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虎二話不說,就命令幾名小妖把這人拖了出去,這人破口大罵,“張哲寧,你這個小人,不講信用!”

我則冷笑一聲,信用?這年頭信用能當飯吃?

如果換成以前的我,肯定會遵守承諾把這人放掉,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事以後,我用無數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總結出一條真理:信用這種東西,平日裏明面上用來觀賞可以,但最好離它遠一點,否則就會很危險。

這人如果不殺的話,他必定回去通風報信,到時候阿木指不定又採取什麼陰毒的手段對付我們。

不過讓我略微感到欣慰的是,剛纔那人被拖出去的時候,叫我張哲寧,這就說明,阿木還暫時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這也就省掉不少的麻煩。

現在外邊肯定四處都在追殺我,如果讓阿木得知我在這裏,必定也能猜出耳機哥龍小蠻他們都在,到時候他狗急跳牆,可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

這件事也算是因禍得福,阿木白白折了百來號人不說,歐陽鐵蛋又欠了我一個大人情。

我派人把這件事兒通知它以後,它沒幾天就把那重臣挖出來,連同其黨羽一起誅殺,算是又排除了它身邊的一個巨大隱患。

這事兒過了沒幾天後,有一天安小天忽然神祕兮兮的找到我,“喂,你該履行諾言了吧。”

“啥諾言?”我疑惑的問道。

安小天着急道,“我靠,你不會那麼快就忘了吧,當初我去做臥底的時候,你不是答應,等這件事完成以後,就幫我個忙的。”

我楞了楞,這纔想起好像是有那麼件事,就問他是什麼事。

安小天做賊似的左右環顧一眼,這才壓低嗓門兒衝我神祕道,“我愛上了一個妹紙,可是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你得幫我啊!”

“啥,你是說讓我幫你泡妹子?”

“我靠,你小聲點兒……”

(本章完) 安小天四下環顧一眼,見沒人聽見後,這才把腦袋湊到我耳邊,輕輕說出一個名字:王凝。

“啥!王凝!”

這個名字直接把我給嚇了一大跳,倒不是這個叫王凝的女人有多醜,相反,還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子,身上籠罩着無數讓普通人望塵莫及的耀眼光環,什麼海歸博士啊,家族企業啊,名頭一大堆,自己目前也是當地一家非常大的集團老總。

我聽見這個名字,之所以會有那麼大反應,是因爲王凝哪裏都好,就是年紀比起安小天來講稍微大了些,安小天也就二十出頭,可是王凝卻足足比安小天大了十幾歲。

王凝的集團公司和我們公司平日裏有些來往,也不知道安小天什麼時候把人家給看上了。

“我靠,你不要一驚一乍的好不好,要是被侯小飛那羣大喇叭聽見,我就糗大了!”安小天說着,連忙緊張的把我拉到車上滿滿講。

我驚訝的問他,“你確定是和我們公司合作的那個王凝?”

安小天點點頭,“咋了,不行啊!”

“行倒是行,就是這年齡差距有點兒太……她應該能當你的阿姨了吧。”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哪裏不對,但就是有些接受不了安小天會喜歡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女人。

“年齡不是問題,關鍵這次我是認真的。”

安小天說着,平日裏厚入鋼鐵一般的臉竟然罕見的浮起一抹羞澀的紅暈,感嘆道,“我安小天那麼多年來,玩過不少女人,可沒一個是真心喜歡的。可這次也不知道是咋地,我第一眼見到王凝的時候,就感覺魂兒都沒了,後來一天比一天想她,再後來,就發現我這次是真的爲一個女人動了心。”

看着安小天這副模樣,我知道他這次是動真格的了,便認真對他道,“你是我兄弟,這事兒是你自己選擇的,所以我無權反對,而且會無條件支持你。”

說着,我頓了頓,繼續嚴肅道,“只不過作爲兄弟,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些事,拋開王凝的年齡不說,我對每一個和我們合作的公司負責人都做了一些調查,據我所知,王凝之前有一段長達六年的婚姻,就在前兩年才正式解除的婚姻關係。”

“雖然她沒有孩子,但你可要想清楚了,不是誇你,客觀的來說,你的條件,應該能找到一個比她更好的,你現在喜歡她,可能是因爲一時衝動,時間長了以後,你能保證你一點都不會介意這些問題?”

