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感到自己身後的掌風,直接調轉方向,向著側邊滾了過去。

「砰」

竹葉青這一掌竟然將地面打了個大坑!

天也微微亮了起來,二人早已大戰不知多久。城裡被吵醒的人根本不敢出來,誰都沒有見過如此場面,在他們眼裡,王浩大鬧刑場,闖入李家城主府就是他們見過最有看頭的事了,而這次他們竟然看到王浩正在與一個仙人對戰!

天空漸漸泛起魚肚白,太陽也升了起來,最早醒來的人們紛紛走上街道,看著那兩人,交頭接耳。

「王浩為何要對老闆出手,那店小二竟然是仙人!」

「你別胡說!」

「這是我親眼所見!」

人們紛紛談論著昨夜發生的一切,如果不是茶樓的破損他們可能會認為這件事不過是夢境。

「那不是龍門鏢局的龍月么?」

有些眼尖的人發現了龍月。

「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人們圍住龍月,開始問了起來。

此時龍月眼裡才逐漸有了神色,看著四周眾人,聽他們的問話也是清楚了不少事情。而在這之前,龍月基本上什麼都不知道,她不過看到了老闆和小二對王浩出手!

「你知道為什麼王浩對老闆出手了嗎?」

龍月沒有回答,她神情稍微有些恍惚「他們去哪了?」她覺得這一切很神奇,因為她的記憶停留在王浩被金友段宜二人襲擊,而她聞到一股香味就昏了過去。此時龍月的這個問題其實是在問王浩和金友二人的行蹤!

「他們?王浩?出城了!」有一個路人說道。

「不好,我得勸勸他們!」龍月臉色大變,不管身後的人群,直接從中擠了出去慌忙向著城外追去。

「王浩!你還要跑多久?」竹葉青氣急敗壞,他現在維持化魂已經十分困難了,而王浩卻像兔子一樣撒腿就跑根本不和他正面對戰!

「老狗,我就要跑!有本事你追上我?」王浩感知自己體內的力量,他已經恢復了!完全恢復了!而且還比以前更強!

「哼!」竹葉青一聽瞬間爆發,他這一次動用了仙法!幾乎是瞬間就閃到了王浩身前!「跑?」

王浩臉色大變,沒想到就這喘氣的功夫,竹葉青整個人就來到他的身邊,一掌打在了自己的胸口! 王浩不過是停留一瞬,這竹葉青便施展戰法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掌打在王浩身上,王浩瞬間胸口翻江倒海!

縷縷黑氣沖著他胸口進入。如今他的體內剛壓制住一些萬化神功的法力又一次衝進不少,至少比至少多了將近十倍!

這一下就連青囊經都無法庇護王浩的身體!他剛剛鎮壓的綠火重新又燃燒起來,現在的王浩體內幾乎全都是黑煙綠火,很是恐怖。

從外邊看,王浩竟然皮膚漸漸發黑,明顯就像是竹葉青的那些傀儡一樣!

「麻煩了!」青囊經暗罵,只見他放棄抵抗,調動王浩全身力量直衝沖的向著王浩識海過去!

這識海是何物?每個人都有,這地方是寄存自己靈魂,溫養自己靈魂力的地方。青囊經這麼做明顯是打算為王浩留下一個後手!

「跑啊?怎麼不跑了?」竹葉青奸笑,他可是浪費很大功夫才將王浩收拾,不單單是哪百年陽壽,如今他已經遭受功法反噬。

如果王浩繼續再跑那麼一小段時間,竹葉青可能就真的追不上了,不過看著竹葉青的模樣應該還是那種勝券在握的!

「小崽子,剛才不是挺歡么!」竹葉青一腳踢在王浩肚子上。「我現在就讓你生不如死!」

竹葉青惡狠狠的說著,手中捏著手印,全力催動萬化神功破壞著王浩的身體!

不多時竹葉青停了下來,他覺得王浩已經被他折磨的差不多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王浩早就被青囊經完全封鎖在自己的識海之中。

「這蠢貨。王浩你看到這五種元素了嗎,金木水火土!」青囊經看著指頭大小的靈魂,而這靈魂的主人正是王浩!

「恩!」

「這竹葉青的目的是奪舍,就是將你的靈魂」青囊經急忙解釋「如今你身體遭到萬化神功侵蝕,我實在無法保護你了!而今只能在識海與他對抗,記住,他不過是靈魂體,你若要戰勝他必須把握好元素之力!」

還沒等青囊經說完,竹葉青在外邊就已經將自己的靈魂抽出,瞬間進入王浩體內,直直向著他的識海進發!

