凝視小凡說:“這裏面治療的,都是高危病人,不允許人闖進來,我希望你認清狀況,千萬別爲了一些新聞資料,弄出一些大家不愉快的事。”

這裏治療的,因爲大多數都是公衆人物,所以經常會有很多記者過來採訪,醫院爲了避免病人遭受打擾,所以派了很多保安守護這裏,這也是爲什麼下面的護士不允許無關人員上來的原因之一。

眼見幾個保安都要圍過來了,張小凡無奈說:“我找明星周佳佳。”

幾個保安一愣,瞬間,他們的臉色陰沉下來了。

“果然是無關人員。”

“看你樣子不是記者,那一定是喜歡周佳佳的腦殘粉吧,馬上滾。”

“周佳佳是不會見你的,放聰明出去,要不然可就是我們把你扔出去了。”

張小凡說:“麻煩你們給我通報一下,就說我有辦法治療周佳佳的燙傷。”張小凡來的時候就想的很清楚,商城裏面他買的無疤膏,藥效那麼好,一定能治療燙傷,所以纔會這麼有自信來,只是可惜,連面都見不了。

他雖然有那個自信,但是幾個保安不信,頓時一個個臉色更陰沉了。

“腦殘粉果然夠腦殘,你以爲我們和你一樣腦殘?那可是燒傷,全身燒傷面積那麼大,就連國外頂尖醫生也無能爲力,你何德何能,能夠治療?”

“別多說了,看你這小年輕挺年輕的,快回去吧。”

“是啊,還是學生吧,我知道你喜歡周佳佳,但她確實不想見人,她已經夠可憐了,你就不要打擾她了。”

張小凡眉頭一皺,看這情形,有些麻煩啊,他自己都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說實話,他有自信能快速繞過這些保安,可這裏太大了,根本找不到周佳佳。

不過這時候,最內側的一間房間突然幾隻碗摔了出來,緊接着傳來一個女人大吼,“滾,都給我滾,現在沒人肯理我了,以前求我的那些人居然還諷刺我,我活着有什麼意思!”

“佳佳,你消消氣……”

“啊……爲什麼,爲什麼我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前討好我的人現在像躲鬼一樣躲着我,還說讓我給他們新捧的女星炒作,我現在就剩這一點利用價值了嗎?我不服,我不服啊……如果老天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一定會讓那些人知道好看!”

幾個保安搖頭嘆氣,朝張小凡說:“聽到了吧,周佳佳現在可慘了,你就走吧。”

哪知道剛說完,張小凡靈巧的從他們中穿了過去,朝着剛剛聲音傳出的病房門奔去。

“周佳佳,我來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吧。”張小凡冷冷的想着。

幾個保安面色大變,“小子站住!”

“我曹,翻天了。”

“追……”

奈何,修煉了功法的張小凡速度太快,幾個閃身,已然來到病房門口,門口站着兩個瑟瑟發抖的傭人,還有一個穿着女式西裝的小助理,地上一片狼藉,都是碎碗爛菜。

“誰!”病房裏的周佳佳惡狠狠看來,她的整張臉除了左臉還比較好之外,剩餘的,都已經被完全燒燬。

張小凡快速進入病房,把助理和傭人趕了出去,隨後鎖上門。

“呼……”做完這一切之後,他鬆了一口氣,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他快速拿出無疤膏,這東西他用過,抹在受傷的地方,睡一晚就完全好了。

周佳佳驚恐的看着張小凡,慌亂之下拿着邊上的一把水果刀,說:“別靠近我,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你怎麼還來傷害我?”

張小凡說:“你別激動……”

“砰砰砰……開門……”

門外大喊。

“你別激動,我是來幫你的,我手裏的叫無疤膏,能夠治療你的疤痕。”

周佳佳搖頭說:“你別騙我了,我什麼醫生都請過了,沒用的,你是不是有什麼其它目的,你要錢,行,你放過我,我給你一百萬!”

張小凡冷冷說:“你塗一點試試!”