安小天毫不猶豫的搖頭道,“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覺得吧,這些事兒都是過去了,不管她年齡比我大多少,是否結過婚,這些都是過去式,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安小天這輩子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體驗到真心喜歡一個人的感覺,說什麼我也要把她追到手。”

我想了想,然後用力點頭道,“行,既然是你的選擇,那我定會義無反顧的支持你,說吧,你想讓我幫你做點兒什麼!”

自歐陽鐵蛋

和前些日子的那場風波以後,我們現在各方面已經上了正軌,一切進行的井然有序,所以我也正好閒得慌,既然安小天爲這事兒有求於我,我肯定幫忙。

“你就教我怎麼泡妞吧!”安小天看着我道。

“關於這個問題嘛……”

我本來打算認真的給安小天講一遍的,可是話剛說道一遍,突然意識到在這個方面,我特麼也不知道啊!

“這個應該問你自己吧!”

我看着安小天道,“聽小蠻說,你以前的作風和當初龍川的綽號還是叫浪子的時候一樣,每天招蜂引蝶的,按理說,你纔是這方面的高手啊!”

“那不一樣!”安小天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以前那些鶯鶯燕燕的,我都不是認真的,什麼絕活兒都能使出來,但是我從來沒追過自己真心喜歡的女人,也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我撓了撓頭,道,“可是,你幹嘛問我,我也不懂啊!”

“得了吧!”

安小天白了我一眼,“你小子就是一個披着羊皮的禽獸,表面上一本正經的,可一肚子壞水,你要是不懂的話,你那三宮六院是哪兒來的?小蠻、傾城、張雅,這三個女人哪個不是國色天香人間極品?卻都圍着你轉了,快給我說說,你是怎麼把她們搞到手的。”

我被弄得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向他解釋,說句實話,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龍小蠻她們幾個爲啥會喜歡我,而且當初的我,要模樣沒模樣,要本事沒本事,活脫脫就是個傻頭傻腦的鄉巴佬,現在雖然只有龍小蠻是我名義上的妻子,可是小啞巴和張雅的心思我完全知道,她倆也一直把我當相公對待,這也是我心裏邊的一塊心病,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去面對。

不過看着安小天這副不信任我的模樣,要是我不說點兒什麼,估計這小子得認爲我不想幫他。

於是我把所有看過的愛情電視劇和電影裏邊關於撩妹的情節都回憶了一遍,然後硬着頭皮道,“其實吧,泡妞兒就四個字,死纏爛打,你喜歡她,得讓她知道,然後還得展開行動,天天纏着她賴着她,這樣時間長了,就是塊石頭也給捂熱了,何況是一個女人的心。”

安小天聽得特別認真,就差沒做筆記了,把我的這番硬擠出來的話當成字字真言,如果他要是知道我也是生搬硬套胡說八道的話,估計得當場把我滅了。

認真的聽我說完後,安小天若有所思,連續抽了好幾根菸,最後把菸頭狠狠朝車窗外一扔,堅定道,“我懂了,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

“去哪兒?”我疑惑的問道。

“泡她去啊!”

