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進門,想要換鞋的時候,王浩發現之前來的時候,王浩穿的拖鞋不見了。

安然給王敢拿來一雙新的一次性拖鞋。


“穿這個吧。”

王浩看了眼安然,“胳膊好了?”

安然目光閃躲,有些心虛,輕輕拍了拍,“我身體素質很好的,恢復的很快。”

王浩咧嘴一笑,沒說話。

進門後看到楚雄在沙發上喝茶。

“叔叔,王浩來了。”安然走了過去,坐在旁邊給楚雄煮茶。

“叔。”

王浩點頭。

“坐吧。”

王浩剛坐下,楚雄就從旁邊拿過來一張紙遞給了王浩。

“這個,是新弄出來的欠條。除了這一份,我還存了一份,你等一下摁個指印。”

“沒問題。”

楚雄給王浩遞過來一杯茶。

王浩五指成拳,拳背朝上,五指輕輕在桌面上扣動三下。

楚雄見狀,眼睛一亮。

這是簡單的茶道禮儀。

長輩給晚輩遞茶之後,晚輩用王浩這種禮儀代表尊重。


楚雄遞給安然一杯茶。

安然雙手捧着茶杯,“謝謝叔叔。”

雖然恭敬有加,但是文化底蘊還是少了很多。

安然的學歷比王浩高了太多太多,重點大學畢業又留洋國外,雖然其中是否有水分不得而知,但是學歷是有的。

可是比了王浩這個市井小民,還是差點東西。

王浩按了手印之後,把欠條收好。

楚雄喝了口茶。

“小王,之前我聽程總給我說,你把文爺的手下打了,是真的嗎?” 王浩笑道。

“沒忍住,動了手,就給打了。”


旁邊安然擡頭問道,“文爺?就是那個商會會長嗎楚叔叔?”

楚雄點點頭。

安然皺眉,“文爺的人你也敢打?王浩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王浩隨口道。

“欺負人就得打啊。總不能他欺負我我乖乖忍着吧。”

“那你也得分人啊,文爺那種人物是你能惹得起的嗎?”

王浩懶得搭理安然。

楚雄放下茶杯。

“王浩,明天有一個江湖論道會,正是文爺舉辦的,到時候銀州市乃至銀州省的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去的。

我也有幸,在被邀請的行列之中。

吞天劍神 ,這件事必須得擺平了,不然以文爺的手段,肯定會讓你在銀州市寸步難行的。

我在銀州市還算有幾分地位,在文爺那裏也還有幾分薄面。

明天,你跟着我和程總,我們帶你去見文爺。

到時候你乖乖認個錯,賠禮道歉,這件事應該就能夠過去,

指不定還能從文爺那裏給你討個差事。

鳳唳九天,女王萬萬歲 ,正好,文爺做的生意是你喜歡的做的。

到時候你可以跟着文爺混。

我知道你在銀州市還有些威望,但是畢竟時代變了,如今的銀州市是文爺的天下。


年輕人嘛,火氣不用太大,適當的壓一壓火氣也是好的。

有我和程總給你做擔保,雖然不能保證讓你不受皮肉之苦,給你留條命是肯定可以的。

到時候你態度好點。

文爺肯定會接收你的。”

王浩聽聞這話不由得笑道。

“叔,沒必要勞您費心,這事兒我自己能解決。”

楚雄看了眼王浩。

“小王,我和你爺爺乃是莫逆之交,你出了這種事情,於情於理,我都不會坐視不理的。”

王浩跟着笑道,“叔,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但是江湖有江湖的規矩,這是我和文爺之間的事情,就不勞您插手了。”

安然在旁邊道,“王浩,你怎麼不識好人心呢,楚叔叔這麼爲你着想,你怎麼就不領情呢?整個銀州市都沒有第二個能讓楚叔叔這麼上心的人了。”

王浩不由得一笑。

“叔,謝了!還有其他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先走了,我還有事兒。”

正說話的功夫。

門開了。

楚雨晴從外面走了進來,手裏面提着剛剛買的菜。

如果不親自看到,根本就想不到銀州市首富的女兒有喜歡做飯的愛好。楚雨晴家裏每天晚上的飯都是楚雨晴自己做,菜也是楚雨晴自己去買。

看到裏面的王浩和安然之後,楚雨晴愣了一下。

“王先生。”楚雨晴打招呼道,

“雨晴,你回來啦。”

安然跑上去從楚雨晴手中接過來菜。

“你怎麼來了?”楚雨晴問道。

安然神色微微有些凝固。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楚雨晴見到王浩之後立馬打招呼,見到安然上來就一句你怎麼來了。

但是安然一笑而過。

“我給叔叔買了一把扇子,拿過來讓叔叔看看喜不喜歡,叔叔說他很喜歡。”

楚雨晴嗯了一聲。

“多少錢,我轉給你。”

安然頓了頓,“不要錢,是我送給叔叔的。”

楚雨晴換好鞋,“謝謝你。”

“不用不用。”

安然開心壞了。

王浩拿好東西。


“叔,我先走了。

楚總,安總,我先溜了啊。”

安然開心的揮手告別。“慢走不送。”

楚雨晴倒是愣了一下,“王先生,我買了菜,要不吃完飯再走吧?”

安然面孔上面的笑容逐漸凝固。

那邊的楚雄也道。

“對啊小王,都這會兒了,應該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吧,留下吃頓飯,吃頓飯再走。”

安然的臉色更差了。

王浩看了眼時間,“不用了,我還有事兒。”

“什麼事能有這麼着急?”楚雄道。

王浩乾笑道,“前段時間,打賭輸給了程總,這兩天給她當司機接送她上下班呢。”

楚雄哦了一聲。

安然眼睛一亮,“楚叔叔,您還不知道吧,王浩和程筱筱找對象呢。”

楚雄愣了一下。

隨意意味深長的看着王浩。

“怪不得從不求人的程鯤央求我陪他一起找文爺給你求情,感情是給自己姑爺求情啊,那快去吧。”

安然神色欣喜。

已經聽出來楚雄這是相信王浩和程筱筱有一腿了,如此一來,楚雄斷然不會把女兒嫁給王浩了。

他安然怎麼能不開心。

楚雨晴抿着嘴脣看着王浩,想要從王浩口中聽到一些否定性的話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