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武大罵一聲,實在被古羲自信的話給傷到心了,心中的信念都好像被動搖了。

“殺你如殺雞!”

古羲怒吼一聲,雙臂顫抖,拳頭如同金水澆鑄,綻放着錠錠神輝,一連對着王武轟出了九拳。

“啊!!!”

王武大吼大叫,在古羲的拳頭中瘋狂,巨大的壓力讓他難以喘息,只能夠大吼宣泄着,然而他的動作卻不慢,以牙還牙,同樣打出九拳,企圖將古羲的攻擊湮滅。

砰砰砰砰砰砰……

急促的爆炸聲音傳來,像是震天的擂鼓,周圍的空間都好像陷入虛妄狀態,更是如同玻璃一般寸寸崩碎。

“噗哧!”

王武臉色慘白,所打出的攻擊全部被古羲所破碎,而他自身也被古羲轟的口吐鮮血,一道道恐怖的傷口從他身上裸露出來,肉身扛不住,瞬息之間就傷到了本源。

而古羲的身體也是連連後退,拳頭上面滴着殷紅的鮮血,這都是反震力量的緣故,不過傷勢並不嚴重。

看見重創的王武,古羲眸中殺機一閃,無懼空間裂縫直接大跨一步,拳頭攤開成掌,衍力凝聚一掌向着王武碾壓而來。

“粉碎萬物!”

王武眼睛猩紅,身體如同流星一般,精氣神已經被他提升到了極致,一股股恐怖的衍力從他的身體中爆發出來,只是瞬間他的身體就成了一句皮包骨的樣子,而他的手中卻出現了一團藍色的光芒,驚悚的氣息如同天威,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古羲臉色一變,對方這是施展了玄衍技了,然而他下壓的手掌卻沒有任何的停頓,只是其中蘊含的能量更加的恐怖了起來,一股悲鳴之氣從他身體中爆發而出。

而他的手掌也漸漸璀璨了起來,一股更加澎湃的氣勢在他掌心當中爆發而出。

“千悲掌!”

古羲神情凜冽,心中暗喝一聲,那如同驕陽一般是手掌上面飛出一道掌印,光芒萬丈,如同天地間有了第二個太陽一般,散發出的氣勢也是讓人頭皮發麻,就好像九天銀河從天上塌陷了下來,要砸碎一方世界。

“破!”

王武看見掌印,瞳孔閃過一絲驚懼,然而此刻卻也沒有任何的退路,心中發狠將那一道藍色光芒直接丟出。

轟隆!嗤拉!……

天地驚顫,一道強光自兩者爆發地方洶涌綻放,一片金色籠罩半壁天空,那激射而出的能量直接將不遠處的一個小湖泊蒸乾,矮山更是隆隆作響,坍塌。

皇甫重臉色一變,大跨一步,瀚海一般的衍力從他身上涌出,將整個殺手聯盟總部給籠罩起來,那激盪而出的恐怖餘威撞擊在他的衍力上面,緊緊只是激起了一層漣漪。

轟隆!嘭!

撞擊的餘威依舊沒有消散,撞擊的中心空間直接被千悲掌與粉碎萬物給轟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強悍的吞噬力量直接爆發而出。

“父親,趕快看看古羲如何了!”

皇甫蘭與其他幾女臉色大變,這種恐怖的威勢簡直就難以在靈衍境的時候出現。

皇甫重也不敢大意,雙目閃過金光看向大戰中心。

在在大戰中心,古羲在拍出千悲掌之後就急促後退,可惜依舊無法避免這強悍的衝擊力,戰甲的防禦直接被粉碎了,衝擊力撞擊在他身上讓他身體龜裂,殷紅血液直接將他的身體染紅了,成爲一個血人。

“該死!”

古羲吐了口血沫,強忍身體疼痛直接使用瞬字訣離開空間裂縫吸力的範圍。

裂縫雖然恐怖,但也擋不住古羲的瞬字訣,抽眼看了一眼王武,發現王武的身體直接被千悲掌拍成一探爛泥,生機早已經斷絕,只是瞬間就被裂縫給吞噬進去了。

嗚嗚!