說着,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便發動汽車,狠狠一踩油門,風馳電掣的朝王凝的公司飆去。

“待會兒我看見他說什麼!”安小天可能是因爲緊張的原因,把車開得特別快。

“臥槽,你特麼慢點兒……待會兒你看見她,就先約她看電影吃

飯啥的,儘量在她面前表現出有內涵的樣子,女人都喜歡有內涵的男人。”

這番話我也是胡說八道的,其實我哪兒懂這些啊,只不過開了第一次口,這事兒就得幫下去,正印證了那句名言:撒一句謊言,代價是得用無數個謊言去掩飾。

到了王凝的公司門口,把車停好以後,安小天做了好幾個深呼吸,然後才一副視死如歸的堅毅表情下了車。

王凝的集團公司是一幢幾十層的高樓,乃是傳承過百年的家族企業,在當地更是根深蒂固,起規模和性質,都不是我們目前能夠比得起的。

我其實也就在一次高端酒會上遠遠見過王凝一面,雖然我們的哲寧地產風頭正勁,可畢竟來雲南沒多久,各方面都遠遠不如傳承了上百年的大型集團公司。

而且王凝的這家集團公司在雲南並不是總部,只是一個分公司而已,總部在上海那邊,她們的生意遍及整個東南亞,如果做個比喻的話,哲寧地產如同一個幼兒園的小朋友,而王凝她們的公司就如同一個成年人當中的人中龍鳳,根本沒有可比性。

現在我雖然也是身價不菲,但站在這幢幾十層高的龐然大物面前,任然難免有些心虛,有些東西,得靠時間慢慢積累和沉澱,根本沒有捷徑可走,我們哲寧地產想要發展成這樣的規模,還不知道得積累多久。

安小天的表情無比堅毅,一點也不像是要去泡妞,倒是有點像去打仗,上次我們和鬼族開戰之前,也沒見安小天的表情有如此堅毅。

我本來沒什麼的,可是被安小天這麼一搞,我也跟着有些莫名其妙的緊張了起來。

我倆就跟倆傻逼似的並排着站在王凝的公司大門口,擡頭仰望着大廈上“宏關集團”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安小天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用一種無比堅毅的口吻朝我說道,“兄弟,準備戰鬥,吹衝鋒號!”

“啊?”我一愣,不知道這衝鋒號怎麼吹。

“你隨便嘟兩聲就行了,壯壯軍威!”安小天雖然面色堅毅,但我看見他兩個手握得緊緊的,想必他此刻已經緊張的不行。

我想了想,然後將嘴巴嘟起,發出一個怪異的聲音,“嘟嘟嘟啦嘟嘟……”

“衝啊!”

安小天爆喝一聲,突然朝大門裏衝進去,我楞了楞,也連忙跟着跑了過去。

“幹什麼的!”

突然間,大門口的保安一下將我倆攔住,厲聲道,“你們是幹什麼的!”

我剛準備解釋,卻聽見安小天在一旁大喝道,“王凝在什麼地方,趕快讓她出來,不然老子把這幢樓給拆了!”

我想要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安小天這小子,八成是神經已經緊張到了一定的境界,然後本能的進入了作戰狀態。

那保安一愣,立刻警惕的抽搐橡膠輥,然後拿着一個對講機說了幾句,一瞬間便呼啦啦從旁邊衝過來十來個保安把我們團團圍住。

(本章完) “別,我們是來找人的!”我見着這副架勢,連忙解釋道。

領頭那保安將我和安小天上下打量了一眼,警惕道:“找人有你們這樣找的嗎?你們找誰?”

“我找王凝!”安小天梗着個脖子,就跟全世界都是他的敵人一樣。

能夠在這裏做保安的人,要求自然很高,所以這幾個保安倒也沒有多蠻橫,雖然我看得出他們的表情很是不高興,不過嘴上卻貌似客氣的說道,“請問你們有預約嗎?”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

“那就請回吧,想見我們王總,得先後邊預約排隊去,我們王總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見的。”那保安一面說着,一面就做出一個請我們出去的手勢。

我連忙道,“這位大哥,我是哲寧地產的董事長張哲寧,有很重要的事要見你們王總,麻煩您通融一下。”

我以爲亮出自己的身份,這些個保安再怎麼着也得給幾分面子,哪知道那保安不耐煩道,“什麼哲寧地產,沒聽說過,不管你是誰,想見我們王總都得預約。”

這個時候,一旁的安小天終於忍不住了,“預約個鳥啊,識相的快給老子滾蛋,別耽擱老子的撩妹時間,你們王總,遲早是我的老婆,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這羣不開眼的東西。”

“放肆!”

