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停下了腳步,緩緩的回頭。

竹竿停止了追擊,與王耀保持十米的距離對峙著。

「我可沒說我是一個戰士!」

「你說什麼?」

「我從始至終都沒承認我是一個戰士!」

「什麼意思?」

竹竿被王耀弄得一頭霧水:這小子是被打傻了吧。

一團白色的火焰出現在了王耀的手中,正是他會的唯一攻擊技能——聖焰術。

「什麼!」

竹竿大吼。

十米的距離,聖焰瞬息而至。

火焰在觸碰到竹竿的瞬間便燃起了衝天大火,吞噬了竹竿。

不管在那邊哀嚎的竹竿,王耀撒丫子向後跑去,速度比剛剛逃跑時竟然還要快上三分,他還一邊跑一邊向後扔聖焰,不斷的給竹竿加料。

被聖焰包圍的竹竿意識到上當了,但是此時已經無可奈何,唯一的機會就是抱住王耀,和他一起被燒死。

「要死,我們一起死!」

竹竿怒吼著向前猛誇一大步。

捶死之中爆發出來的力量是無法估量的,這讓竹竿一步越出了十多米遠,第二步邁出竟然達到了驚人的十一米之多,百公里加速度在此時都用不上幾秒就上去了。

「卧槽!」

王耀口吐芬芳,心中盤算著該如何應對。

-100

-150

-180

-110

……

竹竿的魔抗不足以免疫聖焰的傷害,他的生命值正在以毫秒計算飛速的下降著,一萬點生命值僅僅撐了三秒左右就沒了。因為他融合了人類的原因,此時他的痛苦是正常本體的十倍之多,瀕死感讓他紅了雙眼。

氣急敗壞的竹竿猛地向前跨去,一腳踩在了一塊兒直徑約十厘米左右的石頭上。

或許是天公作美,也可能是造化弄人,這塊石頭並不是扎在土裡的,而是被丟下來的次品金剛石。

竹竿這一腳下去,金剛石向前咕嚕了一下,腳下失去平衡的竹竿重重的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鐘山風雨起蒼黃,小人得志莫猖狂,再也不見了,親愛的竹竿!」

王耀再次打出了三團聖焰。

竹竿在哀嚎聲中緩緩的消失了。

地上,一棵內斂著黑色棲息的惡魔結晶靜靜的躺在地上……

(未完待續)

。「這位是?」突然,盛雲嫣輕笑,「我懂了,這是陸總攀上了不知足又攀上這位了?」

盛卿卿面色沉寂,她不想跟陸言喻扯上關係,為什麼還有人一而再再而三把他們放在一塊,本來肖寧就是因為擔心她和陸言喻糾纏不清才來的,如今又提起……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五十七章親自報復 衛何很快就進來,見自家少爺臉色沉沉的模樣,心裡下意識地咯噔一下。

難道又是誰把褚少惹惱了嗎?

「褚少,您有何吩咐?」衛何盡量恭謹地說道。

「我之前讓你盯著秦舒的一舉一動,這兩天怎麼沒聽你彙報了?」

「啊?」衛何突然懵了一下,撓頭,「這些天不是一直在籌備訂婚宴嗎?我以為您不會在意她那邊的……」

眼見著男人臉色越來越沉,衛何突然抖了下,及時打住,道:「人一直都盯著的,我這就問問情況!」

褚臨沉鼻腔里「嗯」了一聲。

很快,衛何就從下屬那裡得到了反饋。

「秦舒這兩天一直在四處蹲守,想跟警署的梁局搭上關係。而她這麼做,是因為她朋友溫梨偷了藝琳小姐的手鏈,因偷竊罪目前被關在拘留室里。」

衛何一口氣說完,暗自吁了口氣。

難怪褚少臉色不對,原來這事兒還跟藝琳小姐有關。

記住網址et

褚臨沉沒在意他的想法,而是兀自沉吟:「這麼小的事,她居然去找梁局?」

「這個……應該是想早點讓她朋友被放出來吧。畢竟警局那邊很重視這個事情,還在調查。」

褚臨沉皺了皺眉頭。

東西沒丟,現場人贓俱獲,就這芝麻點兒大的事,需要查幾天?

褚臨沉心裡覺得奇怪。

「你安排一下,我跟梁局見個面。」他冷不防地說道。

衛何一臉不解。

褚少幾乎不跟那些人來往,怎麼突然……算了,褚少做事又豈是他能揣測的。

「我這就去安排。」說完,退了出去。

褚臨沉這才平靜下來,開始處理手頭的工作。

……

秦舒從中午開始,就一直蹲守在警局外面。

她早已打探過,梁局是個剛正不阿、善惡分明的人,只是平時經常外出公幹,很難見得到。

但是,他今天下午會回來。

只要把證明溫梨清白的證據給他看,有他做主,溫梨就能被放出來了。

可是眼看已經到五點了,還沒見到人。

不會是消息有誤?

