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只見楊薇整個人如同一個八爪魚一般,翻了個身,直接糊在了候煙嵐的身上。

候煙嵐後悔了…… 其實,從林沐雪出關到現在,基本都是候煙嵐在陪着她,而她們二人之間的話題,基本也都是圍繞着江北展開的。

比如,當初在風國的時候……

林沐雪是羨慕的,不過她覺得自己也不差,相反,她要比候煙嵐更主動。

雖然這小樓是兩個房間,但是林沐雪和候煙嵐基本都是住在一起的,倆人晚上玩鬧什麼的還是比較多。

而林沐雪那不爲人知的可愛一面,也被候煙嵐給發現了。

至於今晚的事?

便是一次機會,所以,候煙嵐作爲大姐大,直接把這姑娘給推走了。

翌日!

候煙嵐可謂是經歷了一宿的磨難,那楊薇睡覺不老實也就算了,糊身上也就算了。

可偏偏,她還對着你吹氣,這就難受了啊!

吹得候煙嵐那脖子是真的癢。

而今早,旁邊那房間,主臥室,又傳來了一連連的驚呼聲,她聽得真切,是林沐雪的。

再看看臉上,那楊薇就趴在自己的身上……

候煙嵐現在是真的難受啊。

跟江北住,那頂多是睡覺之前折騰折騰,然後就完事了,但是跟這楊薇睡一張牀,這根本就睡不好覺啊!

這要命的啊!

終於。

當那屋聲音傳過來的時候,楊薇的身子也是動了動,然後感覺自己身下有些不對勁,不由得再次動了動,隨後睜開了她那略帶迷茫的雙眼。

是的,她現在就趴在這煙嵐姐姐的身上呢。

楊薇懵了,傻了,呆了。

映入眼簾的便是候煙嵐這滿是冰霜的臉龐,甚至比那林沐雪還要冷幾分,楊薇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就算是昨天早上差點被砍,也沒那麼尷尬,畢竟自己昨天可是堅持了一宿。

而昨晚,她根本就沒打算睡得好嗎!但是也不知道咋的,沾着枕頭沒多久就睡着了。

她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事情大條了,但是沒想到,能大條成這個樣子!

“可以下去了嗎?”候煙嵐面無表情的問道。

“是,是!煙嵐姐姐。”楊薇一翻身,直接就要下去,可是,卻直接掉在了地上。

“撲通!”

一聲脆響,直接傳到了候煙嵐的耳中。

她笑不出來,她甚至都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

而楊薇一時間也是慌亂了起來,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好,但是在地上這麼坐着不是那麼回事兒啊,趕忙再回到牀上,平躺下來。

心跳開始加速,嗖嗖的跳!

另一邊,那聲音還斷斷續續的傳入楊薇的耳中。

楊薇畢竟不是林沐雪,甚至還是和林沐雪截然相反的兩個存在,就連睡覺都是一個老實一個作死……

但現在……

一言難盡。

……

清晨!

江北一隻手掐着腰,穿着大紅內褲就這麼站在地上,甚至還點上了一根菸,一臉笑容的看着臉色鮮紅欲滴的林沐雪。

要說也怪。

昨晚本來大家都好好地,這丫頭也確實是很聽話,一切都挺正常的,向着好的地方發展,但是林沐雪到後來就直接翻身做主人了。

這玩意……情到深處自然濃?江北只能這麼理解了。

而且,最爲要命的是,江北還拿這丫頭又沒什麼辦法,明明當初知道了自己是江萬貫的兒子,又是修煉魔功的魔修,但是林沐雪還是毫不猶豫的跟定了他……

江北知道,他是欠人家的。

那就拿孩子來還吧。

這也是沒什麼辦法的辦法。


林沐雪穿好了衣服,坐在牀上,臉上的紅潤也緩緩消去了,又恢復了那一臉冰冷的模樣,就那麼看着江北。

“看什麼看?”江北挑了挑眉,深吸了一口煙。

林沐雪好不容易弄起來的冰冷氛圍崩盤了。

“我去找煙嵐姐姐了。”林沐雪把頭一撇,直接下地了,完全就不看江北了。

“啊?”江北一愣,這大早上的,這丫頭搞什麼鬼,我媳婦現在八成睡覺呢……

等等!估計是一宿沒睡吧?