那保安也是一忍再忍,見着安小天極其不禮貌的言語,終於不再客氣,“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識相的趕緊滾蛋,否則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話說完後,那十來個保安集體朝前邁了一步。

只是這一下,我便能猜出這羣保安絕非泛泛之輩,雖然不是玄術界的,但能在這裏做保安的,肯定都是退伍軍人一類的角色。

剛纔像是不動聲色一般邁的那一步,卻已經做出了最完美的攻擊準備,只要一聲令下,就會以最短的時間朝我們攻來。

若是放在以前,我肯定會被這個陣仗嚇道,可現在的我早已今非昔比,就面前的這十來個人,我都用不着運氣玄力,只用招式和身體的強度就能解決。

“老子也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再擋着我去泡撩你們董事長,老子就不客氣了!”

安小天自然更是沒將這羣人放在眼裏,現在的他,滿腦子的都是王凝王凝王凝……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保安兇相畢露,大手一揮,“給我上!”

十來個蓄勢待發的保安瞬間就呼啦啦的朝我們攻了過來,看得出他們受過專業的訓練,普通人就算人數多上一倍也不是他們對手。

只不過也算他們倒黴,碰見的是兩個玄術界的人。

我擡手抓住衝在最前面的一名保安手腕,輕輕一擰,他一吃痛,手裏的橡膠輥便落在地上,我再輕輕往後一帶,就讓他摔了個狗吃屎。

接着我連續出了一拳兩腿,便又放倒幾個,安小天的速度更快,只聽得啪啪肉響,不到十秒鐘,地上便躺下十來個痛苦呻吟的保安。

那保安頭子躺在地上咬牙道,“有種的別走!”

說着就準備衝着對

講機叫人,我連忙上去一腳將對講機踢開,不是因爲害怕他叫人,而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畢竟王凝的公司和我們有些項目上的合作,我們現在動手本就已經不禮貌了,要是再把事情搞大,他們一怒之下取消和我們公司的合作,那我們可就虧大了。

整個大廳頓時亂做一團,旁邊的員工見狀紛紛拿起掃把拖把等東西警惕的朝我們圍了上來。

其中一個領導模樣的男人大聲道,“別讓他們跑了,趕快報警!”

我一聽心裏邊就慌了,要是驚動了主流社會,這事兒可就麻煩了,回去必定被龍小蠻罵個狗血淋頭。

“不必了!”

這個時候,一個冷冰冰的女人聲音突然在大廳裏響起,衆員工立即整齊的叫了一聲,“王總好。”

一個穿着一聲得體職業套裝,黑絲高跟的女人走了進來。

我一眼就認出此人正是王凝,如果只從她外表來看的話,還真看不透她的真實年齡。

她無論是身段還是臉蛋,都和二十出頭的女人沒什麼區別,可身上有透着一股子二十歲女人不具備的成熟韻味,活脫脫一個罕見的人間尤物。

不過不是之前調查過她的資料,只從外表上來看的話,打死我也猜不到她其實已經三十好幾了。

王凝和尋常女強人一樣,有着高冷而威嚴的氣質,只是在大廳內掃了一圈,那些員工便一個個噤若寒磣的各自離去各歸各位。

“帶幾個人送他們去醫院。”

王凝看了一眼地上的保安,然後上下打量了我和安小天一眼,冷冷道,“剛纔,你們誰說要撩我的?”

我一下就傻眼了,暗道安小天這張嘴真是口無遮攔,這下可闖禍了。

安小天看見王凝,更是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木木的石化在原地,一張臉羞得比番茄還紅,見到王凝本人,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我尷尬得恨不得地上裂個縫兒鑽進去,然後狠狠捅了安小天一把,安小天這才反應過來,支支吾吾道,“我我我我……..那個那個那個……這個這個這個……”

結巴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王凝可是見過大陣仗的女強人,表情波瀾不驚,略微帶着幾分嘲諷的眼神上下掃了一眼安小天,“你要撩我?”