「小子,看到那個鬼東西了嗎!」青囊經指著王浩體內那條閃爍不定的黑色幽魂。「第一道防線就是你的識海,一旦突破我可不相信你可以用你這靈魂與他對敵!」

王浩的靈魂搖晃一下,瞬間掌控著五元之力將那幽魂攔截!這一下他可算看出了竹葉青的靈魂!與他相比那真的是大象對螞蟻!即使殘缺,但是身為一個曾經的元嬰修士,他的靈魂也是極其恐怖!

王浩此時沒有辦法考慮自己身體的異樣,只能靠青囊經的葯池殘留下來的能量讓他自己恢復,他只能考慮不讓竹葉青進來!

「小子,就這點兒能量就妄想要攔截我?」竹葉青進入王浩的身體,感受到他識海中五元之力。

然而竹葉青並沒有慌張!王浩的體內可是有他留下的綠火和萬化神功之力!

瞬間竹葉青調動王浩體內的綠火灼燒王浩的防禦!可知,剛才青囊經用著五元之力將這綠火壓制,如今所有五元之力已經全部調走,這綠火根本猶如滔滔江水衝擊王浩的識海!

一個人的識海是與這個人靈魂完全相連的!王浩的靈魂可以感覺到這綠火恐怖之處!它是可以灼燒靈魂的!

「桀桀桀,我這破魂火如何?」竹葉青的笑聲完全變了,更加邪惡!「還沒完呢!」

竹葉青瞬間調動萬化神功的黑氣,沖向五元防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瞬間王浩被著兩種功力打了個手忙腳亂,不對王浩此時是靈魂狀態,沒有手腳的!

「小心,繼續和他耗,偶爾抽調出火元攻擊他!」青囊經此時毫無作用,只能教導王浩如何對敵。

王浩體內的五元之力可不是那種從天地中引入身體的便宜貨!這可是青囊經當年沒事幹搜集的各種藥材之中的元素之力! 血情末路 即便是那種變異的元素都生生被拆解成了五元,當年青囊經是打算將其更加凝鍊的時候出現了問題,所以這五元之力就被他儲存起來了!

王浩一直很納悶,就是葯池中保留的藥性為他恢復傷勢如此迅速但是恢復力氣卻那麼慢!原因就是藥性之中早就失去了精氣,都被青囊經抽走凝鍊這五元之力了!

所以,竹葉青在此絕對會吃一個大虧!因為他還沒意識到,自己為何會久攻不下王浩這防禦。

「水樂火,以水元對戰綠火,抽調一部分的火元我也要灼燒他的靈魂!剩下的力量那就全部用來抵擋萬化神功吧!」王浩心裡算計,改變自己的防禦方法。

竹葉青根本不理解為何他還沒有突破王浩的防禦,不論他如何攻擊都會被元素之力抵擋,稍微減弱攻勢王浩又會用火焰之力灼燒他,雖然效果微乎其微,但是實在是經不起消耗了!

「化神!」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全力攻破王浩的防禦成功奪舍,然後再施展萬化神功恢復自己的力量!所以他決定動用本源力量,施展萬化神功元嬰期的法術!

就這麼瞬間,黑煙竟然凝結成了液態,攻勢不減如同滔滔江水衝擊王浩防禦大壩!

此時王浩不得不將抽調出去的火元收回,全力抵擋攻勢。青囊經此時更為凝重,因為他沒想到這竹葉青竟然還能釋放元嬰期的功法。

不得不說,青囊經凝結的五元之力真的強悍無比。別說別的,一般元嬰修士的五元之力都沒這種恐怖力量!

讓一個元嬰修士用元素之力抵擋可以分解煉化靈魂的功法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果真有這種事情發生,估計僅僅瞬間,這個元嬰修士就會滅亡!

王浩的五元之力此時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該死!」本身即將勝利的竹葉青不住出聲,因為他無法維持元嬰期功法的消耗了!

「該死該死該死!為什麼他的防禦這麼強?」竹葉青能感知到王浩防禦正在變弱,但是這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瞬間攻破王浩的防禦進行奪舍!

「哼!你以為你就能防禦一輩子嗎?」竹葉青惡狠狠的說道「你以為本尊沒有留下後手嗎?」

竹葉青說完,那種液態黑水消失,留下的僅僅剩下暗淡的黑煙,此時就連他甚至都無法維持結丹法術了!

「快了吧?快來了吧!」竹葉青陰冷的笑了笑,他看到他留下來的後手了! 「來了!」竹葉青說的那人竟然是龍月!