說着快步上前,劈手奪過水果刀,隨後快速挖了一把瓶子裏的無疤膏,一咕嚕往周佳佳手臂抹去。

“啊……”周佳佳以爲張小凡要傷害她,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

“砰!”裏面的保安終於衝了進來,張小凡快速寫好自己電話號碼,此時保安已經架住他往外拖了。

“大明星周佳佳,明天早上,你就期待奇蹟出現吧,哈哈……”張小凡大笑喊。

“完了,這腦殘粉瘋了。”

“周小姐對不起,是我們失職。”

“快把這瘋子拖出去……”

到了樓下,幾個保安把張小凡扔了出去,隨後立刻把醫院嚴密封鎖,看着大鐵門,張小凡心中一嘆,下一次闖進去可沒那麼容易了。

不過好在,自己給周佳佳塗上了無疤膏,明天,周佳佳,我等你的電話。

隨後張小凡找了一家小旅館,摸了摸口袋,他苦笑不已,出來的太急了,身上除了開房錢,居然連買東西吃的都沒,搖搖頭,拿着自己最後的三塊錢,買了一包方便麪,隨後開了房,休息去了。

……

醫院燒傷科,周佳佳在助理和傭人的安慰下終於躺下,入夜,只剩下她一人,每當這個是個時候的時候,她是最痛苦的時候,因爲自從被燒傷之後,她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除了肉體上的傷害,更多的,是心靈上的痛苦。

每當一閉眼,她總是能看到周圍人那鄙夷的眼神,那時候,那些人可是一個個叫自己佳佳姐的人啊。

甚至好幾個女演員,都是她一手推薦給導演的,可是到頭來,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失去了利用價值,那些人一個個遠離自己,甚至是……連電話都不願接。

她翻開短信,這是一個男人的短信,上面寫着:周小姐,你反正已經這個樣子了,趁你還有點名氣,陪我家沈戴穎演場戲吧,她最近一部大片要上映,正好趁這段時間可以利用你的知名度再炒作一下,當然,我不會讓你白乾,一千萬,你考慮一下,你現在已經沒有收入了,總不可能靠以前的老本生活吧,你說呢?

發信人:蔣建浩! ?第二百七十三章:

蕭楠成功地進入了十五強之內,經過了一天的休整,再次來到比試台以後,抽出了今日比試的對手,原來是南宮家的南宮傷。

雖然南宮風華給的情報中沒有南宮家人的資料,這就體驗出了大宗門和世家的好處了,不但從宗門長老那裡領了一份,還從葉洛辰手裡拿了一份解說更加詳細的,當然,後者指的是關於南宮家那些參加比試的所有人的資料。

南宮家是三大頂級世家中的相對其他兩家稍微弱了一些的存在,但在南宮風華這一代卻出了不少驚艷決絕之輩,其中最出名的女修就屬南宮風華了,不但資質出眾、修為高超,一手煉器術更是在家族中佔有一席之位,但在家族子弟中最出名、最有威望的卻是南宮傷這個年齡不大的男修,年齡與南宮風華略大一些,修為卻比南宮風華更高一層,曾經機緣巧合之下強行突破成為了元嬰真君,後來因為受了重傷,修為又跌至了金丹後期,最後一輩子困死在了金丹後期,書中也曾提起過寥寥幾語,要是沒有重生回來的南宮風華,這個人的成就也就到此為止了,幾年前,南宮風華從陸詩雨手裡搶了一株極品復原草,如今他的修為已經恢復到了金丹後期頂峰,恢復到曾經的元嬰真君時的風光更是指日可待,因此,此人十分的難纏。

蕭楠抬眼再次看了下上方屏幕上的名字,心中暗自感嘆了一下自己這破運氣,好運氣好似都在前面用完了哈!接下來一個個的對手,都不是好惹的,一個個都是硬茬子,在看了看不遠處比試台上的南宮風華,不知道她此次比試的對手是哪個?當看到屏幕上方的兩人名字時,蕭楠不覺得心中大呼:孽緣啊!孽緣!

南宮風華對戰陸詩雨幾個大字顯示在屏幕上方,不止震驚住了蕭楠等知道兩人私下不合的一干人等,更是連南宮風華和陸詩雨本人都沒有意料得到,這場對決來得如此之快。

陸詩雨還好些,在知道南宮風華的刻意針對之後,一直都顧忌著南宮風華身後的勢力,沒有找到下黑手的機會,今日能光明正大的比試一場,來一雪前恥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尤其是最近實力提升,還沒有找個人來試試手,南宮風華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一個非常好的踏腳石,因此看到這個消息,不由得面容帶出一絲喜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