“不是不是不是!”

安小天連忙將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然後突然一愣,連忙改口道,“噢,是是是是是……不是……是……是也不是!”

一想口吃伶俐的安小天,此時就跟個傻逼似的,弄的我站在旁邊焦急不已,就他這個表現,能撩到妹子纔是怪事!

“想撩我的人多了去了。”

王凝可能見慣了這種場面,的確也是,像她這種幾乎無懈可擊的尤物,定時被無數人追求過,所以顯得特別淡定,略微嘲諷的看着安小天道,“你有什麼資本來撩我?你手能手握重權叱吒風雲,還是富可敵國黃金萬兩?”

“我……那個……”安小天在王凝咄咄逼人的氣勢下,一時語塞。

我聽

見王凝的這番話,頓時就不高興了,我最煩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也煩動不動就講條件。

我看着王凝語氣不善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的確很漂亮,也很優秀,但我這個兄弟也不錯,但是他一窮二白,是個十足的屌絲,難道就沒有喜歡你的資格了嗎?難道你王總就是天仙下凡,還碰不得摸不得了?”

王凝可能沒料到我會如此和她說話,將我上下掃了一眼,冷冷道,“你又是誰?”

“哲寧地產董事長,張哲寧!”

我報出自己的名號,沒等王凝開口,便接着道,“我知道王總你肯定沒把我們這種牛毛一樣的小公司放在眼裏,但我想說的是,我兄弟喜歡你,和身份地位沒有關係,今天我們既然來了,說什麼也得在你這兒喝杯茶。”

“你這是威脅我嗎?”王凝柳眉微微一皺。

安小天突然解釋道,“不是的,我不是威脅你,是這樣的,當時我那個……然後這個……於是……於是就……”

王凝看着安小天傻乎乎的模樣,嘲諷道,“我喜歡的男人,的確和身份地位無關,但我至少不能找一個連話都說不清的男人吧!”

說着,語氣瞬間冰冷,沉聲道,“行了,我今天心情不好,沒工夫和你們計較,你們如果願意的話,就在這兒呆着,只是不要打攪到我!”

說完之後,便徑直朝着電梯門走去。

就剩下我和安小天跟兩個傻逼似的站在大廳裏,安小天哭喪個臉看着我道,“這個咋辦啊!”

我看着他這副模樣就來氣,剛一到人家公司,就把人家的保安給揍了,然後大大咧咧的公開表示要撩人家。

等人家來了,又結巴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他這個樣子,就算天下撩妹高手齊聚一堂也沒辦法。

“走唄,還能咋辦啊,難不成繼續在這兒丟人現眼啊!”

我這回臉可丟大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女人數落得跟個傻逼似的,我剛纔也報出了自己的身份,我想這件事用不了多久就會傳開,到時候傳到龍小蠻的耳朵裏,我免不了又是一頓捱罵。

我回頭走了兩步,卻發現安小天沒跟來,連忙叫了他一聲,“快走啊,還杵在這兒丟人現眼呢!”

“我不走!”

安小天又恢復瞭如臨大敵的那種堅毅表情,眼神堅定道,“今天要是拿不下王凝,我就住這兒不走了!”

說着,便昂首闊步的朝電梯走去,我連忙問他幹嘛去,他頭也不回,“上去找她,我一定要當着她的面和她表白!”

這個時候,旁邊突然走過幾名工作人員想要攔着安小天,安小天此時就像一隻發情的公狗一樣,二話不說就將那幾個無辜的工作人員放倒在地,並在大廳裏大聲宣佈道,“都聽好了,以後誰要是敢阻止我撩妹的,後果自負!”

我直接急的滿頭大汗,咬了咬牙趕緊追了過去,“你大爺的,你打算把這事兒捅破天啊!”

我現在非常後悔爲什麼要跟着安小天這傻逼來幹這事兒,這回丟臉算是丟到姥姥家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