空間裂縫依舊在肆虐着,直到好一會兒,才慢慢合攏恢復平靜,而古羲卻立身虛空中,目光看向下方的一干人等。

“哥。”古蟬最先反映反映過來,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身子一動就來到古羲身邊,大大的眼睛仔細的看着古羲,旋即衍力涌出對着古羲籠罩而去。

“古羲……”

“……”

秋若水,柳飄飄,楊月珊看見,都急急忙忙的飛身來到古羲身邊,一個兩個無比興奮的看着古羲,同時衍力也向着古羲身上涌去。

在四女的衍力治癒之下,古羲的肉身傷勢可謂是瞬間痊癒,而他的本源傷勢卻沒有那麼快能夠好了。

“我沒事。”

古羲摸了摸古蟬的臉蛋,笑着說道。

“嗯,我就知道哥你會贏的,對你來說,這就是小角色而已。”

古蟬抓着古羲的手,眯着眼睛笑了起來,對於古羲是盲目的信任。

其餘三女看到,不由的撇了撇嘴,有些幽怨的看着古羲。

古羲看到,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見下方的古慈,心中一笑,急忙走了下去。

“哼!”

皇甫蘭冷哼一聲,目光冷冷的看着古羲,剛纔看見古羲受傷也想去古羲身邊幫他療傷。

可惜古羲在空中,她的修爲因爲生古慈的緣故,到現在也僅僅只有元衍境,想要飛行是不可能了。

雖然不能夠給古羲治療,但好歹古羲也能夠下來治療,哪想到古蟬她們卻直接飛身來到古羲身邊。

而古羲也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當着他的面就去摸古蟬的臉蛋,雖然她知道古蟬在古羲心中很有地位,但也沒有成親啊,這麼做豈不是光明正大的看着古羲勾引其他女人嗎!

皇甫蘭越想越氣,秋若水、柳飄飄、楊月珊三人還沒有解決,現在又多了一個古蟬,這算什麼事情!


想到這裏,皇甫蘭再次冷哼一聲,直接抱着古慈離開,懶得看古羲。


“這……”

古羲愣了愣,他還想跟女兒好好親近親近呢。

“古羲啊,蘭蘭就這性格,你別去怪他,這次乾的不錯,一回來就宰了地運學府的一個天才,給我大大的長臉啊!走走走,一起進去。”

皇甫重對於古羲的一屁股的情債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興趣,直接率先進入大堂。

古羲聳了聳肩膀,乾笑一聲帶着凌萱利劍二人進去,而古蟬卻是乖巧的站在古羲右邊,拉着古羲的手指。 古羲強勢迴歸,擊殺地運學府絕世天才王武,不僅令殺手聯盟全上下一片歡呼,同時也讓不少關注王武挑釁之舉的人感到驚愕。

雖然被皇甫重下令,殺手聯盟總部不準有任何人觀戰,這一措施本來是皇甫重爲了減少己方損失的威望,沒想到古羲回來將王武殺了。

這也就導致古羲擊殺王武的消息傳播的太慢,但在皇甫重的得意的散播之下,以及有心人看見挑戰的王武沒有出來,世人也相信了王武真的被古羲給擊殺了。

地運學府同樣知道,在王武被擊殺的一瞬間就已經知道了,對此,地運學府保持了沉默,畢竟這是一場公平的對戰,王武死了也只能夠怪自己學藝不精。

在殺手聯盟總部。

雖然已經過了十多天,但皇甫重依舊每天哈哈大笑,古羲的修爲強大的太多了,這讓他感到後繼有人。

而古羲對此卻不怎麼關心,在將古蟬安頓好後,急急忙忙的向着人衍學府旗下的彩丹域去了。

他還需要給玄靈子送建木枝條碎片,這件事情已經耽擱了十多天,玄靈子都已經通過靈根幣來催他了。

無奈之下,古羲只好孤身一人動身。

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古羲終於來到了彩丹域,一路舟車勞頓,可謂片刻不停。

“累死我了。”

古羲舒了口氣,大步走進霧隱城,雖然玄靈子催的急,但他也需要休息的,也不在乎這麼一兩天的時間。

一進入霧隱城,人聲鼎沸,這是無雙學院周邊五城最亂的一座城池,可謂是魚龍混雜,不過在古羲看來,再亂,也就這樣子了,他的修爲足以在霧隱城橫掃了。

尋找一家酒樓直接開了一間房子,直接躺在牀上呼呼大睡,準備明天進入地底。

而在靈耀疆的疆主府。

一個身着勁裝打扮的青年快步走向疆主府的一間密室,來到門口,輕聲說道:“疆主,剛剛得到消息,古羲來到霧隱城了!”