只見龍月的身影從遠處跑來,跌跌撞撞不知為何竟然找到了他們,當然這一切都是竹葉青動的手腳!

竹葉青現在根本沒有那時的力量,而王浩的五元之力雖然消耗大半但是對於防禦來說,全部調動過來阻擋這竹葉青也奈何不了!

但是他沒時間了!

「王浩啊王浩!最終你還是沒有將我的局破解掉!看那是誰來了?」竹葉青陰冷的話語傳到王浩的心中,他當然可以觀測外界的一切。

「龍月!她怎麼?」王浩心驚!這竹葉青最後的手段就是龍月了吧。

「王浩啊,還記得你那器靈說過的話嗎。這店小二的身軀也不是我的,很沒有被我奪舍,不過讓我用萬化神功控制,靈魂暫時寄托在他的身上!」竹葉青幽魂散發出邪光,他的計劃成功了,一環套一環,他終於要實行最後一步了!

「青囊?」王浩無法出聲,甚至是他的心聲都無法說出。他想求證,他想知道是否是真的。

「他說的是實話,如果他奪舍了,我也不會發現不了他的修為,更不會過來奪舍你!」青囊經說了一句。

「你看,那個小女娃娃馬上就過來了,你要是不撤去防禦的話,我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竹葉青的聲音幽幽傳來。

此時那竹葉青的肉體竟然微微動了一下。

王浩現在是靈魂狀態,他連和竹葉青談判的能力都沒有!他沒有學過傳音入密,也沒有修行過靈魂力!眼看龍月馬上就要接近二人,他的心裡更是焦急無比!

「王浩千萬不能撤去防禦,這老狗馬上就堅持不住了,一旦你撤去防禦他就會奪舍!而你就會消散在這天地之間!」青囊經急忙說著。

王浩不是那種六親不認的人,他的防禦現在動蕩不安,竹葉青的攻勢也大大加強!五元之力正在消散!

「既然如此!」竹葉青的聲音帶著恐怖的氣息「那就讓她死!」

侯門嬌,神醫庶妃 只見王浩的肉體向著龍月激射出去,一掌打在龍月身上。龍月本身沒有修行過任何武學,這一掌著實會要了她的命!

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

龍月這一路就有一個聲音帶領著她,帶領著到達這裡。她本想來此勸說金友二人和王浩不要再打了,但是她沒有看到金友二人,只有店小二和王浩站著不動對峙!

她沒有想到還沒等她接近二人,王浩就突然出手向她攻擊!「為什麼?」這是龍月最後一句話,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王浩要對她出手!

「忘了和你說了,你的肉體我已經能控制一多半了,桀桀桀!」竹葉青的笑聲傳了出來,沒錯,他控制的是王浩的肉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浩大怒,他也沒想到出手的竟然不是竹葉青的肉體,而是他自己!

「我!我出手殺了龍月姐姐?」王浩心神完全亂了!防禦瞬間潰散!

「王。。。」沒等青囊經發出聲音,竹葉青的幽魂已經瞬間進入王浩的識海!

王浩的靈魂瞬間被排擠到一旁!「桀桀桀!終於成功了!」竹葉青大事已成,在王浩識海中牢牢生根!

「王浩清醒一下!不是你殺的龍月!而是這個竹葉青啊!」青囊慌了,誰能想到竟然是王浩的肉體動的手!

此時王浩的靈魂動蕩,他沒有能力反抗竹葉青的奪舍了!即使他醒悟過來想要反抗竹葉青也沒有能力了!他無法調動任何的力量,這個身軀即將不是他的了!

「你的身體,你的命運,你的天賦,你的一切都將是我的了!」竹葉青激動的說著!

而就在此時天空中的一枚肉眼看不到的星辰,閃爍不定!

限制級軍婚 所謂奪舍,就是一個修士的靈魂強行進入另一個修士的體內,代替他的靈魂!並且繼承他的一切!

此時竹葉青激動的神色也在王浩的肉體上顯現出來。肉體奪舍即將完畢!

「我說過你不會成功的!」青囊經堅定的看著識海之中的竹葉青。「你能承受住他的業力嗎!」

竹葉青沒有說話,所謂業力就是一個人此生的血債,但是王浩才多大!他怎麼可能與自己一個活了千年殺人無數的人比拼業力?危言聳聽罷了!

就在此時,天空中那輪曜日被烏雲掩蓋!這種異變不是渡劫!而是奪舍時出現的!這讓竹葉青心頭一驚!因為這種異變只有在奪舍一名業力強大的人才會出現!