“對了!”剛走到門口的林沐雪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冰冷的對着江北說道:“以後你別想再碰我!”

說罷,轉頭繼續就要開門。

江北懵了,他不樂意了!憑啥啊!

你給本尊吃幹抹淨了就要走,我法海大師,滅霸董事長,幽冥尊者不要面子的嗎!

“你給我等等來!”江北直接躥了出去,直接握住了林沐雪的肩膀。

“幹什麼?”林沐雪冷冰冰的問道,滿臉嫌棄的看了江北一眼,只是此時的江北賣相實在不怎麼樣,大光頭,大紅內褲……

林沐雪感覺她的趕緊逃。

“你給我說明白,以後不碰你是什麼意思?”江北一臉無語的問道。

“哼,字面意思!而且我已經有孩子了,就等着生就好了。”林沐雪傲嬌的哼了一聲,一副你還能拿老孃怎麼樣的意思。

“哈?”江北瞪大了眼睛,什麼玩意?真的有了?要不要這麼誇張?我可是還沒做好做爸爸的準備啊!

“哼!”

下一刻,江北懂了。

“小林子啊,你可能誤會了啊,生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江北臉上勾起了一抹真誠的笑容,是的,是賊賤的那種,起碼在林沐雪看來是這樣。

“小林子……”林沐雪嘴角抽了抽,她感覺她真的要繃不住了。

“我自然知道,懷胎十月一朝分娩。”

“不是,你誤會了,沒那麼容易懷上的。”江北擺了擺手,拉過來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說道。

“你說什麼!”林沐雪的眼睛瞬間就瞪大了,昨晚那一切,現在讓她想起來都覺得一陣陣的惡寒,她可是……

算了,沒什麼可是的,但是這王八蛋現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的,我爹上次是怎麼說的?不然這麼簡單就懷上了,那還需要勤於耕作多努力嗎?”江北笑吟吟的問道。

林沐雪驚了。

她覺得好像是這麼回事兒,而且江伯伯那日確實是這麼說的,要努力……

但是現在!


她感覺自己被坑了!

剽悍人生從村長開始 砰砰砰!”

突然,敲門聲響起。

林沐雪一驚,神識一掃,看到了外面是煙嵐姐姐和那楊薇姑娘,便直接打開了房門。

候煙嵐擡腳就進去了。

瞬間!

江北就能感受到一抹冷意撲面而來!

這是咋了的啊?他和林沐雪之間,不是經過自己這母老虎的同意了嗎,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你別告訴我她反悔了啊!

“以後,你別想碰我和林沐雪!”候煙嵐直接冷聲說道。

“啊?”

“以後楊薇跟你睡!”

江北轉頭,看向手足無措一臉愧疚的楊薇,再看看候煙嵐這一臉沒睡好的樣子,他覺得,他好像是明白了什麼……

但是,人生巔峯就快來了? 很明顯啊!

這楊薇昨晚肯定又睡着了,然後跟樹袋熊一樣掛在候煙嵐身上了!

然後,自家這母老虎多半是一宿沒睡覺!

她能高興的起來?

不發火已經很不錯了好嗎!

但是……只是以後不能跟她倆住了,這就很悲傷,是的,確實是一件很悲傷的事……


畢竟在萬魔宗的時候,他也沒少和楊薇在一塊大被同眠,遲遲不下手的原因並不是他不行,相反,他現在行得很!

而是……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對不起候煙嵐,她的態度一直都是那種模棱兩可的。

這就很煩了啊!

你說下手吧,不是,不下手吧,那顯得自己太過軟弱無能,很是糾結。

但是今天這麼一來……

這就也美滋滋。

候煙嵐直接帶着林沐雪走了,去準備早飯了,該說不說,一日三餐還是照常,雖然此前在冰寒閣修煉,林沐雪對吃飯這東西是並不怎麼在意的。

但是!在江家,或者說是在水元珠住了這麼久,她也習慣了這種規律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