但一想到溫梨還在裡面關著,她咬咬牙,繼續等。

五點半的時候,警局外終於來了一輛車。

車門打開,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人下車,身旁跟著助手,兩人說著話,朝大門這邊走來。

秦舒認出正是她要找的梁局,立即上前。

沒想到他突然說了一句:「漢田茶府?那人怎麼……」

邊說著,轉身又上了車,車子一溜煙兒而去。

車上的人,自然也沒能聽到身後的喊聲。

秦舒懊惱不已。

只差一點,她就能把對方留下了。

她捏著拳,心裡滿是不甘。

突然,眸光一閃。

「漢田茶府?」剛才好像是聽到了這個名字,看他急匆匆離開的樣子,應該是趕著赴約。

她可以去那兒找他。 「戚,又多了個小跟班!」君無紀嘴皮子一掀,絲毫不管臉頰更加酡紅的李妍,徑直的走了過去,「老闆,把你們最好的年面給爺端上來。來,阿昭,這裡坐!」

李順連忙上去將君無紀面前的桌椅都擦了一遍,再墊上墊子,君無紀才坐下。

見他這麼一副嬌奢的樣子,馮昭蹙了蹙眉頭,朝著李妍看了一眼。

「白御史是個重情義之人,定會待李小姐好的。」

李妍緊抿著唇,仍舊是不願意搭理馮昭,心中對馮昭的芥蒂,多半是難以消除。

馮昭倒是不在意,她只做自己該做的,雖然李永清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幕後的指使者,但是她仍舊是保下了李妍,這也算是對李妍的彌補了。

至於李妍會不會感激她,又或者是繼續恨她,她並不放在眼裡。

坐在君無紀旁邊,老闆已經端上來了兩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麵。

「客官,這可都是咱們店裡上好的牛肉煮出來的面,味道鮮美,您嘗嘗。」

馮昭看了一眼面,確實是肉肥湯美,端過一碗面就開始吃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抬頭看著君無紀,詫異的問,「你怎麼不吃?你不是餓了么?」

君無紀扭頭,看了一眼涼棚裡面那個烏黑的灶台,火紅的爐火上面一口黑黝黝的大鍋裡面正煮著已經煮的發白了的開水,另一邊的大鐵鍋裡面也正在咕嚕咕嚕的煮著牛肉,一陣陣的香味散發出來。

可是君無紀卻嫌棄鄙夷的咧了咧嘴,搖頭道,「本皇子才不吃這種下等的牛肉,你看那鍋,髒兮兮的!」

之前在來的路上,他吃的都是從京城帶出來的食物,現在沒有了,只有吃這路邊攤,可是這路邊攤也太隨意了吧!這麼髒的灶台和鍋,煮的東西能吃嗎?

馮昭翻了個白眼,「這種地方只有這種面鋪子,你愛吃不吃!」

眾人也都無語的看著這位爺,搖了搖頭,紛紛低下頭繼續吃著自己的面,吸面時發出一陣的聲音。

聽著那聲音,君無紀覺得更噁心了,搖著扇子一陣猛扇。

吃完碗里的面,等消息有些遲疑的問道,「你真不吃?」

李順也勸道,「主子,味道還不錯,要不您將就一下?」

君無紀撇過頭,「不吃!」

馮昭忍不可忍了,「我拜託你清醒一點,出門在外,哪裡給你弄山珍海味吃?錯過了這一頓,就只有等晚上了!」

君無紀白了她一眼,一臉高傲不屑的說,「本皇子是有骨氣的人,才不吃這粗鄙之食!」

馮昭點了點頭,見四周眾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那好吧!驚嵐,上路!」

於是一眾隊伍,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這一路上的君無紀都十分的安分,大約是中午沒吃飯餓的沒精神了,上車就靠在了馬車上閉目養神。

到了黃昏時分,車馬勞頓。

不遠處,一家客棧沿著官道修建,裝潢雖算不上豪華,但也算是過得去了,門前的旗幟迎風招展,上書著幾個大字——福來客棧。

一行人緩緩的停在了客棧前,車停穩了后,黃棕行到馬車旁。

「蕭小姐,六皇子,王爺問是否就在這家客棧休息一晚?」

君無紀一把掀開車帘子,「你這不廢話嗎?再繼續趕路,要餓死本皇子嗎?」

說著就跳下了馬車,抬眼看了看客棧,皺著眉頭,「出門在外,本皇子原本也沒要求多麼的奢華,但是,你也算得上是四哥的得力助手,怎麼就不能選個像樣點的地方?唉!算了,將就吧!」

黃棕面色一寒。

馮昭抬頭,「你住還是不住?你要真看不上,馬車裡面也還是能睡得下你的!」

君無紀又看了一眼那客棧,說道,「幸好本皇子早有準備,李順,將馬車裡的被子熏香等都拿出來!」

這廝的馬車裡面還真的是什麼都帶得齊全!

李妍又鄙視的白了君無紀一眼!

一行人走進大堂,一個穿著灰色長褂子的微胖中年男子就迎了上來,滿臉笑容。

「大家裡面請!裡面請!兩位爺和小姐好相貌!不知是要去哪裡?有多少隨從?住幾個房間?」

黃棕見狀,立即擋了過去,「莫言多問!有多少上好的房間都清點出來,今晚這家客棧,我們全包了。」

說著從懷中摸出了一錠閃亮亮的金子,丟給了那中年胖子!

那中年胖子當即笑得越發的燦爛了,「好好好!小的這就去給幾位爺準備!小人姓吳,你們可以叫我老吳,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君無紀鄙夷的看了一眼老吳,隨即冷聲道。

「給我準備兩間最好的房,把床單被套都給我撤走,另外給準備一桌最好的酒菜!要快!」

「是是是,還請爺樓上請,飯菜一會兒就好!」老吳連連點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