竹葉青一生手染鮮血不計其數,他沒有想到為什麼王浩有如此大的業力!難道他是什麼大能轉世?

此時遙遠的星空中,北斗七星的位置有一顆暗星漸漸發亮,幾乎將七星的光輝全部掩蓋!彷彿這天上群星只有它一顆!這顆星正在北斗七星的第四顆和第七顆之間!

天煞星!稍微懂得一點兒星象的修士都知道,這顆星體懸在一個人的頭上代表著什麼!

天煞孤星!世間業力最重的人!這種人一生的朋友親人都會慘死,一個不留!

「竟然!可惡!!」竹葉青感受到星空的力量,他也注意到了王浩這個人命格竟然是天煞孤星!

星空的異變還沒有完結!北斗七星附近又出現了幾個暗星開始閃耀!殺破狼!七殺星,破軍星,貪狼星!

「四星同體?這!」竹葉青已經感受到王浩的業力加身的感覺了!沉重,陰冷,炙熱!無限負面情緒在他心中激蕩!他怕了,人體本能反應,活了千年的他!怕了!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業力侵蝕,之前他還說過王浩業力低弱的話,可是沒曾想到他的業力與王浩相比簡直滄海一粟,微不足道!

「完了。」竹葉青的情緒並沒有很激動,至少他在生前見識到孤星四星同體的人了!「原來這麼可怕啊。」

竹葉青的靈魂破損,離開了識海之中,取而代之的是王浩的靈魂。

「寫下麻煩大了!」青囊經看著王浩的靈魂回歸識海中心並沒有高興,反而更加凝重!

當然,竹葉青都沒有承受的業力,王浩能承受的了嗎?這是個問題!而且王浩的靈魂還在自責自己肉體殺害龍月的過失! 此時王浩魂魄已經完全歸屬到自己識海接受著天道問責!

「汝有一星天上來,帶害周遭一切人;汝有一星天上來,刑克親人怎償還;汝有一星天上來,牽累兄弟及朋友;汝有一星天上來,至愛之人必非命!天煞孤星,你周遭的一切與你有關的人都會被你帶害牽累,畢生累累禍端。你的家人,朋友,愛人都會被你這命數禍害!」雄渾的聲音從天上直衝沖的進入王浩的腦中,令人升起無法反抗的心思。

「天煞星照命,殺破狼入宮,你還有什麼活在這世間的理由呢?」這聲音傳自天空,只有王浩一人可以聽到,他正在被問責,天道問責!

「你所過之處都是血債累累,看看如今不過幾歲,你就將這世間擾的一片混亂!百十來口人都被你剋死!你說你當如何償還?」天道的聲音如同洪鋁大鐘,激蕩在王浩腦中!

「你所愛之人因你身死道消,平民百姓因你化成劫灰!紅塵劫數也沉重滾滾,你看那滿天星河,哪一個不是要離你遠去!你還有資格活在這世上嗎!」

天道的聲音帶著蠱惑,引誘王浩一步步進入他的陷阱,想要將他在這業力之下碾壓致死!

天空中出現滾滾烏雲,一道道閃電正在積蓄力量,烏雲掩蓋了十里範圍,如同修士正在渡劫!遮天蔽日的異像再一次引來許多修士!他們看不見中心到底如何!

「怎麼回事?有結丹期修士渡劫?怎麼沒聽說過?」

「恩?這滾滾業力!難道是什麼大魔在這裡渡劫?」

許許多多的修士距離在四面八方,想要一探究竟,但是這片烏雲之中的滾滾業力將他們的神識和目光全部擋住!

其中有一名元嬰期的老怪物神色不定,放生大喊「何方道友在此渡劫!」聲音傳出,觸碰到這濃郁的烏雲,瞬間一道驚雷響起落在他的身上!天道之危不容觸犯!

「普天之下業力最重的就是你!普天之下殺劫最多也是你!普天之下害死生靈最多的也是你!你還有活在這世上的念頭嗎?」

「你親手殺了那麼多凡人,就不打算給個交代嗎!你喜歡的女人被你親手殺死你就不打算償命嗎!」

王浩被天道的聲音擾亂,獃滯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龍月,誰說他沒有喜歡過龍月呢?自從第一眼見到她,王浩就喜歡上了龍月。當他想到自己會修仙無法與她白頭偕老的時候心裡失落,但他發現龍月可以修仙的時候心裡又是多麼高興!

「我。」王浩說出了一個字,滄桑,沙啞,悲痛欲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