在密室中,袁少峯正在修煉,聽見密室外的聲音,眼睛豁然睜開,精光從眸中射出寸長,旋即沉寂下來。

嘭的一聲,密室直接被破開,在門口等待的青年心中一驚,一股恐怖的氣勢從破門而出的袁少峯身上向着青年壓迫而來,讓他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難。

“確定嗎!”袁少峯緩緩開口,一字一句,其中隱藏的恨意清晰可感。

這些日子袁少峯的日子不是太好過,主要是名聲太臭了,他的一些卑鄙手段被人得知,以至於人衍學府與他齊名的幾個人對對他異常的不屑,人衍學府旗下的三界也是暗自鄙夷袁少峯。

雖然如此,但袁少峯的修煉天賦還是不錯,因此,名聲雖然臭,但還是被人衍學府全力培養,作爲種子選手。

而袁少峯也是爭氣,有了大量修煉資源,修爲可謂是日益精金,現在已經達到了真衍境三重天,體內的精氣已經化身半條長龍,只差‘龍頭’與‘龍爪’還沒有凝聚出來。

靈衍境巔峯已經全身精氣化,壽命大漲的同時,戰力也是直線直線飆升。

而想要突破到真衍境,就需要將全身的精氣凝練成一條長河,也就是貫穿全身。

一旦貫穿全身,自然而然的就可以突破到真衍境。

真衍境分爲五重天,踏入真衍境一重天的時候,精氣長河就會變化成精氣大龍。

所爲的大龍也並不是真正是龍,只是一點點虛影,而想要踏入真衍境二重天就需要凝聚‘龍尾’,凝聚成功就達到了真衍境二重天的巔峯。

三重天需要凝聚‘龍身’,這是最爲關鍵的一重天,因爲這一重天需要耗費大量的精氣,精氣的來源於修煉,也就是衍力,所以耗費的時間也是極長的。



龍身完畢已經可以凝聚‘龍頭’了,龍頭凝聚成功,也就意味着踏入了真衍境四重天,全身力量凝聚成一股,體內蘊含戰力再次有了一個成倍的提升。

真衍境五重天,也就是凝聚了最後一股力量,那就是‘龍爪’,這是全身戰力的輸出點,身體蘊含的戰力直接迸發出來,達到自身的極限,所有的潛力都可以爆發出來,戰力可斷山劈嶽。

而有關於靈根的融合,靈衍境的時候是三十根靈根是自身的完美融合,而到了真衍境卻是四十八根是完美融合,也就是說真衍境時期身體可以再次增加十八根靈根。

袁少峯的現在的修爲是真衍境三重天,體內融合靈根達到了四十根,算是天縱奇才。

而真衍境三重天這是一個坎,想要凝聚‘龍身’耗費的時間極長,所以等袁少峯達到真衍境的時候,必定可以將身體處於靈根完美融合狀態。

聽見袁少峯那咬牙切齒的聲音,青年打了個冷顫,急忙說道:“千真萬確!”

“哼!”

袁少峯眼睛陰翳,有着狠辣的光芒閃過。

“疆主,要不要出動大軍擊殺古羲?”青年試探的問道,自從袁少峯臭名之後,爲人做事情更是狠辣無比,所有違抗他的全部被他擊殺。

袁少峯臉色一寒,眼睛死死的盯着青年,道:“你是不是想讓我死!你不知道人榜開啓期間除了靈衍境的人,其餘人都不得攻擊嘛!派大軍!更是有死無生!你真到以爲芥末神是吃素的!”

話音剛落,袁少峯的身體陡然出現一絲陰寒之氣,眼中更是有着**裸的殺機。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青年急忙跪倒在地,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別看他現在是袁少峯的心腹,但是惹毛了袁少峯,照樣擊殺,甚至爲了斬草除根,就連家人也難免遇難。

“哼!”

袁少峯冷哼一聲衣袖一揮走向書房,而青年不敢有誤,急忙起身跟着袁少峯。

來到書房,袁少峯坐在書桌的椅子上面,眼睛眯了起來,目光看向前方,良久後說道:“人衍學府推舉出來的天才有三人,白若非,王澤,楊月珊。”

說道楊月珊,袁少峯停頓了下來,目光瞬間變得異常怨恨,那璀璨的眸子像是要將所有的怒火激射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